邮箱:
密码:
  成都人喜欢下棋,尤其好围棋。他们在黑白子之间,悟出了许多常人不可得的妙处。  ????? 丈夫算是其中之一。据他自己讲,上此道始于中学。眼下已经30出头了,十几年的功夫也没有见他入个级升个段什么的,可见不够高明。但他自己颇知足,围棋书是见一本买一本,40来块的云子都买了两副,就是“棋”鼓相当的对手难找。高了,输得太难堪;低了,又提不起劲儿。  ????? ?说起来家里下棋的人不少,可都略逊他一筹。  ????? 有一次,我见老父亲坐在家中十分寂寞,就怂恿丈夫去陪他下一盘。丈夫宣称:让九子我才下。做父亲的哪有被儿子如此轻视之理?!本着士可杀不可侮的态度,老父亲予以坚决拒绝。儿子过意不去,改口说让五子,于是就坐下来“摆”。好像没多大功夫就了结了。收场时,做父亲的一脸羞愧的笑容,聆听做儿子的在棋盘上指指点点。殊不知,父亲此刻就断了和儿子的棋缘。  ????????老父亲有女婿两个,皆宽厚人。所以老父亲偶尔也能赢上一盘或接近赢上一盘,颇鼓士气。但这时候,儿子往往讨厌地站在那儿指手划脚,说哪一步错了,哪一子是臭的。老父亲一般是不予采纳的,独立自主,自力更生。但儿子却像是自己要输了一般,脸色骤变,像吵架似地嚷嚷。我走过去把他推开。下棋这东西本来是自得其乐,都听你的,人家还有什么意思?儿子嘟嘟囔囔地转到别的房间去,但心神不定,不出1分钟又踱回到棋盘旁。这时老父亲的“失误”往往已造成严重后果,捉襟见肘 。儿子便会哼一声,露出既心痛又幸灾乐祸的,有时还会很残忍地雪上加霜,指点姐夫几步好棋,加速老父亲的“覆灭”。  这种时候,大姐夫一般会将最后一盘棋输掉,即使赢也赢得很温和,让老父亲高兴高兴;而那个带着瓶底厚眼镜的二姐夫则表现出非凡的执着,以寸土不让、寸土必争的抗日精神和老父亲一拼到底。哪怕二姐在一旁拽衣角,老父亲拈棋的手发颤,也要杀到他不堪数子才罢手。  ????? 各人的德性,都在棋盘上显露无遗。  ????? 其实老父亲自己有一个固定的棋友,他棋友是同院子的另一位老人。“文革”中在“五七干校”放牛摔断了腿,行动不便。所以每次下棋,都是老父亲抱着棋子棋盘去他家,一去就是大半日。回来问他战绩,他总是说:最后一盘是我赢了。  丈夫戏称他们是“臭”到一块去了。我倒觉得这两位老人每日凑到一起下棋,很有些令人感动的意味。常常是那位老人的老伴儿,一个小巧整洁的老太太,上门来找老父亲。“我们老张请你去下棋”,只这一句话,老父亲就连连点头,放下手中一切的事情,抱上一套棋具就出门。母亲做好饭,见屋里没了人影并不疑惑,径直去张家唤就是了,老头儿十有八九坐在那儿。  ????? 后来,老父亲索性把两盒棋搁在了张家,自己又买了一副。张家老人原本有棋具的,只是棋子非云子。老人觉得,棋技虽然不高,但该享受的还是要享受到。单是摸着云子那感觉,听云子落在木盘上的声音,也是一种快慰。  ????? 这对老棋友在棋盘上互相给予的慰籍,我想,外人是无法体会到的 。  ????? 丈夫有位表哥,是个围棋好手。前些年他与他的表弟对弈,总要让上两三子,做表弟的还常输。  ????? 有一回他来到家中,大叹人生没有意义了。众人笑问何故,他答曰:新近得了儿子,入了党,升了官,马上又要去党校读书,理想都已实现,所以人生没有意义了。  ????? 众人都大笑,知道他是高兴而戏言。  ????? 他却极认真地说:只剩下围棋的快乐了。  ????? 但不知怎么,棋艺却骤然衰退。他的表弟竟意外地赢了两盘。以后不让子,又赢了一盘。这意味着他的技术水平已降于表弟同等。  ????? 这下人生又有意义了。每日一得空,他就骑车奔来,叫嚷着“摆一盘”,同时一个劲儿地解释上回输是因为头天没睡好觉、旁边有人说话干扰、或者烟抽完了茶没泡上等等无数客观原因。他的表弟则因为棋艺突然进入一个新纪元而激动万分,有邀必应。  ????? 战了几个回合,虽然也赢过,但技术水平等同与表弟已成为不可改变的事实。终于叹出口很长很长的气,认了。  ????? 但看着表弟喜形于色的样子,心里实在难受,就邀了一位好友来一煞表弟的威风。这位好友是真正的高手,当然是就业余爱好者而言。表哥与他下,都要他让两子。做表弟的想,自己先摆上三子,总会有赢的可能吧?  ????? 不料却输了,似乎还挺惨。再退一步,先摆四子,又输了。表弟于是心悦诚服,并感叹:围棋这东西真说不清楚。  ????? 这位围棋高手,是个30好几的“大龄青年”,在市政府机关工作,父亲是位社会名人,照说条件蛮不错的,可总也找不到称心如意的对象。表哥曾介绍过几次,都未成,据说多是在围棋上有分歧。后来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志同道合的女子。此女子不仅会下围棋,且常翻译些日本棋书。大家都为他高兴,他本人也兴奋不已,并且表示要从市府机关调出来,调到群艺馆的棋苑当工作人员,沏茶扫地都愿意,只要每日能摆上几盘。  ????? 那迷棋的人下起棋来,可就真是“风声雨声读书声,家事国事天下事”,统统置于恼后。就算你容忍了他不做饭,可做好了饭唤他吃唤不动,还是免不了要生气的。  ????? 难得老母亲脾气极好,做好饭就一声声喊。可你好不容易将人喊离了棋盘,棋盘上的风风雨雨却上了饭桌。争不清楚了,又端着饭碗去看,用筷子指指点点。就这么着,一顿饭下肚,都不知吃了些什么。几个不下棋的女人们就骂,又无可奈何。  ????? 下棋时为了提神往往不停地喝茶。可灌一肚子茶水却忍不住去上厕所,有时实在是憋得影响思维了,只好去,一步三回头,站在卫生间里还大声嚷嚷,出来后一边提裤子,一边大踏步返回战场,皮带还没勒紧就腾出手来拈住一子落下。好在都是家里人,虽可笑也由他们去了。  ?????? 丈夫有个同学,属大器晚成类。30出头才学棋,长进却颇快。起先根本不是丈夫的对手,很快就变得不分胜负了。处于这个阶段的棋迷,如走火入魔一般,每日脑子里除了黑白厮杀再无其他。有时找上门来对手不在家,他就如困兽一样在房里乱转。  ????? 偏偏他的妻子又极烦他下棋。在家里下,她唠叨不止,躲出去下,更是一顿饱训。她还特意跑来和我订“攻守同盟”,揭发我丈夫某日在他家下棋一整天,要我也随时揭发她丈夫。我笑着应允,自然只是应允而已。老实说,她丈夫在这种条件下还长足进步,真可算是逆境成才的又一例了。  ????? 我虽然支持丈夫下棋,可也不是没有原则的。这毕竟是业余爱好,况且我估计他也出息不到哪儿去,所以在时间上有所限制。丈夫于是就欺瞒我,下棋回来晚了,就云工作如何如何。可要不了几天,街头遇见一棋友,马脚就露了出来。棋友得意洋洋地问他服气不服气,3∶2。我当然知道这3∶2、5盘棋需要多少时间了,但却急于问他为何输:“你不是说他根本不是你对手吗?”丈夫傻笑:“下棋的人是这样的,先吹了牛皮再说。”我这才责问他为何骗我。他却两眼发直一声不吭,原来满脑子正琢磨着何日再打上门去,报这一盘之仇。  ????? 成天生活在棋迷中,不免受影响。  ?????“十月怀胎”时,那位表哥就劝我读些棋书,说是可以修身养性,对孩子的智力发育也极有好处。反正闲着,我就买了本《围棋七日入门》来看。每日看一章,7日之后果然也明白黑白之间是怎么回事了。于是,就摆上棋盘与老父亲对弈。没想到一上棋盘,我就如坠云雾之中,什么“打劫”、“粘”一概糊涂。这才知道下围棋实在不是件容易事,不是随随便便能学会的,而且还得打心眼里热爱才行。只好袖手旁观了。  ????? 当然,时间久了,自然也知道些名堂,懂得那输赢的道理就在于抢占地盘。慢慢又发现,紧张了一两个小时之后,点子时,双方不过就是多占或少占了一两子乃至几分之几子,差别极小。  ????? 如此想来,真不如一开始就坦坦然然地“摆”,不慌不忙地下,何苦那么紧张、那么焦躁不安呢?  ????? 可说是说,恐怕谁也做不到。也许就是这一两子之间,就见出不同的层次等级来。  ????? 人生大抵如此吧。  1989年11月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