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  信 念  孤独是一种性格  寂寞是一种环境  假如生活失去了信心  便也听到了死亡的声音  生命是一种热爱  青春是一季花期  假如她失去了光和水的执着  便也接近了凋零  真诚的回答(组诗)  一  一封信写给父亲的额角  一封信写给家乡的门槛  在黄昏给我回答以前  我骑马越过白天的刀刃  在黑夜中慢慢孤芳自赏  有些雨点,还有些鼓声  有些琢磨不透的女性裙装  该诞生的还没有诞生  该死亡的都已经死亡  该美丽的都转型为性感  时间的婴儿,芬芳的玫瑰  在朦胧的天空下  前卫的鸟儿全都折下翅膀  后边人们享用精神的美餐  二  浮想黑色神秘的城堡  雾气总能把目光引入歧途  你浏览一百部作品  不如看看我的裸身  喜欢玩具的儿童  玩具居然是真正的女人  心中梦幻的味道太浓  人类就越来越远离天真  路上布满毒蛇的牙齿  反而有了更多的脚印  盲人不满足闪电的现状  我的途径是通过两个人  一个人知道的叫做魅力  一群人知道的叫做淫乱  三  假如要说话先击破心灵  爱情不是依附处女膜上的血  正直的猫,喜欢腥  被诅骂的往往却是苍蝇  假如我在温柔的圈套里失身  不如选择真善美的暴力途径  假如我被他人的意志强奸  不如说为了金钱卖命  很多哲学是让瞎子戴上墨镜  很多言不由衷的话最为中听  很多谋杀自己握着剑柄  很多毒药的包装最最精心  很多的失败由于自己引进  很多性交,往往只是手淫  四  樵者把刀放在石头的缝里  樵者的儿子在风沙中欲哭无泪  刀上依附不死树的亡灵  飞舞在空中有烈日毒焰的呜咽  一片消逝的山林之后  灾难留给襁褓婴儿的母亲  干瘪的乳头像河流怀旧的愿望  滴血的舌头喂养受伤的心  从来的战争总由人类自身引起  从来的战争总是危害人类自身  从来的福荫总由父辈留给儿孙  从来的悲剧总是从开始就种下阴影  在失去情人的日子去反复追忆  不如在误会时就学习聆听  五  舞蹈的雪,天空的生命  蓬勃的枝条曲意逢迎  其实我们都比看雪更爱看鲜花  其实我们都比爱异性更爱自己  其实我们都比爱手背更爱手心  漂泊的人,死亡倒更纯净  漂泊的根,生命倾向泥土的声音  而偏偏我喜欢海上的漂流瓶  喜欢强盗的传说和黑死病  喜欢让非份的做爱来毁坏宁静  通常还假想自己如何孤苦伶仃  为了某个故事而望穿昼夜的眼睛  改变自己,放火烧毁天堂  纵容自己,如同肩负神圣使命  六  我认为写诗是水到渠成  因为中毒太深所以无药可救  因为曾经幻想全世界的黄金和虚名  我认为尝试禁止往往更为上瘾  从来只由嘴巴来欺骗眼睛  从来只由白痴愚弄聪明  从来只由光明给大地烙上暗影  从来只由玄虚会让人相信  深奥的诗歌是被遗弃的井水  偶然谁喝了,便成了世俗的神经病  谁也没有想到别人比自己更清醒  幸灾乐祸总是最容易流行  热爱自己往往谋杀了同情  欺骗自己往往蒙昧了良心  七  我看到的吻,实质是种吮吸  我看到的你,实质还是自己  爱情深入骨髓是因为无法进入心灵  而性的介入则爆发了革命  拥你入怀,是需要俘获你的感情  同床共枕,是因为孤独曾经横行  而泛滥的爱情总是不堪一击  而排除了婚姻则成了纸上谈兵  而游戏青春则是伪劣产品  更多的时间要用苦痛将它理清  我愿意私自体会幽幽的小径  我愿意深藏自己梦里的声音  我愿意做正人君子的人模狗样  往往因为欲望败给了理性  八  坐在万年的岩石上参禅  但总不能学会佛的要领  俯瞰大地的天空之上  谁的灵魂不是凶猛的鹫鹰  流水实则比落花有情  落花更热衷于避凶就吉  流水则把自己通向海的门径  我翻译天空许多死亡的星星  我观赏战争的尸体如观盆景  我总在残酷地磨灭着人性  人性却接近于无限的透明  而世界上遮遮掩掩的神灵  被血火一旦照耀就瓦崩土解  被真理一旦检验就顷刻云淡风清  九  有人诉说自己的忧伤  有人在歌唱自己的欢乐  世上多种曲调,总被人反复聆听  当然原野上裸身的仙女  总是勾引轻薄少年的魂灵  当然峡谷中魔鬼的身影  也往往有人为之吸引  而我则拜倒在缪斯的石榴裙下  在诗歌的风流帐中造孽  我崇尚的职业,别人无以理睬  别人自信的威仪,我却嗅出了腐气  那么由谁来确定人间的极品  那么由谁来评定人性的优劣  那么由谁来认定人类的首领  现代诗  至今我看到的每片树叶  都赛似泛着陈旧的木质气味的诗篇  至今我用我平凡而细致的双眼  感觉不到你文字给予的火焰  就如切开果实听不到音乐  吹灭蛋糕上的烛光也许不下生日祈愿  我的王,我不知道离圣殿还有多远  如果用晦涩的解释能够让星斗指引方向  我会珍惜现在波影里的潋艳  王啊,鼓乐都已烂在三千年前的阡陌上了  繁忙的生活,赋予休闲的借口  庸俗的爱情,穿透裙裾直射谁的心扉  在梦中,往往是圣人们  盘踞在巨树的浓荫里布施着誓言  真正的女人都厌烦了互相赞美  真正的母亲只供给孩童无私的乳房  从五十层高楼的直角仰望你  卑微的身影只虚增了淡淡的荣光  荣光也并不超越钞票在手指上磨擦的声音  头颅上百孔千疮  思想是断丝的蛛网凌乱不堪  王啊,我穿破一百年的时空找你  停止了梦想领导的盘亘  在岁月深处日夜里流浪着  路已被山峰阻断,天空被鸟雀塞满  用血洗不出向前的征途  追溯更多的往昔,只有更多的苦痛  青年杂咏(组诗)  ——纪念诗人徐志摩  一  青年  你应慎重地选择方式  怎样地度过心灵的暗影  把希望带到人生永恒的季节  让青春的热血起落几番  让它永不沉淀于烦恼  让它永不落栖于悲哀  这样,你的脚步才能踏实  踏实稳重地走在这路上  不怕荆棘扎入血肉的躯体  不怕尘埃蒙灰了热的眼睛  路,才不会应而陌生不识  与早先的盟誓失去了联系  懦弱才会失去她的踪影  阳光一片一片,道路坦荡  二  青年  道路就在你的面前展开  怎样地行走是你的一生  它会使你到达光辉的顶峰  它会使你走进沉黯的低谷  这是一道坎坷崎岖的路  到处是坑坑洼洼高低不平  要你自己走着,自己填过  由你自己选择怎么怎么  一个奥秘的宇宙就是这样  一片自由的星空任你探索  只是在这进军的行途中  你该以自己的力量去征服一切  青年啊,去体验生活吧  体验过的生活才叫生活  三  青年  你该不时地冷静下来  去思索你所碰到的难题  回头看看你已经走过的  是怎么个样,有什么  也看看你背后的树上  有怎样的花开和花落  以你自己的眼睛去看世界  以你自己的手去触摸世界  你为这世界做出了什么  世界会报答你奉献的一切  前面的路不应畏缩目光  后面的路应不断回首  青年啊,你必须这样  否则,路又怎么算是走过  四  青年  你应自视无愧伟大  虽然处之为普遍的平凡  但是你不该将自己小看  因为有一腔热血于胸忱  因为有生命的脉搏在跳动  热血在你心脏到整个身躯  使你的青春有了黄金的模样  使你的双目光泽神秘而新鲜  使你的双手有了神奇的魔力  去彻底地将世界改造一番  它啊,是剑,是愤怒的闪电  能劈开一切坚固的实体  是一切力量的源泉,能摧枯拉朽  有了它,你便举世无可匹敌  歌 者  年年里,日月来回  星辰还是昨日一样闪烁  而多少风雨骤缓  心事便重叠为呢喃的短歌  我呀,我便是歌者  在四季的河流上漂泊而唱  在你少女的窗口  在你初春的眼眸  如果你是歌声围绕的中心  我呀,我便是歌者  歌唱是我呀,是我内心在歌唱  我的内心是纯净的  世界上唯一没有尘埃的地方  那里只有欢乐和忧伤  痛痛快快地燃烧的嗓子和热血  抑或,还有一些泪  我曾感觉  隐隐感觉那些泪痕中掩埋的什么  一种相遇能造成苦痛  一种离别能造成欢乐  相遇和离别又是什么  假如爱得不够过瘾  那就分手吧  在芸芸众生中  分手,也是命中注定的一种抉择  不必为结局而遗憾  时光流走了  玫瑰不知几时也要凋谢  只是我仍要歌唱  因为我是昨日和今日的歌者  我要欢乐得忧忧伤伤  我要忧伤得欢欢乐乐  为了歌唱  为了潇潇洒洒地唱过  为了蓬蓬勃勃地唱过  让美丽的延伸为风景  我歌唱在阳光下和雨天里的生活  我为你的幸福和纯洁祈祷  回忆英雄  是谁坐在枝桠上  等待夜晚的双手  抚摸前额  是谁在思乡梦里  镀上英雄时代和峥嵘岁月  金戈铁马,滚滚尘埃  挥霍着两鬓斑白  军旅的梦想  是爱情苦难的等待  是生命辉煌的死亡  伤痕里残留着和平的未来  辽远的风暴已经止息  血雨和残酷的人性  都被河水冲淡  只有记忆,翔实地  记载那年那月  平 凡  淡泊的日子  也许奠定某个时刻的绚烂  平凡的工作  也许迎来众多的惊叹  在夜深人静的时候  也曾孤芳自赏  在鲜花簇拥的赞叹中  抑或还黯自神伤  摒弃了那些庸俗却作高贵的装扮  摒弃了那些浅陋却装华丽的语言  更多的时候  脚踏实地的跫音  更能表达纯洁坦诚的胸膛  更能流露真挚、热烈的夙愿  更能经受风雨、历久沧桑  心中的乐园  闭起玻璃的门窗的眼睛  有种纯真的光芒久久震荡  如果你只是一个无心的过客  我不会痴痴地喊你的名字  沉沉地睡去,洁白的小羊  其实对于爱情保留的节目  大可不必急急地用鲜血涂炭  如果大地是做爱的温床  我希望与你共享五月的风光  而不似现在,慌乱地压在梦的身上  谁已起床,谁又睁开眼睛  驱赶着一个落叶飞舞的秋天  一心只等白雪的少女来歌唱  如果我们一直做着不该做的事情  是否也会像关闭的乐园般让人绝望  诗  一个魔鬼闯进了两个人的宗教  一个美丽的传说要濒临破产  一首情诗在进入绝望的写作  风的刃无情地来切割曾有的愉悦  死的吻残酷地蹂躏少女的娇躯  啊,你的鲜嫩的月季的年龄  在望夫崖孑然一身地屹立中悄然萎谢  一个古老的充满希望的命题被它禁毁  一个花的贵族在春天走向了没落  一个心灵血般的颤栗无声地在唇间褪色  一个生机勃勃的鸟的种类突然间回归寂寞  在被等待囚禁的面纱掀开后  在香甜的婴儿从母体呱呱坠地后  在鞋掌从街上行走时脱离后  在一口神秘的井中,你不再凝望  任一个世纪的铁骑在心层践踏  任一只乌鸦在手指的枝桠徘徊  任一条河流在发梢滴尽最后的岁月  喊杀远去了,踟蹰远去了,咆哮远去了  虽然还有少女站在风中飘零  因为时光的墙城下,乡关不知几途  所以即使一只孤舟也要离岸远行  带头从容的星光,沿着草的生命  往根茎的地方,走吧,不要回头  也许从此声音便在雷霆里消失  一朵白云在锃亮的天空到处流浪  一座泥涛在沸腾的海面四处奔波  相隔亿万个元年,相见遥遥无期  静寂、沉寂、死寂、空寂——  我听不到声音,置若罔闻  然而月色许这黯然销魂地离去  然而秋色许这悲恻声声哭泣  泪滴浇灌心灵灼伤的地方  那见有活动的岩浆喷薄而出  狂风吹打许多仙人掌  百折不挠地生长成沙漠中的丛林  诗歌上帝  ——献给波德莱尔  在垃圾中找到的诗歌上帝  它蓬头垢脸,形同乞丐  鸟爪般的魔术的手  抓着一把把抽象的元素  一张张死白、僵硬、冰冷的脸  一个个绝望、困惑、迷惘的音符  诗歌的上帝他无力吟咏  诗歌的上帝他无力歌唱  病魔、死神都是他的弟兄  寒冷、饥饿都和他难分难离  诗歌的上帝在街头流浪  世界在他眼里,秋风凄凄  一片萧杀、离索、悲哀和死寂  如同一个城市拒绝鼠疫  诗歌的上帝在疯人院中生活  他的脑颅开出一朵朵恶之花  诗歌上帝只占有蛛网般的精神天空  他只嚼食耗子、臭虫  他只饮用淫水、泥汁  在一个僵硬、孤独、沉重的星球上  诗歌的上帝不是救世主  诗歌的上帝是一个失学的弃儿  没有社会、家庭、没有父亲和情人  没有人情、爱情、亲情与家乡  刀尖上的诗歌上帝,高楼上的诗歌上帝  胡同里的诗歌上帝,裤裙里的诗歌上帝  火焰中的诗歌上帝,血泊中的诗歌上帝  他在异乡的纸醉金迷中昏睡不醒  他在女性的胸脯上久久地沉迷  他在潦倒的酒店门口卧地不起  没有挣扎,只有旁观者偶尔的叹息  信 徒  死亡降临时灵魂未死  诗歌绝望时我未绝望  我抓住的某些元素  人们疯狂地为它歌唱  我唯一的苦痛是写诗比赚钱来得疯狂  也曾为此诅咒缪斯女郎  她的恩惠使我如痴如醉  而物质饥饿却使我无法安于现状  谁的天空布满阴霾  谁的手掌抓满了理想的灰烬  谁的贞洁历经鲜血涂炭  而始终没有抓住生命的芬芳  诗歌的信徒是梦幻的信徒  他们的宗教叫做思想或幻觉  灵魂的独白是他们最高的崇尚  他们把生活叫做体验  有时往往也被自己欺骗  长期的灾难把他们变成树  爱情的斧头又来砍伐  他们很迟才来到世间  却能领会全人类的苦难  世纪诗人  在一个妇人的荡息中的聂鲁达  在一个死亡的房间里的聂鲁达  你的诗的灵魂,那里头有种粗犷  你的惊人的描述和历史的记忆力  使战争的舌头久久不敢伸出嘴  使凶暴的野兽不敢踏足水上的森林  使人们在一些记载文字的纸片上  看到真善美,以及自由的美好愿望  看到废墟中的鲜花及重建家园的曙光  在二十首情诗中你看到了绝望  聂鲁达,你让我看到智利的石头与大山  你让我看到印第安的魂魄的呐喊  你让我看到血与火焰中的狂欢  你让我看到一个个灵魂深处的苦难  你让我看到一处处阵尸所里的景观  你让我看到一个拉丁美洲的孤独  你的惊人的诗句划破种种黑暗  通过太平洋的水传到我的心房  在你眼里,世界其实只是一个家园  巴勃罗·聂鲁达,你不愧于一个诗人的称号  你以灯塔的方式,站在拥护正义的顶巅  我们可以没有枪和子弹,没有吃与穿  但是我们不能没有你所提供的钢的本质  不能没有你提供的精神的土壤  聂鲁达,你为下一个世纪提供性爱与激情  你为这个世纪奋斗乃至无私地奉献一切  你维护的是一条人生健康的道路  你无愧于自身时代和全人类的大地  你是大海上的一条船,把握未来的方向  目光穿破几个世纪的重重迷茫……  献 歌  记忆的天空深蓝深蓝  阳光照引着成长的痕迹  这雁阵般排列的诗行  是思绪之泉的点滴  朋友,如果你旅途寂寞  请在这驿站的路口停下  并且细细地聆听我的吟哦  岁月苦短, 时光易逝  前路坎坷,只有勇者无惧  我的歌声将与你并肩同行  朋友噢,请不要忘记——  我的友谊将给你强劲的支撑  路,将永远是坦荡的  心,将永远是宽敞的  请你相信,人生的征途既有荆棘  同样也盛开鲜花  只要不断鼓起勇气前行  就没有再深的山谷和再高的山峰  朋友,请记住在你途经的路上  会有我默默地迎风而立  向你献上一份温馨的祝福  写给雷霆  从天空中的云幔中透露了消息  在大地上荒芜的时光制造声音  从灵魂遥遥呼应的缝隙奔腾而出  在夜晚制造惊心动魄的光芒  你就是雷霆!你就是雷霆!  这一声吼叫震破了原来的静  这一声吼叫爆出了新的希望  将沉睡中的寻梦者一个个催醒  你就是剑!你就是正义的精魄!  判处杀人越货偷盗苟淫者死刑  赋于真善美以真生命  人间处处有你的铁面无情  你就是火焰!你就是爱的光明!  使求爱者凭添了无数勇气  使行路者更增了无比信心  只要有艰难险阻,前面就有你的身影  明净!嘹亮!这是你的本质  豪迈!抖擞!这是你的激情  写给先贤  噢,先贤,你的  创造之笔,如何在生命之画册  肆意涂抹,留下痕迹  对死去的灵魂  不去反复的告慰  对虔诚的心,对坚忍的修行  你赐给他们怎样的神力  他们的人生  将安排怎样的经历  噢,先贤,我相信你  不相信虚无的东西,影子的实体  或者岁月的图腾  是什么的奥秘,安排我的宿命  让我时而沉湎,时而犹疑  让我在金属的声音和水的泡沫中无法抉择  噢,先贤,  请你给我们一个辉煌的早晨  让我们在东方的天空  寻找心目中的守护神  如同寻找永恒  如同寻找圣殿之门  以及生与死的确的途径  噢,先贤  在红尘的伤害中  我来到你的居所要求避难  让你闪光的思想  来扑灭我邪恶多端的仇恨  让智慧在我体内生存  让欲望与香木一道焚烧  让苦难结晶成舍利子  让灵魂再生  求 索  泪水维系着痛苦  痛苦吞噬了心灵  岁月封锁成功的往昔  便也黯淡了征途  向着远方  不停求索的脚步  迎着风雨  是一条坎坷的山路  无法回忆过去的日子  无法回望身后的足迹  只因为生命的今天  驻守着义无反顾的誓言  天使的黑夜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