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这个秋天我住在万松浦。这是我多年来第一次住在一个恍若梦境的地方。  书院有一个不大的院落,它约有一百余亩。说它不大,是指它坐落在两万余亩的松林里,在大海之滨,在一条长河的旁边。我的写作与读书处就在松林里,就面向了大海。一抬头就是松海之绿,就是波涛之上的各色船只。鸟儿们不停地在窗前嬉戏,探头向里观望,这使我愉快中反而不能专心。倒是远方的天际苍茫之色,引发我的邈远之思,让我想到此地此时的深意和情缘。我不能不一次次梳理心绪,沉浸和缅怀,于无尽的苍穹之间、极目之处,寻找自己的来踪与归路。  我心中是从未有过的清澈和安定,也是从未有过的多思和想念。许多事情想从头做起,又有许多事情想从头再做一遍。因为我有把握做得比以前更好。这时候没有过多的奢望,却有了更多的劳动的欲望。我和同伴们在读书写作之余一起盘算,想每人学一份手艺:有的学园艺,有的学陶工,有的学装裱;我则学木工。我想做一条很大的三桅帆船模型,还想做一些常用的器具。除此而外,依照原来的约定,我们还要每天到野外做一些工作,如除草、修剪、耙地、种植,侍弄茶园。这种活计每天不得少于五十分钟。与每天的苦读一样,这一切都是我们书院的功课。  很快,大家的皮肤比过去更黑了,举手投足间倒也少了许多呆气。思维也较过去直率单纯,并且有力。有客人说这真是个“桃花源”、“乌托邦”啊。可是我们林中人却丝毫没有觉得有什么特别之处,倒是充实自然得前所未有。我们劳动,体力脑力并用,室内野外兼顾,乐而忘返,总是于太阳落山之际方记起收工用餐。  有一天,下午四点钟左右,我携锹具走向院子,不意间打扰了七只公野鸡:它们正在墙边草地上觅食,胖躯长尾缓缓挪动,见了我一齐飞起,掠起的风都是笨重的。那七彩长尾啊,只有童话中才有。如此看,美丽的自然离我们原本不远,仅仅是稍加看护,它就呈现出这般奇异。我于感动中连问数个朋友:你们可曾有过这样的机遇,一次竟发现七只公野鸡?他们摇头。  有一天早晨,一个朋友在书院松林上空看到了四十多只盘旋的雄鹰。  有一个下午,另一个朋友在书院的水杉树上一口气数到了一百多只喜鹊。  这儿不是“桃花源”和“乌托邦”,这儿是北方自然中的一隅。它在围困之中,它在等待之中,它在保护之中,它更在希望之中。不远处即是嚣嚣之声,幸有徐徐海风将其吹散,有涛涛松音稍稍覆盖。有什么美妙的情愫在这里孵化,然后就是艰难和欢乐交织的养育。  松枝上,我不时会发现一处修筑得十分结实的鸟巢——风起时它们仍然完好无损。  我在心里为这些鸟巢祈祷和祝福。  2003年11月12日  上 篇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