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在很多很多年以前,看过法国著名导演波兰斯基的一部电影〈苦月亮〉,影片讲的是一对恋人因一次浪漫的邂逅而相爱,却又因过份的厮缠而互相厌倦,最后直至分手的故事。故事是模式是老套的,但是看完后的心理震动是令人惊悚的。男主人公与女主人公因为一次浪漫的相遇而产生了浓厚的激情,这激情燃烧时如熊熊烈火,但是再烈的火也终会有熄灭的时候。因为相处的时间太长,燃烧的程度太烈,失去的时候才会更痛,更难以令人释怀。影片中,男主人公残忍的用欺骗的手段抛弃了怀孕的女主人公,而在很长时间以后,女主人公又以更残忍的手段报复了男主人公,使他终生都困在轮椅上再也不能行走。爱恨的转变如此之剧烈,令人不由得心生感慨。  电影讲的是一个虚构的故事,但是这样的故事,在我们的生活中却屡屡发生。相爱总是简单,相处太难,因爱而成恨,因爱而分开的故事在这城市的角落每天都在上演。恋人们的分分合合,成为风月笑谈,而夫妻间的离离散散,则是心头一道永远抹不去的伤痕,过去的中国人视离婚为严重的作风问题,但今天社会发展了,人们的观念愈来愈进步和开放了,离婚不再是一个令人谈虎变色的事了,时间长了,见得多了,难免麻木,于是有了这样一个搞笑的说法:过去人们见面总爱问:“吃了吗?”现在问的则是:“离了吗?”  只是,对于那些笑着谈起这事的人来说,离婚,真的是就可以轻易在谈笑间淡忘吗?  在我的采访笔记里,有人说过这样的话:  “如果再选择,我还是会选择他做我的丈夫。可是,他不该在我最需要他关怀的时候,又去加班,单位对他就是那么重要吗?事业,与家庭,真的就不能合而为一吗?我可以忍受他的粗心,但我不能忍受的是,从结婚以后,他的眼里始终没有过我。”  这是一个离婚的理由,没有第三者的介入,没有移情别恋,没有钱财上的计较,没有父母辈的影响,只是因为一个简单的理由:丈夫总是忙于加班,而没有在妻子病重的时候留下来,他们就选择了离婚。  面对婚姻,你应该只有一个理由选择它,那就是爱。面对婚姻的破碎,你却也要面对更多的理由,这就不是爱与不爱那么简单。  从走入结婚殿堂的那一天前,其实危险就一直存在。善良的人们,总是以为婚姻是爱情最后的归宿,却往往忘记了,婚姻有时也可能是爱情的终结,甚至是情感的夭折。  在我的手头,有这样一份资料:据调查,在我国的城市中,每两对新人结婚时就会有一对夫妻离婚,这些夫妻中有至少多一半的人并不赞成离婚。而在最近公布的个人压力指数表上,离婚是排在首位的,排在第二位的是亲人的死亡。  仔细盘点一下你的身边,在你的亲人、朋友、同学、同事、战友、老乡、伙伴、竞争对手、祟拜者、左邻右舍之间,有多少人正在、即将、已经、快要离婚了?!  著名的女权主义者波伏娃曾说过:“男女的结合应该建立在认清对方的自由之上。”但在大多数传统中国人的眼中,婚姻是要丢掉一些东西的,比如,最关键的就是要丢掉个人的自由。  这时,我们就会看见一个非常奇怪的悖论,结婚,要丢掉个人的自由,但是离婚,却绝对是两个人的事。  离婚迫使曾经浓情似火的两个人,将感情从沸点降到零点,而最有意思的是,很多人因为一时冲动而相爱,但却又因离婚而走到理智的边缘,重新审视自己的婚姻与爱情,这时,你会发现什么?  这也是我要在这本书中展示给大家的东西。  几年来,因为工作的缘故,接触到了很多在情感上失意的人,也听到了很多个形形色色、异彩纷呈的离婚故事,在一个文友的提醒下,竟产生了一种想把它们写出来的冲动。  当今社会,物质生活越来越发达,但是婚姻的寿命却越来越短,这是好事,还是坏事,曾有人为此争论过,无管争论的哪一方获胜,有一个事实是不能否认的,离婚,是一次痛苦的没有了退路的决择。  如果有可能,我们会不会不会再给自己一个理由,永远不要再面临这个选择?  我想,大多数人都会需要这样一个理由。婚姻不是一个一进入就可以一劳永逸的安乐窝,但婚姻,却是一个需要共同经营好的事业,是一门学问,是一个学科。  爱情使人盲目,婚姻让人成熟,爱情使人冲动,婚姻让人理智,爱情使人燃烧,婚姻让人冷却,爱情不计较得失,婚姻则要穷于算计,爱情是一场温柔的战争,婚姻是一次精心的防守。  防守婚姻,就是保护了爱情,同样,防守婚姻,也是守卫了责任。否则,就是一次背叛,对爱情的背叛,对承诺的背叛。  在这本书给大家呈现的这十三个故事里,故事的主人公们都以不同的方式背叛了他们曾经的爱情或是曾经的承诺,在他们失败的人生经历里,真心希望,将要步入结婚殿堂的人们,会从中找到教训,不要再重蹈覆辙。  于是,你会看到,在原汁原味的复诉这些爱情故事的基础上,还会有作者对此进行的深度分析,希望这本书可以帮您认清爱情的本质,婚姻的真相。  有关于爱情 ,可说的太多,但有关于婚姻,我却欣赏一个位久经风雨的大姐的话:  “我找到的不一定是我爱的人,但一定是最适合我的人。”  想起培根的话:“成了家的人,可以说对命运之神付出了抵押品,但美满的婚姻是难得一遇的。”  五百年修得同舟渡,一千年修得共枕缘,当相爱与相适可以融为一体时,你的婚姻是美满的,当只能相爱不能相适时,你会如何选择?  在这个几乎是“全民离婚”的年代里,离婚是不是惟一的出路,而离了婚是不是就不会再有爱情?  相爱,相处,争吵,厌倦,离开,忍受,种种形态,都在这本书里出现,这一首首的背叛情歌,虽不动听,但却动人,在这些歌声里,有人感同身受,有人置若罔闻,这里没有正确答案,没有道德评判,没有是非对错,但有一种情绪是最的:,曾经付出的,未必就要永远的拥有,谁也输不掉曾付出的爱。  亲爱的读者,这,姑且算是本书提前的一个总结吧。  我和申云龙办手续的那天,天气很好,这不像是一个令人沮丧的日子。申云龙问我,还爱不爱他?我要怎么回答,我说,我以为我爱你,但是我现在才明白,我其实不爱你,我只是太缺少家的温暖,我要你,是想让你给我一个家,可是我不爱你,所以这对你对我都太不公平了。申云龙眨着眼睛,我不知他听明白我的话没有。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