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一直希望能用一个词来概括这个时代,就像斯坦因对海明威们所说的:你们是迷惘的一代。  这似乎是一个狂妄的念头,实际上却是那么平实自然。因为这其实是每一个活生生的人的共同、普遍、一般的念头,是每一个不愿稀里糊涂白白活着的人的一个简单的想法。人都是有理性的,这种理性不断地催促他去弄明白我们所处的这个社会环境到底是怎么样的?比过去如何?比外面的世界又如何?未来又将往何处发展?  在政治家眼中,这是改革开放的时代;在经济学家眼中,这是一个GDP高速增长的社会;在科学家眼中,这是基因工程、生物工程、航空航天等高度发达的社会;在民族主义眼中,这是民族复兴的时代;在哲学家眼中,这是一个机械复制的社会(当然不同的哲学流派也会有不同的认知——假设当代中国也有哲学流派或有哲学家的话);在美学家眼中,这是美的泛化与世俗化的时代……  这些都是对这个时代的不同侧面的概括。可以说,每一个生活于这个时代中的人,不论职业、职位、贫富、贵贱的不同,都会有些对现实生活的切身感受。由于职业、爱好、兴趣、性别、年龄、经历……的不同,而有了不同的认识,这正有如对《红楼梦》的认知,“经学家看见了易,道学家看见了淫,才子看见了缠绵,流言家看见了宫闱秘史”,不一而足;也正像读莎士比亚,“一千个读者眼中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  而这一切的侧面的概括,却并不能让我豁然开朗。它们都只是强调了某一领域内的极其重要的侧面认知,而从根本上来讲,造成这一切的关键因素还在于人本身,在于人自身的变化,特别是人内在的深刻变化。从这个角度看过去,我们会看到人的内在欲望强大、震撼、无所不在的嚎叫。它在奔腾,在泛滥,在山摇地动,在翻江倒海……  在媒体工作,每天面对的是人与事的信息洪流,每每使我见到了人们内在的汹涌的欲望——发财的欲望、一夜暴富的欲望、一夜成名的欲望、包二奶与养小蜜的欲望、傍大款的欲望、被富婆包养的欲望、征服的欲望、占有的欲望、报复的欲望、裸露的欲望、窥探的欲望……有些欲望是个体性的,不具有全面性与普遍性;有些则是普遍存在的,是时代性的欲望;有些是被舆论不断修正、强调、与强化的欲望;有些是以前被普遍压抑、禁忌的,而现在有了巨大的释放;有些是新的被压抑与禁忌的欲望……当然也有一些美好的、让人欣然接受的时代性欲望(这时候我们一般会用“渴望”、“愿望”、“心愿”、“愿景”或“向往”等等来代替“欲望”,从而也可看出我们的文化在传统上实际上是排斥“欲望”的),如爱的欲望、进取的欲望、创业的欲望、自由的欲望、探索的欲望……  一个平衡的社会,各阶层各种层次的欲望应该呈现出和谐相处的样子;一个失衡的社会,则呈现出不和谐的样子。其中,偏于急剧下降通道的社会,呈现出的是欲望的偏狭与昏暗的影像;偏于剧烈上升期的社会,呈现出的是欲望的活跃、升腾乃至放浪嚎叫的境像。  在《古代社会》一书中,摩尔根指出:“对财产的欲望超乎其它一切欲望之上,这就是文明伊始的标志。”这种对财产追求的欲望构成推动社会进步的主要动力。“人们以财产代表积累的生活资料而对它产生占有的欲望,这在蒙昧社会是完全没有的事,但由无到有,到今天则已成为支配文明种族心灵的主要欲望”。恩格斯也指出:“自从阶级社会产生以来,人的恶劣的情欲——贪欲和权势欲就成为历史发展的杠杆。”  摩尔根与恩格斯的这些话起码包含了下面几层意思:一、欲望与文明的产生与发展密切相关;二、人的欲望包括恶劣的欲望对于历史发展有极其重要贡献;三、人的恶劣的欲望是历史发展的一种标志,当历史稳步前行时,它的表现也是平淡无光,在历史快步前行时,它的表现就特异而突出。或者可以反过来说,当大众欲望平静如春水时,一定会是历史的平稳发展之时,而当大众欲望激荡如山洪暴发时,也正是历史大变动时期。  诚然,物质、经济与社会状况是决定性的、第一位的力量,但是,社会物质毕竟是人创造的,经济是人的一种高级的社会活动,社会本身也是人的一种复杂的组合,也就是说,它们归根到底还离不开人,特别离不开人的内在的、如黑洞般的巨大力量,包括人的未知的潜能。从辩证法的角度来看,也正是人的内在因素决定了外部世界的逐步形成,正是人们普遍的欲望,包括希望、愿望、欲求、理想,决定了外部社会形态的形态与样式。  我们现在就处在一个历史大变动时期。新的事物、新的事件、新的规则与方法、新的人物,每天都在发生或产生,这就不可避免地刺激了大众欲望兴奋地嚎叫。或者换一个角度来说,正是因为大众合理欲望在此之前被无理地压抑甚久,人心思变,才最终有了时代大变革的发生。  这本书酝酿时间较长,但多数文章的写作跨度却不过七八年间,从体裁上讲有杂文、评论、随笔、专访等,文章多以中下层良心尚存的知识分子立场自居,以充满审视与批判的态度,以力所能及的视野、广度与深度,在媒体所默许的批评尺度内,对感兴趣的问题做了一定探索。书的副标题为“当代文化批判”,所偏重的其实是社会文化部分,并非传统正宗的文史哲部分,而这也正反映了这几年来中国当代文化的一个显著的发展方向,部分地见证了大众欲望在这个新时代所发生新的拓展与裂变。  作者简介  逄金一,1969年生于山东胶南。济南日报主任编辑,文学博士,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现工作之余在山东大学美国文学研究所做博士后研究。曾获新闻、文学、文艺奖多项,皆是过眼烟云,无足挂齿。出版有《双倍的生活》等,也是兴之所致,聊胜于无。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