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自画像  青春年少少风流,  光阴虚掷惜春秋。  一错再错仍是错,  命途多舛多歧路。  学业无成刀断水,  知音难觅酒浇愁。  闲来垂钓宠辱忘,  借回镰月当扁舟。  作者简介:  叶方石,44岁,1983年毕业于华中师范学院(华中师范大学前身)中文系,从教24年。现为湖北水利水电职业技术学院副教授、图书馆馆长、学报副主编;湖北省职教院校图书馆协作委员会副秘书长。  新教师抒怀  我骄傲,我自豪,  因为我是一名中学教师。  有人把你比作蜡烛——  照亮别人,毁灭自己;  有人将你喻为米兰——  春暖花开,芳香一季;  可我,觉得你是一只展翅的雄鹰,  第一个给大地送来春天的气息。  崎岖的书山,  铭记着你扫清的荆棘;  浩瀚的学海,  荡漾着你拼博的波迹。  一张笑脸——  充满着热情、慈祥和生机;  一双眼睛——  流露出关怀、严厉及希冀;  一支粉笔——  揭示出知识海洋的奥秘;  一块黑板——  寻求到理想王国的天梯。  啊,教师!  崇高、伟大而神圣的名字!  多少次,  我在梦乡里将你唤起;  多少回,  我在想象中与你联系。  你是一名高操的工程师,  塑造着人类灵魂的机器;  你是一位神奇的预言家,  宣告了人生征途的真谛。  我骄傲,我自豪,  因为今天你就是我,我就是你,  我和你的名字紧紧连在一起。  1983年9月20日  我是一株无名的小草  我是一株无名的小草,  深深扎根于大地母亲的怀抱。  我的形体是那般的瘦弱,甚至有点丑陋,  从未招来世人的赞赏与夸耀。  战士自有战士的性格,  我的头颅从未向黑暗倾摇。  既不羡慕青松的华盖、常青,  更不嫉妒牡丹的富贵、妖娆。  我替大地增添着一点绿色,  我为人类奉献出一线光耀。  严冬的冰雪封盖着大地,  青松傲然屹立,自命清高;  我不属于那个冰冷的世界,  倦缩隐迹,枯黄渺小;  凛冽的风神鞭挞我虚弱的身体,  昏睡的地母轻抚我短促的心跳。  我渴望着地狱之火闪现,  内心的激情正在熊熊燃烧。  五彩的百花点缀着园圃的春天,  牡丹破苞怒放,雍容轻佻;  我不属于那个缤纷的园地,  扎根沉静、昂首伸腰;  天真的顽童在我头顶嬉戏、雀跃,  勇猛的斗士在我胸间拼搏、夺标。  我奉献出我生命的绿色,  纵使走向死神,走向毁灭,  我亦欣然前往,欣然微笑……  1983年10月23日  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  ——纪念毛泽东诞生九十年而作  十二月的风雪,  孕育着春天的种子;  韶山冲的红日,  普照着祖国的大地。  一颗眩目的启明星,  升起在黎明前的天际,  一位历史的巨人,  诞生在这风雪的日子里。  今天,又一个风雪的十二月,  抬头仰望,天安门城楼升起的五星红旗,  它象熊熊燃烧的火炬,  温暖着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  “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  我们仿佛又听到,  这振撼全球的宣告;  我们仿佛又看见,  这所向披靡的巨臂。  《湘江评论》的呐喊,  唤醒了沉睡的大地;  “农民运动”的呼吁,  吓跑了土豪地痞;  南昌起义的枪声,  宣告着工农武装的成立;  井冈山上的红旗,  迎来了春意盎然的生机。  “遵义会议”的决策,  结束了王明的左倾主义;  大渡河畔的铁索,  穿透了敌人“围剿”的军旅;  六盘山上的积雪,  铭刻着红军战士的足迹;  长城内外的篝火,  带来了最早新生的晨曦。  历史的长河永远在流,  它汇进了宝塔山下的土地。  如果今天有人问起——  那窑洞彻夜不息的灯火在哪里?  那南泥湾大生产运动的歌声在哪里?  那穿着灰军装的小八路在哪里?  那张思德烧炭的轻烟在哪里?  啊,在这里,窑洞不息的灯火,  变成了灿烂的阳光,  照亮了中华大地;  在这里,大生产运动的歌声,  变成了收割机的欢笑,  万吨远洋货轮的启碇;  在这里,穿灰军装的小八路,  变成白发苍苍的老爷爷,  和一群少先队员在一起;  在这里,那缕缕的炊烟,  变成了人造卫星的彩带,  飘扬着社会主义的蓝天里。  啊,在这里,敬爱的领袖毛主席,  今天,十二月二十六日,  在您诞生九十周年之际,  十亿人民仰望着您,  升起的第一面五星红旗,  缅怀着您的丰功伟绩。  “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  我们仿佛又听到,  这振撼全球的宣告;  我们仿佛又看见,  这所向披靡的巨臂。  1983年12月26日  一九八四年  青春世界  ——为“五四”青年节而作  不,  那不是青春;  十八岁  便沉溺于  灯红酒绿的  虚无中;  喟叹着  时代潮流的  变幻莫测。  猜拳测掌的  尖叫  干枯的灵魂  用烧酒将它  灌溉。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