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匆匆走到家门口,乔楚却有些迟疑了,或许这就叫做近家情怯吧,深吸了一口气,乔楚推开了八年未曾踏进的家门。  小院里,妈妈最喜欢的雏菊依然开得灿烂,大哥在她六岁那年为她做的秋千也还完好地摆在花丛边,一切都和记忆中一样,一点都没有变,只是她已经长大了。  推开玄关的门,就能听见爸爸在数落小哥,乔楚轻轻地笑了起来,大声说道:“我,回来了。”就像以前每一次回家时一样。  家里忽然一阵安静,接着就是纷杂的脚步声传来,不一会,一家人都挤在玄关。乔楚上前一步,投进了乔哲的怀里,低低地说道:“爸,我回家了。”她说过,她会笑着回来的。  总算回来了,乔哲满是皱纹的脸上终于再一次染上欣慰的笑容,轻拍着乔楚的背,连连说道:“回来就好。”  环着宇霖和宇佑的脖子,乔楚笑道:“大哥,小哥。”  虽然乔楚早就已经长大了,乔宇佑还是习惯性地敲着她的脑袋,笑道:“臭丫头,舍得回来了。”八年了,他们终于一家团聚了。  姚晨菲端着菜,好笑的说道:“楚楚一定饿了,吃饭吧,别挤在玄关里。”她知道楚楚在这个家里有多重要,从她和宇霖交往的时候就知道,但是也不要在玄关就抱在一起吧。  跳出三个大男人的包围圈,乔楚接过姚晨菲手中的盘子,叫道:“大嫂。”这个嫂子她很喜欢,别看她现在一副家庭妇女的样子,听大哥说,当年她可是让大哥最最头疼的事业对手,不过最后成功被大哥收为己用。  姚晨菲笑道:“上次婚礼上匆匆的只见了一面,楚楚好漂亮啊。”乔家人的基因就是好,这小姑子都快27了,看起来还像二十出头的样子,不像她,被生活摧残得一脸憔悴。  姚晨菲解下围裙,乔楚低头看到她圆鼓鼓的肚子,笑道:“我们家马上要添个小宝宝了。”真好,又能为这个家带来很多欢乐。  轻抚着自己的小腹,姚晨菲笑道:“是啊,不知道是男孩还是女孩,要是能像小鸣一样可爱就好了。”  “晨!”宇霖轻抚了一下姚晨菲的手,示意她不要说下去了。全家人的表情也变得凝重起来。  姚晨菲一愣,忽然想到宇霖和她说过的往事,有些尴尬的笑笑,没再说下去。  乔楚在心里轻笑,他们都在极尽小心的呵护着她呢,虽然她早已经不是那个只想着逃离的小女孩了,但是面对家人的贴心照顾,她还是很感动,心被一股暖流包围着。  摸姚晨菲突起的小腹,乔楚笑道:“不管男孩女孩,我们家很快就要热闹起来了。”  乔宇佑笑道:“你回来就够热闹了。”或者,当年让楚楚出去读书是对的,起码她现在是笑着回来了。  姚晨菲拉着乔楚在饭桌前坐下,微笑说道:“你的房间已经整理好了,待会看看喜不喜欢。”为了楚楚房间的布置,家里的男人们一人一句,折腾了大半个月呢。  乔楚夹菜的手一僵,放下筷子,轻声说道:“谢谢大嫂,不过我已经在海边买了一间套间,我平时住那里。”  乔哲皱起眉,“你不回家住?”她都归国了,还是不肯回家,难道,还是放不下吗?  虽然知道这样会让家人很失望,但乔楚还是说道:“回国后我接了很多工作,做设计,一个人住比较方便,但是我也会经常回来陪你们的。”  饭桌上的气氛瞬间变得僵冷,乔宇佑首先发难:“这算什么?”乔楚不说话,乔宇佑瞪着她,不容她回避的问道:“你还要逃到什么时候?”  面对乔宇佑的逼问,乔楚只是淡淡的回到:“我没有。”  乔宇佑并不相信,他认定了乔楚就是为了逃避,怒道:“那你为什么不敢回家住,不就是怕再遇上他吗?都这么多年来,如果你还想要躲,又何必回来。”  “宇佑!”乔哲狠狠的呵斥:“不要说了。”他怎么能对楚楚说这样重的话。  乔宇佑也觉得自己说得有些过分,用力的捶了一下大腿,低头不语。  其实小哥说的没有错,如果现在还要逃,就没有必要回来,她也是这么认为的,所以这次回来,她不是为了要逃的。看了一眼面色凝重的家人,乔楚轻松的笑道:“你说雷焱吗?我刚才就已经遇见了,还有他那个可爱的儿子。”  啊?这么巧?  乔楚好笑:“你们这是什么表情?”尤其是小哥,刚才还满脸阴沉地教训她,现在又一副怕她受惊过度的样子。  姚晨菲咽了咽口水,小心的问道:“你真的遇到他了?”  乔楚耸耸肩,“是,很倒霉对不对?”  迎着家人小心翼翼的眼神,乔楚坐直身子,郑重而认真的说道:“你们真的不需要这样。没有想好之前,我绝对不会回来,既然回来了,就是我已经看开了,会遇见很正常,他现在不过是一个邻居而已,我不会再被他影响了,你们放心吧。”  乔宇霖相信楚楚,她既然敢回来,就说明已经准备好了,只是为什么她不住家里呢?乔宇霖劝道:“既然你已经不介意了,就回来住吧。”他们盼了这么多年,不就是希望一家人住在一起吗。  乔楚微微低头,确仍是坚持的说道:“我工作的时候习惯了一个人。再说,我都已经回国了,会经常回家的。”这和雷焱无关。  “可是……”乔宇佑还想继续说些什么,乔宇霖却打断了他的话:“好了宇佑,楚楚长大了,有自己的打算。”  楚楚这次回来,看起来没有什么变化,一样撒娇、斗嘴,但是细细观察,就能看出她早就不是当年那个要靠他们呵护的小女孩了,这八年,她学会的不仅仅是坚强,也变得非常有自己的主张,他们是很难说动她了。  乔哲叹了一口气,夹了一块鸡,放到乔楚碗里,“吃饭吧,你最喜欢的贵妃鸡。”孩子们都大了,他也老了,只要他们都能开心和幸福,在那里,又有什么关系呢。这么多年,他也看开了。  乔楚感激的说道:“谢谢爸。”  家常菜一向是乔楚的最爱,这也是她在读书的时候一直缠着左汐不放的原因,好不容易再次吃到,她可不打算客气,正吃得开心,一串悦耳的手机铃声不识相的响起,乔楚不耐地接起电话:“我是乔楚。”  电话的另一端,传来一道清亮的女声,礼貌而疏离,一副公事公办的腔调:“乔小姐您好,我是鸿达集团总经理秘书Mariah,关于设计案的事情,我们易总希望能和您预约一个时间进行讨论,明天早上十点您方便吗?”  “可以。”大公司的秘书都是这样说话的吗?  “那么明天见。”  乔楚还在腹诽,对方已经利落的挂了电话。  “喂……”听筒里嘟嘟的忙音让乔楚有些哭笑不得,这人真是有趣。无奈的合上电话,乔楚只能求助了,“大哥,鸿达集团在什么地方?”  “你要去吗?”  乔楚点点头,苦笑道:“我碰到了一个很有性格的秘书,只和我约时间,不告诉我地点,难不成她以为所有人都会知道鸿达集团?”她第一次遇见这样的人,还是她太孤陋寡闻了?  乔宇霖笑道:“你这些年都在国外,鸿达在国内确实算得上是数一数二的大集团,明天我送你去吧。你接了鸿达的工作?”  喝着老爸精心熬制的鸡汤,乔楚漫不经心地回道:“还没有,正在谈。”她手上的事情很多,说实话,要不是决定回国,想要抢占国内市场,她还真没有什么兴趣接这件案子。  乔宇霖和姚晨菲对看一眼,颇具深意的笑道:“那个易梵可是个厉害角色,你要小心哦。”  “大哥认识他?”乔楚抬起头,能得到大哥特别点评的人,应该很有看头。  “有过几次广告合作。”易梵是他见过最让人头疼的人物,不过不妨碍他欣赏他。  回忆着易梵的样貌和感觉,乔楚笑道:“看来是个难缠的人?”大哥大嫂同时点头,乔楚轻轻击掌,一反刚才的无所谓,精神奕奕地回道:“你这么说,会让我对这个案子更有兴趣。”  “祝你好运。”  乔宇霖也在心里暗暗的对易梵说,也祝你好运。  早上十点,乔楚准时出现在鸿达集团大楼一层大堂里,她并不是多么重视时间观念,只是她非常讨厌等人,所以,也养成了不让别人等的习惯。站在完全由玻璃打造的明亮大堂里,乔楚环视周围,她终于可以理解,那位秘书的自信从哪里来了,鸿达大厦位于全市最繁华的商业区,独特的建筑风格,高人一等的楼层,让它鹤立鸡群,成了附近标志性的建筑,想忽视它,还真的很不容易。  走到宽敞大气的服务前台前,一位相貌柔美的女子立刻起身,微笑道:“您好,请问有什么能为您服务的。”  果然是大公司,前台小姐也这样气质出众。乔楚回道:“我是乔楚,和你们总经理约了今天早上十点钟。”  前台小姐立刻点头,走出接待台,一边领着乔楚向楼梯间走去,一边回道:“乔小姐您好,Mariah交代过了,您直接从右边的电梯直达56楼就可以了。”  “谢谢。”乔楚微微挑眉,看来她还是误会了那位秘书小姐,人家想得还挺周到。  因为是直达电梯,五十多层的高度,并没有让乔楚等太久,门“滴”的一声开了。  踏出电梯,一位穿着黑色套装的女子已经在电梯口等着她了。女子轻轻点头,说道:“乔小姐,你好。”  这个声音?依然礼貌而疏离,硬棒棒的,乔楚笑道:“Mariah?”其实她对这位Mariah还是挺好奇的,看她的模样应该不到三十吧,这么年轻就能做到鸿达的总经理秘书,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不过为什么秘书一定要这副打扮,一丝不苟的白衬衫黑套装,齐耳的短发梳得服服帖帖,还有就是不可或缺的黑框眼镜,虽然这身打扮让她看起来确实很专业,但是也很冷硬。  乔楚低头看看自己的T恤,亚麻长裤,拖鞋,不禁自嘲地笑了起来,这秘书果然不是什么人都做得了的,起码她就不行。  Mariah扫了一眼乔楚的装扮,没有什么表情地回道:“我是。”  乔楚忽然觉得这张脸,在那里见过,她的记忆力一向惊人,只要是见过一面的人,她绝对过目不忘,所以她肯定,她们应该见过,但是在哪里,她却没有什么印象,乔楚盯着这张脸,问道:“我们见过?”  Mariah先是一怔,微微皱眉,立刻回道:“我不认识乔小姐,我们易总久候多时了,这边请。”  好吧,人家显然不愿与她多说,她也没有必要追问了,不过,她总会记起来的。  Mariah带着乔楚来到总经理办公室前,轻轻敲了两下,推开了门。  乔楚走进室内,立刻对易梵的品味赞叹起来,这间办公室是她见过最大的,以致于一眼看过去,她并没有看见有什么人,整个房间外部的圆形落地玻璃几乎可以达到180度,视野非常好,繁华的城市面貌一览无余,准确的说法应该是踩在脚下。  她见过无数人喜欢做这样的落地玻璃,但是做到这么极致的,就他而已。  Mariah走到最靠右的吧台前,说道:“易总、秦特助,乔小姐到了。”  乔楚才注意到,最右边的休闲区里,坐着两个人,易梵还是一如初见时的西装革履,秦挚峰换上了一身银灰西装。乔楚倒觉得,这身装扮比休闲装更适合他,因为这样人浑身上下都充斥着傲慢,苛刻的气质,和那位秘书很般配。  听到Mariah的话,易梵和秦挚峰放下手中的红酒杯,易梵起身说道:“乔小姐,你好。”  两人准备走到办公桌前与乔楚详谈,乔楚却向他们走去,在舒适的白沙发上坐下,笑道:“就在这里谈吧,环境不错。你们的效率不低,想不到这么快就又见面了。”  乔楚随性落座,易梵轻轻扬眉,眼前的女子,一身的闲适,在她面前,他们这些精心装饰过的企业精英,反而显得无比的刻意,就像现在,仿佛这里是她的地方一般。在乔楚对面坐下,易梵对着Mariah说道:“Mariah,三杯咖啡,谢谢。”  “好的。”Mariah始终保持着自己专业的秘书守则,不过乔楚并没有忽略她眼中淡淡的不耐,真是有趣了,她到底在哪里见过她?她才回国不到一周,应该没有机会得罪她吧。那为什么她总能感觉到Mariah的敌意?  如果这个案子谈得成,她和Mariah有的是机会慢慢“增进感情”。乔楚忽然觉得心情大好,拿出随身携带的素描本,对着易梵说道:“大家的时间都很宝贵,说正题吧。”  易梵向秦挚峰点点头,秦挚峰摊开项目资料,介绍道:“我们公司在海边筹划建一家集休闲,娱乐,购物一体的超五星级度假村,总面积达到156.7公顷。建筑风格上,主要以欧式两层独立别墅为主,希望能营造出欧式宫廷贵族的高贵,同时又兼具希腊爱情海的浪漫舒适。”  一边听着秦挚峰的介绍,乔楚一边在素描本上绘着心中的概念草图,156.7公顷!乔楚在心里吹了一个暗哨,哥哥说的或许没错,鸿达确实是一个大集团,这样的项目没有四五十亿根本运作不了。  这时,Mariah也将咖啡端了上来,乔楚对她笑道:“谢谢。”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很想逗逗这位一本正经的秘书小姐。  果然Mariah对着乔楚灿烂的笑容,有些尴尬地回了一声不客气,便匆匆走出办公室。  轻轻合上素描本,乔楚回道:“我大概明白贵公司的意思了。”  “乔小姐有类似作品要给我们看吗?”  “没有,不过我有这个。”乔楚大方的将素面本上的几页拆了下来,递了过去。  秦挚峰和易梵接过一看,两人的脸色都变得有些不愉,秦挚峰放下画纸,冷冷地说道:“乔小姐这样做,会让我们认为你在敷衍。”居然只是几张草图,而且还是刚才他一边说,她一边绘的,这也算作品吗?看来他们是找错人了。  乔楚慢慢收回画纸,一张一张的在他们面前展开,对于自己的作为,并不心虚,淡淡的解释道:“那么秦特助认为,怎样才不算是敷衍?在我没有与贵公司有任何的沟通,也没有拿到任何资料的情况下,我应该拿为其他客户设计好的实物照片给你们看,还是要陈列出我在各大展览会上的获奖作品?那些都是为别人做的东西,并不是你们要的。而这些草图,才更接近你们的理念。”  指着自己的作品,乔楚认真的说道:“我并不认为自己在敷衍。”  通过乔楚的重新调整画纸的顺序,易梵仔细的看了一会,才发现,虽然是杂乱简单的草图,但是刚才挚峰表达的概念她都已经抓住了,不得不说,短短的十多分钟,她能做到这些,她的实力让他折服。  “乔小姐的工作理念和态度让人耳目一新。这个项目时间很赶,我想听听乔小姐的想法。”易梵心里已经决定要和乔楚合作了,只是这个工程进度却不能耽误,即使她再有才,不能按时完成也没有意义。  乔楚接过秦挚峰手里的项目简介,想了想,回道:“如果贵公司可以在今天将必要的资料传输给我,我会在十天后给你一个整个项目的框架概念设计图,如果到时你们觉得满意,我们就可以签约,签约之后的一个月内,我会根据你们的需要,出阶段装饰效果图,你们没有意见的话,两个月内就能完成与施工图相匹配的装饰细部图。”  按照她的进度,四个月之内就能完成设计图,这对项目的进程确实很有益。但是这样的大项目,就算是再资深的设计团队,也很难达到这个速度,秦挚峰并不怎么相信,“乔小姐,这是一个大型项目,您确定能做到这些时间点吗?”他讨厌夸夸其谈的人。  乔楚摊开手,笑道:“这些都可以罗列到合约条款中,秦特助只需要在意设计效果合不合贵公司的要求,其他的,是我的问题。”他以为自己在说笑吗?  “好。就按乔小姐刚才说的做。价钱方面乔小姐可以提。”易梵喜欢有自信的人,也相信自己看人的眼光,眼前这个自信到张狂的女人应该不会让他失望。  “做这样的度假区项目,我按照设计投影面积收费。每平米30美金。”  “美金?”秦挚峰金边眼镜后的眼立刻变得锐利起来,根据度假村的规划,别墅区和购物娱乐休闲区需要装饰设计,面积超过30万平米。这个价格超出他们原来的预算。  “是的。”乔楚拿起咖啡,轻酌了一口,眼睛一亮,极品蓝山!她喜欢。细心的品着咖啡,乔楚无所谓的笑道:“你们可以考虑。”这样的价格在国内来说,确实是贵了一些,只是她自信她的设计绝对值得这样的价钱,所以她是不会减价的,要不要合作就是看他们了。  易梵却爽快的笑道:“如果是我要的,那么价格很合理。”每一样出自他手中的东西,他都要求它完美无缺,至于钱,他并不在乎。  “我觉得一点也不合理!”一道强硬而骄傲的女声忽然冷冷的自门口传来。  乔楚微微歪头,看向门外,Mariah正在努力拦着一个衣着妆容无不精致的女人,纯白的香奈儿套装和她的声音一样,强势地冲击着人的感官。  人已经进来了,Mariah只得抱歉地说道:“对不起易总,我没能拦住封小姐。”  易梵的表情没有什么变化,声音明显低沉很多:“你出去吧。”  Mariah点头出去之后,女子直直朝易梵走了过来,满脸的气愤,说道:“梵……”看到易梵皱眉,女子撇撇嘴,继续说道:“易总,我认为就这样决定装饰设计公司太草率了。”  乔楚在心里暗叫一声,这世界真是小,这位香奈儿小姐不是封菲芮吗?封氏家族里最高调的小姐,经常抢占八卦杂志头版,每次看到封家的人,乔楚总要感叹一番,怪不得蓝要和封家脱离关系,蓝确实不像封家人。  “封小姐请坐。”面对封菲芮的大呼小叫,易梵依然很有风度,只是言谈间,却是霸气十足:“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这次的项目,决策权在鸿达集团手上吧。”  秦挚峰端起咖啡,坐到旁边的高脚凳上,一副眼不见心不烦的样子,乔楚轻笑,连特别助理都不理了,那她顶多算是个局外人,也不好掺和嘛。端上自己的咖啡,乔楚走到秦挚峰背后,依着透明玻璃,一边喝着她钟爱的蓝山咖啡,一边欣赏着眼前两人的精彩对决。  封菲芮显然是个以自我为中心的人,她眼睛只看着易梵,根本不管屋里其他人在干什么,双手环在胸前,封菲芮也不甘示弱,“这我知道,但是威扬作为合作伙伴,难道不能对项目决策提出质疑吗?”  易梵了然地点头,回道:“这么说,今天你是作为威扬的代表过来对设计问题表示质疑的?”  “我……”封菲芮语塞,他明明知道威扬不可能派她过来做代表反对鸿达,爸爸对易梵不知道多满意。咬咬牙,咽下心里的气愤,虽然底气不足,封菲芮还是微微抬头,说道:“不是。我只是站在双方合作的立场,提出自己的意见。”  易梵依旧很有风度,没有直接下她的面子,公事公办地回道:“鸿达认为乔小姐的设计正是度假村所需要的,如果你认为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可以在项目合作会议上提出你的观点。现在,封小姐请回吧。”说完绅士地起身,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乔楚在心里轻轻击掌,易梵果然如哥哥说的,是个厉害的人物,不动声色间,已经冠冕堂皇的将人逼到死路,接下来,大小姐应该撒泼才能扳回一城吧。  “我还没有说完。”果然,封菲芮有些狼狈地说道:“这个项目施工已经进行了一半,现在才找设计公司,一定会拖延工程速度。”  封菲芮指着跟在她身后,进来就呆呆站在一旁的男子说道:“我们威扬早就已经谈好了设计公司,他们对这个项目相当了解,而且设计水平也是数一数二的,易总何不考虑和他们合作?”鸿达迟迟没有物色到适合的设计师,她还以为顺理成章会落到她的头上,这次要是和顾程谈得成,她光是回扣就能拿到几百万,谁知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来,她怎么可能放弃。  男子还算机灵,立刻从公事包里拿出两大叠精美的图片,递到易梵面前,毕恭毕敬的说道:“易总,您好,我是顾程设计公司的设计总监李海孝。这是我们公司对这次度假村项目的局部概念图,请您过目。”  还真是不少呢,乔楚倾身向前,在秦挚峰耳边小声笑道:“这样就不敷衍了,是你欣赏的,快去看看啊。”  秦挚峰瞥了一眼身后嘴角扬得有些过分的女人,见过张狂的,没见过这么张狂的。  易梵礼貌而认真地翻阅了一遍,乔楚发现,他确实是个谨慎的人,看得出,易梵很欣赏自己,但是他也绝不会错过任何一个发现更好作品的机会,标准的完美主义者,也许不是这样,他也坐不到鸿达总经理的位置。  看完之后,易梵笑道:“贵公司的设计图很精美,不过鸿达已经决定和乔小姐合作了。”确实很精美,但是没有新意,现在他反而更期待乔楚的图了。  大局已定,秦挚峰放下手里的咖啡,他要着手准备项目资料给乔楚了,而且他预感到和这位设计师的合作,一定不轻松,看她今天刁钻的作为就知道。  封菲芮也很了解易梵,他摆明了看不上这些设计,不过就算他找的设计师再厉害,时间紧迫,交不出作品也是枉然。扫了一眼桌面,并没有看见设计图,封菲芮嘲讽的笑道:“她的作品在哪里呢?如果易总执意要选择这家设计公司,起码要拿出可以说服众人的设计来,而且最好快一点,工程可耽误不起。”  封菲芮咄咄逼人,易梵已经不耐,“这些封小姐不需要担心,鸿达会对此责任。”要不是看在她爸爸的份上,她早就被扔出去了。  封菲芮显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人嫌弃,依然喋喋不休的继续嚷道:“你这是罔顾其他投资人的利益,我……”  喝完最后一口咖啡,乔楚闲闲的说道:“对不起,打断一下。”  她实在已经等得太久了,她很忙的,下午要去收拾她的新家,晚上还要去汐那里蹭饭,她已经给了他们一杯咖啡的时间,她绝对相信易梵最后会胜利,只是她现在没有心情等下去而已。  众人看向懒懒地斜倚在墙边的乔楚,乔楚笑道:“既然你们对人选各执一词,我倒是有一个办法,你们无非是想在不耽误工程进度的情况下选择最适合项目的设计,那就让设计说话吧。十天之后,我和这位李先生各出一份项目整体框架概念图,到时结果自有分晓。”她也很想见识一下所谓国内“数一数二”的设计公司设计出来的东西。  “我同意。”封菲芮立刻回应。今天才刚接触项目,十天出图,痴人说梦,这样大言不惭,根本是自掘坟墓。  李海孝在封菲芮身后轻轻低喃:“可是十天时间有些紧。”整体概念图,是整个项目的框架,其中风格的确定的协调可是至关重要的。  封菲芮瞪了李海孝一眼,他跟这个项目都已经两个月了,怕什么,时间越短对他越有利,真是一个笨蛋。生怕易梵又有说辞,封菲芮马上说道:“就这么决定,易总觉得如何?”  “好。”说实话,他也很想看看乔楚到底能不能做到。  这不就解决了!乔楚放下咖啡杯,拿起自己的背包,笑道:“那十天之后再见吧。我先告辞了。谢谢您的咖啡,很美味。”  易梵轻笑着看着她一边挥手一边消失在自己眼前,他承认,经过今天,他对她很感兴趣,不管是她的才华,还是她的人。  出了鸿达集团,乔楚立刻掏出手机,按下一串熟悉的号码,电话那头很快传来一道爽朗的女声:“老板,你要回来了吗?”  乔楚毫不留情的戳穿了她的幻想,“不,是你要过来。顺便让徐希、Janice准备一下,三天之内,我要见到你们。”她是天才,不是超人,十天出设计图,她需要操劳很多人。  “啊?”电话那头一声惨叫,接着就是苦苦哀求:“我们手上还有很多案子,不如……”  “给你们三天时间准备。”  “老板~”持续装死中……  乔楚轻轻挑眉,看来她放任她们太久,学会造反了。乔楚不紧不慢的说道:“子楚,你最好知道和我讨价还价的后果。”  “收到。一定准时出现!”  乔楚话音未落,对方就识时务的立刻保证,然后迅速挂掉电话。  果然,玉不琢不成器,乔楚满意的合上手机。  豪华的黑曜石办公桌上,银色的手机嗡嗡震动着,笔记本电脑后的男人眉头微皱,眼光扫过屏幕上的一串号码,本来还不耐的神色消失了,抓起手机,急道:“查到了吗?”  电话里不知道说了什么,雷焱脸色不变的命令道:“不计代价买下它。”也不管对方是否还有话要说,手机啪的一声合上,随手扔到一旁的黑色牛皮沙发上。  抽屉轻轻拉开,手指轻抚上水晶相框里那张明媚的脸,雷焱眼中划过一抹淡淡的温柔,嘴角也不自觉的轻轻扬起。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