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厚葬之风,始于战国,盗墓之风,也始自战国。因为盗墓可得巨利,窃者如蝇聚續,虽然“上强以威严重罪禁之,犹不可止。”《吕氏春秋,节丧》、《唐律》十九中就规定“诸发冢者加役流;已开棺椁者,绞;发而未彻者,徙三年其冢先穿未殡而盗柩者徙二年半,盗衣服者减一等,器物砖板者以贼资论。”  世风下而盗贼出。历代均有盗墓的记载,但大都是社会秩序混乱,法律松弛的年代盗墓者才猖镢。魏晋南北朝时期由于社会动乱,政局动荡,加上少数民族主中原,故记载半公开甚至公开的盗掘活动就比较多。由于盛唐经济繁荣,政权稳定,加上条律法令严威,盗掘古墓者就较少。  盗墓最盛时是北宋徽宗时期。赵佶是有名的“古董皇帝”据《铁围山丛谈》载,他在原有的古物保管室“宣和殿”后,又创立保和殿,“左右有稽古、博古、尚古等诸阁,咸以贮古玉印玺、  诸鼎彝礼器”。  上有好者,下必甚焉。政和年间,朝廷差人四处察访,遍求三代彝器。陕西转运使李朝儒、提点荣马程唐“使人于凤翔发商代比干墓,得大铜盘二尺……而以其盘献”。这些官吏献宝之后,大都受皇帝加官进爵,因此利之所趋,人竟搜刎小泽,发掘冢墓,无所不至,往往数千载之藏,尽数发掘献于宫廷。宋徽宗初时,皇室收藏古物才五百余件,待到政和年间(七打一文物增至六千余件,宣和年间(”“125竟达万余件。  盗掘古墓大都以掠夺财富为主,尤其是割据—方的封建军阀,为攫取财宝几乎都从事公开或半公开的盗掘活动。东汉末年,大军阀董卓攻占洛阳后,亲令吕布组织军士挖掘邙上诸陵及公卿以下冢墓,掠夺财宝无数。曹操割剧豫州后,曾亲自率领众将士盗发汉景帝陵墓。他甚至专门设置了“发丘中郎将”、“摸金校尉”这样的盗墓官职,真是一个令人称奇的“改革家”。汉景帝之墓惨遭曹橾盗发,说来也是他自己的过错最起码也要算他教人无方。他的孙子刘吉自己就是个盗墓贼。据《汉书刘向传》称,咸阳市北原埋葬着先秦孟王和西汉九帝。此地正是刘吉的封地,于是他就勾结五陵年少等纨绔子弟及盗墓贼,从容不迫地把这些陵墓及无主坟墓尽皆盗空。王莽摄政后,下令掘哀帝傅皇后墓,正挖时,陵墓突然塌方,数百人死于非命。但王莽仍不罢休,并亲自参与盗掘董贤墓,在军士面前众目睽睽之下开棺剥衣,令人目不忍睹。盗墓大贼最著名的该是五代时期的军阀温韬。温曾担任过耀州节度使,其间他任职七年。七年中,他最突出的业缋就是组织盗掘了其境内的唐陵。凡在其内者,均“悉发掘之,取其所藏金龆魄汴诸瞒执为坚了陵固,温久发不下,妹袭麟逢墓正中,据说著名技至1差笋序》  色佘数取;后此就随葬在这里。温韬不帖传出。  盗掘最慘的要数宋室皇陵。宋徽宗玩物丧志,结果当了亡国皇帝。钦宗靖康元年(公元1126年)11月15日,金兵自孟津渡过黄河,占领了宋室皇陵所在地巩县。金兵主帅粘罕立刻带领将士察看诸陵和上宫下宫,当他看到那里寺庙金碧辉煌,祭器耀眼夺目,顿时就产生了抢掠的念头。  一个月后,金兵攻陷东京,北宋灭亡。粘罕看胜局已定,立即下令对巩县境内的诸庙诸陵进行抢掠。地上文物如金银玉器,古玩字画抢光了,就转向陵墓。  少数民族由于生产力低下,很难像黄河流域那样丰腴和富庶。作为农业文明成熟和中原民族智慧的象征那一件件稀世珍宝大都被皇室掳了去,贮之宫廷,或者随葬皇陵。  当然,金国的斧钺要劈向宋室皇陵。  一座座陵墓相继挖开了,大量的珍宝使金兵们惊愕不已,深感震憾。强力和懔悍的金国兵把宋室皇陵认定为财宝的橱窗,他们干脆马放南山,刀枪库,而专门盗掘巩县境内的所有陵墓。他们对小墓釆用揭顶的方法,对大墓则从陵台侧坡挖洞,撬开墓顶券石,缒绳而下。金兵在墓中如蚁如蠼,争先恐后,蜂拥狼突。每座陵墓都遭受多次洗劫。陵区内什物狼藉,撒骨扬尘,烟火弥漫,一片混乱。  宋陵被盗消息传到南宋朝廷后,曾专派三京淮北宣谕使方庭硕到巩县谒陵。宋陵的惨状使方庭硕目不忍睹。永昌陵区八陵全被金兵盗掘,泰陵更惨,宋哲宗的尸骨被金兵挖出,抛撒在荒草乱石之中,一任风雨侵袭。方庭硕倒地痛哭,忙脱下自己的衣服把哲宗尸体盖上。回到杭州,他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向高宗讲了宋陵浩劫,高宗见袓宗如此受辱,为之动容,敕命河南镇抚使翟兴及岳飞等将官,带兵到永安巩县赶走金兵,并又派人修了陵墓。此后,双方围绕宋陵打起了拉锯战,一直到绍兴九年,高宗再次派人拜谒皇陵,看到的仍是颓坦断壁、残木枯株、陵台釁列,白骨遍地,一片荒凉景象9  一次,高宗在杭州一小摊上买到一水晶注子,仔细审视,认定为哲宗陵寝之物,不禁痛哭流涕。他深感厚葬之害,对臣下们说山陵事务从俭约,金玉之物,断不可一毫置其中,前世厚葬之害可以为鉴。”  实际上,早在高宗之前,就有许多帝王将相知道厚葬会危及自身安宁。汉文帝一反厚葬之俗,你不是为财而来吗?我偏在墓室内随葬一些不值几个钱的东西,没有珠宝,没有金银,盗贼也就自然没什么劲了。魏文帝曹丕认为“祸由乎厚葬封树”也极力主张薄葬。有人为了保全自己九泉之下的灵魂不受袭扰,干脆在自己的墓前铭文布告。汉大将军张詹就特意在自己的墓碑上刻道白楸之棺,易朽之裳、金玉不,珍器不藏,嗟乎后人,幸勿我伤。”  但是,有些盗掘陵墓者并不是为财而来的,像张詹这样的铭文也就不起多大作用。这样的掘墓者往往是从政治和复仇角度出发的。比如武则天时期,徐茂公的孙子徐敬业起兵讨武则天,骆宾王代他写了有名的《讨武瞾檄》,武氏勃然大怒,下令掘了徐茂公的墓。韦后之败,睿宗夷其父韦玄贞、兄韦洵墓。中国人最惧恨的就是被人掘祖坟,这是中国人头脑中根深蒂固的宗法思想和儒家传统的结果。尤其是儒家注重孝遒,倘若有人祖坟被挖,这对他将是极大的耻辱。  为了对付盗贼,一些帝王采取了许多办法制止盗贼的位扰。先秦陵墓大都用石块石炭环绕墓外,另外,“下锢三泉,以铜为椁”(秦始皇陵八汉代帝陵高2丈,方12步,这不仅仅是为了气势宏大,见多的2考虑安全。秦皇陵在骊山,唐太宗的昭陵在九峻山这就是“因山为体”的方法。墓室中,他们更注意结构的加固改造,唐高宗的乾凌千脆用浇灌铁汁的方法,加固墓门,使盗贼无法侵。据说乾陵至今还未发现有被盗的痕迹。  但是,不管如何,任何办法也无法阻止盗墓贼的侵。盗贼们大都是阻大心细、机瞥过人、心狠手辣、生死不怕的人。  有的墓中设置机关,用暗器以杀伤盗墓者。秦始皇陵修造时,就预先令匠人做了能连发数箭的机弩矢,只要走近墓门,“有所穿近者辄射之”。唐朝咸通年间,李道任凤翔府士曹,曾抓获一名盗墓贼,审问时盗贼供道:为盗三十年,咸阳之北,岐山之东古冢皆开发,尝?冢,自通道直下三十余尺,见一石门,门外箭出不已,连发百余支乃止。然后撥开石门,…盗先,立刻被轮剑砍死,轮剑急转如风,势不可近。盗以横木拒之乃定、于是尽拨其剑内。只见帐帷俨然、床耨舒一皮襄棺材用铁练悬在空中。盗刚动措,立刻有沙浦出,盗急奔,沙已深二尺余。不久,沙已满冢不可复。据说,也有用瘴气毒液的,有用毒蛇蝎子的,有用毒编蝠的,还有用陷阱迷宫等机关的,但不管用何种方法,都没能挡住盗墓贼的侵。所以有人惊呼:“无不亡之国、者,是无不掘之墓岜。”  我们在元妃墓东侧伫立良久,如今这个北魏陵墓已空有其名了,它只是一个空壳而已。  元妃墓解放前夕被盗。它身上的盗洞像伤疤一样刺眼。盗贼们从元記墓出土文物一百佘件,其中的青瓷罐、鸡头壶及九技铁灯等在盗出后即售往外地。  元配父亲元怿的墓也遭受到同样的命运6从元妃墓往东走,约十多公里,就到了金村。金村位于汉魏故城的北中部,村子正骑故城的北城垣。  这里正是东周的墓群。  东周墓群也成了一个个空壳。  1928年夏末,一场大雨突降金村,雨过之后,有人发现村东一块农田里忽陷大洞乡人感到很奇怪,于是好事者就进洞探奇。刚进洞里就发现泥土里有什么东西,刨出来一看,原来是一套编钟。这套编钟后来叫聶氏编钟。起初,考古界认为金村一带墓群的属性和年代应为秦代墓,后由于释出覊氏编钟的“韩”字,也有一些学者主张为韩蟇。1946年,唐兰先生在《大公报》  发表《洛阳金村古墓为东周墓非韩墓考》等文章后,才认定为东周陵墓。  金村乡人得篛民编钟后,知道地下是古代墓葬于是就纷纷盗挖。在盗掘过程中,一共发现8座古墓,每墓间隔2米。  金村古墓叠出稀世文物的消息传到当时河南省会开封,引起了开封基督教堂的加拿大传教士怀履光和美国传教士华尔纳的注意。外国人对中国文物永远怀有疯狂的热情。怀屨光和华尔纳仿佛觉得一种超乎主的力量在召唤他们,那里将会改变他们未来的命运。  于甚,他们双双来到了金村。  据金村当事的老人讲,他们是公开的盗墓贼。他们出钱雇佣了许多农民为他们盗墓,就在陵墓一侧搭棚立灶,安营扎寨,并且荷枪守卫。  洋人在中国国土上公开从事盗墓活动,怀履光和华尔纳开了先河。实际上我们现在看到的中国文物流通到国外的黑色网络早在6年前就形成了。所不同的是,6年前外国人亲自来中国取宝,6年后,中国人把宝藏乖乖送货上门。  这次盗墓活动长达6年。  8座大墓被怀履光饤洗劫一空。  每天,装运文物的马车就等在大墓跟前,只要文物一出来,怀履光就把它们查验编号,立即运到洛阳,然后转运加拿大。怀履光和华尔纳似乎有…种默契,华尔纳主要窃取文物中的玉器,而怀履光则将所有的青铜器囊括一空。  他们似乎并不将盗窃他国的古代文明当做一件可耻的事情。在窃走文物之后,怀履光还在《北平图书馆馆刊》上发表了《在支那发现的一群稀有遗物》的报道,继而又出版了一本专集《洛阳故城古墓考》。  金村周墓数千件出土文物所形成的强大冲击波震撼了世界。各国文物商纷纷云集加拿大,不惜从怀履光手中高价收购中国文物。  而日本人梅原未治则另辟蹊径,从日本的收藏者细川侯爵、嘉纳治兵卫氏、山中定次郎氏、浅野悔吉氏以及美国的弗利亚美术馆纽约艺术馆、英国伦敦博物馆、法国巴黎卢浮宫、瑞典国立博物馆等处搜集到大量的资料和照片,编成了《洛阳金村古墓聚英》一书。  应该感谢《洛阳金村古墓聚英》给我们留下的永恒记忆,虽然那只不过是一个不完整的记忆:  眞羞氏编钟一套12件;  夔龙纹朽钟4件;  铜鼎、铜壶、铜量、铜钫、铜益等35件有骑士手执短剑与猛虎相搏的狩猎纹铜镱1  件多吉金银错铜鼎1件,盖上用银错工艺制成6条如生的虺龙;  有金银错卵形铜器1件;  银器18件中,珍贵的侏儒俑两件另外,还有大量的玉环、玉盒、玉栉、玉壁、玉杯、玉璜等;  还有这仅是《洛阳金村古墓聚英》的记述,那些珍贵的文物是我们先人创造的,它们曾经属于我们。  然而,我们永远失去了它们。  6年并不遥远,但是失却的隐痛,似乎淡而又淡了孟津平乐乡是我们北邙之行的终端。我们在那里看到了约数百座被盗掘的古墓。那片墓区挖掘得像纵横不定的战壕,每个墓洞四周都扔满了陶器、瓷器、和画像砖的碎片。  1古墓虽历代有盗贼挖掘,但由于各朝代刑法酷严,盗墓贼终是少数。再者,每次盗墓,盗贼并不把墓中什物全部席卷的,他们根据当时社会上的需要,有时取金银,有时取玉器,至于墓中那些彩陶、瓷器、漆器、丝帛等,并不全数拿出来,他们把墓坟当做了个人的仓库,随要随拿,加之某种观念的因素,决不轻易破坏它。因此,虽然墓区内大部十墓九盗,但并不是全空的。  但是,8年代的盗墓贼却比历代盗贼的破坏性都大。他们进墓室内,把所需要的东西尽数拿走,然后把其佘的什物统统敲烂砸碎,一件完整的东西也不留。  在平乐乡,我们问一个盗墓者笔者:为什么要把墓内的其它东西毁掉?盗墓者:碍事,笔者:怎么碍事?  盗墓者:墓内空间小,人窝着身子,这些东西不占地方吗?所以就……  笔者:那你们可以把它拿走……  盗墓者:不值钱。  笔者:什么值钱?  盗墓者:那得看什么时候。比如说吧,现在西方和香港市场画彩瓶、唐三彩价格高,咱们含里的“地下工作者”们就把眼睛盯到这几种文物上,其它的在他们的眼晴里就不算文物了……笔者:除了这些,还有其它原因吗?  盗墓者晦气。那些东西都是死人身边的,把它弄回家,总觉得有鬼魂附在上边,会妨你,害你,不吉利,所以谁也不要它……  我们想起了在陕西、山西采访时,那里的盗墓到,那就是8年代赋于人的那种特有的破坏欲,它同这个年代的主要意识一创造力成绝对正比。  笔者:你们不认为这些都是艺术品吗?它们都具有较高的艺术价值……  墓者:啥尿艺术价值。这里脚踩垫地的,多的是,谁稀罕它?  看来也确实如此。笔者在一处墓洞旁发现一块被砸烂的画像砖残片,非常钟爱,就把它用纸包好,好回去收藏。当地同行的一位朋友劝道:“要它干啥?这里好砖多的是。”可我们还是小心地将它带上,洛阳西汉画像砖前后共15年,这块画像砖上的图案是柿蒂纹,做工非常精细,纹路非常清晰,据说这种砖在选土、用料时都极严格,经过糯米汁浸泡等多种程序处理,因此非常光滑润泽。柿蒂纹是王莽摄政时的作品,此后画像空心砖就断代了。这个残片还是很有研究价值的。因此我们坚持带着这块残片走。路程很长,上坡下坡,爬高上低,当地朋友便帮我们拿,但他极不情愿,路上每遇熟人,总急急避在身后,唯恐别人发现。他说别人看见还以为咱们是傻蛋呢。”路过一个村庄时,为了证明我们傻,他待意带我们到一农户家。这户人家紧靠村边,小河绕在屋侧。朋友说,你们看看他家的院墙……面对这堵两米高的院墙,我们早已被惊得目瞪呆,难怪朋友视我们为“傻蛋”,这家人家的院墙,全是清一色的汉代画像砖砌成的!我们围着画像砖院墙惊叹了好…会儿,惋借了好一会儿,末了,那块残片仍然带在身上。  同行中另一位朋友是画家,在一个墓穴旁,他发现一个陶罐的残骸。这陶罐只有拳头般大小,颜色苍青,造型奇特,图案很美。朋友是个小有名气的收藏家,他说像这样精美的陶罐还没见过。他试图从附近的草丛里找到其它残片,我们纷纷帮他寻找,终于找到了二三片,和罐上的茬一对,果是一体。看来盗墓者是把这小罐带出来后又毁掉的。再有一二片小罐就要复原了,可余下的残片却再也找不到。没办法,画家朋友只得摇着头把残缺的小陶罐收进行囊。  这里仿佛经历了一场战争。北邙之上的千万座古墓在这场8年代的浩劫中彻底损失殆尽。这里成了一片瓦砾,一片废土。这里的千万座古墓废墟里盛满了艾怨和愤怒。几个月后,我们回到北京,到著名画家张道兴家中访问,谈及此事,张道兴愤然说:这伙人是民族蟊贼。他们比任何时候的盗墓者破坏性都大。你想,就是挖出来走私,那固然是犯罪,但它总是在世界范围内流通,作为人类智慧和艺术的共同财富,损失还不算太大,可是他们却把很多艺术品砸了,摔了,彻底毀了。文物不能再生产,老祖宗给你留下的就这么几件,摔一件就少一件,这真是一种无法弥补,不可饶恕的罪孽。  北邙之行为期一周,从邙山下来时,正是黄昏时分,站在邙山之腰回望洛城,整个城市仿佛浸在温热的氤氲中,那色彩是血红的。  洛阳在流血。  夜窥盗墓洛阳市孟津县八村。  铁汁般的夜色把4村涂沫得漫漶…片。  八村苏醒了。自8年代进这个村庄起,每每这个时候,它总是醒着的。  亮着昏光的窗户后面,闪烁着一双双贪婪的眼睛。人们开始准备:探铲、小锹、绳子、铁桶、手电、火柴、酒等等。探浐是探测墓室的准确位置的,小锹是掘墓的,小桶是往上提土的,绳子是系小桶的,手电是用来照明的,酒是进墓室后含在嘴里解瘴疠之气的。这些盗墓家什和古代盗墓者没什么两样,稍微改变的是过去盗墓贼衔油灯照明,现在改用手电。盗墓是个力气活,有的除了以上家什之外,还带着不少吃的,青岛罐装啤酒、可可乐、火腿烧鸡什么的,累了、饿了便坐下来大嚼一顿,然后继续开干。一切准备好以后,他们在木门的吱咛声中,一个个幽灵般挤出来,游在浓重的夜色里,笔者也准备好了。笔者和盗墓贼一样,手提军用工兵锹,和一位同谋者一起踏上夜路。  我们早就希冀着能亲眼看看盗墓者是如何盗墓的,虽然在采访中听人说过几百次盗墓的事,但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总想到现场感受一番。  白天盗墓的人,通常总留人放风,一发现远远有人走来,便一轰而散,近不得跟前,于是,我们就选择了夜晚我们的同谋是中央美院的学生,去年刚毕业,这次是专门请了假陪我们采访的。他就是八村人,对当地情况非常熟悉,给我们提供了许多难得的资料,然而,当我们把这个计划告诉同谋时,他却犹豫了。  “打定主意了?”他问。  那意味深长的问话,不禁使我们的眼前晃出―个光着赤膊,咬着灯盏,手拿七首用白多黑少的眼睛看人的汉子。这样的汉子是要杀人的。盗墓贼既然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倘若有人贸然侵他的领地,他会玩命的。  但我们仍没有罢休的意思。  同谋从我们的眼睛里读出了坚决,便想了一个绝妙的办法。盗墓者有个规矩,大道朝天,各走半边,只要是同路人,互不干扰,就是相距三四米,双方各干各的,谁也不问谁9  我们拿着工具假装也去盗墓,这样,惺惺惜惺惺,就是碰到了,他们也不会疑心。同谋此时才真正成了同谋。  八村北有一条神秘而凶险的大深沟,全长约三公里,沟深十多米,宽窄不一,有时仅容一人通过,有时能橫过两辆汽车。沟内杂树繁茂,荒草一人多深,两侧沟壁立陡,上面长满荆棘刺藤,从沟底很难爬上去。大深沟南北走向,东西两侧是渐渐高去的邙山坡,深沟两侧离沟底三五米的中上部,像蜂洞似的全是密密麻麻的古墓葬。  倘若在沟北找个墓洞藏好,就会在夜色中窥见对面沟南的情况。  大深沟躺在暗夜里注视着我们,每向前走一步,都觉得它在悄悄蠕动着,仿佛随时都会吞噬我们。  这条沟村的人叫它“鬼沟”。倘若不是盗墓者,谁也不会有雅兴到此夜游的。  鬼沟里一阵?阵的阴风呜呜地吹过来,沟两侧不时簌簌往下掉土,仿佛有人在跟着我们的脚步,一会儿远一会儿近。又仿佛有许多声音在说话,但侧耳细听,却声息全无。刚要放胆拄前走,树丛里突然“噗啦”一声响亮,原来是夜鸟惊叫着飞走了……  恐怖的鬼沟!  神秘的鬼沟!  我们爬上一座被盗过的墓穴。这里的墓洞与那些坡上的墓洞不同,不是向下挖的,而是横向掘进。当我们喘吁吁地在一处墓洞里坐定后,才借着夜色,看清了自己所处的位置。  这里是鬼沟的中段,两天前笔者曾来过这里。那天中午,我们和同谋第一次访鬼沟,走到这里时,发现七八米高的地方乱剌蓬中闪出一排神像脑袋。  神像奇特的造型吸引了我们,我们很想爬上沟崖,但是坡陡且滑,酸枣树极多,一不小心就会划破手脸。突然,我们从乱草树丛中发现了几点亮色,像是人踩过的脚印。若要上得这么高的陡坡,必须助跑,准确地踏上那几点之后,才能到神像下面,只要到了神像下面就好办了,那里似乎有一处凸出的都分可以伫足。  我们勇敢地上去了,当爬到神像前时,我们的手臂上已被酸枣刺击中多处。  那是一幅浮雕作品。作者把那一处土壁弄得很平整,光滑。北邙之上的黄土无疑是天下最好的黄土,质地细腻,润泽光亮,捏塑雕刻不走形、不断裂。作者一定是民间工艺大师,他一共雕塑了五个神像,一字排列,但神态各异。五个神像中第一个是女神像,此像比其它神像都大,而且极精道,使人一看就是作者的动情之作。女神像面目清秀,素面朝天,既有西部人的粗犷豪迈之气,又有中原女子含蓄典推之风。在她身旁的另外四神,像是大写意一般,大起大落,眉眼混沌,既古朴又很有现代意味。我们惊叹这幅艺术杰作,感叹之余,回望西侧,见有一盗掘过的古墓像一只眼睛在盯着我们……  此时,我们就在那只“眼睛”里,同谋不愧是当地人,他早已留心到我们脚踏的凸出部分原是一座古墓,那上边还留有探铲印,说明盗墓者已定好目标,大概盗墓者选好地点之后,手握探铲在这里伫足了良久。从那里探出头来可以看到另外的世界,黄土高坡,蓝天白云,还有风吹唢呐声都会使他心有所动,于是他转身创作了这幅作品……这既是他留下的记号,又是他的心迹。当笔者浮想联翩时,同谋却捅捅我们……—阵沙沙的脚步声由远而近传来,那声音像雾霭一样轻。我们以为来人要去对面了,便把脑袋缩回去,谁知那声音却飘然而过。  清冷的月亮升起来了,给对面的沟崖投出崎岖的影子来。;鬼沟的夜晚一点也不冷清。  好几拨人已经过去,有些盗墓者已经干起了营生,“咚咚”掘土声在月夜中张着水白色翅膀从我们耳边掠过,可是,对面的墓穴仍然了无人影。  同谋天生不安分,说,咱也感受感受,就真的蹲着掘起土来。墓早已空空如也,墓室很小,勉强能盛两个人。从规模看,墓主可能只是当时的一般富户。从墓室布局看,墓主大概头朝里,脚朝外。他的左右两侧均凹出两个洞来,这便是放置随葬物品的地方。我们努力想从凹洞处寻出一些葬器的残片来,以弄清墓主所处的年代。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