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序中国文物正被拍卖  一进入80年代,世界上最负盛名的拍卖行里手握象牙锤的主持人就亢奋起来——他们眼前是潮水般涌来的中国文物。  拍卖场里,中国文物像一个个无人认领的孩童被人拖来拖去。全世界的文物商和古董收藏家们闻风而来,挑拣着遭到侮辱性贬值的中国文物。  一位纽约的古董商拉尔夫查特不无得意地说一件普通的中国新石器时代陶器在15年前价值是2万到3万美元,甚至更多。但到了今天,价格可能只落到4千到6千之间。”  目前,中国文物以它特有的精美绝伦和超乎寻常的低廉价格吸引着世界各国的文物商。中国文物毫无疑问会成为世界文物界的明星。现在,中国文物正在欧美各国形成市场,一个世界性的网络已经出现。 有必要说明,这个网络是黑色的,它的存在,对中国的文物是一个灾难有人说,随着中国的对外开放,真正加国际大循环的就是中国文物。中国文物第一个“走向世界”。  驱使中国文物大量外流的动因是什么?是贫穷、素质低、文化沙漠化、体制问题抑或是金元美钞的诱惑?深究起来,怕是要构成一个新的天问。而每一个问题都会使我们百感交集,浮想联翩……  有目共睹的是,一场绝无仅有的文物狂潮正在中国大地上发生……  为了攫取文物,有人开始盗掘古墓。虽然盗掘古墓自古有之,但从没像今天这般严重。在有些地区,领导干部公开号召把埋在地下的古董挖出来,卖给外国人换点外汇,让老祖宗也为四化建设投点资,来个废物利用嘛”于是,村长支书带头挖墓者有之,儿子挖父亲坟茔者有之,孙子挖爷爷坟茔者有之……通过盗挖古墓,有人大发横财,于是就有新民谣曰:要想富,挖古墓,—夜变成万元户。现在,这股群众性的盗挖古墓风在我国愈演愈烈,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土地已经被盗墓的探铲戳得千疮百孔……  为了攫取文物,有人开始铤而走险,把罪恶的手伸向馆藏文物。全国数百家博物馆告急頻频,几乎所有的博物馆都有失窃事件发生。就连久负盛名具有先进监视防盗设备的故宫博物院、陕打秦俑博物馆、长沙马王堆博物涫、河南省博物馆也屡屡失盗……  目前,中国有数条秘密的文物通道像黄金小道那样通向外国。这些文物通道像血脉一样源源流向欧美和东南亚各国,以平均每四天丢失一件文物的速度流向世界。这种动脉大出血使中国一这个曾经以五千年文明自诩的文物大国像—片烈日下的沙砾日渐苍白日渐孱弱!  据国家文物局有关人士透露,中国目前文物大约有一千万件指可移动的馆藏文物如果按照每四天丢失一件文物的速度发展下去,中国的文物在中国还能维持多久呢?倘若到那时,我们有何面目去见祖先,有何面目去应对后人的诘问?  一位外国人目睹中国文物界之现状后宣称:过不了多久,研究中国的历史和文化就会转移到美固和其它国家……  如果他的话不幸言中,如果我们的文物真在我们这一代人手中失传,后人一定会在中国历史的碑基上严正写道:  生活在2世纪的人们,你们是有罪的1  内容简介文物是人类智慧的结晶,是悠久历史和灿烂文化永远的琥珀,它和一个民族不朽的生命和灵魂紧密相连。但是,由于商品大潮的作用力,在文物最富有的中国大地上,却骤起了一股文物走私狂潮。老实敦厚的庄稼人靠文物交了好运;最为人所不齿的盗墓行当成了发财致富的最佳途径;走私犯铤而走险,博物馆屡屡失窃;金钱引发的愚昧和罪恶令人惊心动魄1本书作者以强烈的责任感和使命感揭示了文物走私的严重性,读后使人震憾,给人以深刻的警示和思索。  责任编辑:庞洋装帧设计:刘君封面摄影作品:陈振平录序中国文物正被拍卖……1》第一章疯狂的盗墓者1洛阳的阴影〔1北邙之行川)夜窥盗墓2并非仅仅是洛阳的阴影4盗墓者说、65第二章中国之梦76从索斯比到嚤啰街……76梦中之梦84?阡陌之恋衝第三章祸起萧墙133第四章将军俑被盗案而王更地的悲剧如第五章博物馆之战哪失而复得的国宝“)国宝一去不复返厂3死守乎,守死夺“大小乞丐么割据第六章黑白之间庄之谜智檎走私犯賺第七章大写的忧患  第一章疯狂的盗墓者自古及今,未有不亡之国,亦无不掘之墓也。  ―《三国志,文帝纪》  洛阳的阴影  四月的一天,我们按计划到河南省洛阳市公安局郊区分局采访盗掘古墓情况那天春阳灿烂,从下榻的地方赶到郊区分局所在地,几经颠簸,人困马乏,一看时间,离上班时间还有一个小时,我们便在分局东侧七八米远的一家卖汽水的小摊稍事休息“咦,说起盗墓,你坐两站地到东花坛,然后向北,顺着铁路挢,对,往北厂往邙山头走,到马坡、小李村、盘龙那一带看看,咦,满坡满坡,全是盗墓的,满地都刨得花花的……”  小摊主人姓王,说是有6岁了,却满头黑发。他原是某厂工人,如今退休了,老两在自家临街的窗改革开放了一下,摆了这个小摊,每月有几百元的进项呢。老王师傅很善谈,当我们向他询问此地盗墓情况时,他一点也不避讳,手摇赶蝇蒲扇,对我们侃侃而谈。  “我的侄子就盗墓。咦,过去盗墓的人名声可赖,叫盗墓贼,现在可不一样了,明来明去,大天光下干事。”  “那不怕……比如说让公安人员发现,或是让街坊邻里发现”  在笔者的心目中,盗墓者是和黑暗、恐惧、神秘联系在一起的,那夜半开棺撬椁瘆人心魄的声音和尸骸呛人的恶臭,以及骷髅、白骨的可怖,挥之不去的绿色“鬼火都足以使正常人想而心惊、望而却步、谈而色变,没想他们谈起这个话题那样平静,平静得令人激动。  “嗨,公安局?公安局管得过来吗?你开过来一个军也挡不住”老头把头一摇,大手在空中自左至右又自右至左挥动了两下,兀自昂奋起来,大声说道老百姓全挖公安周怎么样?就连公安局里的人还和他们合伙挖呢……”  在郊区分局,一位年轻的干瞀对我们说:盗挖古墓的事最难办。你刚从这里出动,那边马上就知道,还没等你赶到,那边跑得一个人影也没有啦。有人通风报信哪!现在什么都有民愤,就是这盗墓没有民愤。老百姓说,那古董埋在地下干啥?沤烂了,还不如挖出来换两个钱……老百姓素质就这样,你有啥办法……  洛阳立在四月的春阳里,墨绿色的暗影横在它的脚下,在一片春晖中,洛阳城透出它的阴郁。  洛阳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悲哀9  洛阳,你在历史上有过多么辉煌的日子,你曾经是“九朝古都”你倚势黄河,境垮伊、洛、潼、涧四河之间,北依邙山,南对伊阙,东控虎牢,西据崤坂,真谓“河山控戴,胜甲于天下”。自西周始,这里就是“王城”后又成东周的国都。王莽曾在这里建立新朝,光武帝刘秀、再后的曹魏、西晋、北魏、以及隋炀帝、唐武周时期都曾在这里建都。这里曾云集多少风云人物,东汉建安年间的孔融、王粲等“建安七子”,西晋时嵇康、阮籍等“竹林七贤”还有陆机、潘岳等“金谷二十四友”在这里或龙啸虎吟或长歌当哭或讥讽挪揄,潢过多少悲剧活剧。西晋左思构思十牢,在这里完成《三都赋》,问世之日,人们争相传抄,一时“洛阳纸贵”。初唐四杰王勃、杨炯、  卢照邻、骆宾王留恋洛阳风物,写了多少诗篇。伟大诗人李白、杜甫、白居易也先后来这里赋诗作词,程颐、程颢、文彦博、司马光、欧阳修等文人雅士都在这里留下了不朽的名著。洛阳,你阅尽天下兴亡事,含笑无语立斜阳。你是充实的,所以你无言;你是精深的,所以你缄默。你是把数代历史都浓缩在你的土地之中。那造山运动为你叠积的黄土层是你最好的博物馆,所以有人曰北邙山上少闲土,尽是洛阳人旧墓。”所以有人说生在苏杭,葬在北邙。”你是一方博大恢宏的历史博物馆,你是一部浩瀚的历史书。  可是,你现在却被掏空了。你的数千年积蓄不见了。你现在一片狼藉,你现在一贫如洗。你不再是丰腴和富饶了,你矜持的尊贵之相几乎成了乞丐模样。  你被你的子孙出卖了。  你被你的子孙贱卖了。  洛阳的阴影绵亘在国家机关橙黄色的办公桌上和工作人员的心里。  洛阳市文物园林局文物处。1  市府西院四楼。在挂有文物处的牌牌下,我们敲响了它的门扉。  里边正在开会,办公室约12平方米大小挤了6个人。报纸在哗啦啦响,报纸后边有一张张被尼古丁熏得油亮的脸。  “请坐请坐!”  同时有两个人站起来,室内再也找不到可以坐的什物,于是我们就站着说话。另外又有人出于礼貌也站了起来。室内的空间立刻膨胀起来。  科长姓段,个子不高,他说,可以谈可以谈,今天开会,那么你们明天早上8点钟来怎么样?  第二天早上8点3分,我们故意迟到半个小时,让他们把工作安排完后再谈推开门,仍然是满屋的人。报纸哗啦啦响,劣质烟草的蓝白色烟雾已经占领全屋。段科长说,怎么?咱们开始谈?我们点头。段科长对面一位四十多岁的女同志仍然像昨天那样,一会看我们的介绍信,一会审视着我们,平均每十分钟一个来回。我们在她含义莫测的审视下开始谈话。  谈话开始。周围的人开始走动,有人翻报纸,有人喝水,但都在我们周围活动,直径不超过三米。最稳定也最忠于职守的仍然是那个女同志,她的审视令人发毛,我们有时甚至忘了此行的目的。  采访约半个小时结束。一直到主人把话打住,我们还在迷惘:难道这真是管辖个文物单位、拥有无比丰富的地上地下文物、其中包栝白马寺、龙门石窟这样闻名全国的文物单位的並务机关?  八被劣质烟草气味熏得成了一条缝的眼睛仍在不懈地寻找着,这潜意识的举动直到最后才使我们自己豁然明白,我们在寻找两个字:素质你瞧,就这几把椅子。  你瞧,就这一间办公室。  你瞧,就这点经费。  笔者:你们靠什么指导下边的业务单位?段科长:文件。  笔者:能否看看你们下发的文件?  段科长犹豫了半天,开始在办公桌上、抽屉里寻找,找了大约五分钟,终于找了一份文件);给就这一份。”  ―份题为《认真贯彻通知、通告精神积极采取措施抓好文物安全工作》的材料横在我们面前段科长1988年,洛阳实现了文物安全年现在盗掘古墓风也基本控制住了。  笔者,过去盗掘古墓有没有数字?  段科长:总共一百多座吧……  我们的眼前出现了众多的画面:  伊川。离县城北约4公里的一处土坡上。  这里紧靠公路,土坡约四五亩地大,早已被挖得坑坑洼洼,仍不断有人开着手扶拖拉机来挖土。间或有空荡荡的墓洞闪出,据考证,这里是一片唐代墓群。  那天,笔者正在这片古墓群中徜徉,一行人来到这里。为首的个子稍高,约175米,年龄在35岁左右。身穿黄军衣、蓝裤子。我们悄悄按下了袋里录音机的录音键。  黄军衣:日他娘!这一片墓还中,喂,是不是这一片儿?  跟在他身后的是一个矮胖子,上穿红绒衣,下穿土黄色裤子,裤腿卷着。另外还有三个年龄十七八岁的小青年跟在他们后面。  红绒衣:早给你说啦,你狗日的就不信……  黄军衣:那我得看看,是不是唐墓。  说着,他走到一处地势稍高的洞窟边,把头伸进去仔细査看起来。  他们对我们的存在并不在意,其中一个瞄了我们两眼就干起自己的事情来。趁他们不注意的当,我们迅速掏出照相机,把黄军衣现场勘察的画面摄镜头。  黄军衣:像,像。  红绒衣:嘿,爷们,咱的话你不信?我给你说 红绒衣拉着黄军衣边走边丈量。  红绒衣:从这下去,墓道是竖的,这是墓门,这是甬道,你看,这就是堂啦(墓室。咋样?爷们说得对不对?  黄军衣(跟在红绒衣后面边丈量边回头看,到了墓室跟前回过头这个墓还不小呢。  红绒衣:咋样,晚上动手吧。  黄军衣:先放着。村南边那个墓不正打着吗?干完那个回头再干这个。那个也是唐墓。  红绒衣:那得快点!这是人家的地盘,刘老黑他们嘴边的食。这两天他们正干着呢,听说一气掀了四五座唐墓,干了好几个唐三彩……黄军衣:那就先千这个!咱们村南那个先放  三天后,当我们又路过此地时,这里已是一片狼藉,只留下片片残砖断石……  伊川县常峪堡村机声隆隆,这里正兴建村办砖厂。推土机怒吼着撕裂着土地的胸膛,后边则跟着男男女女拾拣着从机器的齿缝里遗留下来的文物。  这里是一大片古墓群,确切数字是43座古墓。其中战国墓两座,西汉墓9座,东汉早期墓1座,晚期墓22座,另有两座珍贵的陶瓷窑遗址。  推土机暴虐地撕开墓室,把一件件沉睡在地下的文物碾碎或者拋在一边。当有人发现随葬品中有铜盆铜镜之后,推土机才停止了吼叫,破坏立即转化为掠夺。  工人白天上班晚上盗墓。  有人把整车整车的画像砖拉走。  有人把墓壁上壁画揭下来。  有人抢走了彩陶罐、铜镜、铜盆、陶俑、陶鸡、陶狗、玉器等……  砖厂负责人(姑隐其名)带头盗挖古墓,足以构成犯罪。  洛阳市文物工作队经过鉴定说:这枇被破坏的古墓是一处西汉时期的家族墓地,对研究西汉时期的社会制度、家族情况、埋葬制度具有十分重要的价值,这里发现的壁画是罕见的,具有很高的历史科学艺术价值……  可是,伊川县检察院不以为然。他们说:根据砖厂负责人在建窑过程中因工作而毁墓的情节,根据墓葬及出土的文物价值,够不上逮捕……伊州县政府则把追査此事的县文管会当成临时机构给撤销了!  在洛阳市公安局,一位老干警对我们说屎,什么文物安全年,去年一年走失多少东西?光我知道就有好几起。有一个画彩罐卖了6万元,给弄到了广州,据说到广州卖了17万元……这些情况文物单位不上报不就得了!啥文物安全年,扯淡去吧……  孟津县某村,一位8年代盗墓贼对笔者说:他文管会有多少人?公安局有多少人?他没那么多眼睛!俺这都是全村男女老少齐上阵,一出动就是人民战争!他能看得住?净说瞎话1  4月,正是洛阳城最得意的季节,曾被武则天从长安贬往这里的牡丹花为这座城市带来了光彩。每年4月15至25日这里举行盛大的“牡丹花会”,数以百万计的国内外游客云集这里,城市一点也不寂寞。我们从文物处出来时,看见街道上的清洁工正一遍遍清扫着卫生。但是,那绵亘在我们心头的阴影却越来越大8谁来清扫洛阳的阴影呢?  北邙之行邙山像一条巨蟒静卧在我们的视野中从洛阳市郊东花坛向北走,越过焦枝线,你就会看到村。从村就在北邙脚下。  况村迎面而来的时候,笔者脑中疾闪出“波斯”两个字,这里距洛阳老城不远,据《洛阳伽藍》记载,由于这里地处伊洛之间,地位冲要,因此“商胡客販、日奔塞下”。不论是北魏或隋唐,此地大都是西域来的降服者及商人。北魏曾在伊洛之间,设有金陵、燕然、扶桑、崦嵫四夷馆和归正、归德、慕化、慕义四夷里让他们居住。  没准这里就是降服者和商人后裔的居住地。  况村的人大都出外做生意,主要是卖牛羊肉。每户有少量耕地,在田里做活的时间很少,大部分时间做小买卖。村里很富,家家户户新房新舍,小楼鳞次栉比,摩托车驮着摩登女郎飞来飞去。釩同,转弯处,一辆辆面包车、东风、日野车蜇伏在暗影里。从外表看,这里一派社会主义新农村景象,可是,有关部门却提示我们,这里隐伏着邪恶和罪孽。  我们在狗的狂吠声中走过1村,邙山就立在从村的身后。  出了村,沿着一条田间小路,我们顺着山势缓缓而上。刚上得一个梯形山坡,就见路边麦田里有一处刚被掘过的墓坑,墓坑旁边一座新坟比肩而立。这块麦田就这样被这两个年代相距甚远的坟冢互相衬比着,使人心中不禁怅然。墓坑一直没有填平,麦田的主人在哪里?对一个农人来说,应该视土如金,可是他却视之任之。再看麦田里,早已被洛阳探铲戳遍了,几乎每隔几步就有—行探铲洞。盗墓者并不管是麦田还是什么只要他摸到墓穴的位置,就挖,就掘,完了给你留下一个大洞或一堆黄土,抬腿就走。离村约25公里的9村,几个盗墓者用探铲探到一处古墓,墓室正好在?村小学校的一个教室下边,于是他们就从教室外边斜着挖下去,不管教室能否坍塌,能否砸死学生说不定他的儿子也在这里念书〕,硬是把墓室打通,囊括了墓内的随葬文物。离从村不远的铁路边,几个盗墓者竟然盗掘到离铁轨几米远的地方。当他们正在墓室内盗挖文物时,火车开过来了7这个庞然大物引起的强烈靂动立刻改变了墓室内的形态,墓顶坍塌了,正在里边盗挖文物的两个盗墓者全砸死在里边。像这样的悲剧据说在洛阳地区有的是,有的砸断了腿,有的砸得高位截瘫,但人们仍然没有歇手不干的意思。  又往上走了一会儿,路突然断了,眼前赫然—个深坑。坑开得很小,呈长方形,很深,约有七八米的样子。坑外散扔着一些陶罐和空心砖的残片。深坑阻隔着路面,行人和车辆过不去,就从一侧的田里踩出了一条新路。  越往上走,地势越高,小路西边有一七八米高的土丘,上边长满了灰色的酸枣树。从方位上看,这很可能是北魏孝文皇帝之孙,元記之墓。  邙山无卧牛之地。这里曾是历代帝王死后葬身的最好场所。据说邙山黄土天下称奇其七八米下有一层硬土曰“天崩石”,倘若把墓穴建在天崩石下,然后封闭,可保尸体多年不腐,栩栩如生。因此,帝王将相,望族名士多死葬邙山。  厚葬之风盛自战国。自春秋以来,随着私有继承制取代家族共有制,人们的宗族观念日益加强,因此当时社会开始普遍重视对已故家长的丧葬之礼。“丧礼者,以生者事死者也,大像其生以送其死也”《荀子礼论》。由于这些观念的确立,各国互相效仿,“国弥大,家弥厚,葬弥厚”,人民所创造的大量社会财富被奢侈的贵族们埋地下,因此才诱发盗墓这个行当的出现。从某种意义上讲,这是下层劳动者对统治者的不满和反抗。  战国出现了新的坟墓等级制度,自那时,坟丘式的墓葬便流行开来。社会上将坟丘的大小与死者的地位结合起来,地位越高,坟丘就越大,陪葬也就越丰厚(就是现在人们仍然沿袭旧时习俗,每年清明时,仍把祖上的坟茔添上许多新土,使自家的祖坟尽可能超过别人元記是北魏皇室宗亲,根据他的地位,坟丘当然要高出其他人许多,虽然苍海桑田,年代久远,它依然高耸在邙山之腰。  每一座古墓都是一部历史。  元妃墓解放前夕曾被盗掘。1965年7月,洛阳市博物馆对元記墓又进行了考古发掘。据墓志记载王讳記字子开孝文皇帝之孙,丞相清河文献王之第二子也。二“武泰元年太岁戊申,四月戊子朔,十三日庚子暴薨于河阴之野,时年二十有三。”比较翔实地印证了当时的历史。  据《魏书孝庄纪》载,由于北魏统治集团内部倾轧,武泰元年(公元528年)发生了尔朱荣屠杀胡太后以下诸王公贵族二千余人的所谓“河阴之役”,元妃就是当时被杀者之一。元妃的父亲元怿也死于正光元年的一次宫廷政变,他的墓在洛孟公路东侧漣河西岸,父子仅隔一公里,可以隔河相望。  古代丧葬,从《周礼》始知,便有铭旌制度。秦始皇统一中国后,遍游神州,刻石记功,开立碑碣风气之先。汉代厚葬只靡,碑志、铭记开始盛行。《释名》说:“碑者,葬时所设,臣子追述君父之功以书其上。”《初学记》则解释为:“碑,悲也;所以悲往事也。”而墓志铭则是把刊刻志石埋葬于墓圹。有人称其为“玄宫之铭”。《洛阳伽蓝记城东条》借隐士赵逸之曰:“生时中庸之人耳。及其死也,碑文墓志,莫不穷天地之大德,尽生民之能事,为君共尧舜连衡,为臣与伊皐等迹。牧民之官,浮虎慕其清尘;执法之吏,埋轮谢其梗直。所为生为盗跖,死为夷齐,妄言伤正华辞损实。”可见碑志并非皆为实录,而多有浮夸倾向。  但不管如何,作为独特的中国文化,它们将历史凝固在这里,留给了后人。中华民族连绵不绝的文化血脉大都是通过这样一种形式延续下来的。  洛阳北邙的黄土中保存了多少历代墓陵6从新石器时代始,殷代、西周、东周、东汉、曹魏、西晋、北魏、唐代一直到明,数代帝王都在这里兴建陵墓,邙山之上丘台相连,冢冢相接。倘若有计划地进行考古发掘,这里将是一部完整的无间断的中华民族社会、经济、文化发展史!  可是,这部通史却被盗墓者的铁铲铲断了。  如今邙山,十墓九空。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