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当前位置:书城>文学艺术>猪头琴
  蔡五鸡出去几年,回来时就已改了名字。蔡五鸡向人们解释,名字是部队上的首长给改的,部队首长说五鸡这个名字不好,太奇怪,也不符合革命军人的形象,就让他改叫武军,武装的武,军人的军,蔡武军。但蔡庄的人还是认为五鸡好,叫起来好听,也顺口。尤其是刘苏。刘苏说,武军这两个字放到一起有些多余,既然是军人,自然要武装,武装的军人,不仅重复也牵强,倒不如蔡五鸡听起来自然,也更有乡土气息。蔡五鸡能觉出来,刘苏这样说其实还隐含着另一层意思,他的意思是说,什么品种的东西就应该叫什么名字,不要附庸风雅。蔡五鸡并不认识刘苏。当年他穿着军装离开蔡庄时,刘苏还没有来。但是,蔡五鸡第一眼见到这个刘苏就吓了一跳。他没有想到,在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与自己长得如此相象的人。刘苏的身材和脸形几乎与蔡五鸡如出一辙,五官也酷似,两人站在一起简直就像一对孪生兄弟。只是刘苏脸色苍白,嘴唇也发青,看上去有些瘦弱。据说刘苏是几年前和一群知青下来的,后来那些知青都相继走了,只有他,像捞剩的残渣留在了这里。  蔡五鸡当然不知道,他见到刘苏,只是自己麻烦的开始。  但蔡五鸡的直觉还是很准。他从一开始就不喜欢这个刘苏。蔡五鸡在部队时就知道,城里长大的年轻人大都华而不实,举止作派也让人不太舒服。蔡五鸡刚回来几天就已明显感觉到,蔡庄的人太拿这个刘苏当一回事。蔡庄人大都没有文化,见识也很少,现在来了这样一个知青自然很容易被他唬住,甚至把他当成神仙。不过现在好了,他蔡五鸡回来了。蔡五鸡离开蔡庄时虽然只会放猪,但在部队几年已经补习了文化,也长了不少见识,算起来走过的地方恐怕比这个刘苏还要多。蔡五鸡想让蔡庄的人看一看,这个刘苏并没有什么了不起,而他蔡五鸡也已不再是当年那个只会放猪的蔡五鸡。  蔡五鸡心里这样想,脸上自然会流露出来,这就使他与刘苏的关系从一开始就有些微妙。但刘苏倒似乎并不介意,每天仍然只顾忙着自己的事情。刘苏的身体确实不好,据说患有先天性心脏病,因此村里经过研究,就只让他半天下田参加劳动,另外半天负责放映电影的事情。村里有一台8.75毫米的小型电影放映机,但不知为什么,这台机器总出故障,刘苏几乎每天都要从早到晚不停地修理,所以经常连那半天下田也已无法再去。渐渐地就给人一种感觉,似乎这台放映机只有经过修理才能放电影,而每次放过电影之后也必须要进行一次修理。蔡五鸡听说了此事,立刻去看了两场刘苏放映的露天电影。这一看果然就看出了问题。他对村里的干部说,这件事的确有些奇怪。他为村干部讲解,电影放映机的工作原理是由光和电两部分组成,从目前情况看,这台放映机的光学部分没有任何问题,只是伴音时断时续,所以故障应该是出在电的部分,也就是功率放大有问题。但是,蔡五鸡说,如果功率放大出问题无非有几种可能,第一是由于什么原因造成短路或断路,其次是电解电容器被击穿,再有就是低频晶体管或输入输出变压器被烧毁。蔡五鸡说,而无论是哪一种可能,一旦查明原因,都不会再有这种反复出故障的现象,更没必要从早到晚不停地修理。村干部听蔡五鸡说得这样专业,都有些将信将疑。蔡五鸡看出村干部的心思,于是又说,你们应该相信我,我过去虽然只是个放猪的,但毕竟去部队锻炼了几年,还在舰艇上当过安泽涅尔。蔡五鸡对村干部说,你们知道安泽涅尔是什么吗,这是英文,也就是工程师的意思,我在舰艇上专门负责过无线电设备的维修工作。所以,蔡五鸡说,这种放映机对我来说就太简单了。村干部听了仍然不解,问蔡五鸡,可是,刘苏整天摆弄这台放映机,又是为什么呢?  蔡五鸡听了只是笑一笑,却并没有回答。  村干部又想了一下就恍然明白了,刘苏如果修理这台放映机,那规定的半天下田劳动自然也就可以不去,坐在办公室里摆弄电器总比去田里抡锄头要舒服得多。村干部意识到这个问题,考虑了一下就问蔡五鸡,如果让你去检查一下这台放映机,你有没有把握?蔡五鸡毫不迟疑地回答,当然有把握,8.75放映机是最简单的,当初我们部队里就有这样一台。  好吧,村干部说,那你就去彻底检查一下吧。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