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在中国大使馆前  凡是出国的人,无论他是否自觉的意识到,客观上总会产生一种心理,那就是对中国大使馆的深切的依赖。虽然他根本不知道中国大使馆驻在那个国家的什么地方,他也不认识大使馆的任何一个人,也不知道自己是否需要大使馆办什么事情,这种依赖之情依然是浓重的,就像孩子依赖母亲一样。  在我们来到万里迢迢的大西洋岸边,来到美国首都华盛顿的时候,面对那肤色不同习惯不同语言不通的外国人;面对那闪烁的霓虹琳琅的商品商档的消费;面对那波托马克河的风光无字碑的雄伟艺术宫的灿烂……虽然十分新奇十分诱人,但这些仍然无法抵消中 国大使馆对我们的那种吸引力。  那是12月20日上午,我们驱车赶往坐落在使馆区的中国大使馆。去干什么,谁也不知道,以往每去一处参观或购物,大家都要问个明白,可听说到中国大使馆去,谁也没再说什么,仿佛大家谁都有重要事情,可事实上谁也没有一件事要办,只因那里是中国大使馆,只因我们是中国人,这就是唯一的共同的理由。  “到了!”那高高的旗杆上飘扬着的五星红旗远远地告诉大家,那栋七八层高的具有典型东方建筑特点的红砖大楼房就是。不知怎的,被当地人认为不怎样的似乎也标志着一个不发达国家的大使馆楼房,在我们看来是那么自然那么大方那么雄伟那么庄严。尤其是门前那两个具有典型东方特征的石狮,威风凛凛,正襟危坐,坚硬的石质中透着一种任何人都无法亵渎的尊严。大家下车后纷纷打开照相机,又是站在大使馆的牌匾前照,又是站在石狮旁照,又是单个照,又是拍合影。看着大家的这种亲热劲,我不仅思绪联翩。近代中国的100多年里,因为封闭落后,曾被迫签订多少个丧权辱国的条约,我们的北京曾遭受包括美国在内的八国联军的抢劫和蹂躏,还有后来的美国霸占台湾,侵略朝鲜……,以后的几十年里,我国还曾遭受到以美国为首的帝国主义的封锁和包围。中美建交后,我国仍在国际社会的一些领域中,受到以美国为首的一些国家的无理歧视和刁难。然而,中国人民是打不败压不跨的。这些年来,我们的国家终于走出一条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改革开放,综合国力大大增强,加之香港回归……,中国人民已经屹立于世界的东方,已经不容轻视……。  大家像走向自己的家门时那样随手去拉大使馆的门,然而没有打开,这时有人提醒说:“今天是周六,休息日。”开门干什么?连开门的人也不知道自己开门干什么?大概是因为觉得到家了,有事没事应该进屋似的。门没打开,却惊动了里边的人,一会儿,从使馆旁的一个房子走出一个50岁左右的人来,是中国大使馆的,他一看就知道我们是中国人,而且也猜定我们是从国内来的,迎上来热情地问我们有什么事,我们也迎上去向他问好,同他热烈地握手,告诉他我们是辽宁土地系统的,是来这里考察的,来大使馆没有什么事,只是来看看。那人自我介绍说:“我姓谢,是使馆的工作人员,刚来两三个月。刚才你们来这里,又去开门,使馆的老张在里边看见了,以为你们有事情,特要我出来见你们,请你们从侧门进去谈。”我们听了老谢这番话,又是感动,又是不好意思。感动的是大使馆的同志们亲人般的关心。不好意思是因为大使馆的同志们都很忙,很辛苦,我们在休息日还来打扰,很不应该。当老谢知道我们确实没事后,还是热情地请我们进去坐坐,并一再说没有关系的,都是自己家人。我们还是执意不进去了,并顺便和老谢唠了起来。当我们询问他们的工作时,老谢告诉我们说,前不久江泽民主席访美,中国和美国的关系进一步改善,最近美国总统克林顿委任纽约哈林区开洗衣店的中国移民的儿子李亮畴为司法部代理助理部长,成为联邦民权事务最高执法者,就是一个体现。同时告诉我们,李道豫大使前几天因事回国了,现不在这里。  谈了一会,我们便告辞了。中午,在餐馆吃饭时,我们从当地的一张华文报上得到消息,原来李大使回国是因为他的夫人病故了,他是回国处理后事的。听到这个消息后,大家心情都很沉重。同时,大家也为大使馆的同志们远在地球那一边的辛勤工作而在内心深深地感谢着。  走进联合国  联合国,可以说是世界上最大的一个国家,因为,他几乎囊括全世界所有的国家,《联合国宪章》是大家都必须严格遵守的章程。联合国又是世界上最小的一个国家,他不仅地盘最小,人口最少,而且他几乎没有自己的任何资本和产业,完全靠成员国缴纳的会费过日子。联合国又是一个极其特殊的国家,他没有一个主权国家所具有的那些机构和职能。但是,全世界人民对他给予极力的支持,寄予殷切的希望。因而,来到纽约的人们,总是要到联合国去看看。  不用谁去介绍,仰视一下39层高的镶着玻璃幕的大厦及其楼前的那一溜150多根高高耸立的旗杆上飘扬着的五颜六色的旗帜,便知联合国到了。那是1997年12月27日下午一点多钟,天气多少有些阴。翻译陈先生是一个持有美国绿卡的中国人,他给我们简要地介绍了一下联合国的情况。他说:“联合国虽然坐落在美国纽约市,但联合国不是美国的,他是世界人民的。我们中国还是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呢。因此,你们不要有什么胆怯和不好意思,各国人民到这里都是主人。”这一番话相当管用,大家精神立刻感到轻松了许多。  大家下车后,第一个任务就是不约而同地寻找中国的国旗。陈先生说:“联合国大厦各国国旗的排列顺序是按各国国名的第一个英文字母排列,中国排在第38位。” 一会儿,便有人指着正迎风飘扬的五星红旗,兴奋地说:“在那!在那!看到了!”并指给大家看。于是大家的目光便聚了过去,心情也久久难平。国旗啊,你那高高的旗杆,象征着中国人民挺立的身躯,理直气壮威风凜凛的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你那鲜艳的五星红旗,象征着中国人民的团结 力量和勃勃生机。瞬间大家心中升起了一种无限的荣耀和自豪。于是,纷纷寻找最佳角度,站成最佳姿势,拍了一张又一张彩色照片,是为了永久的纪念,也是为了让亲人朋友一起分享我们此时的感受。  进人联合国大厅,便有工作人员组织人们分批进行参观。联合国规定,中、英、法、俄、西班牙和阿拉伯文为联合国大会及其所属各委员会以及安全理事会的正式语文和工作语文。因此,联合国工作人员用以上六种语言为人们讲解,但尽量把能听懂一种语言的组成一个组,每组15人为限,我参加的那个组正好是华语组,解说员是一位中国小姐,姓马,家住贵州省,是个大学生,个儿不高,人长的很秀气,是被联合国聘用的工作人员,每月聘金4000美元。一听她讲华语,我们这些人立刻有一种亲切感,不仅精神上放松了许多,也可以在她讲解间隙问这问那了。因此,在近一个多小时的参观中,使我们对联合国的一些情况有了一定的了解。  马小姐首先带领我们参观了几个展厅:一个厅是战争给人类带来灾难的实物展览。其中给人印象最深的是美国在日本广岛投下原子弹后一些被摧毁和摧残的物体,人们看到那些被原子辐射和冲击 扭曲变形的金属等物,深感战争给人类带来灾难的深重。顿时在每个人心里产生一种厌恶战争,呼唤和平的心声。还有一个厅是展示一些国家和领导人这些年来赠送给联合国的一些纪念品,有的具有浓厚的民族特色,有的属稀世珍宝。其中有一件纪念品是我国赠送的。马小姐告诉大家这是1978年邓小平访问联合国时代表国家赠送的。待大家聚到跟前仔细观赏,原来这是一件约两米长一米多高的汉白玉雕塑,雕塑内容是一座现代化大桥飞跨在高山峻岭之间,  山下有高大的现代化厂房,山上有高压输电线路,既反映了我国现代化建设飞速发展的成就,又展现了神州河山的锦绣和壮丽。这汉白玉质地相当精良,雕塑艺术也非常精湛,整个艺术品晶莹剔透,洁白如雪,一些其他国家的参观者也大加赞赏。  最后参观的是四个联合国开会用的会议厅。一个是安理会会议厅,我们去参观的前五分钟,刚刚结束一个会议。另一个会议厅是托管理事会会议厅,马小姐告诉大家,因托管地区已经全部独立,此厅改作他用,经常用以招待一些别的会议。再一个会议厅是经济 社会厅,经常用以研究各种国际社会经济问题。最后参观的是大会议厅,我们走进去时,厅内灯火通明,正有工作人员在忙碌着。马小姐说:“大家来的很巧,10分钟后,这里又要开会,联合国要研究决定成员国会费缴纳问题。根据确切消息,原各成员国承担的会费比例不变。”这时,大家在心中都产生了一种舒畅感。因为前段时间,美国等个别国家不仅对托欠联合国的数额较大的会费不交, 严重地影响了联合国正常工作的开展,而且还想逼迫联合国减少他们承担的份额,引起了世界各国的不满。联合国能做出维持原各国承担的会费数额不变的决定,也是一种正义的胜利,多数的胜利。马小姐还指着大厅主席台上的发言席说:“我们中国有四位领导人 在联合国大会议厅发表过演讲,他们是乔冠华、邓小平、江泽民和钱其琛。”在参观就要结束时,参观者中一位好奇的同志忽然提问: “安南秘书长的办公室设在哪里?”马小姐说:“联合国大厦高39层,秘书长办公室设在38层。”  在大厦一楼大厅,人们在排队购买邮票、纪念封和纪念品。联合国邮票,是一种极特殊的邮票,是由联合国专门发行的,而且只有盖联合国邮戳在联合国邮局才能发出。非常巧的是,我们购买的邮票是联合国发行的我国陕西省秦俑馆出土的兵马俑邮票一套,大家购到这套邮票后,都高兴得很,因为它具有双重纪念意义。更值得一提的是,在联合国发信、寄物品,五个常任理事国,均可以用本国文字书写,便可顺利寄出,而不必非要写英文。于是有的人便一下子买了几十张明信片,当即寄了出去。我当时也给家里人寄了一张,回国后果然如期收到了。  走出联合国大厦,人们仰望那高高的建筑和那些迎风飘扬的五彩缤纷的成员国国旗,想到联合国自1945年10月24日正式成立 以来的52年中,虽然为维持国际和平和安全,发展国际间友好关系及促成国际合作等做了大量的工作,但也曾被某些大国所操纵所利用。然而,今非昔比,随着世界多极化格局的形成,随着第三世界国家作用日益得到发挥,人们心中升起一种崇高的愿望,相信这个全世界最高规格的联合组织,能够为世界和平,为各国的经济发展,为世界人民的健康和幸福,发挥出应有的作用。  按说,关于联合国的文字不属“访美散记”的内容,因为联合国并不属于美国。所以将这篇文章纳人访美散记系列,一则是联合国总部所占的18英亩土地,毕竟坐落在美国的纽约市内;二是到联合国参观访问,只要持有去美国的护照也就可以了,并不需要另外再办理进人联合国的护照了,据说,联合国也没有关于办理这方面手续的特殊要求。为了不致于引起人们的质疑,特此注明。  是是非非说女神  美国纽约市赫德森河中自由岛上的那座自由女神塑像,似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到美国纽约的人也无不登上此岛观赏一番。当然观赏的目的各不相同,崇拜得五体投地者有之,做旅游观光者有之,做艺术鉴赏者有之……  那是去年12月24日上午9点多钟,我们从新泽西州经河底隧道来到曼哈顿区南端的赫德森河码头,这天上午温度很低,人们按常规穿的衣服显得少了些,可上岛看女神像的人不少,已排起了长队。一艘渡轮大约能装几百人,只需10多分钟便来到了河中的“自由岛”上。  自由女神像坐落于岛子的中间偏南方位,像高46米,基座高 46米,总高92米,像身重225吨,是目前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巨像。女神右手握着火炬,高高举起,似插入云霄,左臂挽着一本书的模型,象征美国的《独立宣言》,上面刻着《独立宣言》发表的日期一一 “1776年7月4日”的字样。女神像脚上残留着被挣断了的铁链,气宇轩昂,神态勇毅,象征着追求自由争取解放的奋斗 精神和勇敢气魄,被认为是美利坚民族的代表性标志。夜晚,火炬 发出橙黄色的光芒,加上基座四周射灯的强光从下向上交叉照射,更加灿烂壮观,成为纽约市的一大景观。人们在赫德森河两岸几十公里的地方,都能远远地欣赏到它靓丽的身姿。  在自由岛上,翻译陈先生给我们介绍说,女神像是法国为纪念美国独立100周年送给美国政府的礼物。美国南北战争后,法国历史学家爱德华德拉布莱伊提出铸像建议,由法国人民捐款,1875 年在法国由雕塑家巴托迪主持建造。像内框架由四个巨大钢柱组 成,外层嵌铜板。法国此举,缘于美国独立战争期间,美法建立了 联盟,结下了友谊。因此,美国国会通过决议,正式批准总统接受 自由女神像的请示。同时确定在贝德罗岛上安放。贝德罗岛后因此更名为自由岛。1884年,自由女神像完工并装运到纽约。1886年 10月28日,美国第24任总统克利夫兰主持了自由女神揭幕典礼。 这一天,很多群众拥在自由女神像周围,参加揭幕仪式。1924年,这里被宣布为国家纪念地。以后便每日对外开放,每年都有数以百万计的观光旅游者从曼哈顿乘船前来参观。  陈先生介绍完后说,女神像相当于22层楼髙,内部安装了电梯,但只能到10层,要上到顶端需爬12层螺旋形阶梯。由于时间关系,大家没有坐电梯,也没有爬阶梯。  参观完自由女神像,人们才了解,这座雕像是友好的产物,是追求正义、独立、自由和解放的象征。美国原是英国殖民地,因殖民地人民发动了反对英国殖民统治的独立战争,才从被统治被压迫下解放出来,美法友好关系也是他们在争取独立自由的斗争中结成的,因此,自由女神像,不仅是美法之间友谊的象征,也应为所有爱好和平的人们所热爱所崇敬。  然而,自由女神像却被不同的人所利用着。追求自由解放的人们利用她,一些激进的打着自由解放的旗号别有用心的人也利用她,这当然就不是自由女神像的过错了。  自由女神应该永远成为反对殖民统治,反对种族歧视,反对专制独裁,引导人们为自由解放而战的火炬和旗帜。  摩天大楼参观记  “不到纽约,不知道世界上的楼高。”这话一点不假。  那天我们从赫德森河中的自由岛回来,便来到了位于曼哈顿闹市区南端的世界贸易中心。这个大楼是由五幢建筑物组成的综合体。其主楼呈双塔形并肩耸立,各高412米,110层,建成于1973年,为目前世界之最。  纽约是全世界高层建筑最多的地方,四五十层以上的大楼就有200多座。那天,我们是下午1:30分从华盛顿乘飞机去纽约的,40分钟便低达纽约上空,在飞机上我们就发现了这几座雄视全城的建筑,在以后的几天里,无论在市内还是在市郊,到处都可以看到它们高耸的身影。可是当我们来到它的脚下时,却根本看不到它的高了,这大概就是“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的道理吧。  世界贸易中心大楼有办公面积84万平方米,分别租给世界各地的800多家厂商,同时还设有为这些单位服务的贸易中心和商业性的服务设施。大楼可同时供2万多人就餐。楼中共有电梯104部,地下停车场可同时停放2000多台车。  我们排队进人可直达楼顶的电梯,你真想不到,当电梯门一关上,立刻起动,那速度好像比飞机起飞还要快,只1分零1秒的功夫,便升了上去,人们的感觉也像是飞机离地升空一样,两只耳朵发涨,头也多少有些发晕,直到电梯停了才恢复正常。当我们走出电梯,才知道离楼顶端还有三层呢。这里是瞭望厅,环顾四周,纽约市尽收眼底,然而,过犹不及,站在这高空之上,眼下的街道似绳,车辆如蚁,几十层的楼房也同火柴盒一般,反而什么也看不清楚了。可是,极目远眺,目光可达70公里,这可是别一番景致了。哈德逊河和赫德森河像条条银色彩带在城区飘舞,无数个大大小小的沼泽、河流、海湾从各个方向浸入穿插在城区之间,又像一根根神经,使城市显得非常靓丽鲜活。  城东蔚蓝的大西洋,送来阵阵温柔的海风,给城市带来滋润和清新。为了打破瞭望厅玻璃幕的阻隔,人们纷纷顺着楼梯又上三层,直到110层楼顶部,在无遮无拦的露天处举目四望,然而,效果仍然差不多,尽管每个人都举起了照相机,不过照相机也不会比 人的眼睛高明多少,只能是“到此一照”,别无所求。  距世界贸易中心大楼不远,比它还早建20多年的是102层的帝国大厦。在世界贸易中心建成之前,帝国大厦一直雄居世界之首,爱因斯坦、邱吉尔、伊丽沙白女王二世等世界名人都曾登临过。登临此楼参观者最多时一年达200万人。自从这世界贸易中心建成后,帝国大厦自然逊色多了。  站在420多米的高空上,如何令人胆怯不说,风也自然大的多,人们是未登想登,登上又怕登,因此,转上一圈,便都很快下来了。  下得楼来,我更多的不是惊喜自己的这番经历,而是慨叹这楼的奇绝。这样高的楼,需要怎样的想象力和创造力才能设计出来呀,又需要怎样的材料设备和技术才能建设起来呀。原来,这个楼的总设计师不是美国人,是原籍日本的山崎石设计了这个人类建筑史上的奇迹。  人们常说:“站得高,看得远。”可这次,我深刻地体会到,站得太高了,倒什么也看不清了。很多事情都是这样。  大西洋城掠影  大西洋城,顾名思义,就是大西洋边上的城市。然而,大西洋沿岸有好多国家,好几万公里的海岸线,大城市也有几十座,这里所说的特指美国新泽西州靠近大西洋海边的那个叫做“大西洋城”的小城市。  这是位于纽约东南距离纽约近200公里的一个海滨疗养城市。小城位于阿布色肯沙洲之上,景色秀丽,气候宜人,是上佳的避暑胜地。我们坐在车子上,但见一路上村镇不多,虽时值12月末,高速公路两侧,成排的树木和草地仍未脱去绿装,秋菊等一些应季花丼依然盛开着。由于是走向海边,温柔的风中带着些许温润和咸腥。而越是前行,桥也多起来了,因为到了海水浸润地带,一条条河流和海叉布满了地面,非桥不得过也。  待到走进小城,觉得也太袖珍了些。因为我们只在那里五六个小时,又没有满街去转,因而只能说是掠影,尽管是掠影,但觉得处处新奇,处处别致。  这里有着世界闻名的滨海木板大道。说是木板,实则为钢、木结构,道宽18米,长11公里。尽管这道宽长均无什么出奇,造价 也高不了哪去,但对海滨油漆路、鹅卵石路、砂石路、水泥路司空见惯的人们,偶尔走在木板路上,难道不会产生另一种心境吗?  这里有着与小城极不协调的码头群。有五条大型码头伸向大西洋海面。有码头就有轮船的频仍,就有物资的集散,就有商业的繁荣,就有旅游业的兴旺,因此这里每年游客可达1600多万人,旅游收入成为小城的一大经济支柱。中央码头的末端有一座被称为“针”的瞭望塔,游人可乘电梯升上塔的顶端,塔并不算高,有几十米,但因城市较小,登临塔顶不仅对小城一览无余,而且可以观赏大西洋那蔚蓝的海水及海上的渔船、海鸟和浪花。  这里有着设施齐全的宾馆饭店,是理想的疗养胜地和会议场所。小城虽小,可心思不小,不知投资者做何想法,竟然在这么个地方建筑一座能容纳4万人的大型会议厅,供举办不同类型的国内、国际会议之用。你可别说,用中国的一句古话说,叫做“酒香不怕巷子深”,虽然这里远离纽约等大都市,还真的把大型会议活动吸引来不少。从1925年起,每年一度的“美国小姐”选美活动,一直在这里举行。  这里还有着美国第二大赌城的称号。美国的州议会就有立法权。1978年,新泽西州议会开会,批准大西洋城开赌,自此,大西洋城便成了继西海岸内华达州的拉斯维加斯之后美国的第二大赌城。最大的一家名为“国际休假赌业旅馆”拥有1000套客房,近1000台赌具,可容纳1。2万人同时人赌。  走在大西洋小城的街上,感到城市规划建设非常好,街道方方正正,树木成行,鲜花遍地。街里房屋也并不高,大都是一些二三层或四五层的建筑,疏密有致,给人一种小巧玲珑秀气的感觉。街上人也不多,车也不多。我们在一家汉堡包快餐店就餐,每人一个汉堡包,一包薯条,一杯饮料,只花二三个美元。小店不大,人流不息,生意挺红火,服务人员也不多,规矩是每个人就完餐后,要自己把方便盒、饮料盒等收拾好扔进垃圾箱内,显得很随便,很自然。和街上小店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那些高耸入云的宾馆大厦,这些大厦大都星散在小城外沿,既是小城的组成部分,又独具建筑特色。它们的功能是吃住赌乐融为一体的,当人们走进这些大宾馆时,那情形就不一样了,这里给人的感觉是建筑宏伟,设施豪华,灯火辉煌,人来人往,好不热闹。来这里的人,大部分是美国国内的,也有来自世界各地的。真正为赌博而来的不多,以赌博为业的就更少了。大部分是度假疗养的,还有一部分是旅游观光的。度假疗养的走进赌场,大都是为了宽松一把,至于是输是赢,似乎并不在乎。旅游观光的走进赌场,大都是玩个新鲜,拿出几个、十几个美元,试试机器,也试试手气,尔后无论输赢,都乐呵呵地走人。当然也有豪赌的,据翻译说,东南亚的一个赌客,在大西洋一下子贏了几十万美元,不仅被赌场老板登记在册,当场兑现所赢款项,而且还派人安全送出赌城,以防意外。同时还听说,一个地方的政府官员带领一些大款去美国“考察”,来到大西洋,那个政府官员输了好几万美元,全是大款们掏的腰包。  大西洋城城小名字大,名声也大。  圣诞之夜在纽约  美国之行的又一件巧事,是赶上了圣诞之夜。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