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审读拉斯维加斯  美国西部,被称为这个发达国家的不太发达地区。这里比较出名的城市有洛杉矶、旧金山、西雅图,当然还有拉斯维加斯。虽然这拉斯维加斯是世界有名的赌城,名声不太好,但名声却很大,似乎也比其他几个城市更具有吸引力。因而,来美国西部的人,都想到拉斯维加斯去看看。  12月中旬的美国西海岸,道吉面包车飞奔在从加利福尼亚州的洛杉矶到内华达州的拉斯维加斯的高速公路上,5个多小时的路程,穿过终年积雪的内华达山脉和人烟稀少的沙漠地带。从车子里望去,无论是逶迤的山岭,还是平坦的沙漠,到处是一片荒凉的景象,不仅没有田地和树木,甚至连草都不长,只有或高或低的仙人掌科植物,稀稀拉拉地占据着旷野,显示着它那顽强不屈和强大的生命力。虽然这里是美国最荒辟最不发达的一片土地,但这里有巨大的康斯托克矿,盛产金银,有众多的军事基地和核试验场,世界闻名的胡佛水坝也位于内华达州与亚利桑那州的科罗拉多河上,拉斯维加斯城也正是因此才诞生,才闻名于世的。  拉斯维加斯,因赌博而建立,因赌博而闻名。还是20世纪30年代初,美国在内华达州与亚利桑那州交界处的科罗拉多河上修建 一座巨大的胡佛水坝,这个水坝建成于1935年,坝高221米,水库米德湖长185公里,库容262亿立方米,设计发电能量为132万千瓦,输电及灌溉能力几乎覆盖美国西部太平洋沿岸的广大地区。  据说当年兴建这个水利工程时,由于地处沙漠,周围渺无人烟,工人们工余之时,就聚集在一起赌博,因为无规矩可循,常发生殴斗现象。后来有一个意大利人在此开设赌场,设赌营业,于是赌城便逐步发展起来了。后来,经美国政府允许,内华达州公开立法,从30年代开始,赌博在这里便受到了法律的保护。现在,这里的人口已从20世纪40年代的不足万人增长到近百万人。全城有大的宾馆20多处,小的有200多家,有赌博机近6万台,赌博牌桌2000多个,据说世界10个最大的酒店有9个在这里,每年游客达2000多万人,年收入40亿美元。  我们来到这里已是下午三点多钟,我们住宿的是一座30多层高的名叫“热带”的宾馆,刚一走进宾馆前厅,便看见左边是一排排叫做“角子机”的赌博机,右边则是一个挨一个的赌博牌桌,真可谓“开门见赌”。在拉斯维加斯,所有宾馆饭店的布置都是这样的格局。办完登记手续,人们便饶有兴趣的在这几千平方米的赌博大厅里参观起来。虽然人员并不算满,但也算是很热闹的,拍“老 虎机”的人,个个都在“人自卫战”,把美元从输币口输人机器后,电子屏幕便自动显示出筹码的数字,如果是25美分的,一美元就显示出个阿拉伯数字“4”来,20美元,就显示出“80”来,然后,按照机器上的要求去拍,拍的档次也不一样,有每次消耗25美分、50美分或1美元的,当然,消耗的少,赢的也就少,消耗的多,赢的也就多,来此一试的大部分是旅游参观者,多半是玩个新鲜,不论是玩新鲜,还是老赌徒,真正能赢的是太少了,如若赢的居多,赌城早已不复存在了。当然,也有赢的,否则,赌城也就不会诱惑更多的人去了。这里每年40多亿美元的收入,也不光是靠赌博,每年2000多万游人的参观住宿吃饭购物,也使其获得一笔相当可观的收入。使人难以置信的是,这里虽然操的是赌博业,然而,管理却相当井然,在赌博大厅,只能听到人们操作机器的声音,基本上听不到人们的说话声,更听不到喧哗和吵闹。打扫卫生的人非常勤快地工作着,穿着超短裙的女侍者端茶倒水送水果忙碌地穿梭其间,身着制式服装佩带枪械的保安警卫人员看似十分悠闲实则表情严肃地在大厅里游动着。工作人员则推着装有金属筹码的小车满屋走着,以给参加赌博的人提供方便。在一个用扑克牌赌21点的牌桌旁,一个参赌者与赌家一对一的在进行着,看得出来,每一次输赢都达数千美元之多,因而,赌场老板都不辞辛苦在旁边观战,以注视事态发展。当然,有一条您尽可放心,无论您贏赌场 多少钱,都会得到兑现,并且在那里不会发生任何危险。但是,它既然是赌场,就必然产生贪婪,产生罪恶,原因在这里,恶果可能会在别处发生。  与赌场紧密联系共同存在的另一种现象,就是这里的色情业。公开卖淫在拉斯维加斯是被允许的,据说在那里有几千人操此生意,多数是女人,也有极少数的男人。走在拉斯维加斯街头,你随手可以拿到摆放在外面的妓女彩色广告,一张广告上印有几个或十几个妓女的多种姿态的照片,自然情况介绍及电话号码。在街上、酒店门前,有时也会有应召女郎的出现。但有一点可以保证,无论是在拉斯维加斯,还是在美国的其他地方,在人们住宿的宾馆饭店里,无论白天还是晚间,都不会有人敲门或打电话来骚扰你,你尽可以睡上个安稳觉。  如果光看到赌博和色情,对拉斯维加斯也是不公正的。当你从几百公里外繁华现代的洛杉矶市,经过几个小时的沙漠荒芜地带的旅行进人拉斯维加斯时,展现在你面前的是一个令你感到惊奇的世界。“拉斯维加斯”,在西班牙语中意为“绿色的草甸”,然而,岂止是绿色的草甸,首先映入眼帘的名字为米高梅、金银岛、帝国皇宫、金字塔、海市蜃楼、纽约、巴厘、凯萨宫等数十栋四五十层楼的现代建筑,有欧式的、美式的,也有亚洲风格的,有的色彩艳丽,有的古朴典雅,每一座建筑都是一个辉煌的所在,都是一个独立的艺术品。当你走进城区,你发现自己走人了一个满目春色的热带雨林城市一般,这个纬度和中国北方济南、太原差不多又位于沙漠之中的城市,在12月中旬的季节里,不仅片片草地仍呈绿色,五颜六色的鲜花仍在盛开着,更主要的是那些高大的棕榈树、芭蕉树、椰子树等把城市装扮得一片浓郁,充满生机。仅仅这亮丽的市容和景观,你也会感到自己不虚此行。更何况在这里你还可以领略到具有欧美风格的文化风采。  吃过晚饭,已是晚上8点钟光景了,拉斯维加斯夜景是十分漂亮的,各种彩色霓虹灯灿烂耀眼,其美丽壮观的程度绝不亚于华盛顿和纽约的繁华地段。我们首先来到一条街上看天幕图像表演,那是一条约有200米长的小街,道两侧照例布满赌场和商店,街道上空是封闭的,抬眼望去,是网状的天幕,8点30分,电视荧屏般的天幕上便开始有节目演出,站在这条街上的任何一处,仰望天幕都可以看到,也可以听到英语的解说和美丽动听的音乐,可惜我们不懂英语,因而,只能看图像,那图像也是丰富多彩的,有艺术造型,有士兵列阵,有古代典故……。那天天气温度较低,但没有走的,虽然表演只有10分钟,但大家都感到很满足,在那样大的屏幕上播放节目,可供数千人站在大街上欣赏,仅此,便可成为世界奇观了。一会儿,我们又来到另一条街上看海盗船厮杀表演,两艘很大的古代战船,从街旁的人造河中开出来,一艘是英国皇家军队的船只,一艘是被称为海盗的民间帆船,每个船上都有几十个人,在经过激烈的舌战之后,便开始枪炮之战,只见战斗中船只起火,火光冲天,桅杆炸断,人员纷纷落水,20分钟后,训练有素装备精良的皇家军队船只竟被海盗船击沉了,整个场面气势宏大,如同真正的战场一般,数千名参观者个个聚精会神的观看。之后,我们又参观了火山爆发,凯撒宫旋转雕塑……  这一天,我们乘车横穿美国西部,跑了五个半小时的路,晚上又参观了四五个小时,应该说是比较疲劳的了,但大家都感到开了眼界,也颇有些收获。拉斯维加斯是个赌城,但它又是个文化含量不低的城市;它是一个畸型的城市,但它又是一个很发达的城市;它是一个不太文明的城市,但它又是一个很漂亮的城市。美国是世界上最发达的国家之一,也是世界上的大国之一,怎样认识美国,了解美国,到拉斯维加斯来,应该说是有一定益处的。  看歌舞表演  到拉斯维加斯那天晚上,大家看了一场美国的歌舞表演,虽然那也是用英语唱歌说话,但毕竟现场感比较强,唱的少舞的多,不仅有单人舞、群舞,而且还有打击乐表演,吹奏乐表演,还穿插有魔术、杂耍等,内容十分丰富。  那场歌舞晚会是在我们参观完火山爆发、海盗船、凯撒宫不夜天等景观后,于晚上10点开始表演的,一直演了两个小时,到12点才结束。虽然时间较长较晚,但剧场中五六百名来自世界各地的观众几乎没有瞌睡的,更没有走的,原因是那些节目都很精彩。  歌舞晚会共分十四部分,为了适应世界各地参观旅游者的欣赏习惯,他们演出了反映欧洲风情的“巴黎一拉丁人”、“凡尔赛在1860年”、“冬天美丽的森林”、“在舞厅”、“巴黎在1900”、“来、 来一起欢乐,一起飞翔”、“法兰西在1925”、“在海边”等以及反映美国西部的“乡村音乐”、“站起来”、“好莱坞的魅力”等,还有现代派的“刺激的爵士乐”、“旋转生活”、“街头舞”、“当我想你时”等。  大概是美国人中欧洲人比例较大的缘故,那场歌舞中前半部分基本是反映欧洲风情的。无论是“冬天美丽的森林”、还是“在海边”,那如潺潺流水般的音乐,那袅袅婷婷的舞姿,似乎把人带到了 18世纪的欧洲大地。而那随着爵士乐节拍跳起的吉特巴舞,快速的音乐和紧张的跳舞动作,使整个舞台大有山崩地裂之感,人们的听觉、视觉似乎都无法跟上那快速的节拍,整个神经处于一种被敲击被震撼的状态。它使人感到整个世界都处于一种无法控制的快速运转之中。  让人忍俊不禁的是魔术和杂耍节目。魔术师可以在那个人们眼睁睁看着的箱子中,把男人变成女人,也可以把女人变成男人。杂耍师可以把手中的帽子玩得让人眼花缭乱,令人连连喝彩。  那精心设计布置的舞台,千变万化的灯光音响;那身材均称面貌俊俏的男演员,高挑白净婀娜多姿的女演员;那鲜艳夺目半遮半裸的服饰,那美妙动人变化无穷的舞姿,使全场不时暴发出一阵阵热烈的掌声。  在去美国之前,人们更多地议论到美国是一个艺术文化上自由的国家。我们能够在拉斯维加斯这个地方看到这么好的一场歌舞节目,是令人兴奋的,也是很难得的。  培尔森先生请客  在北卡莱罗纳州首府洛丽,主要负责接待和介绍情况的是州计划部及律师事务所等部门。培尔森先生是主要负责人。  那是我们到北卡的第二天晚上,培尔森先生设宴款待我们,为我们接风。培尔森先生四十三四岁的年龄,高高的个头,蓝蓝的眼睛,白白的皮肤,是典型的美国人形象,说话办事又很干脆利索,显得很有风度。翻译谭德甫女士告诉大家:“培尔森先生曾多次到中国,对中国并不陌生。他对大家的到来表示热烈欢迎。今天用中餐来款待大家。”这时,我们已经发现,培尔森先生已经把中国人习惯用的筷子拿在手中了,他已经习惯使用筷子了,他也非常喜欢吃中餐。坐在旁边的巴巴拉女士,是培尔森先生的妻子,年龄有 30多岁,怀中抱着刚刚出生13天的女儿,也随丈夫一起来作陪。我们几位感到很惊讶,谭德甫女士立即给大家解释说:“在美国,女人生小孩二三天后,便继续上班工作,并将小孩也抱上,给同事们看,她们觉得这是一件很快乐的事。”大家对比我们中国女人生小孩“坐月子”的习惯,感到这里既有一个传统观念的差别,也有一个身体素质的差别。  一会儿,晚宴开始,培尔森先生给大家安排了点啤酒,要了六个中菜,主食也是中国人习惯吃的大米饭。席间,培尔森夫妇给大家敬了几次酒,也带头干了几小杯,但对我们这些客人,决不勉强,能喝的就多喝点,不能喝的就少喝点,总之大家很随意。我是这个六人代表团的团长,坐在培尔森身边,他很客气地用公用勺子给我盛了几次菜,表示对客人的尊敬,然后自己也很随意地吃了起来。美国人的时间观念和效率观念很强,吃饭也很少拖拖拉拉,没完没了的浪费时间,而是抓的很紧,我们那顿饭前后不过一个小时,大家便吃好了。10个人六个菜,不知是大家吃的少,还是菜量大一些,大家吃好后,有两个菜剩下一点,量也不大,即使在我们国内,也不会有人去带了。但是,培尔森先生和夫人却把它们打了包,带了回去。而且打包时做得特别认真,待我们离开时,整个餐桌很干净。培尔森先生在美国虽不是大富翁,但自己有公司,财产也算是丰厚的,自己的住房、车子档次都不低,但是,他们的生活过得很节俭,很仔细,仅就这一次宴请来说,9个人吃饭只要了六个菜,就说明这是一个很实际的人,当然,我们每一个人都觉得吃的很好,更没有产生因菜要得少而被轻视了的感觉。  当我们在洛丽考察五天结束时,12月17日晚上,培尔森先生又设宴欢送我们,这一次他高兴地用中国茅台酒来为我们饯行。这酒是他来中国时带回去的,他知道茅台不仅在中国而且在国际上久负盛名,为了祝贺我们考察成功,他才忍痛割爱这样做的。我们中国人在国内虽不能说经常喝到茅台,但喝茅台毕竟要比美国人方便,于是,我们在表示感谢的同时,劝其留着自己喝或待贵客用,我们还是随便喝一点什么酒都可以。但是,培尔森先生执意不肯,他通过翻译告诉我们:“你们就是贵客,在美国的洛丽喝你们中国的名酒更有意义。”于是大家只好高兴地赞同。大概是因为上次菜要多了,这次培尔森先生只要了四个中国菜,只是菜量比上次大一些。他的夫人巴巴拉女士带着又长大了五天的小女孩来一起欢送我们。席间,气氛照例十分宽松,不到一个小时,欢送宴席便结束了。只是这次的饭菜数量比较合适,就用不着打包了。代表团中一 些在国内经常参加各种宴会,经常喝酒的人,对此非常有感触,如果我们喝酒吃饭都能这样随意,那将会带来很多益处。  翻译徐先生在听到我们这些慨叹后,对大家说:“在美国这里,吃是很随意的。有些朋友聚会或喜庆宴会,不是主持者付款,而是参加者自己掏腰包。人们在接到邀请时,如果对方没有明确告诉说 由他请客,那么你就要准备自己付款了。尽管是这样,一些必要的聚会,人们还是很乐意参加的。”听了徐先生的话,大家议论起来了,都觉得这倒是一个很好的习惯,既可以减少那些不必要的聚会,又可以避免浪费。  令人瞩目的白宫  白宫,是美国的总统府。因其是白色的建筑而故名白宫。  白宫,每星期二至星期六对外开放,是世界上唯一经常向公众开放的国家首脑官邸。  我们参观白宫那天是去年12月19日上午,是个阴天。由于华盛顿位于美国东海岸,受大西洋气候的影响,温湿多雨,虽时值冬季,但仍常有阴雨天气。白宫周围有较高的围栏,要拍照片必须站远一些,于是大家就在大约200米以外的地方照完了相。10点多钟,当我们来到白宫跟前时,人们已沿白宫围栏排起了长队,我侧身一看,前面足有百余人。翻译胡先生说:“今天的人与以往比少多了。多时常有五六百人甚至更多人在排队。你们很幸运。”这时,天气淅淅沥沥地滴起了雨,好在一会儿又停了下来。  白宫基址是美国第一届总统乔治华盛顿选定的,于1792年奠基,华盛顿没有使用便退出了总统职位。1800年美国第二届总统约翰亚当斯第一个住进白宫。从那以后,白宫便成了美国决策集团的代名词。  白宫由主楼和东西两个侧楼组成。主楼和东侧楼允许游人参观。西侧是办公区,总统椭圆形办公室设在西侧。总统在这里拥有―个很大的办事机关。椭圆形办公室有一张橡木办公桌,可真是历尽沧桑。据说那张精致的雕花办公桌,是用19世纪英国皇家舰队探险船“勇敢”号船身的木料制成的。  1845年5月,英国探险家约翰富兰克林再度率领探险队去寻找“西北航道”——这是英国人一直假定存在的通往东方的捷径,300多年来不断有人去寻找。  三年过去了,富兰克林杳无音信,英美两国都派出救援舰队去寻找。1852年4月,英国皇家舰队派出五艘大帆船,包括“勇敢”号,由爱德华贝尔彻率领,出发去搜寻富兰克林。两年之后,其中四艘帆船包括“勇敢”号为巨大浮冰所困,不能移动。贝尔彻命令四船船长率部步行或乘雪撬越过冰面,前往唯一未遭冰困的“北极星”号报到。  “勇敢”号船长享利,凯利特对弃船命令不以为然,认为等到来年春天冰雪融解,船就脱困了。但他还是服从了命令。离船前,他指挥水兵把甲板洗刷干净,锁上舱门,升起旗帜。凯利特和他的部下登上拥挤的“北极星”号,回到了英国。  1855年9月,美国捕鲸船“乔治享利”号在北极海上破冰航行,船长詹姆斯巴丁顿看到远方有艘三桅帆船。他发出信号,但对方没有反应,于是派四名水手去査看。四名水手在冰上步行了一天,终于到达了那条船。他们从船上的航海日志知道了该船名为“勇敢”号,在16个月内漂流了1600多公里。  根据海洋法,巴丁顿享有处置“勇敢”号的权利。他派人将“勇敢”号修复到可以航行,然后带回到康涅狄格州新伦敦港。美国政府以四万美元购下“勇敢”号,准备送还英国。  “勇敢”号在布鲁克林海军船坞经过全面整修,里里外外都恢复了原貌,甚至船长室中的书刊和一位官员的音乐盒也重新放回原来的位置。全新的英国国旗飘扬,全新的船帆高挂。  1856年11月,美国海军中校亨利哈特斯坦受命把“勇敢”号开往英国。从纽约启锚之后30天左右,挂着英美两国国旗的“勇敢”号驶进英国朴次茅斯港。几天后,维多利亚女王登上“勇敢”号,在甲板上接受舰上官兵欢呼致敬。  哈特斯坦躬身行礼,说道:“恭迎女王陛下驾临‘勇敢’号。谨奉美国总统命令及国民意愿,将‘勇敢’号交还女王陛下,以表达敝国人民对贵国政府的友谊,以及对女王陛下的敬爱。”  “勇敢”号重返英国22年后,面临拆卸废弃的命运。当时,伦敦《泰晤士报》刊出了一封读者来信:“拆毁此船,未免辜负美国当年慨然帮助搜寻此船的隆情厚谊。”后来,女王顺应老水手及海军官兵的陈情,下令将所有从“勇敢”号拆下来的木料妥为保留,善加利用。  1880年11月23日,白宫收到一个大箱子,收件人是总统海斯。箱内是一张重约160公斤的像木办公桌,桌上有段铭文,记述美国当年将“勇敢”号归还英国的始末,最后说:“此桌是用‘勇敢’号船身木料制成,谨由英国女王奉赠美国总统,以答谢美国当年将该船送还英国之厚恩。”其实,这张木桌在白宫内曾多次搬迁,历经不同际遇。最初放在总统办公室中,直到1902年。总统办公室迁往新建的西翼时,这张木桌留在了总统住处内。富兰克林-罗斯福任美国总统时,吩咐在桌下方的空间加上一块刻有总统盾形徽的镶板。杜鲁门总统时代,木桌被般到了广播室,后来艾森豪威尔总统曾多次坐在桌前发表演说。  1961年2月,肯尼迪总统的夫人把木桌放置在椭圆形办公室中。肯尼迪逝世后,木桌被送去了博物院。1977年,卡特总统把木桌搬回到椭圆形办公室,其后布什总统把它搬到了官邸。  克林顿总统就职后,又将木桌搬回橢圆形办公室,放在原处。今天它仍在那儿,为英美两国航海人员的事迹作证。  白宫最神秘的地方是其地下室,这里是美国武装力量总司令的指挥中心,据说里面挂满了各种秘密的地图和表格,随时能标出世界各国领导人的活动情况。这里在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曾经是罗斯福 总统研究和指挥战争的地方。白宫主楼一层有外交接待大厅,是总统接待外国元首和使节的地方。大厅正前方是南草坪,外国贵宾来访的正式欢迎仪式在这里举行。在我们参观白宫前一个多月,美国总统克林顿就在这个草坪上举行了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访美的隆重欢迎仪式。  主楼一层主要有第一夫人厅(即总统夫人厅)、中国厅、会见 外宾厅和地图室。其中中国厅里,地上铺着绣有大红花纹图案的中国地毯,地毯上摆着中国式样的木柄沙发,墙壁上悬挂的也是中国的画。其中有一幅是一位身着红身长裙的妇女抚摸着蹲坐在其旁的一只肥硕的白毛狗,是一幅地道的中国画。四周墙壁凹格处,摆着各种中国玻璃陶瓷等器皿,总之,整个厅内一派地地道道的古香古色的中国居室风格。二层主要有东厅、绿厅、蓝厅、红厅和宴会厅。其中绿、蓝、红,完全名副其实。各个颜色的厅又有其不同的功用。绿厅曾经是美国第三届总统托马斯杰弗逊的餐厅,大部分用具是1810年在纽约制做的,咖啡壶等用品是法国工艺品,为杰弗逊的个人财产。现在只供游人参观之用。蓝厅有一条长沙发和7个椅子,也是法国货,是詹姆斯-门罗时代布置的。室内悬挂着杰弗逊、门罗等总统的画像。白宫的圣诞树放在蓝厅内。红厅是个小型接待室,是第一夫人接待客人的地方。  整个白宫主楼建筑面积并不算大,两层大约二三千平方米,室内装修也算不得高档次,但是,当你参观一遍后,你会感到获益不浅,因为那些数量并不算多的装饰、摆设、物品、人物画像等等,不仅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美国200多年的历史和文化,而且也展示了世界文化的辉煌,反映了东西方文化的交流。  大约一个小时,我们便结束了参观。当我们从白宫的北门走出时,工作人员把印有克林顿总统和夫人、女儿全家的彩照及克林顿和夫人签字的一本彩色纪念册和一张小纪念卡发给每一个参观者。经翻译提醒,我们才想到,再有五六天就过圣诞节了,这是圣诞节前参观白宫的人获得的一份特殊的礼物。  走出白宫,环顾白宫,这个不大的建筑,完全被草坪环绕着,被绿树掩映着,被鲜花衬托着,绿树鲜花中的这座白色建筑,显得格外醒目,格外端庄。  白宫,因为它的国家强大而令世界瞩目。白宫,也因为它的国家强大而瞩目世界。  人们不知道这个地方会在什么时候做出什么样的决策来,但愿白宫不负世人之期望。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