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不可否认,我写了恶。  也写了人生的偶然。  写了人是怎样在偶然的人生际遇和生存环境中,使自己的人性一天天地恶下去的。  写完这个故事,我哭了;身心俱痛地哭了。  因为我从人性的恶中,看到并感觉到了人的伪善。  人的恶,人的伪善,起初是在环境的迫压下被动产生的;但是,这种为了适应环境而产生的恶与伪善,久而久之,就化成了我们人性上的恶与伪善。  伪善具有公正、庄肃和仁义的外衣;惟因为此,伪善对人性的残害较之于恶来得更为深切更为巨大。  这是可怕而残酷的事实。  我们在警惕别人的伪善的同时,也要惊警自我的伪善。  这,往往比警惕别人的伪善更重要。  为此,我写恶,便是为了唤起善良的人们,对伪善有足够的认识和警觉。  吾心不毒。  凸凹  1998年12月31日午夜  于北京良乡吴天塔下石板宅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