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公元前52年的一个温暖秋夜,在南郡秭归香溪河边上的烟登坪村里,王襄的妻子景氏诞下了一个足月的女婴。这是他们的头胎孩子,虽说,头胎不是男孩,总是令人失望的事,但这个女婴的出生却赢得全村人祝贺。因为就在这个温存美丽的夜晚,西坡的那片刚开的荒地上才种了百日的包谷忽然间金黄熟透了,晚风中,一排排沉甸甸的包谷棒噼噼啪啪地从秸杆上断折下来,那绵延数十里的清脆响声喜煞了村人,人们纷纷奔到地里去,往箩筐中拾捡着。这晚的月亮实在好呵,澄明瓦亮地挂在穹空为劳作的农人照拂着,人们直起腰,举目向上,辽阔天宇,长空深处,人们似乎感到了某一位大神的亲切目光,哦,神在注视烟登坪村的人们。  这夜,村中那棵参天大核桃树下的那口楠木井,那口楠木做盖,楠木垫底,楠木镶边,楠木护口的大井,混浊的井水忽然间变得澄碧澄碧的。劳累的村人们喝了一口这井里的水,那份独有的爽凉一直沁到了心尖上,使人困乏顿消。  今晚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村人们惊喜地四下里望着,耕牛仍老实地呆在它的牛栏里,鸡雏也在自己的圈里不声不响,住在村东头的老奶奶嫫的那匹上了岁数的老马亦安分地守着那盘大石磨。只是高龄的嫫忽然走出幽闭多日的房子,嫫独自朝香溪河走去,村人早就知道嫫快不行了,原本红润丰厚的脸颊塌陷下去,身子瘦得干瘪,不吃不喝地躺在炕上整整三天了,只等着老天召她上路了。今晚嫫起来,抖擞着,精精灵灵地走到河边,盘坐在一块光滑的卧牛石上。这时月色如水,风清气爽,两岸青山像冠宇华美威严站立的神,嫫宽大的长袖飘摆起来似两只鼓翅飞起的大鸟。人们惊异地发现奶奶嫫的瘦脸重新丰润了,仿佛那干瘪多皱的老皮注入进新鲜清澈的河水,佝偻的身子又恢复了她往日的敦实厚重。嫫向后仰抬起头,面上滚动着已失去很久的气派和尊严,对涌来的烟登坪村的村人们说:  “我还能活很多年呢,天上的神灵给我们烟登坪送来一个神奇美丽的女孩,往后我们的日子会越来越好,五谷丰登,谷粟一年三熟。”  于是人们蜂涌到王襄家,争看那个刚降生的女婴,她安静地躺在景氏的怀抱里,睁着澄明瓦亮的眼睛,村人不由得转望高天那枚月亮,那正是月光的色泽呀。婴孩洁白的小脸亦如银月一般飘灿着辉光。  “喔!”人们惊叹着。  景氏自豪地告诉人们,方才她梦见一轮皎月投入怀中,跟着,婴儿就降生了。  这么说,女孩是月宫的仙子啊!  人们沸腾了,纷纷挖启埋在自家房下准备过年时用的老香醇,全村跟过年一样热闹,人们围着王襄说尽祝贺的话语,喜气洋洋的王襄当众为这个神赐给他的女孩取名叫“嫱”,字“昭君”。  村人欢呼起来,就在这一夜,喜悦的村人也把他们的村名“烟登坪”改为“宝坪”,因为这里是一块宝地呢。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