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上帝对女人说:“我必须增加你怀孕的苦楚,叫你分娩时伴随着剧烈的疼痛!你将成为丈夫的附属品,依恋你的丈夫,受你丈夫的辖制!”《圣经·创世纪》去年,我国判处了三十二万五千多名人犯,按这个数字,我国每年都要产生六位数字级别的罪犯的妻子。我想研究这些女公民们,这应当是社会科学的领域之一。据《圣经》记载,人类的始祖犯罪是从夏娃开始的,那时,上帝造出人来才只有七天。夏蛙被蛇蛊惑偷吃了禁果,结果受到了上帝的惩罚。上帝愤怒地诅咒亚当:“从此以后,土地要给你长出荆棘和蒺藜来,你必须终年劳苦,汗流满面,才能从地里得到吃的,勉强维持温饱,这样劳碌终生,直到死后归土。人呵,你本是尘土,终将归于尘土!”从此,亚当夏娃被逐出了天国,堕入尘世。夏娃是第一个罪犯的妻子。有人说,解放后的三十多年,是男子大溃退的三十年,家庭中的强者和弱者的关系对比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尤其是到了八十年代,女子更是全线进攻,男子则节节败退。一九八六年,有人惊呼,解放三十七年来,离婚人数第一次突破了五十万对。是年,男女双方要求离婚的近九十万件。离婚案件成为法院首类民事案件。而这些案件中以原告身份出现的,有统计数字表明,女性占百分之七十。接着,有人安慰说,即便如此,我国的离婚率也还只有百分之五到百分之六;与国外的百分之三十相比,微不足道,还是值得庆幸的。到了八十年代,许多人忽然又意识到了女性的神秘,世界虽然仍然是由男人和女人组成。男人们此时却都在想:女人们到底是怎么回事?女人们自己也在问自己:我们到底是怎么回事?男人和女人都感到奇怪:世界怎么变得朦胧起来了?我想,如果把这种正常的研究放在非正常的特定条件下研究,恐怕更容易揭示它的本质。那就是:当丈夫成为罪犯的时候,我们来观察妻子。这是一种变形。一种扭曲,在锻烧、锤打、锈蚀中的变形。我并非是在扫描社会和人生的时候,把目光投向了这个角落,而是一件偶然的事情吸引了我,我身不由己地走进了这个从未涉足过的地方。本文是我花费了一个夏秋走访一百多位罪犯的妻子的手记。当然不能一一罗列。我随意撷取了几个形象,把这种纷纭复杂,使人们困惑苦恼的社会现象展现出来,以期引起人们的思索。当我准备把这本笔记公诸于世的时候,几乎文中的每一个人都异口同声地要求我讳其名姓,(包括她们的丈夫),这种要求可以理解,但对于作者来说,这也是一种痛苦的变形。望读者见谅。稳私权是应当被尊重的。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