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心留一寸空间  心留一寸空间,给你所思念着的那个人。我想,很多人都曾有过这样的经历和感受。  毛头小伙子时,我曾听邻居二婶讲起一个凄楚的故事,怪感人的。妙龄少女阿娇和邻居英俊小伙大山双双坠入爱河。然而命运多舛,一向慈祥的父亲给女儿下了一道近乎残酷的指令:“跟别的小伙子谈恋爱可以,就是不能跟大山!” 原来,十年浩劫期间,阿娇的父亲和大山的爸爸在一个单位,为了“捍卫”各自的“神圣使命”大山的爸爸在武斗中,用棍子打折了阿娇父亲的一条腿。  几天后,阿娇终于从痛苦的思索中解脱出来,他走到父亲身边,希望他襟怀豁达,化干戈为玉帛,祈求父亲不要把上一代的恩怨延伸到小辈人的身上……然而老人太固执了,无论女儿怎样解劝也毫不动心。一个静静的夜晚,阿娇约大山在村头的老井旁见了最后一面,他们洒泪诀别。  星转斗移,二十年后他们邂逅了。  那是一个下着毛毛细雨的阴天,两个人都从外地回家探亲,两个人又都不约而同地来到老井挑水。物是人非,井里的水依然清澈,而两个人已是双鬓染霜。大山主动上前给阿娇打了两桶水,然后自己挑着一担水默然而去。望着那个熟悉又陌生的身影,阿娇的心颤栗了,眼泪潸然而下,她雕塑般的呆立在井台上,良久,良久……  人的一生,注定要留下许多遗憾,而感情上的遗憾更是令人无奈。当爱情之舟被突如其来的狂风暴雨打翻之后,人的心灵往往留下一道深深的伤痕,那是任何灵丹妙药都难以根治的。若干年后,当这些受伤者又按着自然规律,有了自己的归宿,营造起了自己的小巢,并有了寄托自己希望的儿女……应该说,他们之中的绝大多数人的生活是充实、幸福的,但无论幸福与否,我相信,他们心里必定还留有一块空间——为着曾经拥有过的那段“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的难忘岁月,和那个令他(她)攥一攥手都激动得心跳的人。每当想到那事那人,他们便沉醉在对往事的怀念中,抑或兴奋,抑或哀怨,抑或痛悔……  “我心里藏着个小秘密,从没有再提起,这秘密写在我心里,永远变成回忆。”有这种怀旧心理的人绝不是卑琐、鄙俗,也不是无聊、沉沦,它是人类情感之树上的一朵健康之花,一颗思念之果,我们每个人都应该冷静地审视它,正确地对待它。  心,留一寸空间,给你所思念的那个人!  笔走伊甸园  学历史时,听老师讲起一个“梦溪笔谈”的故事。说是北宋有一个叫沈括的青年人,梦见一天晚上与一位姑娘在一条小溪边用笔谈恋爱……显然,这个故事是老师臆造的,其真实目的是以“形象记忆法”,让我们这些学生掌握、巩固好所学知识。  然而,现实生活中,用笔谈恋爱的却大有人在,我的书架上就有一册《名人情书大观》,扬扬洒洒,十数万言之巨。另外,在其它一些书刊上,我还读到过陈毅老总和夫人张茜、邓拓与丁一岚等名人的爱情故事。如果给他们的罗曼史划个范围,毫无疑问,他们是名副其实、当之无愧的“梦溪笔谈”。  同许多年轻朋友一样,风华正茂的年月,我也曾写过情书,收到过情书,换言之:“梦溪笔谈”过。  二十岁那年,我在某地工作。情窦初开,朦朦胧胧的我的心里就闯进了一个女孩儿——白净的面庞,乌黑的眼睛,齐耳的短发。我日日想见她,可真的与她狭路相逢时,我又总是惊慌失措、张口结舌,最终逃之夭夭。两年后,我调至学校任教。雪花飘飘的一个傍晚,在火炉旁,我向一位已年届不惑、我又非常信赖的老师吐露了埋藏在心底已久的小秘密。听后,他庄重地鼓励我:“写信,给她写信,发个信号。婉转些,别害臊!”是夜,我用颤抖的笔,将尘封半载的情愫铺洒在了两张簇新的格纸上。在忐忑不安的三日后,门卫老张头翻着大眼珠子递给我一封写着几行娟秀钢笔字的信。展开纸,先是怅然,旋即如释重负。虽然第一封情书没有完成我的使命,但它了却了我一桩沉甸甸的心事。  翌年,在学校里,我又遇到了一个女孩儿,她长相一般,但朴实、善良,教课认真。一天,我意外地在办公桌的抽屉里见到了她的一封信,大意是:自己曾经失恋,到现在仍隐隐作痛,打算自此以后搞独身主义,远离尘嚣,去当尼姑,问我这样做值不值得。我知道她是在投石问路,就来了个“将计就计”,马上写了一封热情洋溢、言简意赅又不乏哲理的诗信。其中的两句是:“独身主义大可不必,和尚尼姑全冒傻气。”、“荒芜的处女地还是开垦为佳,哪怕用最最原始的犁铧”。真没想到,她即将熄灭的爱情之火被我火辣辣的信又点燃了。不久,我俩双双坠入爱河。星期天我住在学校单身宿舍里,她不辞辛苦骑车二十几里从城里的家赶来,给我送来饺子、糖醋鱼、红烧肉……可是好景不长,几个月后,由于其父母的极力阻挠,颇具孝心又缺少主见的她不得不与我洒泪作别。  这以后,我又以鸿雁传书的方式谈过两个朋友,但都没有成功,其中第二个女孩儿给我印象颇深。那是1987年春季的一天,中断数月联系的她又给我寄来一封信。此时,我和现在的妻已在花前月下,信誓旦旦过多次了。那女孩儿信中说,她又处了几个男朋友,均不称心,不知我近况如何。真诚祝愿我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读着,读着,我便悟出了她的“言外之意”。经过两天的深思熟虑后,我给她回了一封劝慰、鼓励的信,并以普希金一段名诗收尾,算作给朋友的赠言——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不要忧郁/也不要愤慨/不顺心时暂且克制自己/相信吧/快乐之日就会到来……  黑 妻 轶 事  看到好多书都在介绍,女性皮肤白乃女性一大财富,也是女性美的重要标志之一。鄙人妻在这一点上可算是一大缺憾,她秉承了岳父大人的基因,忒黑!我称她“黑人领袖”。  闲聊时,偶尔就拿皮肤白的女士和她对比,并戏言:“谈恋爱那会儿,我真是被爱情之火烧昏了头,不然咋就视‘黑’不见呢!”妻就反唇相讥:“要是白,我能嫁给你个穷光蛋!”和朋友、同事提及妻黑,人家特会宽慰人:“黑妻近地家中宝,你妻脸黑,搁那儿都放心。”“又不是吃白面,黑,不牙碜就行。”“人家欧美的白皮肤女人,想着法的到海滩把脸晒黑了。黑是什么?黑就是健康。”一场宏论下来,最终弄了个“阴盛阳衰”,我无言以对,妻的黑脸则灿烂一片。  其实,妻对我的抱怨还是很在意的。为了祛黑增白赶超冰雪丽人的奕奕风采,她可下了一番苦功,真可谓“历尽苦难,痴心不改”。一天,她把三大盒排毒养颜胶囊往床上一放:“看,这回我非给你白白,免得你望‘白’生义,望‘白’止渴。”她补充道,“街头递小报的说了,脸黑是人的体内生理机能紊乱造成的,只要吃此药三盒,把毒排出去,就是曼德拉也会变成索菲兰。”我听后兴奋异常,心想:“莫道浮云终蔽日”,我妻就要“突破黎明前的黑暗”了!结果呢?空欢喜一场。一个月后,妻的脸没有变白,上洗手间的次数却日甚一日。终于,那个大雨滂沱的晚上,妻捂着肚子,眼泪汪汪的对我坦言:“老公啊,是假药啊,我可不‘排’了,再排,我就干瘪成木乃伊了。”  有“黑”乱投医。不久,妻就利用在书店工作之便,从书海里觅来一个祛黑增白的偏方:往脸上贴黄瓜片。此后,妻每每从市场买菜归来,总会有黄瓜相伴。每天的清晨和晚睡前,妻都要精心地“对镜贴花黄”,看上去,黄黄绿绿,密密麻麻,活似一个京剧花脸,好不滑稽。岳母大人见状,斜目而视:“好好的黄瓜,不炒着吃了,偏要往脸上贴,败家子!”说完还撇撇嘴。  为了表示我对妻祛黑增白工作的支持,一次,我拿出88元稿费在商厦为她买了一瓶兰贵人。买时,恰巧遇到单位的胡姐,胡姐就对身旁的胡姐夫说:“看,人家小郑亲自给阿萍买昂贵的化妆品,多疼人!再看你,我买一袋郁美净儿童霜,你都嫌浪费。”我的脸“腾”地发热,难为情地说:“疼人不会,只是希望她能像胡姐那样靓丽可人。”大概是命里注定吧,妻的兰贵人刚刚用了半瓶,就被来参观祛黑增白工艺流程的女儿碰到了地上,一片狼藉。妻的脸黑上加黑了,她怒气冲冲的要打女儿,我赶紧上前拦截:“别,别,可别!赶明个儿我用稿费再给你买一瓶……”  现在,妻不再死乞白赖地袪黑增白了,我也认了“命”。当妻感叹自己黑时,我就搬来朋友和同事的话打趣:“黑,是什么?就是健康。黑,黑妻近地家中宝。黑,又不是买面,不牙碜就行…… ”  心 语  1  最后一次接到你的信时,我双手颤抖了,啊,姑娘,我的太阳。你为什么不早一点遣你的鸿雁来到我身旁,送来你对我的眷念?晚了,晚了,一切都晚了……在学校的办公室里,我两眼发怔,痛苦地叹息着。  往事如烟。  不能,我们不可能永结秦晋之好了。因为在小城里有一位和你一样善良纯朴的姑娘,在我被命运捉弄、感情世界一片荒凉的时候款款地走进我的生活,她就像冬日田野上空飘舞着的灿烂的雪花。  原谅我吧!这就是当年我不能给你回信的真实原因。但是我永远不会忘记,我们青春时代所曾拥有过的那段纯洁的友谊。  我在你的视野里,你在我的航程上。  2  第一次见到你的日子,真够浪漫。  我从家乡乘公共汽车北上,两小时后你又被车从另一个方向接去,两颗火热的心带着激情数十里之外前来碰撞。那一晚,我相信,卧在绿色田野、处处飘溢着稻花馨香的小镇,因了我们的到来而多了一份节日般的喜庆。外屋,姐姐、姐夫们在豪饮在欢笑在畅谈;里屋,你我忐忑不安,沉默羞赧。雪白的墙壁,粉红色的壁灯奏出一曲暖暖的宁静。在嘀嘀答答钟摆的催促下,终于,你我打开了各自半掩着的心扉, 眼睛读起眼睛。我的心颤栗起来——那是我有生以来绝无仅有的一种激动。  和风细雨的你,美丽端庄的你……是仙女下凡吗?  蓦地,我想起了古诗句:人面桃花相映红。  倏然,我懂得了:美,是什么。  3  分手的日子,有雨。  我没再走进你的伊甸园。  由于两个年轻姐夫的“血气方刚”,你我的爱情之舟搁浅了。多少个夜晚,我不能安眠;多少个白昼,我浮想联翩。为伊消得人憔悴,日里、梦中,我的脑海里时常浮现出一双水汪汪的眼睛,一双哀怨忧郁的眼睛,一双期盼的眼睛。  你我束手无策,尽管两个姐夫的“导技”拙劣,然而毕竟他们堂而皇之的是你我的导演。就这样,你和我在他俩共同策划的爱情题材的悲剧中,成了真正的男女主人公。我们的命运好苦啊!  雨季来了——  细雨绵绵。  大雨滂沱。  雨季里,我的心灵和爱的足迹仍旧顽强而艰难地跋涉着。我找“宝爷”,我找姐夫们,风雨兼程。我骑着车不顾一切地奔忙着。然而事与愿违,最终我不得不偃旗息鼓,面对冷酷的现实,寂寞一隅,独守那份凄凉的缱绻。  星转斗移,岁月的风雨吹不垮我的情感之树。在风里,在雨中,姑娘啊,我用满树的绿叶为你引吭高歌,我歌唱——  只要你过得比我好……  4  想你的日子,正是我心孤寂、沉郁之时,正是我工作、事业上获得快乐和成功之时。  时间的河流或许将人们记忆中的很多往事冲走,但它永远冲不走的是你我的相识相知。我知道,在海边的那个渔村,你的情感若海的潮汐,你一定还会想起我,想起我们美好的初恋,想起那个遥远的、卧在绿色田野,处处飘溢着稻花馨香的小镇,以及雪白的墙壁、粉红色的壁灯……  波浪里的手  小的时候,我看过一本小人书(连环画),至今不曾忘却,尤其是封面上画着的波浪里的那双手。  水里的人叫金训华,他侧着脸,一只手在奋力劈波斩浪,另一只手高高举起,去追几米外被洪水冲走的公社的木材……然而,他——一个上山下乡知识青年宝贵的身躯最终还是被无情的洪水吞没了。他的英雄壮举深深地感动了我,使我热泪盈眶。我那时就暗暗下了决心:要学习金训华,为保护国家的财产挺身而出。  金训华洪水中舍身追木材的画面,之所以常常令我想起,除被他的高尚思想品德感动外,还有一个原因——我的一个同学也是为了抢救国家的木材而英勇献身的!  三年级时,我们学校转来一个学生,高我一届。听同学们说他是一个军官的儿子,他的爸爸就在我们公社附近的一个兵营工作。后来,知道他叫王小波。王小波长得很有特点,细长眼,梆子头,凹脸,是不好看的那种。他的学习成绩和他的长相一样困难,因此常常享受特殊待遇——被老师“邀请”到讲台上或教室后面的黑板前肃然伫立。其实他的这两个缺点还不算什么“大逆不道”,让老师们头疼、厌恶的是他经常无端地与别人打架——那一刻他很投入,像电影里的英雄人物,即使头破血流也不屈服求饶。一次,他因玩弹玻璃球和一个同学扭打在一起,几个回合后,把人家“加工”得鼻青脸肿,躺在地上一边呻吟一边翻白眼珠子。他自己呢,鞋丢了,裤裆裂了,脸也花花了。真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惺惺惜惺惺啊!他怒揍的那个主儿,是村长的宝贝儿子,在学校里是蝎子拉屎——毒一处。同学们被他敢在太岁头上动土把“蝎子”收拾了而感动的拍手称快。村长的老婆闻讯后不依不饶,她如一头发了疯的母狮子来到学校大吵大闹,非要找王小波算帐,为儿子报仇雪恨……  王小波手底下有点绝活儿,是很吸引我们的。他打弹弓子特准,百步穿杨;他在大汪子里滑冰,七八个同学一起出发,十分钟后就把所有的人甩在了后面,最慢的那个被他拉下百十来米。我印象较深的是他骑自行车的技术极佳,快速助跑一阵后可以身子朝后倒骑,潇洒得很。至于在坎坷的土路上撒把骑,那就更是张飞吃豆芽——小菜儿一碟了。  王小波上完初中就当兵去了,地点在我们村西。那天潮涨得奇大,放在高岗上的准备排船用的一垛木材被潮水冲走了。他和一个战友正在岗上值勤,他们就在海里一块块地追木材,时间一长,体力不支,结果就被海水卷走了。  王小波这样一个“打架大王”,竟成了一个英雄,这是很多熟识他的老师和同学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啊,是什么原因使王小波这样的呢?我也曾困惑过。随着年龄的增长,阅历的丰富,思想的成熟,我设想、推理出这样几个公式,算是王小波思想历程和行为轨迹的一个大致走向吧。需要强调一点的是,我绝没有一丝一毫亵渎我这位同学的意思。王小波到了部队后,可能受到了良好的教育,改掉了缺点,懂得了做人要学好的道理。可以说,是部队这个革命的大熔炉冶炼了他这块生铁坯子,最终使他成为一块好钢。当然,我们不排除这期间他也犯过这样那样的错误,此其一。第二,就是他的性格与大多数人一样,原本就有好和坏的两面性——打架是他暴露给老师和同学们的缺点,做好事是他没有展示给大家的优点,或者说他曾经显现过自己诸如给同学一块橡皮之类的优点,只因不事张扬而没有被人们发现。第三,他在海浪里追赶木材时,根本就没有想到我要为了什么什么而要英勇献身,他冲入海水的一刹那大概只是出于一种本能、一种良知、一种责任。试想,当兵的人,有几个不是忠于职守、临危不惧、视死如归的呢?当然,或许还有其他原因,我们不得而知。但无论是出于上述哪种情况,王小波在海浪里追木材并为此而献出了年轻的宝贵生命却是真实的,却是令人无比崇敬和热血沸腾的。你、我、他,不要掩饰,不要不承认,有的时候我们的心灵和行为在英雄们惊天地泣鬼神的事迹面前显得那么苍白无力,渺小卑微。毫不夸张地说,在国家需要我们献出生命的时候,有的人极有可能成了一个可耻的逃兵……  我为自己能是王小波的同学而骄傲和自豪!  逝者如斯,金训华和王小波在水里斩浪追木材的手却永远地珍藏在我的心海里了,它们像猎猎飘扬的旗帜,召唤、引导着我走好自己的人生之路。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