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行进在路上的浩歌  王雅鸣  我认识万友君久矣,但真正读他的作品却还是这次准备为他的散文集《走在路上》作序。读完他厚厚的一摞作品清样,掩卷沉思,从字里行间,也让我认识了另一个文思泉涌、清秀隽永的郑万友。  1991年,我正在着手创作渔村题材的小说《黑海滩》系列,一个偶然的机会,听说郑万友家在河北省丰南县的黑沿子村。那次他又恰好要回家,我便与他搭伴踏上了去河北渔村的旅途。在他家所在的村落,我看到了不同于天津汉沽风俗风貌的渔村。在他家所受到的礼遇,让我至今难忘——去海边、吃海鲜、走河口、宿渔村……这些为我日后的创作提供了难得的创作素材,丰富了我的渔村系列故事,也为我的创作开辟了另一条道路。从那时起,我才真正结识了憨厚、朴实、内敛的万友弟。从这个层面上说,我的许多作品也或多或少地打下了河北小渔村的烙印。这一点,还要真诚地感谢万友。  在这十几万字的散文集中,作者打破时空的界限,以优美的笔触,理性的思索,如水滴石穿,似涓涓细流,舒缓疾驰,娓娓道来。既有对亲情的讴歌,也有对故乡的怀念;既有对地方风物的礼赞,也有对现代时尚的追求;既有对秀丽山川的咏叹,也有对当下时弊的抨击…… 亲情、友情、爱情,作为一部散文集是必定要涉猎的题材。但如何选材,如何把握好这些稍纵即逝的思想火花,并成为自己的作品,与读者产生共鸣,既是对作家思想内涵和学养的探究,也是对其写作态度的考量,更是对一个作家写作功力的深层次考验。  “风格即人”。衡量一名作家的作品风格和成熟程度,是通过读者进一步解读他的作品而抵达或完成的。探寻一个人的精神世界,感知一个人的心路历程,在某种意义上,就是心灵的历练和感悟。要想达到一种境界,剖白个人心语,不仅需要文字上的纯熟工夫,更需要一种勇气、意志和毅力。这一点万友做到了!在这些作品中,没有无病呻吟的娇柔造作的篇什,也没有流行时尚元素的堆砌,更没有空洞无物的长篇宏论。我们读到的是一个正值不惑之年的作家,在人生的每一个十字路口或站在岁月的河床,左右顾盼,仰望苍穹,虔诚地俯身拾起一枚枚闪光的鹅卵石,满怀深情地抒发对青春的怀想,对已逝岁月的眷恋,对人生过往的思索……  童年的生活珍藏在记忆的深处,永远是鲜嫩和青葱的,它占据了人生记忆硬盘的大部,也是一个人成长期的最值得炫耀的资本。对郑万友也不例外。这样的作品是充满童真而美好的,往往能引领读者回想到自己的孩提时代,思绪的浪花奔腾于岁月之河。或感动,或伤怀,或激越,或怅惘。我们在他的作品里,读到了一个海边少年的青涩、纯真、稚嫩,也看到了一个青春少年的成长、向往和追求。充满意趣,充满欢乐。如《波浪里的手》、《啊,枣树》、《水边猎鱼》等,都较好地诠释了在那个非常的年代,童年带给他的快乐与畅想、失落与收获、茫然与追求。是在那个特定的时期中国普通乡村的一个缩影,在不知不觉中为中国渔村的发展、进步立了传。我们可以通过郑先生众多篇章的富有情趣的描述与状写,了解一个时代的更迭与嬗变。这是一件多么富有意义的事情啊!  我们注意到,在万友的笔下,亲情、友情、爱情的描写与颂扬占了不少的篇幅,这说明一个作家在关注生活、植根生活、开掘生活方面下了不少的工夫,其中不乏精彩、动人之作。如《黑妻轶事》。这是一篇颇见功力之作,也可以说是“黑色幽默”的变形,还可理解为小人物的自我解嘲。当时代大潮席卷神州大地的时候,对于美与丑的界定,对于美的追求,人们必然会有不同的理解与反应,这就发生了“黑妻要美”的事件。在千余字的篇幅中,作者不动声色地、惟妙惟肖地状写了黑妻美容的种种细节与故事,让人们在笑后又陷入了深深地思索。与其说是妻在追风,不如说是为我们的时代画了一幅像,也是人们一种自我意识的觉醒。而在《笔走伊甸园》中,作者以细腻、感性、浪漫的情调,描述了对美好爱情的向往、追求与希冀,再现了对过往岁月的感怀,字里行间流淌着青年人的浪漫与风趣、坦诚与无邪。  “谁知远客思归梦,夜夜无船自过湖”。一般而言,一个作家的故乡是培养、造就他成长、壮大的摇篮,他的作品无疑会打上作家居住地的烙印。那里的一草一木、一山一水都会以各种不同的方式出现在他的文字世界里,成为乡土作家创作的不可多得的素材积累,以至魂牵梦萦、挥之不去,这种故乡情结也将伴随着作家一生的创作。在这部作品集里,我们看到了别具风味的渔村、凛冽寒冷的西北风、宽阔无垠的黑海滩、粗砺鲜美的毛蚶子、随风摇曳一望无际的的蒹葭……这些看似平常的、表象的东西,早已深深渗透于灵魂的各个角落,伴随着作家漫长的创作而踽踽而行。是的,它不仅是对地方风物的描述,也不单单是对自己熟悉的自然界的抒怀,而是对故乡的一种眷念与感恩,对养育自己故土的深情的膜拜与朝圣,我们全部的情感、全部的寄托、全部的情愫都凝聚于笔端。因为它是我们的图腾,是我们朝思夜想的神圣的故土的灵魂所在。所以,我们可以这样理解:在他的笔下故乡是那样深沉、浪漫、熟稔,充满诱惑,充满质感,更充满无以类比的独特的景观。  少年的记忆是深刻的,少年的往事也是悲壮的。在《一根绳子》中,我们看到了一位母亲的严厉与慈祥,感到了一位虽不识字的乡村妇女给一个少年日后所带来的潜移默化的教益,这也让我们想起了古代孟母择邻而居的故事。这则触击心灵或者说是励志的故事,在今天仍有它的现实意义。因为对于当今独生子女的教育问题,不是还在困惑着我们的家长和众多教育工作者吗?而《炮打镜门》中,作者以冷静的笔触,在诙谐中揭示了生活的哲理,一个乡村小人物的形象跃然纸上,富有浓郁的乡土气息。说回来其实这又是一篇绝好的小说题材。《照片往事》展示的是作者对友情的珍重,对朋友的期许,对往事的感怀。弥足珍贵的是,作者始终以一颗感恩的心将这些往事像珍珠一样串联起来,珍藏在心灵的一隅,这是非常难能可贵的。当今社会物欲横流,一切以金钱衡量一个人的价值尺度,当一个人连朋友都不结交,连友情都很漠视时,你还奢谈什么友情和友谊呢? 作家的独特之处,就在于善于观察生活,独具慧眼,捕捉生活闪光的东西作为自己创作的题材,从而生发开去。在《为吹牛者做CT》一文中,作者敢于直面现实,针砭时弊,将吹牛者的丑恶嘴脸揭露无遗。而在《E话通上逛一逛》中,作者追求时尚、浅尝辄止的心态令人忍俊不禁。像这样充满情趣、又不乏机智的作品俯拾皆是,让人领略到作者对生活的观照、宽容和理解,也看到了作者关注时代、关注现实的可贵精神。  值得一提的是,整个文集充分显示作者对渤海渔村的挚爱,对故土的眷恋,从而在文学语言的运用上驾轻就熟、游刃有余,不时闪烁着智慧的灵光,令人遐想,击节赞叹!如 《父亲与我》中“盐工的后代,盐见得多了,盐吃得的多,永远不会贫血,永远直立于地之间”;《喜欢西北风》中的“汪子里水波翻滚……很多埝子都绣上了了泡沫的白边,远远望去宛若一个条条盛大的雪白的围脖儿……”;《落叶之美》中“还有那浅黄浅黄的槐树叶,它们生得那么纯净、透明,脉络一条一条的,仿佛一泓泓清澈的湖水,漾出柔柔的微澜……”像这些闪烁着称之为文学灵性的语言在本书随处可见,并为作品增色不少,也显示了作者注重文学积累和对语言的驾驭能力。作者将司空见惯的表象或意象的东西,上升为文学的语言并加以进一步升华,是作者长期观察生活、厚积薄发、烂熟于心的必然结果,着实可喜可贺。  仔细审视这些扑面而来的精灵般的文字,感到万友那颗激跳的心在律动。在作品中,他较好地运用了本真的话语权,将行进在人生路上的感悟、遭际、愤懑、喜悦一股脑地倾泻出来,形成一首首响遏云天而有独具风味的浩歌——小巧隽永、粗犷深沉、婉转悠扬、清丽辽远……  在我的印象中,万友擅长写诗,曾送过我他出的诗集《另一片帆》。我知道,他从小生活在农村,当过工人,做过教师,干过编辑,现在从事工会宣传工作。丰富的经历,执着的追求,为他的散文创作提供了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创作素材,从而令他找到了人生与作品的契合点。他汲取了其中的苦辣酸甜,又经过痛苦的咀嚼、沉淀、构思、提纯、升华,才形成了这一篇篇饱含真情、颇具智者睿语的文字。  人行进在路上,人生的路就会像是射线一样不断地向前延长、延伸。记得一位哲学家是这样说的:“因为我们出发得太久,以至忘记了我们出发的目的。”是的,如作者的书名一样,我们都是走在路上的行者,背负着不同的行囊,用不同的嗓音哼着不同的小曲,只不过因为脚下平坦畅达或曲折坎坷就发出不同的曲调。但不管人们聆听到的是哪一种小调,都是发自肺腑的心曲,都是心路历程的直接流露,都是伴随着时代进程而迸发的浩歌……  正像没有完美的事物一样,郑万友的这本集子也同样存在着这样或那样的不足。一本集子如果想做成精品,就要去粗去精,去芜存本,注重遴选最具表现力和代表作中深厚底蕴的作品。而在这部作品集中,有些散文的张力和饱合度明显不足,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整部作品的艺术感染力。特别是在作品的思想性、思辩性和深刻性的把握上稍有欠缺,个别作品略显稚嫩,忽略了张弛有度与从容大气,从而影响了作品的解读与鉴赏,让人产生意犹未尽之感。我们相信,在作者的不懈努力下,假以时日,作者定会有一个大的飞跃和发展。  我们期待着!  (作者系天津日报·滨海汉沽报总编兼汉沽人民广播电台台长、天津市汉沽区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