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二仙对弈峰  南雁荡山有座二仙对弈峰,在朝阳谷背后的山顶头。山下面不远处就是碧溪渡。所讲的“二仙”,是两块人形的大岩石。两块岩石之间,又有一块纸平的岩石,就是所讲的“棋盘”。从山脚下朝上看,一个仙翁戴着头巾,一个仙翁结着发髻,统是方袍大袖,两对面坐着,一心一意在走棋。二仙对弈峰的斜对面不远处有一只“仰天猫”,叫朝天峰。它是一块直立的朝天石柱,顶上有个“大猫头”,丛生的岩草一条条往外伸,很像猫胡髭。  传说很久很久以前,天上有二位神仙日日喜欢走棋。这两个仙翁也很喜欢南雁荡山这一带景色,各自骑着丹顶白鹤飞到这山顶来走棋。这两仙翁一个很胖、一个很瘦。一个弥勒佛一色好打哈哈,喜欢挖苦人,贏讲贏话,输讲输话;一个无常伯一色瘦显瘦,贏了放肚皮里嘻嘻笑,输了张开下巴嗷嗷叫。他俩每下一盘棋都要吵吵闹闹,伲人输了伲人就会发脾气,把棋盘端起来往前一倒,再用新棋子来走第二盘。碧溪渡滩上的鹅卵石就是这仙人倒下来的棋子,所以这个溪滩直到现在还叫五色棋子滩。  一日,一个山脚下村庄里的砍柴姆儿听到山顶有人争吵,声音雷响一色,觉得奇怪。寻呀,寻到山顶头,只见两个老人家正在下棋,吵得面红耳赤。他怕他们会打起来,就叫叫这个“阿公”,叫叫那个“阿公”,统没有应。这个姆儿只当这两个老头是聋耳朵的呢,就把手中的柴刀丢在一边,在旁边看起走棋来。棋局吸引了姆儿。以后,他总抽空到这山顶来,偷偷学习棋法。这姆儿聪明,边看边想,时间长了,棋也学精了。  这姆儿和两个仙人混熟后,就随便起来。他只当两个老人的耳朵聋,不是说这个棋走得不好,就是说那个棋走得不对,叽叽喳喳,像麻雀儿一样叫人心烦。“放屁!你懂什么!”两个仙翁忍不住了,终于叫起来,要跟姆儿比棋,恨不得杀他个屁滚尿流。姆儿也正要试试手段,快活得一边擦鼻涕一边应战。结果姆儿以三场两胜贏了两个仙翁。走输了棋,两个仙翁很难为情。偏偏对面的仰天猫又“喵、喵、喵”直在叫,为姆儿喝彩。两位仙翁输了棋后,肚底生气,一急,他俩就变成了岩石,一直到现在,还在钻研棋艺呢!  燠馆凉台  从顺溪街顺着峡谷向北走,不到五里,有座渡颺桥。过桥,一块大岩石挡住路。转个弯,绕过大石,有两块大岩石,一块笔直立着,一块像鹰嘴一样伸过来,成为一个两头通透的洞。鹰嘴岩下又有一个小洞。夏天,一股冷气从鹰嘴岩下小洞里透出来,凉丝丝,阴森森。冬天,这个洞热腾腾,暖烘烘。这个洞有个古里古怪的名字:“燠馆凉台”,流传着一个故事。  当年孙大圣偷了王母的仙桃,逃出天宫,急急忙忙回水帘洞。他路过南雁荡山,到观山亭向南一看,前面一带岩石挺起,中间开一关,很雄伟,关内还站着一位石将军。石将军已经接到捉拿大圣的命令,把云关把守得严严实实,连个苍蝇蚊虫也飞不过去。孙大圣衣兜里留着十几个仙桃,是查不得的。他来到关前,抓抓腮,心生一计,拿出个仙桃,双手捧到石将军面前讲:“将军,这仙桃来得不易,敬献将军一个。”石将军很喜欢,就接过仙桃,客客气气请大圣过了关。大圣刚进入关内,石将军手一挥,从竹林中闯出几十个兵丁,七手八脚把大圣按倒在地上,一根捆仙索把他五花大绑起来。石将军带着兵丁,嘻嘻哈哈把大圣押送天宫。  玉帝大怒,传旨把大圣弼马温的官职革了。大圣笑笑:“我才不要当这个瘟官呢。”玉帝一听更加生气,讲:“没有这样便宜,罚你到南雁荡山下看管三百个水碓,每个水碓每天要捣白米三千斤,三百个水碓合九十万斤,供给天下僧人每日吃食。”说罢,即刻令石将军押解大圣到南雁荡山山下。  南雁荡山山下沿溪两旁的三百个水碓,轮子咿呀咿呀叫,捣臼崩隆崩隆响,大圣听听蛮新鲜,蛮有趣。但没有过几日,又觉得那声音太单调、太死板。他向东山上一看,观音洞好比狮子张开口,狮子口里一溜房子,画栋雕梁,好比临空挂在那里,像天宫的琼楼玉宇。大圣抓抓腮,想:我何不上观音洞散散心呢?大圣到了观音洞,只见许多和尚正做晚课,个个闭着眼,拖长声念阿弥陀佛。大圣东看看西看看,一下看到观音大师手里的玉净瓶很有趣,就一跳跳上莲座,偷了玉净瓶就溜。  玉帝晓得孙大圣又偷了观音大士的玉净瓶,更加生气,命令石将军把大圣押到鹰嘴岩下的石洞中看管起来。冬天用三百六十把大扇扇,夏天用三百六十个火盘烤,叫他吃吃苦头。哪晓得玉帝只晓天文,不懂地理,天上的节序和人间恰好相反。石将军虽晓得地理,因为是圣旨,不敢开口,也就照办了。大圣在洞里没有吃苦,夏天凉爽,冬天暖和,还很舒服呢,他再也不肯回水帘洞了。  如今南雁荡山留下许多有关孙大圣的胜迹,除燠馆凉台外,还有猴子献桃峰,猴子看水碓,玉净瓶岩。那个捉拿大圣的石将军,现在还把守着云关哩!  流米岩  南雁荡山的晓岭上有一块大岩石,岩壁上有一个小孔,小孔上面刻着“南无阿弥陀佛”六个凸出的字,这就是流米岩。  听说这流米岩在很久以前流过米。那时候,这地方还是荒野,深山冷岙,无路走。走泰顺,要兜一个很远的圈。大家真想开出一条通道来。可是,官府、财主勿肯出钱,穷百姓连肚子都填不饱,哪里来的钱雇工匠开山造岭呢?  一年,山脚下几位老石匠眼看大家这样经常绕远路去泰顺,很不便,就商量着宁愿不拿工钱,也要替地方和子孙后代开出一条岭来。  他们选了从皇思岙到晓阳山这一地段动工。旁边的穷苦人家被这几位石匠的行为感动了,也纷纷到工地相帮,砍树、斩藤、抬石头。这工程很大,短时间是完不了工的,地方人硬省出来给石匠吃的粮食,慢慢接不上了。  一日黄昏,有块石岩上一下露出一个小孔,从小孔中流出雪白的米来,一直流到天亮才停止。大家把这些米收集起来,正好够第二日石匠和帮工吃一日,勿多也勿少。从这一日开始,每夜都是如此。这样一来,一帮石匠的劲头更大了,没有多久就从岭头造到流米岩下,造好了全段路的四分之一。  这时,山脚下的财主“老白眼”红了眼。他想:这流米岩流出来的米若归了自己,那该多好!于是,他爬到山上对正干得满头大汗的石匠讲:“你这帮人日里干得这样吃力,黄昏还要到流米岩下接流米,我真过意不去。以前我太忙,没有给大家帮忙,现在空闲了,这每日晚上接流米的事,就交给我吧。”一帮工匠听他说得也有理,就答应了。老白眼高兴死了,他想接来的米只需给石匠帮工吃饭,多余的都归自己独吞。  事情并没有像老白眼想的那样好,一连两日,流下的米正好够吃,并无多余。老白眼白白熬了两夜。第三日黄昏,老白眼偷偷把石匠工具箱中凿、铁锤拿来,等到夜深人静,左手拿着凿子戳住正在流米的小孔边,右手举起铁锤用力一敲,只听“当”一声,火星四起,刺得他睁不开眼。他稍一定神借着月光看时,小孔是大了一些,米却不流了。老白眼急得在流米孔旁乱凿乱敲,也没有用。  因为没有了米,工匠们没有法干了,只好在流米岩到皇思岙的山坡上开了一条路痕。  那个老白眼请了几个和尚念经,还雇了别地的石匠在流米岩上凿了“南无阿弥陀佛”六个大字,想求佛来相助,结果统没有用,流米岩以后再也有流出米来。  跃鲤滩  有一年大旱,两个月来盼不到一滴水。降雨先要有云,偏偏洞里的苍龙老了,不会腾龙驾雾、呼风唤雨了。这老龙心里很焦急,再这样下去,用不了几日,稻禾就会全死。叫种田人用什么糊口呢?它想起山下深潭里的鲤鱼两兄弟,已修炼了一千多年,也该是化龙的时候了,不晓得哪一个顶用,好接班,想试一试。  这两兄弟的外貌差不多,性格不一样:阿哥朴实、勤奋、刻苦锻炼,阿弟懒惰,喜欢卖弄小聪明,每日东游西游。阿弟听说要接苍龙班,只怕被哥哥占了先,就慌忙钻出水面,东张西望,看到了高高的龙门(东天门),就要跳。阿哥看它恁急,心里好笑,讲:“好,就让你先试试吧!”  阿弟瞪起双眼,张开胸鳍,尾巴在水里用力一划,就向龙门跳去。才离开水面一二丈高,就听得“噼啦”一声,水沫四溅,身体早落到溪潭。他不死心,立即又摆动尾巴,游到更近岸处,拨开清波最后一跳,比前次也高不了三两寸,立即又跌在溪滩上,石子扎得它遍体血淋淋,动也动不得,眼看着阿哥跳过了龙门。  就在当日夜里,漫山满谷起了乌云,在天空凝聚成一团,接着降下了瓢泼大雨。到第二日天光,大水漫上了大路,弟弟已化为一片溪滩,再也回不了深潭了。  这个溪滩就叫跃鲤滩,在东洞脚下,方圆四里地,地形很像一条平倒的鲤鱼,头尾齐全,只少了一只眼睛,大家人都讲是那次被石子戳瞎的。  五十丈  南雁荡山有个村叫五十丈。为伲会用“五十丈”来做地名呢?这里流传着一个故事。  南宋半爿天下,赵姓皇帝的京城就在杭州城。那时节,平阳县文状元、武状元一连出了十几个,有不少平阳人在朝廷当官吃皇粮。这里一户姓周的人家,八兄弟就七个出人金銮殿,只有老八岁还小,未有功名。这个周八才十三四岁,生得虎背熊腰,蛮力惊人,二三百斤重的大石臼,他连举十几下也脸不红,气不喘。  离这村子不远有座狮子山,山上有群;溜溜的石狗。这些石狗有的像蹲、有的像坐、有的像站、有的像卧、有的像跳、有的像跑,真是叫人喜欢。传说这些石狗会叫,等呀等,石狗就是一声不叫。有个烂头梅儿等得冒火,讲:“周八哥,你拳头硬,打一打这些畜生,打痛了总会叫的。”周八正觉得自己有力气没有地方用,手掌痒得像蚂蚁爬,就举起拳头向一只石狗砸去。真奇怪呀,这只石狗就像被砸痛一色“汪汪”大叫起来。别的石狗也跟着叫了,一片热闹。一班梅儿大笑大跳,一直玩到太阳落山才散。  周八回到家,天色已墨黑。看见大嫂坐在昏黄的菜油灯下织布,一声不响,好像流过眼泪,问:“大嫂,你只那吗?”大嫂很难过,说:“你三岁没有了父母,我把你拉扯大,是指望你有个出息呀!想不到你这么大了还东游西荡,常常嬉到墨黑走归。你一不学文,二不练武……”周八听了很难过,“扑通”跪下,讲:“大嫂,你不要难过,我知错了。明天我就动身去杭城发奋读书,一定要有出息走归报答你。”大嫂讲:“你若能当了官回来,我一定铺上五十丈长青石板接你。”到了杭州,周八一边用功读书,一边认真练武,过了几年,果然金榜题名。他回家省亲时,旗锣啸道,骑着高头大马。等他大嫂晓得时节,已经能听见锣鼓声、马蹄声了。他大嫂临时来不及铺五十丈长的青石板呀,只那办?她连忙叫人抬几块青石板铺在门口,又抬几块铺在村口,中间一大段就用自己织的靛青蓝布铺上去,当做五十丈青石板。周八到村口就下马,叫奴仆收起蓝布。他向大嫂请过安后,很感激,讲:“大嫂把我养大,又给我开导,我才能有今日呀!”  从那以后,这个村就叫五十丈了。现在村口还有几块青石板留着,给周八打过的那只石狗,还伏在狮子山,身上还留着一个拳头印呢。  乌纱石  南雁荡山附近有块乌纱石,形状好比官帽一色。讲起这块乌纱石,还有一段悲惨的故事呢。  青街的周八得中榜眼后,就被宋孝宗留在身边当官。有一天,文武百官先后上朝。周八看到自己八个兄弟齐整整上朝,心里那股高兴的劲儿实在熬勿牢,就呆呆地笑起来。孝宗皇帝莫名其妙,问周八:“周爱卿,你在笑什么?”周八讲:“万岁有所不知,我的周家八兄弟统在朝中当官,统侍候在万岁身旁,这恐怕是历代统没有过的吧!”  “噢,有这等事?”孝宗皇帝心里一觉,接着问周八,“统是哪八位?”  周八一个个指给皇上看。皇上不看还好,一看实在统有些相像,又问:“周爱卿,你家八兄弟统在朝中当官,这是伲原因?”周八讲:“一来是我们周家风水好,二来是我们兄弟有志气。”皇上很有兴趣,问:“你们周家风水只那个好法呢?”  周八讲:“万岁,等我今日黄昏画出,明朝天光送给皇上看,好吗?”孝宗皇帝点头同意。  第二日上朝,周八就把自己画的“周家庄园图”递献给皇上。皇帝一看,连连点头,讲:“好风水,好风水!”只见画幅当中的周家庄园屋后有座笔架山,好比一条龙在起伏奔腾,前面有旗杆山和乌纱帽山,形态很逼真。山青,水清,花开满山坡。  周八见皇上称赞,心中高兴,就把自个家乡的特色用诗吟出:“一月照三钟,一年四季笋,一日二潮鲜,一母八子官。”  孝宗皇帝看看这幅周家风水图,又看看眼前这帮有文有武的周家八兄弟,心想:有这八个凤麟在朝中‘,我赵家天下只那会有安定?某一日,若周家兄弟不跟朝廷同心,我赵某性命都保勿牢。孝宗越想越吓,顿生杀心。突然间,他一声喊:“御林军,立刻把周家八个兄弟统统绑了!”一下就闪出几十个御林军把周家八个兄弟绑起来,像田爬捆起一色。皇帝把八兄弟斩了七个,只把周八放归。皇上讲周八做人还算老实,把自家底没有人知晓的事统统讲出,故放他一条生路。皇帝又用朱笔把周家风水图一勾,青街地方山崩地裂,周家庄园起火,周家三百多口全部烧死在烟火当中,只有一个女佣人逃出。  荣辱生死一刻间发生大变化,周八后悔不及,心里的难过更讲勿出。他一路跌跌撞撞,昏头昏脑往归走。刚到睦源桥桥边,周八从周府里逃出的女佣嘴里得知家里遭大难。他只恨自个该死多嘴,给周氏家族带来灾难。就把乌纱帽向潭中掷去,你讲奇怪勿奇怪?那顶乌纱帽随即化成一块乌纱石。周八一头撞死在那块乌纱石上,石岩上血淋淋。  那块乌纱石中间有个空洞,一有风吹水动,就发出“呜呼呼,呜呼呼”的叫声,好比是周八的冤魂在哭,周氏家族的人和地方人统讲周八做人正直、忠实,称他为“周八公”。周八公的这个故事一直流传到现在。  南雁野人  清朝同治年间,南雁荡山还是一片大森林。在山口顺溪边,有个小地方住着俩兄弟,靠打猎种田过日子。  这一日,俩兄弟起早,阿弟上山铲番薯,阿哥带上猎枪和猎狗,上山打猎。他平时上山总能打到麂或野兔、山鸡,这日伲也没有打着。太阳快落山,阿哥只好到茅屋里烧一盆热水,脱下草鞋、山袜,暖暖脚。突然猎狗跑来呜呜叫,用嘴衔牢他的衣角,好像要拉他出去。他用手摸摸狗的头讲:“伙计,你跟我跑了一天,也该歇歇啦!”猎狗摇头摇尾,很不安的样子,狠劲衔起他的山袜跑出门。他也追出门把山袜夺过来。猎狗又跑进来把他的草鞋衔去。他觉得奇怪,一定是猎狗看见伲啦!他就穿好山袜背起猎枪,跟猎狗一起跑出去。  猎狗把阿哥带到森林边那块番薯地里,就呜呜叫着逃走。他抬头一看,阿弟正低头在番薯地里铲草。离弟弟四五十步远的树林边,有一头大野兽,形状同人一样,全是红毛,胸前一对奶突出,笑脸很吓人,还张开大嘴,举起双臂,摆出相打的样子。阿哥惊一惊,心里想,我打十几年猎,从来有见过这种野兽,这是不是大家经常讲到的“野人”?他赶紧躲到一株树后“砰”一枪,朝野人打去。哪晓得没有打中野人要害,野人大叫一声,反扑过来把他挡身的树抱住,连根拔起,双手一折,断做两截,又转身摇摇晃晃逃走了。阿哥当场吓昏了。  阿弟正在铲草,听到身边响起枪声,抬头一看,烟雾当中,有一只像人一样的红色野兽,撂倒一棵折断的树,跑了。树边倒着一个人,仔细一看,正是自己的阿哥。他赶紧扑到阿哥身上喊:“哥、哥!快醒醒,野人跑啦!”  阿哥醒来,坐起身,见弟弟没事,野人也没有了,才松一口气。  天暗了,俩兄弟怕再有野人来,赶紧回家。第二日,把看到野人的事讲给大家听。  这个野人的传说,听讲还记载在《南雁荡山志》里呢。清朝有一个叫张綦毋的诗人,听到这个传说,特地写下一首诗:  荡山深处藏猿穴,  鸟道盘云路转穷。  逢者野人披发立,  莫教错认古毛公。  地名传说  国姓岙  浙江和福建交界的海面上,有个南麂岛。岛上有个岙,叫国姓岙。  南麂岛不大,只方方几里,却是兵家必争之地。兵守这里,就能控制整个东海的海面,既可北上,又可南下。  明朝末年,福建水师提督郑芝龙叛明降清,他的老婆田川氏不甘心受辱,自个儿吊死了。他的儿子郑森举起“杀父报国”的旗帜,率领十七万大军沿东海北伐,经过平阳和温州的海面、城镇,一路连连打胜仗,很快拿下镇江,包围南京。后来因兵力不足,又中了诡计,只好撤军向南退,驻在南麂岛,以待战机。  这位杀父报国的大将军,被明隆武帝晋封为御营中军都督,赐国姓“朱”,人称“国姓爷”,并被改名“成功”。  国姓爷在南麂筑工事,造战船,屯粮草,练兵马,还带领部下开荒种粮食,为再次挥师北上做准备。他选定了当时地形险要的西岙当大本营,在岙顶开辟甲兵场(步战练兵场),在岙底凿掘兵库,在海面多次进行实战演习。  —日,国姓爷正在指挥演习,一百只战船点来点去却只有九十九只。骑在驴背上找驴,他把自己坐的战船没有算在内了。他正奇怪,一下听到杀声四起,乌云滚滚,海翻山摇。原来,清兵许多兵舰,已把南麂岛团团围住。国姓爷不觉“哎呀”叫了一声。这时,空中忽然炸响了几声闷雷,东海龙王听见了雷声,马上命令虾兵蟹将拨开浪头,一个个跳上海面,乒乒乓乓为国姓爷助战。一场恶战,只杀得血染海水,浮尸漂流。国姓爷站在西岙有段叫“龙尾”的山头,眼见手下兵将遭受重大损折,牙齿咬得格格响,猛一下举起护身保命的神剑向山岸狠狠砍去;神剑顿时断成两截,飞得无影无踪,砍到的地方迸出一道火光,直冲云天,“龙尾”早被斩成两段。两段之间相隔几十丈宽,海水哗啦啦滚过去,国姓爷的战船一只只从那个缺口平安突围了。这个地方以后就叫“斩龙尾”,两岸真的如剑斩刀削一色。为了纪念国姓爷,南麂的西岙后来也就叫国姓岙了。  国姓爷突围后,西岙还留有他的兵库。据说直到现在地下的兵器还会铿锵作响,吓得一些胆小的人有胆到那一带砍柴。还有人说,有几回大潮水涨进了兵库,浸透了国姓爷留下的茶叶,倒流出来的潮水一片茶褐色。舀起来一喝,竟和陈茶叶泡出来的味道—色。  国姓爷从南麂岛突围后,整顿了部队,兵力也增加了,后来从厦门出发,收复了被荷兰人占据了三十八年的台湾。南麂岛上的老—辈打鱼人到现在还会唱着一首台湾流传过来的民谣:麂山过来郑“国姓”,满天飞神兵,红毛番仔无处躲,百姓见太平!  昆阳坡南街红门并  平阳坡南街茶亭下有一口水井,人称“红门井”。  相传早年这里住着一户穷人,靠山边搭一间茅草屋。主人会做酒,就开一另小铺经营酒生意。当时坡南街周围没有水可做酒,夫妻俩就到处寻水源。有一日,他们在屋后靠山边挖个凼蓄水。挖呀挖呀,挖到了水源,就用这个水源来酿酒。用这水酿出的红酒香显香,坡南街上的人家统讲这家红酒好,生意越来越好起来,一口井的水不够了,夫妻俩又挖了一口井。生意越做越顺,钱也越赚越多了。这夫妻俩把省下的钱救济穷人,还修桥铺路。  地方上有一个做酒的同行,看这夫妻俩生意好,心头难过显。有一日夜里,他偷偷摸摸地过来想断死这个水井,倒进去很多黄泥沙。第二天夫妇俩一看,井水还更清起来。说也真奇怪,平日间做酒要三十天才会出酒,从此只用十天就出酒,味道还更香醇,大家更喜欢来这里买酒。  这夫妻俩发财后,把自己的大门用红漆油起来,柱头用青石做,红门青石柱,看去格外显眼。大家人就把这红门围墙底的水井,叫做“红门井”。  有一年大旱,全城所有的水井统断水了,红门井还有水。全城适多的人没有水用,每天统有不少人到他这里排队挈水。一个水井的水毕竟有限,恁多人来挈,就没有水做酒了。夫妻俩从那年起再没有做酒,还把自家的围墙退进六七尺,留条路方便邻舍挈水。  这口“红门井”,至今还保留在坡南街。红门青石柱的老屋不存在,但地方人还是记住这个“红门井”的地宕。  白石河街的来历  平阳县城原叫昆阳镇,镇上从东到西一条主街道叫白石河街。这条街原来是一条九约一丈宽的小河,叫白石河。不知哪个朝代起,这条河每年都有一次大莲花浮出河面两三日。由于这事稀奇,老年人就讲,有缘分的人坐到莲花上,就会得道升天。这话越讲越神,还有人异想天开,真的坐在莲花上,反把命白白送掉。  有一年,有个县令发现莲花又出现了。县令心想这事太奇怪,我一定得想办法把它搞个水落石出,不能再让良民百姓白白去送死。他想了一个办法,发出通告:这一次不准民间任何人坐莲花,县太爷自己的母亲要坐。百姓看了七嘴八舌议论开来,不晓得这县令葫芦里卖伲药。  这一日,县令一方面派兵把小河看守起来,一方面偷偷派人把毒药等物事塑成他阿妈的形状,还传令河岸两边百姓统来看县令老太太坐莲花升天。日昼时节,县令吩咐把“老太太”连座椅一起抬上莲花。“老太太”一坐上,莲花马上沉下去。第二日,河面浮上一条很大的白蛇尸体。  从那以后,当地人就把这河叫做白蛇河,后来河填了变成街,就叫白蛇河街。又因白蛇河街不好听,改成了白石河街,直到今日统这样叫。万全洋缺李垟  都说平阳“万全十八垟”,但是数来数去就缺一爿垟,这爿垟叫“李垟”。这“李垟”是只那有了呢?  万全垟是一大另冲积平原。相传有一年,万全连续遭受台风、洪水的天灾,稻谷颗粒无收,百姓家家饿肚。李垟的族公是个胆大包天的人,他实在不忍族人蒙此大难,作出了惊天大举——“造假票兑皇粮”。平阳的掌粮官只那也想不通库粮会发生账对不拢。兑票的账是有的,但粮食实物没有到位,中间出现缺失。査前查后,唯一可怀疑的就是粮食被人骗走,兑票有假。掌粮官的妻子是个细心的人,她看老公这几天整天愁眉苦脸,就问他为伲愁心。掌粮官把缘由一讲,她就想出一计,叫掌粮官把发出的所有兑票的角落用绣花针刺上个针眼,以作记号。不久,果然就有几个人持角落没有针眼的假兑票来提稻谷数千斤。掌粮官不动声色,待这几个人出了粮库,就交代伙计一路跟踪。只见粮库沿水路运往万全,从李垟河沽头上岸。  李垟,当时地处万全练川。这里李姓人为多,河网密布,平时的交通只能用船在河流上往来。为了摸清实情,掌粮官派人暗中查访了李烊,将交通途径记熟。然后,他秘密禀报县令,快骑上奏朝廷。这还得了,百姓竟敢作假犯法,朝廷遂下令剿灭李垟,男女老少统统杀光斩绝。  当时县衙中有一差吏,是李姓族公的至亲。他冒着诛九族的风险派人先官兵一步赶到李垟,透露了这一紧急情报。大祸临头,李姓族公叫李烊所有人赶紧抛弃一切只顾逃命。但只有一些青壮年逃快点的逃脱,妇幼老人大多被宫兵杀死。李姓族公也被官兵杀死。  李垟原来是个大村。单单在村子的最东边的李垟堂,就有间七退屋,有上百人。官兵来杀村东边的人杀得天昏地暗,村西边的人来不及逃走,就将自家门前的李字记号刮掉,统说自己是姓吴的,是不久前从隔壁村吴垟搬来的。天色将暗,官兵杀人也杀累了,让这些人逃过一劫。逃出的李垟人躲藏在附近的吴垟、鲍垟、下薛一带,再也不敢提及自己身世;谎称自姓吴的人,官兵一撤后,也赶紧搬迁到外村。村东的“李垟堂基”,因被杀的人太多,那里一直没有人敢再种水稻。整个村的房屋已不复存在,只剩下残砖断瓦,令人追忆和凭吊。  从此,李烊就在万全祥消失了。李样的李姓人没有了族公,也没有了族谱。  夏姑桥的来历  萧江夏姑桥,也叫孝姑桥。这桥名是有来历的。传说宋朝时,在萧江边厢的塘河西岸住着一户姓夏的小财主,有良田百亩,人称他为员外。他心地善良,肯做好事。夫妻只生一女,名叫夏姑。  夏姑小时,常在江边嬉,看潮涨潮落。两岸来往过客统要乘船过渡,黑夜过江就更加不便,一不小心,就会掉落江中。有次暴雨刚过,她亲眼看着一个妇女抱着孩子,掉人江中,随即被冲走、吞没。还有一次,一个老人没有钱过渡,与船主争执起来,幸好夏姑的父亲听见,替老人付了渡钱。  夏姑常常想,这里若有一座桥该多好呀!  夏姑渐渐长大,对父亲说:“阿爸!你拿银子出来,在这江上造一座桥吧!”父亲说:“等我再积累些铜钿就造。”  后来,桥还未造,夏姑的父亲就生病死了。临终时吩咐夏姑说:“以后你一定着造好这座桥。”  夏姑越长越生好,生得像天仙一色,远近好户央媒求婚的一个接着一个。潮涨潮落,过往船只经过她屋门前,后生儿统要抬头看看夏姑。有的还特地停船上岸,借喝水点烟,明看暗看。有人还特地为夏姑编了一首又一首肉麻的山歌,大声地唱。夏姑听了,很不是味道,心头密密跳,但不去计较。  一个冬夜,大雨大风冷显冷,偏偏夏姑的阿妈心头病发作,剧痛难熬。夏姑只好一个人过江去请医生。这医生平日夜间不出诊,今日看这夏姑全身被雨淋湿,站在他面前只是发抖,被她的孝心所感动,也就破例黑夜冒雨过江出诊,安住了夏姑阿妈的心头痛。但后来,她阿妈的病还常常发作,煎药、送茶、端饭、洗衣,都是她—人一双手。她还每天晚上念经,祈求佛公保佑阿妈的身体早日康复。  夏姑在家服侍阿妈,直到五十岁未嫁人。在阿妈离开人世的那—年,她卖了自家的所有良田和房屋,建起了一座五粒石板阔、十二丈长的十孔栏杆桥。桥墩做成菱形,栏杆柱上雕刻着十几头姿势各不相同的石狮子,嘴里衔着石球。江底还平铺几百块石板,使桥墩不会被潮水冲走。  夏姑造好桥后就不知去向了。人们都说她到很远很远的庵堂中做尼姑去了。  从此以后,行船的人再也不唱山歌了,而另外编了一首纪念夏姑造桥美德的诗歌,在江中由潮涨唱到潮落,由潮落唱到潮涨。  后人念念不忘夏姑在地方上留下的功德,说她又孝顺,又做善事,就叫这条桥为孝姑桥,又叫夏姑桥,一代代叫到如今。  江南状元桥  早年,平阳江南这个地方本来有桥,只有一个老人摆渡,走南走北的人,都要过这个渡。  这一带荒僻人少,村子离渡口远。前几年渡口翻过船,死了人,村里有人讲看到河水鬼上岸。一传十,十传百,添油加醋,讲得活灵活现,吓死人。这样,夜间也就没有人敢摆渡了。  有日,有个秀才上京赴考,路过村子时已是暗边,好心人对他讲,前面渡口有河水鬼作怪,夜间有人摆渡,不如暂时宿村里,明日再走。秀才只当他想赚几文房租钱,也就管自赶路。走到渡口,已经日落西山,还实在没有渡船,要想转回去,天又黑了,只得在渡口随便睏。这宕前不靠村,有时有鱼跳出水面,好比真有河水鬼扑上岸来。秀才吓得发抖,睏勿着,蒙蒙胧胧中好像有人大叫:“山崩,镜破、海枯、花谢。”秀才跳起来,睁眼一看,天色已白,原来是一场梦。秀才呆呆坐着,细细想梦中听到的八个字,觉得不是好兆头,唉声叹气。正这时,走来一个算命先生。算命先生看到秀才一脸愁相,觉得正是生财的机会,就开口讲:“相公,你气色不好呀!”秀才一听,觉得这位先生了不起,一下就看出他的心事,就把夜里的梦讲给他听。算命先生讲:“不妙,不妙!山崩,往下塌;镜破,遭凶煞;海枯,龙晒死;花谢,不结子。”讲完,拿了秀才的谢礼,走了。  秀才想起自个功名一定有望,夫妻也勿能团圆,一阵难过,哭了起来。这时摆渡老人来了,看到秀才恁伤心,就问伲事。秀才就把昨夜的梦跟算命先生的话,讲给他听。老人想:这个书生恁哭哭啼啼,只那去赶考?出门人,应该送他几句好话。老人哈哈大笑讲:“相公,这是一个很吉利的好梦呀!”  “老伯,只那讲会是好梦?”  “你听我讲:山崩,地高升;镜破,两分明;海枯,龙发现;花谢,子结成。前途无量,姻缘美满,好梦,好梦!相公时辰不早,老老渡你过去。”  秀才到了京城,真的考中头名状元,又奉旨回家成婚。人逢喜事精神爽,状元公突然聪明起来,他想起算命先生的鬼话,呵呵大笑。摆渡,不免翻船,死人,就会闹鬼;地太荒凉,胆小,就要做梦。假使渡口造了桥,来往方便,鬼呀,梦呀,不是统有了吗?他决定在这个地方造座大桥,方便走路人。这条桥是状元出钱造的,所以就叫状元桥。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