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南雁荡山传说  石天窗与香鱼  离南雁荡山仙姑洞不远,有一座吴山,吴山对岸有一座石天窗。大晴天,也会有白云从天窗飞过。吴山下面有蒲潭,潭水又深又清。潭中一群群香鱼游来荡去,浮上沉下,粼光闪闪。有趣的是,香鱼的嘴总是合着,就是到了酒席上,也还合着。这里的本地人说,合着嘴的香鱼才是正宗的南雁香鱼呢!  以前,吴山有个撑排人,岁小,他年年月月在溪水上干活,运柴载米送油盐,心地好。他面色红彤彤,眼睛乌溜溜,喉咙音好,唱起“童诗”来好听显。他一来生性老实,二来家里贫穷,二十多岁了还未讨老婆。  有一日早上,撑排人载着一竹排草柴上街,在蒲潭上唱起“童诗”。一阵风把歌声送到雁荡山顶。南雁仙子听到歌声,睁眼向凡间看,只见一个后生站在竹排上唱“童诗“,就有点喜欢他了。  这日傍晚,南雁仙子化作一只小雁,在蒲潭上盘旋。当撑排人从水头街回蒲潭时,她“嘎”一声,一头栽人水里。撑排人连衣裳也来不及脱就扑通跳下潭去,捞起了全身发抖的小雁。他觉得小雁又可怜又可爱,就把它放在排上的竹篓里,盖上自己的尖顶斗笠。不一会儿,他惊呆了,篓子里的小雁变成了一个漂亮的奶儿?,站在那里,正低着头用手绞着湿淋淋的罗裙。撑排人看着她,心头扑扑跳,两眼发直。南雁仙子回过头来对撑排人讲:“阿哥,我是天上的仙女,不小心落水,多亏你救了命。我给你金凿一把,你如果凿透对面山那块岩壁,我就跟你在一起……”撑排人接过金凿,她又变成一只雁,“嘎”一声,飞得无影无踪了。  撑排人像做了一个梦,看着手中的金凿子,又分明不是梦。他想念美丽的仙女,日日去凿大岩壁。忍着饥饿,忍着劳累,整整凿了七七四十九个白天黑夜,凿出了一个洞;大岩壁也就变成了石天窗了。南雁仙子早就在里面等,她一见撑排人,就一把拉过去,两人手牵手到仙境里去了。  这样,撑排人白天在人间撑排,太阳一下山就把竹排往天窗一撑,撑到南雁仙境。撑排人和南雁仙子结成夫妻,过着美满的日子。这件事后来被天庭觉察,玉帝派观音菩萨来收降南雁仙子。菩萨叫仙子忏悔几句,再带她去南海修行,南雁仙子偏是半句话也不讲,紧紧闭着嘴。她走到天窗口和撑排人抱成一团,跳入蒲潭,双双化为香鱼。  所以南雁香鱼的嘴总是紧紧闭着的。  听诗叟  南雁荡山的会文书院,是浙南有名的古书院。四周围着奇峰,环境幽静,是个读书的好地方。最早在这里读书的是南宋陈经正和陈经邦俩兄弟。他们是北港腾蛟鹤溪人,家中虽穷,但从小发愤读书,立志做个有学问的人。  这兄弟俩来到南雁,在华表峰前搭两间茅屋,当做读书堂。无钱买灯油,夏夜捉来夜火萤装在白纸袋里当灯;冬夜烧起枯枝败叶一边取暖,一边读书。  有日夜里,两人读到深更了。弟弟陈经正说:“我俩做诗提提神吧。我先吟上句,你吟下联,你再吟上句,我对下联,好吗?”陈经邦说:“好,好。”陈经正吟道:“十里雁湖迎日暖。”陈经邦接着说:“千寻华表插天髙。”忽然,听到一声咳嗽,从屋背上传来话音道:“髙不如孤,高不如孤。”他们只当有客人来,就开门出迎,四处寻遍,不见人影。兄弟俩以为听错了呢。他俩又重新坐落,轮到陈经邦先做,他想一想说:“窈不知红日过。”陈经正对道:“峰危还请白云助。”吟声刚停,又传来咳嗽声,接着说:“助不如扶,助不如扶。”声音苍老,像出自老人之口,但口齿灵清。俩兄弟很吃惊,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还是弟弟胆大,拉着哥哥到外面去寻。两人才走了几步,看见前面有个人影,赶去一看,原来是块怪石,约七八丈高,站在半山腰,形似拄着手杖的老人。俩兄弟回到屋里,天快光了。他们反复推敲诗句,想想那老人的声响,感到自己用字实在不够妥帖。  后来朱熹听了这个故事,就把那块石头取名做“听诗叟”。那个听诗的石头老人,如今还站在会文书院后边的山上哩。  蜡烛峰  南雁东门有一对笋岩,髙高挺立,形状像蜡烛一色,大家叫它蜡烛峰,传说从前它在乌黑夜会发光的。  北宋的时候,这里住着兄弟俩,哥哥叫陈贵一,弟弟叫陈贵叙。这兄弟俩家里很穷,白天哥哥要砍柴,弟弟要放牛,有工夫读书;若夜里用功,偏偏连买蜡烛的钱也没有。他们只好学古人的办法,去捉萤火虫来照光。南雁的夜里很凉,萤火虫东一两只,西一两只,像流星一色乱窜。他们一下赶东,一下赶西,跑得满头大汗也只捉到一小包萤火虫。少就少点吧,俩兄弟心里还是快活。阿哥笑嘻嘻地拉着阿弟回家,不小心过石丁步时脚板一溜,手掌心一松,萤火虫掉到溪水里了。溪水哗哗响,流得很急,阿哥跳下去慌里慌张抓了个发亮的物事就往岸上爬。他只怕捏坏了纸包里的萤火虫,放开手一看,却是一只透明发光的玉蟹。玉蟹乖乖地伏在阿哥的手掌心,喷吐着一颗顆亮晶晶的珠沫。俩兄弟高兴得不得了,飞—色把它捧到家里。玉蟹的珠沫越吐越多屋里也就越来越光。一会儿,屋前屋后统照光了。俩兄弟再也不用为灯光发愁了,白天干活,黄昏读书,把温州一带能找到的书统读完了。他们的名气不仅在平阳很大,整个温州府也有人知道。  外地有书读,俩兄弟就去很远很远的洛阳求学。临走时,他们把玉蟹放生了,对它说:“多谢你帮助了我们,请你再去帮助大家吧!”玉蟹好像听懂他们的话,就向蜡烛峰爬去,越爬越快,不一会儿蜡烛峰光起来了,照得南雁东洞跟西洞好比白日一样。从那之后,一到天黑,蜡烛峰就会发光。山里有只猴子,它看到蜡烛峰闪闪发亮,觉得稀奇有趣,就盯着看,看呀看,变成了猴岩峰,到现在还蹲在那里看呢!  这俩兄弟步行外出求学,担着两担草鞋走,走烂一双换一双,边走边换;草鞋穿完了,就赤脚走。整整走了一年多才走到洛阳,拜在“二程”门下研读理学。他们学到了大学问归来,仍旧住在蜡烛峰下,一边著书立说,一边办了书院。当时朱熹游学到了南雁,还为兄弟俩写了“会文书院”一个大匾额呢。十八进士洞  南雁荡山有许多岩洞,最有名的就是仙姑洞。仙姑洞的里面,还有一个十八进士洞。  传说在很早以前,有十七个秀才在南雁荡山会文书院读书。他们雇用一个后生人,一当煮饭人,二当佣人。这个后生人手脚勤快,做完本分的事,就在空闲时跟秀才一起读书。古话讲,棋杆下没有白身人,后生人虽是个干粗活的人,头脑一点也勿笨。秀才们读多少书,他也读多少书;秀才们做诗论文,他也凑上一份,做得比谁也不差。  那年,秀才上京赴考,把后生人也带去了。早年,做粗活的是不可以参加考试的。进考场那天,秀才们都进去考场,后生人就在考试场外面听候。忽然,一个催场的匆匆走到他的面前,对他说:“大家都进场了,你还不进去?快走呀!”他拉着后生人就走。后生人糊里糊涂被拉进了考场。原来,一个举子突然生了病,试场空着一个位置,主考正急着找人呢。后生人参加了考试。主考批卷时,看中他的文章,也賜他一名进士。  这样,十七个秀才赴考,就中了十八名进士,让南雁荡山留下了美谈。  十八个进士回到家乡,一起到南雁荡山的会文书院,一面谢师,一面游玩。  仙姑洞就在会文书院的对面,两地相隔只一里多路。在会文书院读书时,他们常到这里游玩。他们知道洞中还有一个很深的洞,但一直没有人敢进去。今日一时兴起,大家决定进去探个究竟。  他们每人挑着一小担蜡烛,带了干粮,一直往洞里走。除了十八进士,还有一条狗也跟着进去。这条狗是第十八个进士当煮饭人时喂养大的,它死死要跟着自己主人进洞,一进洞它就东嗔西嗅,有时跑在前头,有时远远落在后面。  这个洞,洞中有洞,岔路又多。他们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只是顺着大洞走。也不晓得走了多少路,只晓得蜡烛点了一支又一支,蜡烛都点完了,还没有走到尽头。  洞里墨黑墨黑,谁也看不见谁,秀才们慌起来,赶紧往回走。煮饭人出身的进士忽然想到,只有狗能辨认路。他紧紧拉着狗尾巴,听从狗的引导往外走。他招呼自己的伙伴一起走,只是那些秀才一个个心慌脚软,怎么也跟不上,都各人管自走了,他呼喊,传来只是崖壁的回音。  煮饭人出身的进士跟着狗走出了洞,另外十七名进士却永远没有出来。  从那以后,大家都把这个洞叫十八进士洞,现在这个洞的洞口已被塞死,谁也进不去了。  仙姑洞  南雁荡山岩洞多,顶有名的要算仙姑洞。为伲叫仙姑洞呢?只为这个岩洞里坐着个朱氏仙姑。  宋朝时,平阳闹村有个朱姓的官家小姐,名叫婵媛。这奶儿从小聪明伶俐,人又生好,爸妈很宠爱她。她长到十六七岁,上辈人把她订给水头南湖大财主刘员外做媳妇。不要看婵媛奶儿平时文静,脾气还蛮拗犟。她不喜欢这门亲事。她阿爸讲:“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做奶儿的还能在娘家养一世?再讲刘家是远近有名的大富翁,一世人吃用勿用愁。”婵媛说:“刘百万家产虽有,做人太刻薄;他的儿子不成器,我不贪图刘家的家产!”她阿爸生气讲:“配亲只求门当户对,这事由我做主,不由你!”婚事就这样被定下来了。  —日,婵媛姑娘心里烦,带贴身丫环到附近一个叫白水漈的地方游嬉。一个官家小姐,平时不大出门,有看过野外景色,一到白水漈,觉得一切都很新鲜。她想:若能生活在这地方,该有多好。  回到家,她把心事对阿妈说了,要在白水漈搭一个茅棚,与清泉花木做伴。阿妈拗不过她,答应了。她阿妈只当奶儿一时脾气,让她住几日,总会自己搬归的。  哪里晓得,婵媛在白水漈一住,就把老家忘了。她不愿过饭来张口的小姐日子,对刘家那门亲事越想越厌恶。她同村姑往来,闲时读读书,过好像出家人的日子。阿哥来叫不回去,阿妈来叫不回去,阿嫂来劝也劝不动。好话坏话统讲尽了,就是勿回家。这下她阿爸生气了,带奴仆到白水漈,放一把火把几间茅棚烧光。  烧了茅棚,婵媛也有回心转意走归,她离开白水漈走呀走,走到南雁荡山西洞。这里山清水秀,岩石千姿百态,还有很大的山洞,好比仙境一样。这里比白水漈还好,婵媛就在这个幽深雅静的山洞里安居下来。  从那以后,这一带地方常出现一个为老百姓治病的道姑,一月又一月,一年又一年,为老百姓解除疾苦,积下功德。南雁荡山的人把她当做神仙。  一日,这个道姑忽然不见了。附近百姓为纪念她,修建了寺院,立了朱氏仙姑灵牌,四季八节来祭祀,一代一代相传下来。这个朱家奶儿成了得道仙姑,她住过的西洞,后来大家就叫仙姑洞。  倒插花瓶  当年南雁荡山有个担水洞,里面住着个老道人。老道人头发、胡须统雪白,面孔红彤彤,走起路来蹬蹬响,山上山下,来来去去,连后生儿也赶勿牢。大家只晓得老道人老早就住担水洞里,问他到底有多少岁,他只笑笑,说记勿清了。有人讲,岳飞大元帅大破金人时节,老道人在岳大帅帐下当过兵的,后来岳帅被秦桧害死,老道人一气就到这地宕住下。要真是这样,就有好几百岁啰!  老道人在担水洞两边山坡开了十来亩地,栽种了很多草药。一到春天,山坡上青青的一片,草药开了花,又香又嫩。山下有人病了,老道人东抓一把草,西抓一把草,叫人煎着吃了,病好得很快。到了草药采收时节,老道人挑着两只花篮去采草药,在溪坑里荡几下,放在岩榻上晒干,再碾成粉末收藏起来,年长月久,草药粉末装满十几个小葫芦。  有一日,老道人正在采药,只见山下一群一群的老百姓,有的牵着姆儿,有的扶着老人,也有的肩上挑着棉被,背上背着包袱的,哭的哭,叫的叫,经过南雁荡向福建走。老道人一打听,原来元军打到温州,那些当官的,有的投降,有的做了帮凶。苦只苦老百姓,有衣有食在外头逃难,日晒雨淋,一路病倒的人数也数不着。老道人看到后,就到山下大路边搭起一座茅棚,把葫芦里的粉末倒出来,分给病人。只要吃了老道人的药,病就好。  元军来了,杀人放火,伲事统干得出。不久,这些元军也染上病。有个元军大头目,听讲南雁荡山上老道人有灵药,就差小头目寻访。  这个小头目寻到担水洞,找到老道人,讲:“喂,老道,听说你有灵药,快拿来替我们治病。”老道人看了看这个人,慢吞吞讲:“我是道人,只晓得修炼,不懂医,有伲药啊。”小头目说:快快拿来,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老道人说:“你的口音,是温州一带人,你为元军来讨药,不觉可耻吗?”小头目被骂得火起,一眼看到地上一柄柴斧,弯腰拾起,狠命向老道人劈去。老道人一闪,只听得“啪”的一声,火星四溅,斧头嵌入岩壁里。他用力一扳,“啪”的一声,柄断了,直到现在,那把没有柄的斧头还嵌在岩壁里呢。老道人赶快抱了葫芦向洞外跑去,小头目在后面紧追。老道人跑过小岭,沿着一条溪坑跑,跑到梅雨潭边,把药葫芦举起来,向梅雨潭抛去,自己钻进了密密的树林里逃走了。梅雨潭深得没有底,碧绿碧绿,葫芦在水潭中浮来浮去。小头目站在潭边盯着葫芦,葫芦慢慢向潭边漂来,又慢慢向潭中央漂去。他每次伸手去拿,就是只差一点儿,抓不着。小头目一急,就跳到潭里,向葫芦游去,眼看葫芦就要到手了,一阵大风刮来,潭水团团转起来,把葫芦卷起,飞到高高的山坡上去,那小头目被潭水旋得团团转,一下拖到潭底去了。  现在游人来到南雁荡山,统想到梅雨潭边看看老道人的葫芦。萌芦是倒竖着的,上大下小,日子久了,葫芦周围生了许多花草,好像花瓶插了许多鲜花,人们叫它“倒插花瓶”。  北雁荡是从南雁荡飞去的  传说北雁荡是从南雁荡飞过去的。  有一年春天,有位文武双全的秀才游南雁荡山,因这里景色迷人,一嬉忘了走归,当夜就住在仙姑洞里。睏前,他东看看西看看,看到仙姑娘娘右边有一尊关公关老爷,左边的透天洞下有一尊许真君,就拿笔在墙壁上题一联:“兄嫂房中关夫子,仙姑洞里许真君。”  关老爷和许真君看到对联很生气,统想把这秀才治死。仙姑娘娘出来制止:“慢!我看这位书生蛮有才学,后来必有出头之日,你俩不妨出对再叫他对,对不上,再讲。”关、许两位就出上联:“泉川三白水”,要他对出下联。秀才脱口说出:“岳目四丘山。”仙姑点头称赞,关、许也就收起了大刀,各归原位去了。  第二日一早,秀才离开南雁荡回家攻书,想明年中秋上京考状元。许真君认为自个在南雁荡再也没有脸皮见人了,就腾云驾雾抱着香炉向北向飞去,香炉恰好落在乐清境内的一个岩石下。当时,乐清的老百姓看见乌云密布,凭空掉落一个香炉,认为是一个显圣的活佛。他们在这块岩石下面修一修,起个名叫做“石宫”。  事有凑巧,第二年,这位秀才上京赶考,路过石宫时,天黑了。他因为一路辛苦,坐在神龛下,蒙里蒙咙眯上了眼睛。突然听见一位老人在他跟前喊道:“富贵无心想,功名两不成!”秀才睁眼一看,东方早已发白,原来是一场噩梦。他想想梦中诗句,越想越觉得这次会考不牢,大哭起来。再想想,自个反正功名有份,不如死了好!他解下腰带,跑到石宫门口,想在槐树上吊死。这时,对面来了一位老人,问他缘由,秀才也讲自己上京赶考,路过石宫,迷糊中作了一个噩梦。老人听后哈哈大笑,连讲:“好梦,好梦!”秀才问他只那会是好梦呢?老人扳着手指讲:“富贵无想,那个‘想’字去了‘心’字,是‘相’字,你必有宰相之分;‘戊戌’就是‘两不成’,意思是讲戊戌年你定能得中高榜。今年刚好是戊戌年,这都是许真君显灵呀!”秀才听老人这么一讲,转悲为喜,叩头拜谢老人后,重新上京赴考。结果考中了头名状元。  这位秀才金榜题名以后,因才学出众,做官廉正,过了不久,就被提升为左丞相。后来,为感谢许真君和仙姑娘娘的恩德,请旨回家,在石宫的原地址上,建造了一座很大很大的庙宇,把‘‘石宫”改称为“北雁荡”,与南雁相呼应,这样一来,两地统成为名扬海内外的风景胜地。  一线天  “一线天”景点在南雁荡山观音洞的右首。进口有一丈来宽,顶上只三尺宽,两旁陡崖峻壁,当中夹着两块大石头。据讲,是一只老鼠被劈成两段夹在这个岩壁的。  有一日,道教祖师爷李老君游到南雁荡山西洞,觉得这里景致好,就降落云头,摆起炼丹炉炼起了仙丹。神仙炼成一炉丹,世上要过几百年,李老君怕快要炼成的仙丹被人偷走,就特地派了两个童子来保护炼丹炉。  西洞有一只老鼠精,晓得若吃了仙丹,就会长生不老,就去偷仙丹。老鼠精看到护炉童子在炉边打瞌睡,趁机钻进炼丹炉内,偷到了仙丹。就在它想逃走时节,被两个童子发觉了,立即拿起神斧就追。老鼠从西山拼命往东山逃。为伲要往东山逃呢?老鼠晓得东山顶峰有座观音寺,想逃到那里求观音佛救命。老鼠拼命逃,童子拼命追,老鼠逃到观音佛面前双脚跪下喊救命。观音佛指着老鼠讲:“你偷了人家的物事,要我救命,真讲勿过去。”老鼠没有法,又往别地逃。护炉童子在后头紧紧追,快追到时,老鼠钻进一个洞里去,一下不见了,童子觉得奇怪,就在周围寻找,最后找到那个洞。神童抡起神斧朝那个洞劈了下去,只听到“吱”的一声,老鼠被劈成两段,仙丹掉下来,神童拾起仙丹回西洞去了。  神斧劈下的地方,就是现在的“一线天”。现在游客爬上那个一百六十步陡峻的岭,都称赞一线天的好景致。  金鸡峰和金鸡桥  南雁荡山仙姑洞下往东堡洋走的路边,溪中有另大石岩,叫金鸡峰。离那里二三十里远的水头镇上街头当年有条石板桥,叫金鸡桥。峰和桥为伲统用金鸡做名字呢?  早年,水头一带还是一片荒土,中间流过一条溪,溪上搭有一条木桥。桥边有一份大厝,住着个财主叫王百义。这个人良心坏,却上看去一脸慈祥,识透他的人背后都叫他王不义。桥这边是两间破草屋,住着王不义的长工李少贵和他的老婆。李少贵起早摸黑干活,还是养不了自己的老婆。他老婆只得每日到南雁荡山砍点柴,担到水头街卖,买回一些酱醋油盐,帮助家里打发日子。  有一日,李少贵老婆来到山中,忽听到竹林深处有雉鸡叫,声音凄惨,就循着声寻去。寻到一片长满杂木的荒坡,发现一条又粗又长的老蛇,紧紧缠着一只小雉鸡。老蛇咬牢小雉鸡的背脊,正想撕它的羽毛。李少贵老婆拿起一块石头朝蛇砸去。那条蛇头颅受到—击,就放下小雉鸡,竖起身子,张开大口,吐出一根血滴红的舌头,向她猛扑过来。她就赶紧“刷”地抽出柴刀,猛地一挥,只听“喀嚓”一声,蛇头落地了。  那只小雉鸡跳出草丛,拍拍翅膀,飞上了树杈。这时,少贵老婆才看清,它不是普通的雉鸡,是一只漂亮的金雉鸡呢。那金鸡向她点了点头,像是向恩人道谢,接着就张开翅膀,向密林飞去了。  少贵老婆卖了柴回到家里,习惯先去鸡窝捡鸡卵。她伸手一摸,哟,鸡窝里有两个鸡卵,一个大一个小。她想,一只母鸡只能生一个卵,另一个哪里来的呢?她问问邻居,统说没有丢了卵的。她捡起那只大的,放在另外的陶瓮里。一连半个月,每天鸡窝里都有两个鸡卵,她很奇怪,就一五一十对老公讲。少贵叫老婆端出陶瓮来,一数,不多不少,正好十五只。他取了一只掂了掂,足有四两重,从来未见到过鸡卵会恁大。两人正在猜疑,那只卵一下转动起来,少贵吓了一跳,五个指头一松,卵掉到地下,从卵壳里滚出一颗扁豆那么大、闪闪发光的物事。捡起一看,“啊!这是金子呀!”老婆不相信,凑近一看,果真是。她呆了一阵,想到了其中的缘故,偷偷对少贵说:“准是金鸡卵,我听人家说过,金鸡卵里有金子。”他们再试一个,又发现一颗金子。十五只卵,得到十五颗金子,夫妻俩快活得不得了。他老婆讲:“这是我救了金鸡,它来报恩哩,你千万勿讲出去呀!”  少贵心里快活,把老婆的话忘记了,碰着几个老朋友就讲起这件奇事。一传二传,这事传到了王不义的耳朵。他把少贵叫去问。少贵老婆晓得会闯祸,就在床下挖了个洞,把陶瓮埋起来。  少贵走到王不义家,王不义先是阴阳怪气笑了笑,讲:“听讲你家出了奇事,是吗?”少贵心里枰枰跳,也不晓得只那回话。停了一会儿,王不义沉着脸讲:“老实告诉你,昨日我丢了十五颗金子,你若是不交出来,我就抄你的家!”一听这话,少贵慌了手脚,心想,要是抄着那些金子,硬讲是他的,只那办?他越想心里越不安,就把真实情况一五一十讲了出来。  第二日一早,王不义带了几个家丁,拿着棍棒,闯到少贵家。他们在草屋四周张上网,想等金鸡飞进来网口一收,先抓到活金鸡,再进屋搜金鸡卵。等呀等,金鸡一点踪影也有,家丁对财主说:“主人家,有伲金鸡!我们上了当啦!”  正这时节,一阵大风刮得土也飞,树也摇,一只金鸡拍打着翅膀,呼呼响从南雁荡山飞来。它并不落下,只在草屋上空打盘旋。王不义眼睛瞪得圆轮轮,恨不得一下把它捉牢。只见金鸡翅膀一拍,飞过他的头顶,眼看就要飞走了。他急忙叫家丁射箭。只听金鸡一声惨叫,一只翼膀斜挂下来,摇摇摆摆,可比纸鸢断了线,跌到一座山上。王不义喊起来:“抓牢金鸡,抓牢金鸡!”一帮家丁争先恐后奔向木桥。就在这时节,木桥突然一声响,倒塌了,滚滚的溪流把王不义和家丁统统卷到鳌江江口,卷到汪洋大海。  金鸡也伤势过重,降落在仙姑洞下的溪里死去了,变成金鸡峰,现在还在那里。金鸡死了,少贵两夫妻用金鸡留下的金子,造了一座石桥,后来大家就把这石桥叫金鸡桥。  玉女峰  在南雁荡山会文书院左首方向,有座秀丽的玉女峰。据说,它是一个多情女子的化身。  好几百年前,北港水头街还不是一个集镇,倒是一条十分热闹的街市。这条街上住着一户姓朱的人家,屋里很富,就是人丁不旺,俩老活到花甲,只有一个独生奶儿,取名叫碧玉。碧玉聪明伶俐,是父母的心肝宝贝。女大十八变,奶儿大到十五六,就很漂亮。富人家的独生女,人品又好,远远近近谁都想攀上这门亲事,只是谁也没有把这门亲事说成功。  碧玉在家里觉得闷。有一日,她打开楼窗,看到外面桃花满树,蝶儿飞舞,蜂儿吵吵闹闹,心动了。正这时,几声淸亮的笛声随风而来,她抬头远看,只见一个眉目清秀的后生,正吹着笛赶着牛在窗前走过。这个后生是伲人呢?碧玉正在想,那后生也抬头看一眼楼窗,她“刷”一下红了脸,赶紧关了窗。  原来这是个牧牛人,是碧玉阿爸昨日刚从外地雇来的长工,名叫葛长生。  葛长生到朱家后,和碧玉在一个屋檐下过日子。时间一久,两颗心就胶在一起,刀也切不开。碧玉的爸妈慢慢摸到这两个后生的心思,老头对老娘讲:“我看,碧玉的婚事我们要早想想,不要等他们生米煮成熟饭呀!”这年腊月,老头辞退了葛长生,工钱也不给。离开朱家那一日,葛长生晓得再也见不着碧玉了,心里很悲伤。这时天正落大雪,葛长生不想活了,就跳到了南雁荡山下面的一个深潭里。第二天,深潭附近的人捞上他的尸体,把他埋在滩头高地上。这就是葛儿坟,现在还在那里。后来“葛儿”两字音叫走了,成了“丐儿坟”。  葛长生死了的消息传到了朱家。碧玉一日日瘦下去,俩老这时节担心起来。很快天又转暖,老娘眼泪汪汪对老头讲:“老头,奶儿左劝右劝也劝不转,我想带她到仙姑洞求求仙姑保佑保佑吧!”老头还怕奶儿不肯走,哪晓得碧玉正想走看一看葛长生的墓,答应走。她讲要走路,不用坐轿,爸妈依她的意思办。走呀走,终于走到仙姑洞口,这时已经是日昼。了。太阳照得山上明亮亮。碧玉想起和长生一起的日子,每一件事都记得清清楚楚。她觉得长生还活着,正举起短笛向她招呼哩!碧玉突然离开爸妈向东山急急走去。这时,一片悬崖挡住她的路,她没有力气走了,在一块大岩石上坐了下去,谁知一坐下,再也不能站起来了。她变成了玉女峰。  碧玉的爸妈,一前一后追来。碧玉的泪水,汇成一条水流,从山上直泻下来,挡住了俩老上山的路。老头叫老娘伏在肩头,要背她过水去。如今,在玉女峰前,就有一座老头背老娘的岩峰,那条溪涧,后来就叫碧溪了。  愿齐师徒开山  五代时,有个高僧叫愿齐,带了三百门徒,向东南海边走来。这批佛徒中有两个人本事顶好:一个叫智能,一个叫智深。智能手拿开山斧在前,智深举着降龙杵随后。他们逢山开路,遇水搭桥,千难万难,这日来到平阳南雁荡山。  平阳南雁荡山当时还是一片人迹罕见的森林,豺狼虎豹和虫蛇经常出没。有首民谣这样讲平阳与文成交界的难行:“穹岭冲到天,遥岭摇半年。”当时愿齐师徒走到这里,被高山挡住了。智能举起开山斧,只听“哗啦”一声,一时山崩地裂,火光冲天,飞沙走石。由于用力过猛,把一座完好的大山砍得横七竖八,条条裂痕,有一爿岩壁连同一头狮子腾空飞起,落在仙姑洞东首,现今称为云关。那云关下又长又狹的洞就是开山斧留下的创痕。云关上面那只狮子,吓得直到现在半夜你睏的时节还在叫呢。  也是这一斧头,把一条伏在山下修炼的蚊龙震得头痛,翻身从地下蹿出地面,把大山捅了个窟窿,这就是如今的东洞。蛟龙跃出山口,一阵电闪雷响,暴雨下个不停,滚滚的山洪冲了堤坝,眼看百姓就要受难。智深“扑通”一声跳人江中,骑上龙背,用降龙杵猛打龙角,把蛟龙重新牵上岸来,再移来一座山峰压住龙头;这座山峰就是如今东洞的化龙岩。岩上的龙角峰;是被智深击断了的龙角插上去的。这条蛟龙有四十里长,头被压住了,尾巴还在兴风作浪。智深又用一块万斤大石镇住了龙尾,这块巨石还是被龙尾捅穿了,这就是现在的龙漱洞。  应潮潭  南雁荡山有三十多个深潭,数来数去是顺溪三折瀑下面的应潮潭最奇了。这口深潭方圆有几十丈,传说水是咸的,还能捕到海里生长的鱼呢。它通东洋大海,潭水也会像潮水一样涨,一样落,所以叫“应潮潭”。  传说南宋时,范寅当过平阳县丞。他是北宋军事家、文学家范仲淹的曾孙,也有曾祖父的品格和爱好,很受百姓爱戴。范寅早就听人夸说过南雁荡山的风景,只苦于政务忙,抽不出时间去游玩。在平阳当官一当就是三年,朝廷又要调他回朝做官了。卸任那曰,他换了便服,带一个老仆,叫一名向导去游南雁荡山。  游到了顺溪白云山,这座山高,有很多奇峰异石怪洞。最深最奇的是半山那个白云洞,只有一条最峻最险的山径才能通行。这条路上有千仞绝壁,下有万丈深渊,掉下去休想再捡回骨头。山径边有一株天生的木莲藤,有碗口粗,是游人的扶手栏杆,这条路就叫藤道。范寅经过这藤道时,太阳快落山了。他屈指一算,吃了一惊,只因留恋这里的山光水色,不知不觉把进京签到日期耽误了。他踱到应潮潭边,心里很急,这时,一潭碧悠悠的水却突然蓬蓬地响起来,不停地沸腾、髙涨,涌上了潭岸。向导告诉他说:今天是二十六日,现在正在涨潮时候。这口潭是通海的,现在海潮涨了,它也随着涨,等海潮退时,潭水也浅退了。范寅听了笑着说:“若不是眼见,我真不相信有这回事呢。既然这口潭水通海,我假使从这里打海道去临安,不是还能赶上时间吗?”  这是句玩笑,想不到潭底当真浮出一只官船,还有一片鼓乐。船一拢岸,舱里跳出一个差役,向范寅叩头,说自己是派来迎接老爷上任。范寅想想反正自己两袖清风,又不带家小,就和老仆上船了。潮水哗哗消退,这只官船向潭心驶去,一下子就看不到了。  站在岸边的向导看呆了,立即回县禀告。县令十分惊奇,立即派人到临安打听下落。回报讲,五日前从钱江口开进一只官船,把范老爷按时送回京城了。后来的县令认为这是怪事、奇事,怕地方从此不太平,下令当地老百姓开山运石,把这应潮潭填平,现在只有几亩地大,潭水也不再随潮涨落。只有当地人还能在潭中捕到各种各样的海里的鱼类呢。  朝阳谷  南雁荡山朝阳谷风景好,古代就有名。那里有奇峰异洞,还有个大寺院,叫朝阳寺。寺里有九十九个和尚。  那一年,钱仓金钱会起义失败了,剩余的义军不愿投降,一路退到南雁荡山,大队清兵紧紧追来。这些追兵经过那里,又烧又杀,不要说老人小孩,连出家人也统杀。  清兵追到朝阳寺,起义军早已躲起来了。老和尚也不理清兵,他们就讲寺里住过“反贼”,和尚是同伙,抽出刀来一阵乱杀。九十九个和尚,杀了九十八个,只剩下厨房里一个煮饭的,钻进柴草堆里躲避。清兵用刀向柴堆里捅,一刀正戳中和尚的大腿,那煮饭的和尚忍住痛,一声不响,用自己衣袖捺住刀刃。清兵抽出刀,看看刀锋没有血迹,这才离开。几日后,清兵又上山把朝阳寺放火烧成一片瓦砾。不过此时,那个煮饭的和尚早已逃走。  那支隐蔽山中的义军以为大火过后清兵已撤退,便在黑夜里下山向别地转移。正走到朝阳谷下的峡谷里,四面伏兵齐起,火把通明。这峡谷左边是绝壁,右边是万丈深潭,前路被堵住了,后退又没有路,在绝境中,义军个个奋勇向前冲杀。一场肉搏战之后,清兵伤亡惨重,义军也战死数十个,有一个当俘虏的,有战死的义军,统跳人右边的深潭里杀身成仁。  这个深潭,就是朝阳谷下的蒲潭。潭水清绿,见不到底,倒映着山影。潭边至今还竖着一条石柱,柱顶还挂着一盏招魂引道的天灯——这是百多年前,当地老百姓为纪念投水的英魂们架设起来的。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