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官湖与打渔杀家  有一出京戏叫打渔杀家,相传剧中的故事就发生在今天的官湖一带。  宋朝时候,以官湖为中心,方圆十几里还是一片大湖,湖边的渔民以打鱼为生。在湖的东岸,有个小庄叫丁楼庄,庄上住着个渔霸叫丁三豹,专门征收渔民的渔税,残酷地欺压渔民。  梁山好汉被皇帝招安以后,死的死,逃的逃。“阮氏三雄”之一的阮小二带着一个女儿,就逃难在丁楼庄落了脚,他化名“肖恩”,租了丁三豹的渔船在官湖里打鱼,苦熬日月。在官湖的西岸,有个叫“三圣堂”的地方,地势最高,这里有一棵大柳树,盖有三间茅草棚。肖恩打鱼打累了,常把船摇到这里来歇息,把渔网扯到柳树上晾晒。在官湖镇,至今仍流传着“先有三圣堂,后有官湖街”和“三圣堂、肖恩晾网”的传说。  有一年,肖恩生了重病,卧床三月不起,不能下湖打鱼了,他只好靠借贷度日,渔税就更没法缴了。一来二去,肖恩就欠了渔霸丁三豹的税银六十两。丁三豹三天两头派人向肖恩催要渔税,肖恩只好强撑着病体驾船下湖打鱼。谁知当时天气大旱,湖水下降,鱼不上网,肖恩连打了几天,连一条鱼也没打着。  这一天丁三豹带着几个狗腿子闯进了肖恩的家,强逼肖恩拿出渔税银子来。肖恩说:“丁老爷,不是我肖恩赖你的渔税,只因湖水太浅,鱼不上网。待湖水上涨,能打到鱼时,肖恩绝不拖欠你一毫银子!”丁三豹哪里答应,恶狠狠地说:“什么?等湖水上涨,要等到猴年马月!今天要再不交出银子来,就拿你闺女抵押!”丁三豹指使狗腿子们说:“给我进屋去绑他的闺女!”狗腿子们一拥而上,把肖恩的女儿绑了起来。可怜好手难抵双拳,肖恩哪里拦阻得住,只好眼巴巴地看着女儿被拖进了丁府。  肖恩哪里咽得下这一口气!等到天黑定以后,他摸进了丁府,活活劈死了丁三豹,又杀了丁三豹的全家老少十几救出了女儿,接着又放火烧了丁三豹的房屋,带着女儿连夜逃走了。  阮小二化名肖恩在官湖打鱼,劈死丁三豹的事,后来被陈忱写进了水浒后传,又被后来的人编成了剧本,起名叫讨渔税,再后来又改名叫打渔杀家,成了我国京剧的传统保留剧目之一。直到今天,不论哪个剧团到了丁楼庄,村民都不准上演打渔杀家这出戏。至于禁演这出戏的原因,那就不用说啦。  王明球染胡子  “钱财数着窦录秀,人才数着王明球”,这是乾隆年间邳北流传的两句话。窦录秀暂且不提,单说王明球。  王明球是邳北四户人。父亲王昭德是个武官,曾任过征西先锋。王明球自幼出身官宦之家,从小有名师指教,习文练武,满腹文韬武略。尤其是体貌长得出众,身高八尺,体态匀称,方面大耳,鼻如悬胆,容颜白晳透红。胸前一捋金黄胡须,真是一表人才。所以有“人才数着王明球”的说法。  这一年,京师开考,王明球辞别父母,前往京城应试。三场考罢,王明球金榜题名。当朝文武官员有不少与王明球的父亲是年兄年弟,同殿称臣,都前来贺喜。大家一见明球的美貌,无不交口称赞。  俗语说:人怕出名猪怕壮。王明球的美名传遍京师,乾隆皇帝也知道了,觉得选拔这样的栋梁之才是社稷之幸,于是,他下了圣旨,决定次日面试王明球。王明球接旨后又喜又怕,喜的是圣上要提拔重用他,怕的是若有言差语错,进退失度,就可能出乱子。他手捻黄须,在屋里踱来踱去,待走到桌前往镜子里一照,不由得心里一动,长叹一声。自言自语道:“咳,看我这副相貌,尚能博得皇上欢心;只是这黄胡子太不相称了,要是黑胡子有多好呀!”他忽、然想到人说白发白须能染成黑色,于是打发心腹,立即寻找良方妙药,连夜把胡须染成了黑色。  次曰一早,王明球急忙起来拿镜子一照,见一副白脸膛,颔下黑须飘洒,心中欢喜,便上朝面君去了。  王明球到了金殿,跪在龙书案前三呼万岁。皇上当即面试,提了很多天文地理、文韬武略的问题,王明球对答如流,口若悬河。圣心大悦。又见王明球人才出众,益发欢喜。但仔细一看王明球的胡须,惋惜道:“可惜是银面黑须,要是银面金须就主贵了;本想留你朝中做官,看来不中,命你前往湖南长沙,任长沙四府道台去吧!”王明球谢恩退下,暗自埋怨自己,弄巧成拙,自讨苦吃,罢了罢了,只好奉旨到湖南上任去了。  数月以后,朝中有个蔡状元回家探亲。这一日,经过长沙府,在驿馆住下,命王球前去接见。王明球由于事出仓促,一时忘了穿戴官服,只穿了靴子,就急急忙忙前往驿馆迎接。蔡状元见王明球衣冠不整,不成体统,认为是瞧不起状元,心中有些不悦。酒席筵前,蔡状元见王明球穿了一双新靴子,便讽刺道:“道台大人这欢新靴子倒能帮你登上锦绣前程。”王明球一听,顺口便道:“靴子不太好,就是底子厚。”无心话就怕有心人听,蔡状元当时一愣,暗暗寻思:底子厚?你自恃父亲有功,朝中王丞相是你恩师,难道搬这些吓唬我,我就被你吓倒了吗?我要揭出你的隐私,恐怕不仅这顶纱帽戴不住,还要治罪呢!想到这里,他冷笑一声道:“道台当年面君不是银面黑须吗?怎么如今成了银面金须了呢?”王明球一听,忐忑不安,心想:自到长沙从未进京,亦无人提及胡须一事,今日一听蔡状元忽然谈起胡须来,仓促间张口结舌,难以对答,只好连声说“人老了,人老了。”蔡状元哈哈大笑道:“老了黑变黄,当年黄变黑,道台的胡须真是多变啊!”说罢,拂袖离席。命人送客后,王明球退入内室,这才悟到麻烦的事就要来了。  一日早朝,群臣奏罢,乾隆正欲退朝,蔡状元出班禀道:“臣省亲经长沙,闻听道台王明球贪赃枉法,民愤极大,伏希圣鉴。”乾隆一听大怒,便欲传旨问罪。这时王丞相奏道:“启禀万岁,长沙四府自王明球上任以来,五谷丰登,万民安乐,路不拾遗,夜不闭户,望我主明察。”乾隆尚未开口,蔡状元急忙又奏道:“王丞相乃王明球的恩师,了解一定甚多,但王明球有欺君之罪,王丞相却加以偏袒,不肯据实上奏,可见所奏之事,亦未必是事实。”乾隆闻奏,当即追问蔡状元关于王明球的欺君事实。蔡状元就把王明求金殿面试染须一事叙说了一遍。乾隆一听这番话,把龙案一拍道:“此话当真?”蔡状元奏道:“无半点虚言,我主不信,可召回当面验证。”于是,乾隆立即降旨召见王明球。  再说王明球接到旨圣后,自知大祸临头,但也不敢违旨,只得奉召进京。不一日,王明球到了京城。次日面君,乾隆一见怒道:“王明球,你的黑须怎么变成金须了?”王明球只好实说,乞求圣上开恩。王丞相等一些大臣也极力说情:乾隆念他诚恳认罪,便降旨削去四府道台之职,降为长沙一府知府。王明球含恨回到长沙,不久染病,便辞职还家了。  王明球回家后,一直在家务农。死后谥为“忠义大夫”,埋葬在四户村南头。如今这座又高又大的坟墓还在。  山水传说  岠山  岠山是邳州最大的山,有关它的传说在邳州也最多。什么金磨金马驹啦,什么金瓜金钥匙啦,扯拉起来,真跟卖泥盆似的,一套又一套,摆不尽,说不完。  相传,邳州这地方原是一马平川,没有一个山疙瘩。沂水汤汤,泗水滔滔,美景赛江南。有个仙人见这地方水土好,便想从山西喜鹊窝迁移一些人口到这里来安家。有水没有山,江山少半边,喜鹊窝人不肯来。这仙人就对躲在地底下睡大觉的两座石山说:“限你们在明晨卯时都长出来,一南一北,掎角相峙。谁长得快,长得高,我就送谁金磨金马驹,碾金豆子!”  这两座睡山听从仙令,破土而出,摞着劲儿往上长。北面的那座山刚长到丈把高的时候,有个大嫂夜里起来小便,在山头上撒了一泡尿,那山沾了臊气,就再也长不高了,这就是现在的土山,当年关公曾在此屯过兵,与曹操签订过“降汉不降曹”的“土山三约”。  南面的那座山仍然继续往上蹿,夜交子时,它就长得摩天了,直顶得老天“咯吱咯吱”响。玉皇大帝怕它再长顶塌了天,忙唤大力神拿把大锯来,拦腰将它锯断了,所以这座山便叫“锯山”,因为它在邳州最髙最大,又称“岠山”。  岠山被锯掉的那半截,倒落在地上摔了七八十瓣儿,又变成了七八十座小山:唐山、黄山、二龙山,望山、毛山、斗篷山,花山、杏山、十步山,白山、黑山、扒头山,剑山、炮山、禹王山,车辐山、倚宿山、熊耳山,还有金苗山、银苗山、九顶莲花山……从此,邳州这地方有水也有山了。不久,山西喜鹊窝人也迁到这里来安家了。如果问一问邳州当地人,老家在哪里?不管姓什么,他们都会回答:“喜鹊窝”!再看看邳州人的小趾盖上还裂开一小瓣儿呢,那是当年跑路磨劈的!  岠山因为长得又快又髙,得到了仙人送的金磨金马驹,成了邳州的一座宝山。金马驹拉着金磨呼呼转,那金豆子成天价呼呼往下淌。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岠山底下藏满了金豆子,用车装不了,用船载不完。由于山底下金子多,火气盛,山上栽树长不粗,种谷不打粮,只有山芋南瓜有收成,那都是一些秧秧货,不顶硬!老百姓守着金山饿肚子,却没想到去开山取金子。  十年,百年,千年过去了,那仙人又路过邳州,看这蛆山周围一片荒凉,觉得很奇怪。他步下云头,来到山南坡,见到一个看瓜的老汉正坐在地头打盹,便上前问道:“老人家,岠山这地方收成怎样?”  这看瓜老汉姓花,是个实诚人,有啥说啥:“俺这地方水土硬,干旱不打粮呀!庄户人家的碗里,年年都是,七个月的白芋,三个月的南瓜,两个月的粮食一小把。你看,俺种的这一亩山地南瓜,秧子拖得怪长,就是光开谎花不打纽。地当央这棵瓜秧耷拉着一个瓜纽,只有皮棰大,还是一个歪把子!”  仙人说:“这歪把子瓜有什么不好,说不定它还是一个宝瓜呢?”  “什么宝不宝的,俺摘回家去做饭,一个人还吃不饱呢?”花老汉说着便要去摘那歪把子瓜。  “摘不得,摘不得!等这瓜长到一百天的时候,瓜熟蒂落,你扛着它围着这山左转三圈,右转三圈,山门就开了。山里面到处滚着金豆子,你进去抓两把来,也够你一辈子的吃用了。”  听说山里有金豆子,花老汉高兴地笑了,醒来原是一场梦。他暗想:这真日鬼了,怎么大白天会梦到金磨金马驹子呢?有枣无枣打一竿,俺就让这歪把子长到一百天吧!  花老汉在这南瓜地头搭了一个“驴夹板子小屋,吃住在那里守护着。早晨浇水,中午锄草,晚上捉虫,每天从早到晚为这一个南瓜忙活着。可是,这瓜一天不见长,两天不见大,快长三个月了,还是只有皮棰那么大!  过了九九八十一天,这只南瓜开始见长了,一天一个样。瓜身变长了,瓜腰变粗了,瓜皮也渐渐由青变黄了。花老汉看在眼里,甜在心里,心话:如果用这歪把子真能打开山门找到金马驹子的话,我就叫这金马驹一天到晚不卸套,碾出三石三斗三升金豆子来,让俺这山里人子孙八代都使不清,用不完。  到了九十九天,这棵南瓜的藤枯了,叶也蔫了,瓜皮也好像涂上了一层金子,黄灿灿,亮闪闪,照得人眼花。花老汉看这瓜也不能再长了,怕放在地里被人偷去,便摘下来放在床底下,打算第二天扛它去开山门。心里有事夜里睡不着,花老汉躺在床上,思来想去,总觉得用这歪把子南瓜去开山,有点太玄乎,心话:明天我要是在大白天扛着瓜围着山乱转,又找不到山门,别人不笑话吗?不如趁这夜里没人,先扛它围着这山转几圈试试看。如果山门真的开了,俺明早就去招呼大家进山来拾金豆子!  想到这里,花老汉便一骨碌爬将起来,披衣下床,扛着歪把子南瓜,围着这岠山转开了。左转三圈,山里没动静;右转三圈,也没找到山门。花老汉跑颠累了,就生气地把这南瓜往山脚下猛地一摔,坐下来直喘粗气。谁知,这歪把子南瓜一沾山,那岠山便“轰隆”一声裂开了一个大口子!花老汉伸头往里一瞅:哟!这里面全是金豆子,金光闪耀,把半个天空都映得金黄。花老汉急三步跑进去,抓一把又忙放下,想找个口袋多装一些背回去。这时,只觉得耳朵里有点发痒,正好前面有一个金耳挖子,他便弯腰拣了起来。转眼再一看,不好!那山门正“吱扭吱扭”地往一块合呢,要不赶快跑出去,将会被关在山里头。花老汉拔腿往外跑,前脚出,后脚抬,那山门便“哐当”一声关上了。他还想再回头去找那歪把子南瓜,早就不见影了。  鸡叫了,天亮了,那仙人又来到花老汉的瓜地,一看歪把子南瓜早被摘掉了,便连声说:“可惜,可惜!”原来这歪把子南瓜就是开山的钥匙,只要长足一百天,用它去开山门,随到随幵。九十九天呢,嫩了一点,山门只能开一会儿。  花老汉听了,也不后悔。他说:“人心不能太渴。俺丢了一个歪把子南瓜,拣来一个金耳挖子,也值!”  五龙沟  艾山南坡,山崖陡峭,上有五条大沟,顶端相距很宽,越往下越小,到山根便汇聚一处。相传这是被龙抓的。  传说古时候,有两条龙追逐一只为害世间的蜘蛛精。这蜘蛛精神通广大,道业颇深。追赶他的两条龙,一条是青龙,一条是火龙。青龙赶得快,它追上蜘蛛精后,被蜘蛛精吐出的蛛丝缚住,不得脱身。等到火龙赶到,烧断蛛丝救出青龙,蜘蛛精又跑了老远。就这样追追打打,一直到了艾山顶上。走投无路的蜘蛛精想躲进艾山,但已来不及了,赶上来的青龙狠命地一爪子,没有抓住蜘蛛精却把艾山南坡抓了五道深沟。这就是现在的五龙沟。经过一番苦斗之后,蜘蛛精终于被捉到了,青龙回复玉帝,玉帝下令把蜘蛛精用铁链锁上,就地压在山下,让它永世不得翻身。直到现在,那蜘蛛精还压在艾山五龙沟下面。  神艾  艾山是因盛产野艾而得名的。传说在很早很早以前,艾山的南边住着一户人家,婆婆身上长了一个大疮,长年不愈。后来听一位老道士说,这疮非经艾山的神艾烧水洗治不得痊愈,只是神艾要六十年才出现一次,轻易是碰不到的。道士走后的一年初秋,夜里鸡刚叫二遍,婆婆便叫儿媳起来推磨。儿媳妇起来刷好磨,淘好粮食,牵来驴子,刚准备套磨,那驴子却挣脱了缰绳,冲出院门向后山跑去,小媳妇只好向山上去追。她追到半山腰,不提防被石头绊倒了。膝盖磕破了一块皮,鲜血淌了一腿,她见路旁满是二尺多高像野艾似的一片绿棵,但比起野艾更大更鲜,便随手捋来,擦了擦伤处,又掐来一片放在手心上揉揉,贴在伤处,就继续追赶驴子。  天亮了,她把驴子牵回家,突然想起追驴时磕破的伤腿,现在怎么不觉疼了呢?一看那伤口已长好,只有一点痕迹。她感到奇一怪,便告诉了婆婆。那老太婆意识到这可能就是道士说的六十年出现一次的神艾。于是就叫媳妇去原来的地方看看,还有没有那种艾。媳妇寻到原处,哪里还有呢?  那老太婆越想越气,她便把气都撒在儿媳妇身上,变着法儿折磨她。那媳妇受不了婆婆的折磨,便在一天夜里爬到山上,用绳子把自己吊死在一个大石崖上。直到现在,人们还可以在这山的石缝里找到一种叫做“王大娘”的小东西,红红的小嘴,弓着背,有两条丝带把它牢牢地系在石块上,据说这就是那位吊死的媳妇变的。  聚仙台  在艾山的南麓,有座数丈高的台子,四周悬崖陡壁,荆棘丛生。早在唐朝年间,艾山人就在此台上修了一座庙。庙里住着一个道人,名叫杜来小。一天晚上,来小登髙台赏明月,忽听有人在台上谈笑风生。来小攀藤窥看,乃是八位仙风道骨的不速之客,正分吃一堆红枣。来小看着眼馋,上前讨了一颗吞下肚,顿时觉得全身轻松,眼亮心明。抬头奔正南方一看,便望见了南天门。片刻,众仙起程,来小迷糊中也驾起了祥云,只听耳边风声呼呼。正在他害怕之际,觉得有人在背后一指,来小肚内红枣整个喷出,失落在地,众仙却扬长而去。来小落下后,一心想赶回庙中,紧赶慢赶三个月才到庙门,进庙一看,到处长满了野草,屋内尘土积了一层。在大殿的东墙上隐约出现八位仙人的图影。原来八位神仙是在此聚会的,从此这个台子便称作“聚仙台”了。  城山  城山,原名“洪福山”。三百多年前,邳州旧城沉陷,在洪福山麓另建新城,山因城名,改称“城山”。  城山脚下有一条河,蜿蜒绕城,流水不断,清得像竹叶。这河又因城而名,叫做“城河”。  城河挽着城山,城山伴着城河。山水交合,有动有静,繁衍出不少神奇。其中,最有名的当数石龙的传说。  从前,城山东南侧有一块突兀巨石,早晨最先得到阳光,倒映城河,伴着水波跳跃,跟活的一样!有一位风水先生路过城山,目睹奇观,说这地方早晚有一天要产生龙脉,惊天动地。  果然不出所料,在九九重阳这天,那巨石轰然崩裂,长出一条石龙来,那石龙摇首摆尾,顺山势而下,欲饮城河水。一旦喝到河水,滋肝润肺,这石龙将会变成一条真龙,腾空而飞。到那个时候啊,邳州这地方将成为帝王之乡,出来三斗芝麻那么多的文官武将。泥腿子换蟒袍,斗篷变作乌纱帽,连背屎粪箕子拾大粪的也要头顶花翎翅!  听到城山长出石龙的消息,老百姓欢天喜地,奔走相告,巴望着这石龙快快变成真龙,保佑邳州。而邳州县令却如坐针毡,心话:我寒窗苦读十几载,把头发都熬白了,才捞了个小小县令。如果让这石龙长成,邳州出来那么多的大官,我这堂堂父母官还不成了店小二,见人低三品,步步得磕头?这县令发誓要斩断龙脉,保住自己的乌纱帽,让老百姓竹篮子打水一场空。  县令指派差役,立即征调七七四十九个石匠来,连夜上山去凿断石龙。不料,这石龙坚如金刚,一碰火星,凿不断,砸不烂。只见石匠凿掉一片石,石龙长出一片鳞;石匠劈开一个龙趾盖,石龙又伸出一只龙爪来。这七七四十九个石匠,“叮叮当当”,錾了七七四十九天,也未损石龙一根毫毛!  再有三天时间,石龙的须子就能伸到城河里了。这时,河神来了,他对石龙说:“要不要涨水漫岸,让你尽快喝到城河水,早一天腾飞?”  石龙说:“不要不要,涨水漫岸会淹没老百姓的庄稼。”  山神也来了,他对石龙说:“你可要挺得住,咬咬牙,再坚持这最后三天啊!”  石龙说:“好的好的,我不怕錾凿,也不怕炮轰。只要他们不用秆草浇桐油来烧,三天之内,我保准直升云天!”  石龙与河神山神的对话被监工的差役听得一清二楚。他连忙禀报县令,说“石龙不怕錾凿,就怕火攻。”  县令当即派人运来七七四十九车秆草,浇上七七四十九桶桐油,将这浇过桐油的秆草围垛在石龙身上,然后点火焚烧。只见城山东坡,烟雾滚滚,火光冲天,那石龙被烧得疼痛难忍,翻身打滚,山也动,地也摇。  石龙赶紧呼喊山神来扑火,山神吓跑了。  石龙又求河神来救生,河神也不敢上前了。  这样,大火烧了三天三夜,石龙在山坡上翻滚了三天三夜,最后龙身断裂,变成了一截一截的石墩子。可怜那石龙被烧死时,龙须子距离城河水,仅仅只有一拃远!  如今,你只要站在城山东南坡下面,抬头往上看,便可看到山上有一溜石墩子,从山顶断断续续连接到山下,就跟石龙要爬下来去喝城河水似的。更稀奇的是,这城山脚下有片泥土跟血一样,又红又粘。用这红泥腌制咸鸭蛋,蛋黄红得像桔子,又嫩又香。当地人说,这红泥是那石龙的血染成的呢!  望母山  邳州西北部有一座小山,名叫“望母山”。  望母山很矮,好像一个小孩蹲在地上,呆呆地望着远方,等待着娘归来,喊也喊不动,拉也拉不回。  这地方原来没有山,只有一块大石头。大石头旁边有个茅草棚,住着外来逃荒的王辑母子俩。王嫂的儿子叫二小,人又乖,嘴又甜,一天到晚围着娘“。娘要烧锅,他忙去抱柴;饭做好了,一盛两碗,娘不动筷他不吃。二小是娘的心肝肉,娘走到哪里,哪里就是二小的家。  有一年冬天,王嫂得了口热病,一心想吃瓜。王嫂说:“儿啊,娘记得艾山坡上有片瓜地,你去摘一个瓜来给娘解解渴吧!”寒冬腊月,到哪里去弄瓜呢?  二小听娘的话,还是抬腿上了路。他一口气跑到艾山坡,上上下下找个遍,也没见到一个瓜。天黑了,人也乏了,二小仍在山上转。来到聚仙台前,二小碰到一个白胡子老头,便上前施礼问道:“老爷爷,这山上可有瓜不?”  白胡子老头没听清,忙说:“刮什么风?”  二小说:“没有风。”  白胡子老头说:“没有风,哪有瓜(刮)?”  二小见他净打岔,便故意大声说:“北风!”  白胡子老头说:“噢,南瓜(刮),没有。”  “南风!”  “北瓜(刮),没有。”  “西风!”  “冬(东)瓜(刮),也没有。”-  “东风!”  “西瓜(刮),更没有!”  说话间,山里突然刮起一阵旋风来。白胡子老头说:“这是搅  江苏邳州卷传说  瓜(刮)呀,有是有,但生不能吃,熟不好吃,半生半熟加作料祛火除燥。”一阵旋风过后,白胡子老头不见了。二小发现脚边滚着一只小瓜,椭圆形,黄橙橙,没见过,也说不出名。  二小把这只瓜抱回家,王嫂切开就吃,咬一口,又苦又涩,咽不下去。二小这才想起白胡子老头的话,掏出瓜籽,把瓜放在锅里去煮,半生半熟捞出来。他怕娘等急了,又把瓜放在凉水里泡一泡,用筷子搅一搅。这一搅不要紧,整个瓜瓤变成了一团条条,色如金,细如线,煞是好看。二小把这瓜丝拌点盐,又讨点醋浇浇,端给了娘。王嫂用筷子刀一根瓜丝尝尝,又脆又嫩,爽口生津。她吃了半碗瓜丝,口热病顿时好了。王嫂高兴地问:“这叫什么瓜?”二小回答:“搅瓜。”他把遇到白胡子老头的情形一一告诉了娘。  王嫂说:“那是聚仙台的神仙呀!二小呀,这瓜娘不能独吃。你把瓜籽留好,待明年开春时咱娘儿俩把它种下地,结了瓜,让周围的人家都来尝尝。”从此,望母山一带就幵始种植搅瓜了。直到今天,望母山搅瓜仍然很有名气,是邳州的一道名菜哩!  儿乖娘心疼,更盼儿成才。王嫂心想,家里再穷也不能穷了孩子,自己再苦也不能苦了孩子。只要自己能拉得动讨饭棍,就得想法供孩子念书,将来好有个出息。日吃百家饭,夜无隔宿粮,哪有钱去请先生呢?王嫂把家里仅有的三只搅瓜送给先生,求他教二小读书识字。先生看二小孝顺,又聪明伶俐,就把他收下了。  二小在学堂念书,王嫂挨村讨饭。  二小念了三年书,王嫂讨了三年饭。  有一天,王嫂整整跑了一天才讨到半碗饭,她自己没舍得尝一口,全都端回了家。王嫂怕二小吃不饱,又出门去想再讨一点来,可怜王嫂一天茶水未进,又饥又累,晕倒在山涧沟里,再也未能站起来。二小放学回来,看娘不在家,就蹲在门口的大石头上等娘回来一起吃饭。心话:娘可能到远村讨饭去了,但她早晚得来家。  月亮出来了,太阳下山了;太阳出来了,月亮下山了……等了一天又一天,二小没见到娘的面。  梅花落了,桃花开了;桃花落了,梅花开了……盼了一年又一年,二小没盼到娘归来。  小鸟喳喳喳,来叫二小回家,二小不理睬。  小猫咪咪咪,来喊二小回家,二小不答理。  小狗汪汪汪,来拽二小回家,二小不动身……  二小等呀,二小望,不见娘来心发慌。二小望呀,二小盼,不见娘来不吃饭。天长日久,二小的双腿生了根,扎进了石头里,再 也不能动弹了。搅瓜可怜二小,就伸长瓜藤把二小围起来,又张开瓜叶为他遮风挡雨。后来,二小的身子变成了石头,长成了一座山,这就是“望母山”。  呦鹿山  在邳州北部,与山东省苍山县交界的地方,横卧着一座孤山,名叫“呦鹿山”。  民间传说,当年二郎神下界赶山驱水,路过苏鲁交界地面,被一座凌云高山挡住去路。二郎神再三喝令闪开,这山竟然不理睬。一气之下,二郎神掏出余鞭,将其拦腰打断。下半截成为树墩状,留在原地,那就是山东枣庄的抱犊崮;上半截飞落到东南的一片麦田里,如牛卧地,这就是江苏邳州的呦鹿山。  这呦鹿山虽不高大,却变化多姿:从南面看,是东西走向,从东面看,又是南北走向。既雄奇陡峭,又崎岠蜿蜒,层峦叠嶂,移步换形,令人目迷神夺,难以辨识。  “呦鹿山,迷路山,巴掌大的山头,也得转三天”。过往行人初次翻越这座山,如果无人引路,十有八九会转向,进得山来,出不了山去。说起来,这里还有一个让人伤心的故事。  相传在明朝永乐年间,有个童生姓尤名路。他天资聪颖,过目成诵,三岁初识字,五岁明句读,七岁做文章,九岁参加县试名列秀才榜。这一年,明成祖朱棣迁都北京,举行全国大考,选拔进士翰林,钦点头名状元。九岁的尤路也想赴京赶考,娘嫌他年龄小,不让去。“哪有穿幵裆裤的进士,刚掉奶牙的状元?儿啊,等你长到十八九岁再去赶考也不迟!”  尤路说:“有志不在年高,无志枉活百岁。项橐七岁能为孔子师,甘罗十二岁做宰相,我都九岁了,怎么不能去考状元呢?”  娘有来言,儿有去语。娘怎么也说服不了儿子,只好让老仆人胡大带足盘缠,陪同尤路进京去赶考。  尤路和胡大主仆二人日夜兼程,来到了呦鹿山。天色将晚,无处投宿。尤路说:“咱们先翻过这座山再去找住处吧!”胡大见这山不大,就跟尤路进山了。哪知,这山岭中有岭,坡中有坡,越走越深,越走越远。左转右拐,迷失了方向。明明看着是往北走,却偏偏朝南来。再转头回去,走了半天,又绕到原来的地方。尤路和胡大,东一头,西一脑,跟抽陀螺似的,转悠了大半夜,也没能翻过这座山。没有办法,他们只好找个山洞暂且歇下来。  天亮了,这主仆二人还是找不到下山的路。胡大说:“相公,你在这山洞里等着,我去找一个人来带带路。”胡大走了,三转两转,他又迷了路,一直没回头。尤路一个人待在山洞里,整整三天三夜,惊吓加饥渴,病倒了。一个九岁的孩子,孤零零地躺在深山里,没人管,没人问,不几天就死了。  尤路死后,变成了一头七色梅花鹿。从这个山坡爬上那个山坡,从那个山头跳到这个山头,它四处去找胡大,结果发现胡大也饿死在山里了。自己迷路遇了难,不能再让别人受害了。于是,这七色梅花鹿成天价在山里跑来跑去,一旦发现有人迷路,它便跑上前去,轻轻地叫道:“呦呦呦,跟我走!呦呦呦,跟我走!”梅花鹿在前头引路,迷路人跟在后面走,一会儿就出了山口。  再说尤路的娘在家里等候尤路赶考的消息,望眼被穿,度曰如年。皇榜出来了,头名状元没有尤路的姓,二名榜眼没有尤路的名,三名探花尤路也没挨上边。落榜也该回家呀,可是,一个月不见儿来信,两个月不见儿归来,三个月过去了,还是杳如黄鹤。娘坐不住了,便亲自前往京城去找尤路。  尤路娘到了呦鹿山,也迷了路。这时,那七色梅花鹿又跑到娘的跟前,甜甜地叫道:“呦呦呦,跟我走!呦呦呦,跟我走!”鹿在前,娘在后,翻过三道岭,爬过两道坡,最后来到一个山洞前。娘这才发现尤路死在了这个山洞里,尸首还没烂,只是手指头咬破了,蘸血在石头上写着六个字:“尤路在,路不忧!”  娘把尤路的尸体抱在怀里,大哭起来。哭着哭着,她觉得怀里在动弹,定睛一看,原来抱着的是一头七色梅花鹿!那鹿从娘的怀里挣脱开来,又连声叫:“呦呦呦,跟我走!呦呦呦,跟我走!”  娘跟着梅花鹿走下山来,那鹿转眼又钻进深山里,无影无踪了。娘把儿子的遭遇告诉了过往行人,大家说:“尤路活着时未能治天下,死了还来助一方,真是个好后生啊!”于是,大家便把这座山叫做“尤路山”,表示对尤路的怀念。  每到夜深人静时,山风吹来,尤路山里总会传来“呦呦呦,  跟我走”的鹿鸣声,那是尤路在为过往行人引路呢!后来,有个读书人援引诗经中“呦呦鹿鸣,食野之萍”的句子,取“尤路”二字的谐音,将山名改为“呦鹿山”,这山名也就更雅了。  双龙山  在古运河边的火石埠村,有一座名叫双龙山的小山,象是被利剑劈成了两半。这座山为什么会分成两半呢?这里面还有一段动人的故事哩!  传说在很早以前,有个姓王的老头,在古运河边种了一亩瓜,又大又圆的西瓜一个挨一个,长得非常喜人。一天有只商船在这里停下,从船上下来一个身穿大褂的人,那人到王老头的瓜地转了两圈,买了几个瓜就回船了。  晚上,月明星稀,那个穿大褂的提着酒和几样小菜又来到瓜地,对王老头说:“老哥,咱们来喝两盅。”王老头切了一个三白西瓜,两人便借着月光喝起酒来。穿大褂的说:“我姓郑,今年五十二岁,家住无锡,是做买卖的。你老哥贵姓高名?”王老头说:“我姓王,人都叫我王老实,家就住在东边庄上,我是甲子年甲子月甲子日生人,今年又缝甲子年,赶着算我今年六十一了。”“好!”穿大褂的无锡人接着又对王老头说:“王老哥,求你办件事,我娘五年前得了一种病,一到寒天就喘不开,头些时,有人出了个方子,说用黄金瓜和蜂蜜加麦冬甘草吃了可以除病,可是这种黄金瓜很少见,白天我在你的瓜地里看到这种瓜,想买给老娘治病,不知您同意不?”王老头说:“甭说一个瓜,就是十个也行,但不知是哪个瓜?”穿大褂的无锡人起身带着王老头走到那个瓜边说:“就是这个。”王老头仔细看,那棵秧上只结一个瓜,有拳头大小,金黄发亮。那个无锡人说:“出方人交代过,当药引子须用新鲜的,你给我留着,我不来你千万别摘。”说着从腰里掏出一把铜钱交给王老头。王老头说:“既是朋友,一个小瓜算得了什么。”两个人推了半天,王老头只好收了五个铜钱,那个无锡人便告别了王老头,北上做生意去了。  到了秋天,地里的瓜都卖完了,可姓郑的无锡人还没来,王老头单守着那个黄金瓜。九月初七的下傍晚,王老头看天要下霜了,心想,郑老弟说得要新鲜的,于是他就把那个黄金瓜摘下来放在瓷盆里收起来。夜里果然下了一场大霜,王老头庆幸自己把瓜摘了。  三天后,那个无锡人来到瓜屋,王老头高兴地说:“老弟,你可回来了。”老郑提着一大嘟噜礼物满脸带笑地问:“大哥,瓜你可给我留好了?”“留好了,留好了。”王老头连忙说。老郑说:“好,太谢谢你了。看,这两瓶上好的绿豆烧是给你带的。”王老头指着瓷盆里的瓜说:“前天,我怕瓜被霜打坏了,就摘下来放在这里……”“什么?”老郑脸色陡然一变:“唉!你坏了我的大事!”说着,他生气地拿起瓜就走了。  当天夜里,双龙山上传来惊天动地的响声。天明,王老头和乡亲们跑到山上去看,山顶从南到北被钻了个大洞。忽然有人喊了一声:“洞里有人!”大家一下子都拥上去看,王老头也朝洞口走去,只见一个身穿大褂的人躺在洞口,满脸是血。王老头认出来了,就急忙上前喊:“郑老弟,郑老弟!”那人迷迷糊糊地嚷道:“牛……牛!”王老头把他抬到家里,解开衣服一看,浑身是伤,腰骨也摔断了,王老头急忙叫人去请医生。老郑慢慢睁开眼睛,他紧紧攥住王老头的手说:“大哥,我实在对不起你。”王老头说:“你说哪里去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老郑含着泪水说:“早年我结识个和尚,他能掐会算,慧眼识宝,他对我说,苏北运河东岸的双龙山上有一只金牛,但不易得到,只有先让它吃了定心丸才能逮住它,这定心丸是一棵秧上结个金色小瓜,金黄发亮,有奇香。这瓜必须是甲子年甲子月甲子日生的人在甲子年甲子月甲子日种的,种后必须用运河弯处的水浇灌,还必须在大霜之后摘才行。为了得到金牛,我到苏北后,在运河的几个拐弯处都打听过,但都没有。最后在你瓜地里发现了这种瓜,而且你的生辰八字也正对。但因未经霜不能用,我便谎称是当药引用的,下霜后我回来时,不想你已把瓜摘下来了。晚上我到山顶,果然见到了金牛,我忙把瓜送给它吃,因瓜没经霜打太硬,卡在金牛喉咙里下不去。金牛被卡急了,就往山里钻,我拽住它尾巴不想放,结果没逮住金牛,反而被摔成这样。”老郑说到这里,“哇”地一声吐了口鲜血就死了。  从此,双龙山上便留下一个大洞,年长日久,上面的石头风化塌下来,就成了一道沟,把山分为两半。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