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黄石公唤鹿  邳北有这样一首民谣:“赤日炎炎似火烧,大地万物被烤焦;赤松仙人黄石公,唤绿(鹿)播福乐陶陶。”  传说黄石公住在黄石山赤松洞的时候,他喂了一只五朵梅花鹿,每天早上放到山上吃青草,每天晚上黄石公把它唤回赤松洞。五朵梅花鹿是黄石公惟一的伴侣。这只五朵梅花鹿是神鹿,是大地的精灵。五朵梅花有五种颜色:红、绿、黄、蓝、白。黄石公发现五朵梅花发生红的变化,就知道天下要大旱,便到处喊着:“赤日1炎炎似火烧,大地万物要烤焦”,告诉人们做好抗旱的准备。他发现鹿身上的五朵梅花变成绿色,便唱着:“大地万物绿油油,天下百姓吃喝不用愁”,告诉人们辛勤管理力夺丰收。当他发现五朵梅花变成黄色,他就给大家说“大地五谷黄橙橙,五谷丰登得安宁”,告诉人们,丰收要节俭,预备大灾年。当他发现五朵梅花变成蓝色,他就四处吆喝:“大地万物色暗淡,雨水涟涟禾苗淹”,告诉人们做好防涝准备。当他发现五朵梅花变成白色,他就对人说:“大地万物一片白,讨儿要饭无家归”,告诉人们做好灾年讨饭、天下大乱的准备。为此,人们十分感激黄石公。  有一天,村里刘公到赤松洞跟黄石公聊天时说:“黄石公,你给大家办了很多好事,村里老老小小都十分感谢你,可老百姓还要受旱涝的欺负,抗不了旱灾涝灾。”黄石公感到老汉说的是这么回事,怎么能叫大涝大旱之年老百姓们仍能收成好、过上好日子呢?送走刘公,黄石公把这话给鹿说了,鹿说:“大涝之时你赶鹿,大旱之时你唤鹿,我跑到山上,你去山上唤,我跑到田里,你到田里唤。”黄石公认为鹿说得对,给大地唤绿,给人民播福,不就圆了百姓的心愿了吗?  第二年春天,天气大旱,小麦旱黄了,春种的庄稼也没法下种,老百姓为此怨声载道。黄石公把鹿放到山上,一边用手向鹿招呼着,一边一个劲地唤:“鹿鹿(绿绿)、鹿鹿(绿绿)”,越唤鹿越跑得欢,它所到之处,草也青了,树也绿了,满山都绿了。黄石公又把鹿赶到田野里,一边招手招呼,一边使劲地唤:“鹿鹿(露露)、鹿鹿(露露)”,田野里的小麦地里湿润了,种下的种子也长出了绿芽。人们高兴得跳着、蹦着,都夸黄石公给人民造福了,给大地披绿了,人们再也不怕旱灾了。  到了夏天,阴雨连绵,沟满河平,庄稼都泡在水里,老百姓也无法排水。黄石公又把鹿赶到田里,手里拿着一枝赤松枝,一边拍打着赶鹿,一边呼唤着鹿(滤)鹿(滤)、鹿(滤)鹿(滤)。”鹿跑到哪儿,哪里的水渗入土中就没有了,一会儿工夫,田地里都露出了禾苗,人们都夸黄石公是神仙,能赶水入地,能使禾苗返青,给人们播福,心里万分感激,这里的人们再也不怕涝了。从此人们扔掉了讨饭碗,过上了幸福的日子。  张良得兵书  下邳城东门外的护城河上,有一座石板桥,名叫圯桥,又名黄石桥。桥虽小,却载入经传,张良“圯桥纳履”的故事就发生在这座桥上。当地人说,史记只是几条书筋,民间流传的故事更为引人入胜哩!  张良原先是一个贵公子,因刺杀秦王不成,隐姓埋名,逃到下邳城。为了谋生糊口,他就跟铁匠朱侉子学手艺打剪刀。朱侉子先让张良卖剪刀,每天十把,卖完了到铁匠铺吃饭。有一天,生意不好,都散集了,张良才卖掉九把,他拿着剩下的一把剪刀,从城南门喊到城北门,没人要;又从城西门吆到城东门,还是没人买。天抹黑了,月亮出来了,张良卖剪刀又来到城东门的圯桥上。只见一位老人身穿麻布k袍,脚登圆头皂靴,盘腿坐在桥上赏月。张良上前问道:“老伯伯,您买剪刀不?”  老人没搭理,便起身要走,不料他的靴子却掉到桥下。张良连忙去到桥下给他捡上来,赔礼说:“老伯伯,怪我惊动了您,请不要生气。”  老人把脚一伸,说:“穿上!”  张良一心想卖掉剪刀,便捺着性子给他穿上。老人站起来,把袖子一甩,就一声不吭地走开了  张良可火了,暗暗骂道:“这个老榆树疙瘩,顶着磨盘不觉重,真不知趣。”他操起剪刀要找老人问个里表。老人见张良火起,抽身回来,抄手夺下张良的剪刀,说:“你这小伙子柔中有刚,是一块好材料。”张良听老人这么一说,脸刷地红了。他见老人举手有功,便要磕头拜师。  老人把张良扶起来,说:“老夫买下你的剪刀便是了。”张良接过老人的银子,恳求说:“老伯伯,我既要卖剪刀也要拜您作老师。”老人听了很高兴,说:“你是一个诚实的孩子,先做的不悔,后说的不变。真要认我为师的话,五天后的早晨,请你再到这座桥上来。”  到了第五天,鸡刚叫二遍,张良就打早来了。这时,老人早已站在桥头等着他呢!张良羞愧地低下头。老人很生气,责备他说:“老年人和青年人相约,岂有让老年人等候青年人的道理?回去吧,过五天早上再来!”  过了五天,鸡刚叫头遍,张良就来到了桥上。他想,这次可不会迟到了,谁知他刚要坐下,又听到老人的斥责声:“又来晚了!回去吧,再过五天来见我。” 、  又过了五天,鸡还没叫头遍,张良就打夜坐在桥头等候老人了。等了一会儿,不见老人来,两眼一闭,就睡着了。不知过了多少时候,一阵笑声把他唤醒。张良睁开眼一看,见老人已站在自己面前,便磕头问安。老人夸赞道:“青年人要学点知识,就应该这样坚持不懈,不达目的不罢休。” 、  老人送给张良一卷书,说:“这是久已失传的太公兵法,只要读透它,将来便可为天下做一番事业。”张良请问老人的家乡居处,好不时拜访。老人回答说:“老夫名叫黄石公,住在济水北面谷城山。”黄石公又把买来的剪刀送给张良,嘱咐张良在困难时用它。  张良得到太公兵法,恨不得一口气把它读完,可是他白天卖剪刀,没有多少时间读书,便想出一个办法:将十把成色一样的剪刀,分三种价钱去卖。一般买东西的人都认为,一分价钱一分货,价钱贵的货就好。想买好剪刀的,就出高价钱;手头紧的,就拣贱的买。这,每天十把剪刀,不出半天就卖光了。贵贱一拉平,张良也不少卖银子。所以,当地人至今还流传着这样一句歇后语:“张良卖剪刀——贵贱一样货。”  张良夜间研读兵书,朱侉子嫌他点灯熬油,每晚只给他一根灯草半盏油。没有办法,张良就把黄石老人送给他的那把剪刀拿出来,剪一节兵书,集中攻读。这样,半盏油熬干了,他也把这一节书读透了。第二天早晨一看,夜里剪下的那一节书却变成一块银子。一夜读一节书,一夜得一块银子。张良生活有了着落,就不再给朱侉子卖剪刀了。他日夜苦读,不几年便把太公兵法读得烂熟,成了天!非常有本事的人。  后来,张良做了汉朝的大官,为了纪念恩师黄石老人,他便把圯桥改名为“黄石桥”,把谷城山改名为“黄石山”,并在山上立了黄石庙。如今,黄石庙遗址还存有不少残碑砾瓦呢!  无字碑与跪拜石  张良圯桥得兵书后,率领张家楼的百余名青年西征反秦。路上遇见了刘邦,加入了反秦灭秦大军,张良做了刘邦的军师。为灭秦,张良随从刘邦南征北战,统一了全国。刘邦做了皇帝,有人诬告黥布在楚地要谋反,刘邦便带着军师张良前往楚地讨伐黥布。刘邦大军一到,黥布抵挡不住跑了,刘邦便派萧何一路人马追击黥布,自己,着张良从下邳到薛地去,正好刚过济北(加口),来到谷城(鹅)。张良在马上一见谷城,就知离张家楼不远了,因为思念师父黄石公心切,张良便告辞刘邦说:“大王先走一步,臣到老家看一看。”刘邦说:“贤弟,既然来到家门口,还不叫寡人陪你到家乡风光风光?”张良说:“臣下一间寒舍,又无父母,仅一老师父已经过世了,这些大王知道的,我还有什么风光啊!只不过想旧地一游,了却思念之情罢了。大王先走一步,臣马上赶到。”“好!”刘邦让张良留下,便带着大军向西北薛地去了。  张良按师父所言,“谷城山下黄石即我”的标志,从谷城西山开始寻找,找到了二郎山也没找到,便来到锅山。马又渴又饿,张良用一凹心石块舀水饮完马,又向青冈山、孤儿山寻找,也未找到放有“黄石”标志的坟堆。他站在青冈山向东一望,家乡就要到了。于是,他就向张家楼方向找去。正走着,一只山雀在张良头顶上空叫着:“黄石,黄石,黄石!”也怪,这山雀不飞在前也不飞在后,就在张良前方几米上空飞,一边飞一边叫“黄石,黄石”。张良走得快,它就飞得快;张良走得慢,它就飞得慢。-张良心想:我在这里生活十年,是山林山雀给我潜居的乐趣,是山雀有情,见旧主而欢叫,跟它走吧。于是,张良跟随着山雀,山雀伴随着张良,不知不觉就来到黄石山前。张良下了马,把马拴在山半腰,跟着山雀的叫声来到山顶。张良站在山顶,向东一望,云坛山下河水如练,圯桥读书处、张家花园和登高山前的张家楼隐约可见,但不见师父的高大门楼,触景生情,心情十分悲伤,想到村中百余人跟我出生人死,仅剩我一人,我怎向村中父老交代,我有何脸面再见乡村父老。他深深地向张家楼的父老乡亲作了个揖,以表敬念之情。  当他向脚下的山头望去时,不禁一阵惊喜:那不是黄石吗?山雀正在边上叫着呢!于是,他三步并作两步来到黄石跟前,“扑通”一下跪在了黄石冢前,眼泪潸然而下。他一边哭着,一边诉说着,没有师父的指教,没有师父的兵书,孩儿哪有今天。不知哭到什么时候,只见夕阳染红了山林,染红了黄石冢,染红了张良的身影。于是他站起来,围着黄石冢转了三圈,然后搬动一块光亮如镜的石块,立在冢前。张良说:“师父,您功高无量,天下无双,是孩儿难以诉说得完的,立一块碑作纪念,以示天下吧。”  为了让身心能陪伴着师父,他又找来一块像人跪形状的山石,立在碑前,以示张良敬仰之心。太阳快要落山了,他怕误了军机大事,只得从冢上取一小块黄石揣在怀里,带回家中。留在黄石山上的无字碑和跪拜石就这样保存了下来。在无字碑的左边,因张良跪拜长久,而深深地印下了膝印、足印。后来,民间流传着这样一首诗:张良寻师在黄石,黄石冢上放黄石;立碑留下跪拜石,后人循迹祭黄石。  盛金蛊  黄石山赤松洞前有一个两米见方的平滑石块,俗称石桌。别小看这石桌,它能大能小,大可以围坐二十八人就餐,小可为牌九装在口袋里。黄石公在上面研墨写成兵书,张良在此与黄石公对弈厮杀,得兵书成为留侯,这些都成为美谈。还有一个故事你不知道,那就是石桌上的盛金盅。  黄石公为写出兵书,用黄石磨粉,用松子油作水,在石桌研墨,写成了兵书。由于黄石公一年三百六十五日不间断,不停息地研呀、写呀,石桌上研磨出一个酒盅形的凹窝。后来黄石公死了化为黄石,石桌就这样在阳光下暴晒,在雨露中润滋,凹窝的石盅成了盛金子的神盅,可以从里面揭出一个金盅来。  村中的杨石匠,在山坡上种了半亩瓜,在瓜屋里看瓜。一天雨  后,一个南方模样的人匆匆忙忙来到石桌上,挖了一个什么东西走了。杨石匠感到奇怪,到石桌上一看,什么也没有,只有一个小窝窝。第二年夏夭又是雨后,这个南方人又来了,又到石桌上挖下了个什么。杨石匠更是纳闷。第三年一场大雨过后,这个南方人又来了,杨石匠藏在石桌边的大石后边,想仔细看一看,这个人到底挖什么走的。当这个人来到石桌前,刚挖出金盅,杨石匠突然出现在他面前,说:“你挖的什么?给我看看。”这个人猛然一抖,金盅从手中掉到地上入了土,怎么也找不着了。两个人为此争吵起来,南方人要拉他见县官老爷,杨石匠觉得自己没有拿,心不亏,便跟着去了。  来到县衙门前,击鼓升堂,县老爷问:“你们两个有什么冤申,详细道来。”石匠说:“他在石桌上不知弄的什么,我也没见,他说叫我给抢走了,我冤,请大老爷公断。”南方人说:“不对,是个金盅,叫他给抢走了,请大老爷明察。”县老爷听说是金盅,便一拍惊堂木说:“石匠,你说是什么金盅?”杨石匠说:“我实在不知道什么金盅银盅。”县太爷眼珠转了转,说:“好,来人!把石匠给我关起来,反省后再审。”杨石匠被关进了大牢。  县老爷又一拍惊堂木对南方人说:“你这个刁民,人家连金盅是什么模样都不知道,怎么抢你的金盅,你的金盅是怎么回事,如实招来。”南方人说:“这个金盅是我祖上传下来的。”他想不说,令后再去挖,便编了个谎话。县老爷见他说话吞吞吐吐,想必定有金盅,何不叫他拿出来入老爷我的腰包?于是大喝一声:“大刑伺候!”两边的衙役一起乱打,直打得他喊说才止。县老爷说:“再不如实招来,还得大刑伺候。”南方人连声说:“我说,我说。”南方人就把雨后到黄石山取金盅的事如实地讲了一遍,县老爷一听,心里大喜,说:“拿纸笔来!让他画押,永远不得再取金盅。”南方人画了押,一瘸一拐地走了。  县老爷吩咐衙役带着工具,由石匠带路,坐着大轿来到了黄石山上。在山上找到了石桌,一看桌上确实有个盅形窝窝,县老爷心想:我可以一年得一个金盅了!于是叫石匠把窝窝凿大一些,大得像一个小盆。县老爷乐悠悠地上轿回府了。  第二年夏天,县老爷见天要下大雨,便独自一人来到山上石桌前,等着大雨的到来。不一会儿,闪电交加,大倾盆而下,县老爷也舍不得离开,眼巴巴地瞅着石桌子上的大窝内金盆的出现。雨水灌满坑,雨水浇湿了人,金盆还未出现。县老爷被雨水浇得直打颤,可他还是眼巴巴地瞅着。太阳快落山了,凹坑里的水还是水,没有金盅和金盆。他突然想起,这可能是黄石公赐给我的仙水,喝了可长生不老,便趴在桌上一口气把水喝得精光。县老爷喝了石窝里的水,到县衙不久便大泻不止而死。俗话说得好:“为人莫贪心,黄土变成金;视财如性命,财散命归阴。”  韩信瓜  倚宿山盛产三白西瓜:白皮、白瓤、白籽,驰名徐海。这三白西瓜有三好:一好个儿大,小的二三十斤,大的抱不动;二好瓤厚皮薄,瓜汁甜得噎人;三好能治病,夏天牛不吃草人拉痢,连喝两天这西瓜汁,不用吃药好。说三白,道三好,韩信留籽有功劳。老辈人留言,这三白西瓜原是当年韩信选留下来的优良品种,所以它又叫“韩信瓜”。 ,  话说韩信年轻时,遍访名山,广交豪杰。吭说下邳南蔽江淮,北控齐鲁,是兵家必争之地,韩信决定到下邳来。一年初春,韩信从淮阴出发,日行夜宿,不几天便来到了下邳。他登上峄阳山,满眼的孤桐正在吐芽放叶;向北眺望,但见一座青山西北高耸,蜿蜒而东,像游龙吊尾而去。韩信下山来,步行半个时辰,又来到这座山前,看到山腰间有一个小亭,远远望去,好像一顶黄草帽。太阳落山了,韩信便到山亭借宿。  韩信到山亭一看,一张石桌子,两边坐着一老一少,正用黑白两色西瓜籽下棋。韩信上前打躬施礼,自报姓名,说明来意。老人起身让座,说:“光顾着下棋,饭都快凉了。如果将军不见外的话,咱们就一起用饭吧!”韩信也不多推辞,三人一起吃了晚饭。饭后,那个年轻人收拾好碗筷走了,老又邀韩信一起下棋。韩信说:“既然老伯余兴未尽,晚生愿奉陪再下两盘取乐。”  明月当空,亭内通亮。老人把白瓜籽递给韩信,自己用黑瓜籽,二人又下起了棋。前两局各有胜负,第三局接着又摆开。老人摆兵布阵,步步紧逼;韩信及锋而试,一着不让。老人摆出一个“卧虎阵”,韩信却来个“敲山震虎”法脱了险。老人暗暗称好,又推出一个“困龙阵”。韩信一看便明白,这是一个绝阵,不好攻破。他顺手捏起一颗白西瓜籽,在额头上擦来划去思索对策。眉头一皱,计上心来。韩信用个“生云走龙”法,没走几步,便把黑籽吃个精光。韩信又赢了第三局,连忙起身道歉。老人道:“将军不必多礼,胜败乃兵家常事。老夫便是黄石公,在此等候将军多日!有一言奉告,秦未伐,且种瓜。”  韩信听说是圯桥授书张良的黄石老人,连忙叩头求教。抬头再一看,黄石老人和山亭都不见了,只有刚才擦额头用的那一颗白西瓜籽还攥在手里。夜黑更深,不好再到别处投宿,韩信便在这座山上倚着一块石头睡了一夜。  第二天清早,韩信在山前开了三分地,把这颗白西瓜籽埋在地当中,施肥锄草,精心培植。这颗西瓜籽长得也神,下种三天发芽,发芽三天放叶,放叶三天吐须,吐须三天蔓藤,蔓藤三天就开了三朵花。这三朵花三天结了三个白西瓜,又过了三天便瓜熟蒂落了,三七二十一天,韩信收获了三个白西瓜。这白西瓜又大得出奇,三个正好卧满三分地。韩信把这三个大西瓜搬到山上,用三块大石头垫牢,搭成了一个大瓜屋。  八月十五月儿圆。韩信把附近山村的老百姓都请到山上来,吃瓜赏月。大家切开一看,瓤白如玉,赏心悦目;尝一口,清凉入脾,甜到心窝,便高兴地把它叫做“韩信瓜”。他们把韩信瓜籽带回家,第二年春天种下地,结果家家西瓜大丰收,户户日子过得甜。一传十,十传百,下邳远近的老百姓都来讨瓜籽,韩信就把自己选留下来的瓜籽送给大家,让大家种瓜养家糊口。  后来,韩信跟刘邦打天下立了大功,被封为楚王,建都下邳。老百姓没有忘记韩信的好处,就在八月十五这天,挑最大的韩信瓜送给他品尝。韩信推辞不掉,便把大家送来的西瓜切成片片,分送全军将士,一起吃瓜赏月过团圆节。没过几年,吕后借故杀了韩信,下邳人鸣不平,就把韩信当年倚石而宿的那座山叫做“倚宿山”,作为对他的纪念。  现在,倚宿山上还保留着韩信当年的瓜屋,是用三块大石头砌成的。吃韩信瓜的时候,细心的人还会发现,那白瓜籽的上端,均有一道黑边。当地人说,这是韩信和黄石老人下棋时,擦额头时沾上的油腻呢!  九女墩  在胜阳山麓,有九座大小相同的古代坟墓,当地人叫它“九女墩”。  相传很久很久以前,这里住着一位叫梁王的小国之君。梁王有个独生女儿,名叫“九女”,长得比花儿还美。她唱起歌来,花儿听了花更艳,鸟儿听了叫更欢,梁王听了心里蜜样甜。梁王对九女视若明珠。  梁王爱九女,更爱蜜蜂。他在百花园里养了四九三十六窝蜜蜂。这蜜蜂不是留着采花酿蜜的,而是为了助军作战。这些蜂子平时跟普通的蜂子差不多,一旦出阵,便顿时变了模样:两根触须变成两条鞭子,能抽得死人;两只眼睛变成两盏灯笼,能照得人睁不开眼;两只翅膀变成两把铁扇,能刮倒树木。最厉害的还是那蜜蜂的钩子,又长又大,不但能穿盔透甲,还能把敌人的军马钓到空中。这些蜜蜂又谙通人性,梁王击鼓三声,它们就出窝;鸣金三响,它们就进巢。打起仗来,这三十六窝蜂子摆成“四方九环阵”,前阵用鞭扫,后阵用灯照,左阵用风刮,右阵用钩钓,哪怕敌人是一块铁,也会被它们打成烂泥!每逢外敌入侵,梁王就指挥蜜蜂前去助战,从来都是百战百胜。  蜜蜂是梁王的命根子。平时,梁王凡事都由着九女的性子,偏偏这百花园养蜂的地方却不允许她沾边。九女知道梁王的脾气,想去看看,也一直不敢说。  一年春天,梁王带着夫人到果满山游春。他把九女唤到跟前,说:“父王和你母后到果满山去游春,女儿在家要安心攻读诗文,切莫贪玩。”  九女点点头,说:“嗯。”  梁王又叮嘱说:“女儿切莫到百花园养蜂的地方去玩耍啊!”  胜阳山:在戴庄镇境内。  九女又点点头,说:“嗯。”  梁王还是不放心,又把九女的侍女召到殿前,嘱托再三,这才启程。  第二天,九女读书倦了,侍女们陪她到百花园散步。她看花,花艳;望鸟,鸟欢。九女玩得高兴了,又要到养蜂的地方去看看。她想,那里一定有人间奇景,不然的话,父王为什么不让我去玩呢?侍女们阻拦她,她生气了,骂道:“我张口要个天,父王也得许半边,何况这小小养蜂的地方?谁要再多嘴,姑奶奶就撕烂谁的嘴巴!”九女来到蜂房前,又要放出蜜蜂来取乐,侍女们又上前阻挡,九女便用玉鼓槌磕着她们的头说:“我敲碎你们的脑壳!”九女喝退侍女们,便“咚咚”地擂起玉鼓。听到鼓声,三十六窝蜜蜂一齐飞出来,组成“四方九环阵”,顿时遮天蔽日,飞沙走石。九女吓呆了,抱着头钻进绣楼里再也不敢出来。再说那三十六窝蜜蜂,在空中来来回回飞了一夭一夜,既不见入侵之敌,又听不到回巢的钟声,便飞到东海仙山老巢,再也不飞回来了。  梁王从果满山游春回来,发现九女放跑了蜜蜂,失去了江山支柱气得昏了过去。梁王醒来,传下圣旨,将九女绑赴刑场。武将们前来保释,梁王不准本;文官们来求情,梁王不给面子。梁王说:“女儿再好不是社稷,蜜蜂虽小能保江山。”结果,还是把九女斩了。  梁王斩了九女,自责平时对女儿太娇愤,害了女儿,误了江山。为了减轻内心的痛苦,梁王拿出许多金银财宝来陪葬九女。他怕坏人盗墓,便同时做了九个大小一样的棺材,筑了九个大小一样的坟墓。直到今天,邳州民间还流传着这个用血写成的故事!  渊德公求雨  渊德公姓韩,名棱,字伯师,今河南省舞阳县人。东汉时曾任下邳令,政绩卓著,德高望重。韩棱死后,不但朝廷封谥“渊德公”,老百姓还在邳州最高的山峰——岠山上为他建了一座“渊德庙”,以作纪念。  传说渊德公韩棱调任下邳令不久,就赶上了百年不遇的大旱灾。冬天没下雪,开春没落雨,到了夏天还是没有雨水。沂水不至,泗水断流;田园皲裂,禾苗枯死,点把火就能燃烧起来。百姓告急,官府着急。韩棱每天都到各地去察看灾情,组织老百姓挖渠引水,打井抗旱。可是,大地像热鏊子—样,洒水成烟,头浇后干,旱情仍然继续蔓延。韩棱心急如焚,坐卧不安。  这一天,韩棱来到岷山察看灾情,只见山南坡上跪满了人,老百姓正在那里烧香磕头,向老天爷求雨。韩棱来到人们中间,也跟大家一起跪在香案前,祈求苍天睁眼,救救这一方黎民。从辰时跪到午时,又从午时跪到申时,天上还是没有云丝儿。树梢不动,蝉鸣嘶哑。天没下雨,人的身上却跟雨淋的一样,衣服全被汗水溻透了。  第二天,韩棱又打早步行来了。又从辰时跪到午时,从午时跪到申时,还是万里无云,眼看太阳落进了西山沟,这天又没有下雨的指望了,他才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府。  第三天,韩棱带着韩夫人和儿子,一不骑马,二不坐车,三步一跪,九步一叩头,又来到岠山前求雨。这一天,依然没有下雨。  求了六天雨,韩棱的裤子跪破了洞。  求了九天雨,韩棱的靴子折裂了口。  这时,韩棱从香案前爬起来,环视一下求雨的人群:东山坡跪着黑压压的一片,西山坡跪着黑压压的一片,南山坡也是一片黑压压的!他又抬头看着天,没有云,也没有风。太阳跟个大火球似的,烤得人身发烫,刺得人睁不开眼。韩棱不由得鼻子发酸,他用沙哑的声音对大家说道:“众位乡亲,你们都不要再跪了,起来吧!”他让大伙到山里捡一些干柴来,越多越好。又取来笔墨纸砚,伏案给玉皇大帝写奏折,控告东海龙王渎职,视降雨为儿戏,置生灵于涂炭。  不一会儿,求雨的人们捡来了干柴,堆成了山冈般的柴垛子。韩棱来到这柴垛前,含悲忍泪,宣读了奏折,然后又对大家说:“本官意定,燃薪焚身,亲赴天庭,面奏玉帝,声讨龙王,祈求降雨,普救一方。”说罢,他便毅然爬上柴垛顶端,喝令左右:“点火!”  韩夫人扑过来,撕心裂肺地喊:“您可不能去啊!”  儿子跪在柴垛前,苦苦哀求:“爹,您快下来吧!”  大伙一齐围上来,跪着,求着,哭着,喊着:“韩大人,您可不能去啊!”“韩大人,您快下来吧!”  韩棱见大家不肯点火,便掏出随身带的火刀火石,“咔咔咔”,刀石相击,火星迸射,那干柴垛子便“呼啦”一声燃烧起来了。韩棱坐焚了。  群山肃立,百姓呜咽。  烈火将熄,山风骤起。只见从东南方向飘来一朵云彩,上升,徘徊;由小变大,由淡变浓,像一把黑伞笼罩着邳州大地。突然,一道闪电划破长空,随着一声雷响,天河决开了口子,大雨像瓢泼一样落了下来。  土地滋润了!  禾苗变绿了!  老百姓得救了!  又一道闪光,照得天空通明;又一声巨雷,震得地动山摇。人们站在雨中,借着亮光向天空望去,只见一双大靴子从云头上坠落下来,轻轻地摆放在香案上。大家偎上去一看,原来是韩大人的靴子。靴底断了,靴帮裂了,那是韩大人在求雨时跪坏的呀!  “韩大人升天啦!”  “韩大人显灵啦!”  人们在齐声呼喊,哭声和着雨声,泪水伴着雨水,倾注大地,震撼长空。  这一天,是农历五月十三日。  从此,每年农历五月十三,在邳州这一带总雯大大小小下一场雨。民间传说,渊德公是一位抗旱英雄,每年到这一天,他都要去声讨龙王,那雨水便是东海龙王忏悔流下来的眼泪。后来,关公兵屯下邳时,也深为渊德公的壮举所感动。五月十三这天,关公霍霍磨起青龙偃月刀来,他要为渊德公声讨龙王助阵哩!关公磨刀助韩棱,一文一武镇邳州,东海龙王怎敢不及时降雨呢?所以,邳州有一句农谚:“大旱不过五月十三”。  华佗拜师  华佗是亳州城北小华庄人,父亲教书,母亲在家养蚕织布,日子还算对付得过去。那时是东汉末年,宦官豪强当道,鱼肉乡里,民不聊生,谁还有心叫孩子上学?这样一来,华佗父亲的书也就教不成了。  一天,华佗的父亲带华佗到城里“斗武营去看比武,回来忽然得了肚子疼的急病,医治不及,死了!华佗娘儿俩悲痛欲绝,设法把父亲安葬后,家中贫困得更是无法生活下去。那时华佗才七岁。娘把华佗叫到跟前说:“儿呀!你父已死,我织布也没本钱,今后咱娘儿俩怎么生活呀?”华佗想了一想,说:“娘,不怕,城内药铺里的蔡医生是我爹的好朋友,我去求求他收我做个徒弟,学点本事,既能给人治病,又能养活娘,不行吗?”娘听了满心欢喜,就给华佗洗洗脸,换了件干净的衣服,叫华佗去了。  华佗来到城里,找到了蔡医生,说明了来意,蔡医生眨巴了半天眼睛都没说话。为啥?第一,他怕华佗年幼光吃饭干不了活。第二,他不知道华佗头脑笨不笨,要是收个笨徒弟,学不成本事,反坏了自己的名声。华佗见蔡医生不说话,心里急了,就说:“蔡伯伯,收不收我,你倒说话呀!”蔡医生又眨巴眨巴眼睛,心想:全城人谁不知道我和华佗的父亲是把兄弟、是好朋友,现在他儿子来求我,若不答应,乡邻会骂我“人死交绝,对友不义”;答应吧,还不知他是不是这个材料,不能马虎,得考考他。怎么考呢?他瞟眼见几个徒弟正在院中给他采桑叶,最高的枝条够不着,也爬不上去,便向华佗说:“华佗,学医的事好说,你能想法先把这最髙枝条上的桑叶采下来吗?”  华佗知道先生在考他,脑子一转,说道:“这还不容易!”他立即取了根绳子,拴上个石头,只一抛,绳子抛过了枝条,树枝被压下来,把桑叶采到了手里。蔡医生很高兴,抬头又见两只羊斗架,眼都斗红了,谁也拉不开,就说:“华佗,你能把这两只羊拉开吗?”华佗脑子里又一转,笑笑说:“这更好办!”他随手抓了两把鲜树叶子,放在羊的两侧。羊斗架早饿了,看见身边的鲜树叶,忙抢着吃,就自然散开不斗了。“好聪明的孩子!”蔡医生高兴地叫了起来,他拍了拍华佗的肩膀说:“你这个徒弟,我收下了!”  华佗拜了师傅,就跟蔡医生学徒,不管是干杂活,采草药,都很勤快卖力,师傅很高兴。一天,师傅把华佗叫到跟前说:“你已学了一年,认识了不少药草,也懂得了些药性,以后跟你师兄学抓药吧!”华佗当然很乐意,就开始学抓药。谁知师兄欺负华佗年幼,铺子里的一杆戥秤,你用过我用,从不让他沾手。华佗想:若把这事告诉师傅,责怪起师兄,必然会闹得师兄弟之间不和,但不说又怎么学抓药呢?俗话说,天下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华佗看着师傅开单的数量,将师兄称好的药逐样都用手掂了掂,心里默默记着情况,等闲下时再偷偷将自己掂量过的药草用戥秤称称,对证一下,这样日久天长,手就练熟了。有一回,师傅来看华佗抓药,见华佗竟不用戥秤,抓了就包,便责备华佗说:“我诚心教你,你却不长进,你知道药的分量拿错了会药死人的。”华佗笑笑说:“师傅,错不了,不信你称称看。”蔡医生拿过华佗包的药,逐一称了分量,跟自己开的分量分毫不差。再称几剂,依然如此,心里暗暗称奇。后来反复查问,才知道是华佗刻苦练习学得的,便激动地说:“能继承我医者,必华佗也!”从此以后,便专心教华佗学看病。  一天,丁家坑有个李寡妇的儿子在涡河里洗澡被淹坏了,李氏急得哭天号地地来找蔡医生。蔡医生见孩子双眼紧闭,肚子胀得跟鼓一样,便叹口气说:“孩子难救了!”李氏听了哭得死去活来。华佗过来摸了摸脉,低声对师傅说:“这孩子还有救!”蔡医生不信,华佗叫牵头水牛来,把孩子先伏在牛身上控出水,然后用双腿压住孩子的腹部,提起孩子的双手,慢慢一起一落活动着,约莫一刻钟工夫,孩子渐渐喘气,睁开了眼。华佗又给开了汤药,把孩子治好了。于是,华佗能“起死回生”的消息,像风一样很快传开了。蔡医生羞愧地对华佗说:“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我没本事教你了,你出师开业去吧!”华佗出了师,并不开业,却游学徐土一带,寻访高明的医生请教,记载研究民间治病的单方,探求医理又发明了麻沸散,并给人治病,不知救活了多少人。神医华佗的名字也就传开了。  据说华佗死后,亳州的华祖庵,就是李氏为纪念华佗救活自己的孩子倡议捐钱盖的。  镇宅石  在徐海地区农村,常常可以见到有些人家的宅子角上竖着一块一尺见方的小石碑,上面凿着“泰山石敢当”几个字,这就是“镇宅石”。民间传说这镇宅石能够“驱鬼避邪”,还是神医华佗当年留传下来的呢!  华佗医术高明,三国演义里有他给关公“刮骨疗毒”的故事,所以,世人都称他为“神医”。这位神医目睹三国战乱,想到自己是个医生应该为伤兵残民解除痛苦,便带着徒弟吴普和樊阿多次到东岳泰山去采集草药。他们每天在秦始皇封的五大夫松下露宿,到李斯篆碑前寻草,上日观峰晾晒。经过一番艰苦的劳动,他们终于炮制出了世界上最早的麻醉药——麻沸散。华佗师徒就带着这些麻沸散和在山上采集的名贵药材,下山来到三国兵家纷争之地下邳行医。  华佗赁房住在下邳城西的羊山湾。这里原先是个乱葬岗子,下邳城曹操尘兵中战死的将士就堆在村前的大山湾里,白骨累累,腥臭熏人。每到月黑头雾阴天,这里便阴魂泣泣,鬼火粼粼,搅得村上人心木安,鸡犬不宁。因此,羊山湾的人大都迷信鬼神,生了病不是到庙宇里烧香求神赐福,就是到岔路口化串纸钱来打发鬼魔。巫婆神汉也趁机出来活动,装神弄鬼来骗取老百姓的钱财。华佗来到这里便经常劝导大家不要迷信鬼神,不要迷信巫医,有病要找医生看。谁家要是有了病人,华佗就登门去给治疗。病人吃了华佗的几副汤药,或者被华佗的银针捻扎几下,病就很快地好了。这样,大家渐渐地也就不再迷信鬼神了。  医、巫是冤家对头。那些巫婆神汉怕华佗这样行医下去,他们就老天裂缝,日月难过了。于是,他们就不断地去挑唆阴曹地府的鬼魔到华佗的院子里来作祟,想把华佗师徒撵离下邳城。有一天,吴普碾好药粉,搬个小凳子到院子里想歇歇乏,哪料来了个小鬼把他的凳子给抓走了,吴普跌了一跤。他爬起来一看,那个小凳子还“蹦嘎蹦嘎”地往院外颠呢。他吓得打了个寒战,连忙跑进药房把这件离奇的事儿告诉师傅。华佗听了,说:“傻孩子,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人只有两条腿就能走路,小凳子有四条腿,它能整天蹲着不动?”没隔多会儿,樊阿又来水缸爲水,一个小鬼又在水缸里说:“你把我的口水都舀干了,我不渴吗?”樊阿被吓得跑开了。他又把这件事儿告诉了师傅。华佗说:“怕啥?人的嘴巴容不下个拳头就能说话,这水缸的嘴巴那么大,你能叫它不吱声?”  鬼魔们见这都没有吓唬住华佗,可就慌啦。他们便推选一个恶鬼头来找华佗算账。当天晚上,恶鬼头打扮成一个老者模样,来到了华佗的书房。华佗起身让座,这位老者也不客气,盘腿席坐,便劈头问道:“华佗,你知道我是谁?”  “愚生初来乍到,不知老翁尊姓大名,请教。”华佗回答。  “我不是人!你不要把我当作人来看待。”  华佗心想,这个老头子可能头疼发烧说胡话了,便笑着问道:“老翁,您哪里不舒服就对我说说,我好给您调治调治。”  “华佗,打开窗户说亮话,你到这里来行医,跟我们阴家作对,不能算高明吧?老夫今天特来向你打个招呼:这窝里的马蜂,不是好惹的!”只见这位老者打了一个哈欠,便一头栽倒在华佗书案上的大砚池里。眨眼间,他又爬将起来,变成一副恶鬼模样,披头散发,青面獠牙,直朝华佗猛扑过来。  华佗闪眼看出了这门道,冷冷地笑了两声。他先朝后退让了两步,然后又一个箭步冲上来,“嗖”,一飞脚便踢中了这恶鬼头的要害处。他再一反手,一把抓住恶鬼头的脖子猛地一甩,“扑通”,这恶鬼头就被华佗摔了个狗啃泥!接着,华佗又抽身从案头上捞起一块泰山石,对准恶鬼头的脑袋瓜子禊下来。这泰山石原是吴普和樊阿在日观峰上晾草药时拣来的,上面写着“泰山压顶,百鬼宁息”八个大字。这恶鬼头吓得连忙跪倒在地上,像小鸡啄米似的直向华佗磕头求饶:“小人有眼不识泰山,请华夫子高抬贵手,饶我这一条狗命。”  “我饶人不饶鬼!人被打死了要是变成了鬼,这不好;要是再留着鬼出来害人,那就更不好啦!”  “我……我不是鬼,我是……人。”  “是人就不是鬼,是鬼就不是人。对你这样的恶鬼,我岂能轻饶!”  “不不不,我真是人啊!”这恶鬼头大声哭着求饶。只见他两行老泪在脸上冲出两条黑水沟来,用大袖子再一抹,活像个京戏中的大花脸!  原来这恶鬼头就是下邳城里的一个老神汉装扮的。白天,他唆使一个小神汉躲在华佗的院旮旯里,用小铁钩去钩吴普的小凳子,又在水缸里学鬼说话,都没有吓唬住华佗。刚才,他又玩绕眼法假装恶鬼头,早被华佗看得一清二楚。华佗见老神汉这副可怜样子,也就没再打下去。他把这个老神汉训斥了一顿,要他改邪归正,不然的话,下次绝不轻饶!老神汉连连点头称是,保证从此洗手不再干这肮脏的行当了。  下邳城远近的老百姓听说华佗用泰山石能够镇住鬼魔,可高兴啦!他们没有泰山石,就到附近的山上采来石头做一块小石碑,凿上“泰山石敢当”这五个字,竖在自己的宅子角上来避邪,使家宅安宁。这样,镇宅石就一直沿传到今天。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