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公鸡打鸣“哥哥一猴”  公鸡打鸣,谁都听到过,你知道它喊叫的什么、喊叫的谁吗?仔细听听,公鸡打鸣,总是昂着脸、伸长脖子高声叫着“哥哥——猴”。为啥叫“哥哥猴”呢?  从前,有个孙悟空,都叫他孙猴子,本事很大,老天爷把孙猴子封为齐天大圣。有-?天,天宫里出现了一个蝎子精,翘着大尾巴,尾巴尖上长着一个又大又尖的毒针,要蜇着人,能把人蜇死,让人见了心惊胆寒,仙女们都吓得不得了。老天爷也没见过这么大的蝎子精,一看,吓了一跳。怎么处治它?就把这事交给孙猴子了,还不让他打死在天宫里。  孙猴子一看,想了想,这好办。他就驾着云头从天宫来到了人间,对大公鸡说:“天宫可好玩了,我带你到天宫里转转、玩玩,还请吃顿蝎子宴。”公鸡一听,喜得不得了,很感谢猴哥哥。  孙猴子抱着大公鸡到了天宫,对它说:“你看这个蝎子精又肥又大,把它吃了吧。”公鸡正饿呢,扑棱棱跑过去,叭叭两嘴,一挺脖子就把蝎子精吃了。老天爷和神仙都又惊又喜。  孙猴子带公鸡在天宫玩得很如意,公鸡想留在天宫里,猴哥对它说,这是天宫,不能随便留,就把公鸡又送回了人间,临走又对它说:“什么时候想我,你就喊猴哥哥吧。”  孙猴子走后,大公鸡每天早晨都喊叫“哥哥——猴”。这个喊叫一直流传到今天。  讲 述:邓张氏(农民不识字)  记 录:邓贞兰  采录时间和地点:1987年3月4日于赵庄镇邓庄  蚯蚓为什么没有眼  蛐蜷从前是有眼睛的,也不吃泥;现在没有眼睛了,全靠吃泥,这是咋回事呢?  蛐蜷住在河边的一片潮湿地里。蚂虾是个白胡子老头,别看没有眼睛,还就是喜欢玩枪,整天乱刺乱戳。  一天,蚂虾听到蛐蜷歌唱声,就摸到了它的家。  蚂虾对蛐蜷说了很多奉承话,还要跟它交朋友。蛐蜷老实厚y圖n道,相信蚂虾的话,它们就结成了“把兄弟”。蚂虾为哥,蛐蜷为弟。蛐蜷热情地款待它。  一天,蚂虾对蛐蜷说,它要到亲家青蛙那里去看看,还得泥鳅^领路,怕亲家笑话,想跟仁弟你借双眼睛,保管当天回来就还,说话算数。蚰蜷说,为朋友两肋插刀,行。就把两只眼睛借给了蚂虾。  蚂虾戴上了借来的两只大眼睛,什么都看得到了,心里可高兴了。到了亲家青蛙家,亲家直夸它的眼睛好。  蚂虾回来的路上,心想,要把眼睛还了,我还是看不见呀,负心就负心了吧,不还了。就跳到河里,躲到水草里去了。  蛐蜷盼呀盼呀,一天两天,见不到蚂虾的影子了,伤心难过地喊着:“虾来,眼来……”它没有眼了,找不着东西吃,饿得受不了,只好以松软的泥土充饥。  讲 述:齐运会(75岁退休教师高中文化)  记 录:邓贞兰  采录时间和地点:1980年10月2日于丰县文化馆  布谷鸟的传说  有一种鸟叫光光夺働,样子像麻嘎子气收麦前后就能听得它的叫声,叫得很好听,公的叫“光棍夺锄”,母的叫“对对对对”。它们是一对青年男女变成的。  过去有个俊姑娘叫云英,从小丧父,跟着娘过日子。因为家穷,家里地里,啥活都干,16岁就割砍働地,整天累得没法。  本村有个小伙子叫喜柱,光棍一条。父子二人,家里也穷,爹在外混饭吃,他在家种着二亩薄地,有空就帮人干点杂活。这小伙子能干,心眼又好,因为跟云英家是近邻,又都是穷苦人家,见云英家有重活累活,他就主动抢着帮忙,不讲啥报酬。云英见他常光KI着脚干活,知道他没人做鞋,闲时也帮他做鞋。两家处得很好,曰子长了,喜柱心里装着云英,云英心里也装着喜柱,他们暗定终身。云英的娘也喜欢喜柱,心里有数,虽然村里别的小伙托媒求婚,她都不答应。  麦子黄梢的时候,一个晌午,天气很热,喜柱干完活下晌回家,路过云英的地头,见云英还在锄地,热得汗水湿透了衣衫。喜柱很心疼,劝她:“下晌吧。”云英笑笑说:“还有一点,锄完再走。”喜柱便走过去,夺她的働头,要帮她锄地。云英知道他刚干完活,也很累,就抓着锄把不松手,两个人就夺来夺去,喜笑颜开。  “光棍夺锄了,光棍夺働了!”原来有个小伙子躲在-??边,在偷看着他们,故意大声咋呼,羞羞他俩。  光棍夺锄的事在村里很快传开,这对两个青年男女来说是非常丟人的事,从此喜柱不敢出门,就病倒了。  喜柱的病越来越重,就因为“光棍夺锄”眼看送命。云英来看望他,二人相对流泪。云英说:“咱要变成一对鸟就好了,随意在天空飞。”喜柱笑了笑,闭上了眼睛,死去了。他真的变成了一只鸟飞上了天。云英哭得死去活来,一头撞死,也变成了一只鸟,随后飞去。  喜柱变成一只公鸟,一边飞一边叫:“光棍夺锄。”云英变成一只母鸟,叫着:“对对对对。”  讲 述:齐运会  ^记 录:邓贞兰  采录时间和地点  1980年10月2日于丰县文化馆  “咕咕”唤鸡的来历  从前,有家姓李的给儿子娶了个媳妇。新媳妇俊俏贤惠,孝敬公婆,对小姑子也像待亲妹妹一样。只是小姑子好吃懒做,讨厌嫂子,因为嫂子比她长得好。  有一回,小姑子不小心打碎了一只玉龙杯,老太太听到响,忙跑来看,小姑子硬说是嫂子打碎的。老太太不分是非,把媳妇打了一顿。媳妇说:“真的不是我,是妹妹不小心打碎的。”小姑子忙说:“不是我,要是我的话,让我变成一只鸡蛋!”  没想到,话音刚落,小姑子真的变成了鸡蛋!  这只鸡蛋后来孵出了一只小鸡。嫂嫂知道是小姑子变的,就用米喂,“咕、咕”地唤它。有了孩子,也让孩子这样唤它。一直到现在,还是这样唤。  讲 述:渠刘氏(女48岁农民不识字)  记 录:渠玲(女20岁学生高中)  釆录时间和地点:1987年9月于丰县首羨中学  桑树为啥流泪  桑树为什么一长大就淌水呢?据传说,某朝天下大乱,敌兵攻进了京城,皇帝和娘娘仓皇逃跑,被敌兵冲散。  后来官兵平息了叛乱,皇帝和娘娘先后回到了京城。皇帝问娘娘:“这些日子既没银钱又没粮食,你是怎样生活的?”娘娘就说全靠吃桑葚过活:“无怪人们都说人吃桑葚甜如蜜,蚕吃桑叶吐蚕丝。桑树真是好树,救了我的命,立下了大功,万岁应该把它封一封才是。”于是皇帝就制了一个牌子,上写“树王”二字,命一位大臣给桑树挂上。这位大臣不认得桑树,把牌子错挂在椿树上了。所以椿树成了树王。后来人们建房用杂木料嫌不吉利时,放上一条椿木橡子就不妨事了,这就是人们常说的“柳柳不合,楔个椿,,椿树无功受爵,当了树王,桑树当然不服气,但又无可奈何,只是生闷气,后来竟气得流下泪来。这就是桑树大了淌水的缘故。  讲 述:李守义(60岁农民不识字)  记 录:李文启  采录时间和地点:1970年9月8日于丰县赵庄镇夏王庄  地杧牛为啥学牛叫  “地杧牛”是一种鸟,长得像鹌鹑,比鹌鹑小一点,头小尾巴短,夏天在麦棵里跑得可快了。别看它个头不大,叫声响着哩。它把嘴插进土里,“哞哞”叫起来像牛似的,所以人家给它起名叫“地杧牛”。地杧牛为啥学牛叫呢?说起来跟明太祖朱元璋有关。  朱元璋小时候给地主刘德家放牛。刘德这个人心狠、小气、不讲人情,朱元璋一家给他当佃户,啥活都干,还是还不清他的账。对朱元璋、汤和、徐达他们这几个放牛的小孩,刘德说不给饭吃,就不给饭吃,他的理由是:“猫无黑饭,狗无中饭,放牛的小孩没早饭。”这几个放牛的小孩天天吃不饱,对主人恨得牙痒痒,走到一起就变换花样偷骂刘德。有一天,他几个在山上放牛,肚子饿得咕咕叫,你一言我一语,商量着咋能弄得到吃的。一个说:“去挖蒲子根吧。”又一个说:“不管?,蒲子根不压饿。”有的说:“咱抓野兔子去。”另一个说:“兔子跑恁么快,谁有劲撵上它?”想来想去,没有好办法,都闷声不响了。  朱元璋说:“跟我来!”拿起绳,捆上了一个小牛犊。周德兴、汤和、徐达也动起手来,把牛砸死。剥牛皮的剥牛皮,拾柴火的拾柴火,烤起了牛肉。几个小孩痛痛快快地解了馋,撑得肚子滚圆。转念想想,又害怕起来:东家要是查出少了一头牛,不知会咋着打咱呢!几个小孩大眼瞪小眼,你怨我,我怨你,有一个胆小的吓哭了。这群孩子里,朱元璋年纪不是最大的,胆子却大,又爽快,他拍拍胸口说:“怕啥?吃牛是我引的头,这事包在我身上了。”他叫那些小孩把肠子、牛皮、骨头埋起来,用土盖上血印,又拿着牛头揞到山缝的一头,把牛尾巴掖到山缝的另一头。  天快黑了,几个小孩赶着牛往回走,心里边都是七上八下的。朱元璋一见刘德,就急忙说:“咱家的一个小牛犊钻到山旮旯里去了,身子卡到石头缝里,咋拉也拉不出来。”刘德带着他们回到山上,见山缝里果真有一条牛尾巴,上去就拽,没有拽动。刘德还是不相信放牛孩子的把戏,一个劲地拽。这时候,他一拽,就听见“哞——”的一声牛叫,再一拽,乂听见“哞——”的二声牛叫,这才真的相信了朱元璋的话。  原来,这山上有一只鸟,看见朱元璋要遭大难,特意来搭救他,把嘴插进土里,学起了牛叫,蒙了刘德。打这以后,这种鸟的叫声就跟牛一样了,它就是“地杧牛”。  后来,刘德越想越觉得这件事蹊跷,自己吃了大亏,还是把朱元璋揍了一顿,撵了出去。  放牛的小孩对朱元璋服气了,都心甘情愿地把他当成头头。汤和、徐达、周德兴跟着他造反,成了明朝的开国功臣。  刘邦出世  龙雾桥的来历  丰。县城北二里,有个龙雾桥,考古学家们常到这里来进行考察。说起这龙雾桥,还真有个来历呢。  汉髙祖刘邦的父亲刘太公,年轻时家贫,种田为生。一个夏天中午,刘太公在田里锄地,因离家较远,为了多干活,中午就不回家吃了。刘太太在家做好了饭菜,看看天已不早,便挎着饭篮,提着饭罐,顺着大路直奔西北,给丈夫送饭去。走了一阵,直累得脚疼手麻,暑天里热气蒸人,脸上的汗珠不住地往下滚。突然,迎面刮起一阵狂风,霎时乌云蔽日,遮天盖地,接着电闪雷鸣,雨如箭下。她急急忙忙直奔路边小河桥下暂避风雨。  “咔嚓”一声霹雷,眼前金光闪闪。抬头看天,只见天空有一条青龙,喷云吐雾,双目如球,须如长鞭,张牙舞爪,直向她扑来。刘太太惊叫一声倒在桥下,昏迷之中,只觉龙在身上翻滚,如同触电,随后便失去了知觉。  刘太公得知消息,慌忙赶到桥下,呼唤数声,刘太太才慢慢醒来。她诉说了经过,知道被龙“雾”了,从此刘太太就怀了孕,后来生了个儿子刘邦。  刘邦坐了朝廷,成了真龙天子。那桥,也就从此出了名,被称为“龙雾桥”。“龙雾桥”的传说一直流传至今。  凤凰嗉与刘邦降生  刘太太被龙“雾”后,怀孕满十二个月,婴儿仍不降生。俗话说,该生不生,不知吉凶。夫妻二人整天焦急不安。  一天,秦始皇在咸阳夜观天象,发现东方有紫微星发光,现出天子气,这对秦王朝来说是不祥之兆。他担心江山不稳,因而坐卧不宁。就与军师计议,带领文官武将一干人马东巡,要破天子气,除掉后患。  经仔细观察,天子气出在沛地丰乡。经军师推算,此时真龙天子还没降生。秦王速带众兵前来封锁了丰城,并传旨将城里的孕妇统统杀掉。宁可错杀一百,决不漏掉一人。城里的孕妇一个个惨遭杀害。刘太太为躲避杀头之难,就用干柴搭起了一个小小的柴窝,周围再用树枝、枣条等将柴窝围好,刘太公给她端吃送喝,躲过了官兵一次次搜查。可是刘太太越想生孩子,孩子越不下生,实在急死人。  “要生龙子,必喝凤土。”丰城西南角有一片凸地,人称凤凰嗉。这片地不寻常,人们发现,黑夜常常光芒四射,传说凤凰曾在此歇息过。凤凰不落无宝之地,凤凰嗉的土也就成为宝土了。军师看了凤凰嗉,奏于秦王说:“未出生的龙子托胎在一个凡妇身上,这凡妇必须喝了凤凰嗉的土,婴儿才能降生。务必严加防守凤凰嗉,万万不可被人取土。如三日内取不走此土,该生不生,龙子变空,永不能出世。天子气就破了,我主的后患就除了,江山就可万世千秋。”秦王听奏,立即传旨:派精兵强将层层严密封锁凤凰嗉。凡取土者,开刀问斩!’  刘太公将此消息告诉夫人,两个人嘀咕:“孩子不能降生,大概是缺少凤凰嗉的土了。”难呀难,难如摘星揽月!一天、两天过去了,刘太太只觉得肚里阵阵作疼,婴儿上蹿下跳,左右翻滚,就是生不下来,怎么办呢?  此时正是三伏天,天气闷热,守护凤凰嗉的官兵又热又渴。刘太公终于想出了一个点子:他挑着几个西瓜向凤凰嗉走去。岗哨端着大刀走来盘查:“你是来取土的?杀头,杀头!”  刘太公不慌不忙,指着筐笑笑说:“卖瓜的,长官要的……”  两个岗哨,正渴得难忍,一见西瓜,心里高兴极了,上去就抢。正想开吃,就听一声大喝:“放下!”刘太公转脸一看,从凤凰嗉上下来一个当官的,只见他杀气腾腾,横眉竖眼,把手往腰里一卡:“干什么的?”刘太公笑道:“长官,我是卖西瓜的,特给您送西瓜来了,这弟兄太渴了,顺便给他们一个……”当官的早就想吃西瓜,他把手一摆:“挑上来!”刘太公连连应诺,便把西瓜挑上了凤凰嗉。  到了凤凰嗉上,刘太公对当官的说:“请您尝尝咱的大西瓜吧!”说罢,“啪”一刀切开了一个,“好,红沙瓤!”官兵可乐坏了。你一块,我一块,大口大口地吃起来。不等啃完瓜瓤就把瓜皮扔掉,赶紧再捞一块,好甜的西瓜呀!他们吃个满嘴,沾了满腮,瓜汁顺着嘴巴往下流,简直连瓜子也顾不得吐了。刘太公只收了个本钱,向官兵送了个人情,很快就把西瓜卖光了,顺手拾起几块瓜皮放在筐里,笑着向官兵打了个招呼:“明天再送好的来!”  刘太公挑着筐走下凤凰嗉,岗哨盘查得十分认真,他们把刘太公仔细搜查一遍,没查出他身上带土。一个岗哨指着筐里的瓜皮问:“带这是干什么的?”太公笑道:“丢了可惜,拾回家喂猪。您要吃西瓜,我明天送来。”一路上虽经几次盘查,也都放了行。刘太公兴冲冲地回到了家里。  刘太太在柴窝里看见太公回来,便焦急地小声叫道:“快快送点水来,你再不回来,我就要渴死了……”太公慌忙拿过几块西瓜皮说:“你先啃啃解渴吧!”  刘太太正又热又渴,接过西瓜皮,不管干净不干净,三两口就啃光了。因为瓜皮上沾了凤凰嗉的土,她连土一起吃进肚里。果然灵验,过了不久,刘邦就出生了。  丰城小五门  刘邦降生后,刘太公夫妇喜出望外,离开柴窝,挪到屋里。这孩子生来就特别惹人爱两只大眼睛骨碌碌乱转,有时笑得怪甜,看起来像懂人事似的。  正当夫妻俩高兴之时,突然传来了可怕的消息,秦王传旨:“要把城里的婴儿统统杀掉,凡窝藏婴儿者,全家斩首。”这是因为秦王的军师掐指算出,真龙天子已经出世了。  丰城的婴儿惨遭杀害,多少人家哭儿唤女,整个丰城鬼哭狼嚎。  刘太太抱着刘邦穿街走巷,躲过搜查的一群群官兵,想逃出丰城。谁知丰城四门落锁,并有驻军把守,无法出城。最后转到东北角-片僻静的蒲華塘边,眼望着髙大的城墙,心急如焚。  巡逻队的马蹄声越来越近,刘太太怀抱婴儿刘邦,两手颤抖,用嘴亲了亲孩子,哭着道:“我的儿啊,四门落锁,城墙两丈高,插翅也难逃,咱娘俩今天没命了……”  刘邦在娘怀里,两只明亮的大眼睛闪闪有神。说来奇怪,这孩子懂人事!只见小嘴动了动,先是轻轻地“啊”了两声,接着就咿咿呀呀地会说话啦:“娘啊,别难过,咱能逃出去的。”刘太太不由大吃一惊,再看看怀中,小婴儿抓了抓右手,接着一指说:“那不是门吗?”刘太太顺着刘邦指的方向看去,高高的城墙下,果然出现了一个拱形小门:形如窑门,也无官兵把守,于是就赶紧抱着刘邦从这小门逃了出去。  各地的城池都是四门,惟有丰县的城池五个门,丰城的“小五门”就是这样来的。  蜷弯的枣针  刘太太怀抱婴儿刘邦,刚刚逃出丰城的小五门,对面正走来一支巡逻队。  “站住!”巡逻队一干人马饿虎般扑来。刘太太大吃一惊,想不到刚出鬼门关,乂进阎王殿!真是有命难逃啊。  小五门外是一道护城河,河沿上长满了野枣棵子。小小的刘邦用手拍打着娘说:“你怎么不躲躲呀?”?  刘太太急忙躲藏,一头扎进枣棵里去。巡逻队赶来,不见她母子二人;再看看河沿上,枣棵子长得密密麻麻,枝条交错,枣针又多又长,连只野鸡、野兔也进不去。巡逻队瞧了一阵,当官的便把手一挥,从小五门直向城里追去。  巡逻队走后,刘太太听听没有动静了,便悄悄地分开枣条,抱着刘邦慢慢地钻了出来。  她看看孩子,又看看自己,这么密的枣针,不仅没有扎伤人,连衣服也没划破,便对刘邦说:“奇怪,枣针为啥不扎咱呀?”刘邦在娘怀里笑了:“娘,枣树怕扎着咱,都把枣针蜷起来了。”刘太太乂看看枣针,果然不错,这才恍然大悟,向枣树点点头,表示谢意。  自那时起,枣针一直蜷着。  蜘蛛封庙门  刘太太在枣棵子里躲过了秦军的巡逻队,抱着婴儿刘邦直奔正东方向赶路。  当她走到城东七里铺时,忽听后面人喊马叫,回头一看,大道上尘土飞扬,一队官兵正朝她娘儿俩飞奔而来。这是秦王的军师算出真龙天子刘邦已出城向东逃走,特遣人马来追赶的。官兵催马呐喊,刘太太分外惊慌。她看看附近没有地方好躲藏,正巧,七里铺的村头路边上,有一个又矮又小的土地庙,刘太太走投无路,便闪身躲进这座破庙。庙里,除了土地老爷,就是一个用土坯垫起的香案。刘太太看看无处藏,只好靠在门后一个墙角里,心想追兵不进便罢,只要进来,母子难免一死。  土地庙前是一片沙土地,很少来人,刘太太进庙留下了一串明显的脚印。说来也怪,树梢一丝没动,平地上突然刮起一阵旋风。它远不去,近不走,刮来旋去就在庙门口,顺着刘太太的脚印旋了两个来回,脚印旋平了,旋风也息了。  再说刘太太在墙角里颤抖着等死,就听一阵响动,抬头往庙门一瞅,奇怪,从屋檐下爬出一只大蜘蛛,只见它上蹿下滑,摇头晃脑,像穿梭一样忙个不停,转眼工夫,整个庙门就被蜘蛛网封严了。两只尖嘴蚊子和一只绿头苍蝇,被吊在蛛网上。大蜘蛛稳坐中军帐,一动不动。  数千名秦兵追到土地庙前,见庙门被蛛网封严,大蜘蛛趴在网中心,就连苍蝇蚊子也无法通过。谁也不会想到能进去人,所以,谁也没进庙去搜查。  整个七里铺闹了个地覆天翻,也没找到刘太太母子,一些无辜的婴儿,倒做了秦兵的刀下鬼。  一队官兵乂来到庄头土地庙前,一个叫“迷糊”的士兵说:“进去看看!”  “迷糊快去!”  “迷糊快去呀!”  “去就去!”  迷糊劲杠杠地直奔庙门走去。几个士兵嘲笑地说:“得了重赏可别忘了俺呀!”  “准能逮住一个——蜘蛛网逮个大兔子……”众人一起大笑起来。  刘太太听得清楚,额上冒出了冷汗,心想:这回可真完了!  再说迷糊本想进庙里去看看,被人这么一讥笑,走到庙门槛乂退了回来,红着脸说:“玩人啊!”  官兵们在七里铺闹腾了半天,啥也没捞着,只好垂头丧气地返回丰城。  刘太太躲过了官兵的搜查,便撕破蛛网,离开土地庙,直奔正东逃去。  后来刘邦做了皇帝,土地老爷去找他讨封,说道:“万岁如今驾坐金銮宝殿,可曾记得当年在丰城东边七里铺我那小庙里避难?”  “是有这么回事。”  “那是我变蜘蛛封了庙门,掩护了万岁和太后,没有当初哪有今日?卑职特来讨皇封的。”  刘邦听了心中欢喜,原来是救命恩神到此,便说:“救命之恩难忘,就给你翻盖庙宇吧。”土地老爷谢恩转回。  皇帝是金口玉言,说话作数。便把七里铺的土地庙翻盖成三间大殿,并有配房。丰县至今梳传着一句歇后语:七里铺的土地爷——神不大,庙不小。 ‘  全国也只有这里的土地庙是三间的,而且只有这里的土地爷戴王帽。  马歇蹄儿  娘俩又走了几里路,来到一个四面不靠村庄的漫洼里。  不好!一阵马蹄声传来,刘太太转脸一看,大吃一惊:官兵又杀了个回马枪!跑吧,躲不过军马的追赶;藏吧,又无处好藏,一时不知怎么办才好。正在她焦急为难之时,就听“驾”的一声吆喝,刘太太见一老汉手扶犁,赶着一头大青驴和一匹枣红马在犁地。看看官兵马上就要赶到,不能再迟疑了。刘太太紧走几步,趁老汉没注意,就用手扒扒墒沟,将婴儿刘邦放在墒沟里。这时,官兵的先遣队已到地头儿。刘太太想,孩子露着身子怎么行?想盖起来,一时乂找不到东西。“孩子,不是娘的心狠,也是娘没办法,先把你埋起来吧,总比官兵把你杀了好。”刘太太说着,用刚翻起的新土把刘邦埋了起来。随后,顺手拿起耕地人的榔头,帮人家打起坷垃。  老汉赶着牲口正犁地,枣红马突然停住怎么也不走了。刘太太心想:坏了,我那孩子不被犁死,也得被牲口踩死。  追赶的官兵到了,军师掐指一算,刘邦就在这块刚耕过的地里。官兵问刘太太和耕地的老汉。“这里有没有来过人?还有一个刚出生的婴儿……”刘太太答道:“我们耕地打坷垃,没见有人来。”老汉想,杀生不如放生,不能叫官兵杀害无辜,就说:“这哪里能存个婴儿呀?要说有,你们把他找出来就是了。”官兵骂了一通,就动手搜查起来。于是,数百名官兵手持大刀、长矛,从四面向中心搜。人挨人,肩靠肩,刀起枪落,不大会儿工夫,这块地被刀枪扎了个遍,也没找到刘邦的影子。当官的不死心,下令再找。这一遍刀枪扎得更深、更密,就连马肚子下面也被刀枪扎了一遍,折腾了半天,官兵们都热得满头大汗。一个当官的说:“一个小孩真埋在这里,刀枪扎不死早就憋死了。”他们只好空手返回。  官兵走后,刘太太哭哭啼啼赶紧到马站立的地方来扒儿子。孩子埋在土里,还会有命吗?她顺着墒沟,扒着、哭着。怎么不见孩子呢?她正着急,见枣红马把头往后一扭,“咴咴”地叫了两声。刘太太仔细一看,发现枣红马只有三条腿立地,一条后腿轻轻地蜷着,蹄子似沾地非沾地。刘太太会意地朝马歇蹄儿的地方扒去,哎呀,孩子真的就在这马蹄下呢!还有个小蝼蛄趴在刘邦的鼻尖上。刘太太万万没有想到这孩子还会活着。她把孩子抱起来,仔细地查看了一遍,身上既无刀枪伤,也未被马踩着,万幸万幸!她这才想到,这是个通人性的马。刘太太谢过耕地的老汉,又向枣红马点点头,表示谢意,抱起孩子又逃命去了。  你只要留心,就会发现马在休息的时候,常有一条后腿蜷着,这叫“马歇蹄儿”,从那时一直流传至今。  蝼蛄接头  “马歇蹄儿”没有踩死埋在墒沟里的刘邦,秦兵刀枪扎地也没扎死这位真龙天子。把他埋在土里那么长时间,为什么也没憋死呢?  刘邦的娘在扒刘邦时,不是见他的鼻尖上有个蝼蛄吗?刘太太以为蝼蛄是在咬刘邦,不由心中生气,于是捏起蝼蛄,一手捏头,一手捏身子,两手一扯,分为两段,随手扔在地上。  刘邦一见他娘揪掉了蝼蛄的头,问道:“娘,你怎么害了我的救命恩人呀?”  “小小的蝼蛄怎么是你的救命恩人呢?”  “娘,你把我埋进墒沟里,一点气也不通,正憋得要死,多亏了这小蝼蛄从我鼻孔上打了两个小洞,通了点气,我才活下来了,不然我早就憋死了。咱怎能恩将仇报呢?”刘邦说着,两只大眼看着娘。刘太太听了,这才恍然大悟,说道:“哎呀呀,这可怎么办呢?”心里一阵悔恨不安。  这小蝼蛄虽然掉了头,身子还在爬动,看来死得屈哇!  刘邦见此情景,劝娘说:“娘,别难过,还有办法救活它。”  刘太太听了,心中欢喜,忙问道:“孩子,有什么办法,你快说!”  刘邦往地上看看,说道:“娘,你拣个草梗棒,把它的头和脖子插起来,给它接上吧。”  刘太太半信半疑,还是照做了,她拣了根草梗棒,掐了一小节,一头插进蝼蛄的头里,一头插进它的脖子里,轻轻地放在地上,但它一动不动。  “孩子,这蝼蛄怎么不动了呢?”  “放心吧,娘,它会爬走的。”转脸又对蝼蛄说,“蝼蛄蝼蛄别生气,救命之恩俺牢记,有朝一日得了第,把你封得大大的。”这小蝼蛄听了,点了点刚接上的头,爬走了。  如果你不信蝼蛄的头是接上的,你随便捉一个蝼蛄看看,头与脖子之间有个明显的接痕,拔掉头,里面还有个黑色的草梗棒呢!后来刘邦得了天下,登了龙位,小蝼蛄前来讨封,刘邦问它:“有何事?”  “当年秦王官兵追赶捉拿你,老太太把你埋在墒沟里,是我从你鼻孔上打了两个小洞,救了你的性命,我主还记得此事吗?”  “记得,确有此事  “今日你登了龙位,小臣特来讨封。”  刘邦想了想:不封不好;封吧,这小蝼蛄毁坏庄稼,农民又不喜欢它,怎么办呢?哎,有了,既能封它,又不让它拱庄稼,就说:“蝼蛄听封,我封你前去拱山。”这小蝼蛄有点耳沉,把“山”字听成了“暄”,高兴地答道:“谢封!”  从那以后,蝼蛄就专找暄地拱了。  龙入水  刘太太把刘邦埋在地墒沟里没遭到官兵的伤害,大红马和小蝼蛄又救了他的命,刘邦的娘此时不知去何处了,就听刘邦说:“娘,这里不是久留之地,咱快走吧!”  “一无亲,二无故,咱往哪去呀?”  “往东走,入了沛地就好了。”  “沛郡靠湖有水呀!”  “娘,水越多越好,快走吧!”  刘太太怀抱刘邦向正东沛郡方向走去。  秦王官兵没抓到刘邦,垂头丧气回到丰城,秦王大怒。军师说:“万岁息怒,此人还未入沛地,速派骑兵追赶。”秦王立即传旨发兵。  刘太太抱着刘邦正往前走,猛抬头见来到大河边,河水滔滔挡着去路。河上无桥,又不见来往船只。刘太太刚想坐下歇歇,回头一看,哎呀,大路上尘土飞扬,一队兵马飞奔而来。刘太太叹道:“我的儿呀,咱娘俩就该死于此地吗?”刘邦答道:“没事,过河就是了。”刘太太说:“一没桥,二没船,河宽水深可怎么过呀?”刘邦往河沿上一指说:“就叫它浮咱过去吧!”刘太太往前看去,见一个大乌龟像个箔篮。一样大。刘太太又惊又怕,乌龟浮人九死一生,若不过河又难躲追兵。无奈何走到乌龟跟前说:“乌龟先生行个好,把俺娘俩送过河吧?”乌龟点点头。于是刘太太便抱着刘邦,上到乌龟身上,乌龟像一条船,慢慢向对岸游去。  官兵追到河边,见刘邦母子正在上岸,隔河相望,官兵无法过河,弓箭也发射不到,急得嗷嗷大叫。  为什么一上了沛地没事了呢?传说刘邦是条“龙”,沛县的“沛”字,带三点水,龙入水,便畅游无阻,神仙也没法了。后来刘邦就在沛郡住下来,还做了泗水亭长。至今有“丰生沛养的汉刘邦”之说。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