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华山和栖山的来历  很早很早以前,咱丰、沛县是一眼望不到头的大平原,连块石头也没有,哪儿来的山啊!那后来咋又有了华山、栖山呢?这有个传说。  早年间,王母娘娘生了十个太阳,她天天带着这十个太阳到东海里洗澡,又教他们咋在天上飞。老天爷立下规矩,叫十个太阳轮流上天,每人从东到西飞一圈,给下界生灵照亮。  曰子长了,十个太阳都觉得在天上没人说话,飞得没趣。有一回,王母娘娘上天去办蟠桃宴会,一时不能回东海。十个太阳一合计,就一发飞到了天上,乱腾腾地撒欢,有的跑,有的撵;该直走的不直走,该下山的也不下山。这十个太阳放出毒花花的光,你想想,人咋受得了啊?地上变成了火炉子,河里的水晒干了,庄稼草木也晒焦了。人都烧香求告老天爷,老天爷这才派下来杨二郎整治太阳。  杨二郎是个英雄好汉,力大无穷,胆大无比。接到老天爷的圣旨后,跑到昆仑山上,砍了一棵大树削成扁担;乂跑到东海边上,割了荆条编成两个大筐,一个筐里装上一座大山,担起来忽闪忽闪地撵太阳去喽。他撵上一个,就抓着压到山底下,前后压住了九个太阳,只剩下一个了。第十个太阳跑得快,最难逮。杨二郎跑啊跑的,大扁担忽闪忽闪地打颤,来到丰县的一条大河边,用劲一跳,超了过来,两脚落地没有站稳,扁担一撅,前筐里的山“骨碌碌”落到沛县地里,平地起了一座山。因为扁担头上没有楔子,后绳套滑了,后筐里又滑下来-座山,落到丰县地里。第十个太阳吓得脸色变黑,看见地上有一棵马蜂菜长得油绿肥壮,慌慌忙忙钻到了马蜂菜叶梗底下。说来也怪,他一钻进去,这棵马蜂菜就把盖得严严实实的,不露一点影子马蜂菜是贴地皮长的,趴趴着不显眼。杨二郎四下里找遍,也没有找着,只好回到天上来交差。老天爷想着世上的人离不了太阳,就免去了第十个太阳的罪过,不再叫人捉拿他。从这以后,天上只有一个太阳了。  马蜂菜把太阳藏到身子底下,救了太阳;太阳为了报答马蜂菜救命的恩情,就不把它晒死。所以,马蜂菜不怕毒日头晒,哪怕谁把它薅出来弄蔫巴了,只要插进湿地里,它也照样能活过来。人都说:“太阳不晒马蜂菜。” ‘  后来,杨二郎给后筐里滑下来的那座山起了个名叫“滑山”,后人说成了“华山”;又把前筐撅起滚掉的那座山叫“起山”,后人说成了“栖山”。华山在丰县地,栖山在沛县地,两座山离了十来里路,咱本地人都知道:“华山到栖山,来回二十三(里)。”从那以后,世人琢磨着咋能叫扁担上挑的东西不往下滑,就在扁担两头安上了楔子,这个法子如今还用着。  海水为啥是咸的  从前,山上住着一户人家,老嬷嬷和两个儿子。老大叫大贵,老二叫二贵。娘领着两个儿子在山南山北开荒种田,一家人和和睦睦过日子,日子越来越好。  有吃有穿有了房子,先给大贵娶了媳妇成了家,还是老嬷嬷领家过日子,准备再给二贵提亲娶妻。  大贵媳妇有私心。她想,一家人干活挣钱,要给二贵盖房子娶媳妇,觉得吃亏,不如分家好。劝说了大贵,决定分家,让二贵跟娘过,她两口单过。  婆婆没办法,只好答应分家。大贵媳妇提出:山南十亩好地带匹马,山北十亩孬地带头小毛驴,兄弟俩抓阄,摊哪里是哪里;现有的房子、钱财一分为二,各取各的。婆婆和二贵只好答应。  大贵写好,揉成纸团,对二贵说:“大让小,你先抓吧。”二贵拿起纸团,打出一看是“山北”,大贵说:“我就是‘山南’了纸团没取,就这样定了。原本两个纸团都是写的“山北”,二贵抓哪个也跑不了“山北”,这是大贵两口子定好的计。  大贵在山南安家,二贵和娘在山北安家,大贵两口子占了便宜,心里欢喜,二贵只好听天由命。  开头两年,二贵娘儿俩靠辛勤耕作,尽管地孬,还能吃上饭。谁知这一年遭遇大雨,庄稼都淹坏了,没吃没喝。山南大贵家大丰收,粮食吃不了。二贵和娘商量,去跟哥嫂借点粮。老嬷嬷决定她自己去,娘开口借粮,儿子还能不中?  老嬷嬷山南借粮,原说当天回来,二贵下午去接娘,直到傍黑也没接着,只好一人回家。  来到一条山沟前,忽见一个老狼挡住去路。狼面前还有它吃剩的山羊的两条后腿。二贵吓了一身冷汗。因为无路可走,便拾起块石头,准备与老狼拼了。也许是老狼已经吃饱了,避开二贵逃走了。二贵家里无粮,便拾起两条山羊腿,心想,带回家煮给娘充饥。  刚走了不远,听见一个老嬷嬷的哭声。二贵想,八成是娘,走过去一看,不是娘。老嬷嬷身穿补丁衣,看样子是个穷人。二贵一问,果然不错。老嬷嬷已经两天没吃饭了,她无儿无女,怎么活下去?二贵很可怜她,听她说明了家中情况,为了让她活命,就送给老嬷嬷一条羊腿。老嬷嬷说,她饿得走不动了,要二贵送她回家,二贵心眼儿好,就扶着她,送她回家。  拐了个弯,看到山洞里有个灯亮着,老嬷嬷说,这就是她的家。  二贵感到很奇怪:山洞里有不到一拃高的人在打铁,再往里走是小木匠在干活,还有小驴拉磨。二贵放下羊腿要回家,老嬷嬷说:“你也两天没吃饭了,我做点饭你吃了再走。”二贵没法,只好听她的。只见老嬷嬷捏了几粒小米放在锅里,一会儿就做好了,老远能闻到米饭香。老嬷嬷给二贵盛了一碗,让他先吃。吃一碗盛一碗,锅里的米饭盛不完,还给二贵上了一碟小菜,那时候人们还不知道吃盐,老嬷嬷从小磨盘里捏了一点盐放在菜里,二贵一尝,实在好吃。  饭后,二贵要走,老嬷嬷拿出几个小布袋送给他,每袋分别装着几粒小麦、大豆、髙粱、小米,还有一袋盐。她说:“知道二贵你是孝子,心眼好,能帮忙的我得帮。”家里的东西任二贵挑选。二贵不忍心要,老嬷嬷说:“再送你一盘小驴拉磨吧,想磨什么就放什么。”并教会他一番咒语。这盘驴拉磨总共不过一拃高。二贵谢过老嬷嬷,带着东西回家了。  。二贵回到家,见娘正哭,原来大贵两口子一粒粮也没借给,饭?也没管,饿着回来,与二贵走岔了路,娘俩路上没遇着。二贵把路上的经过说了一遍,拿出几粒小麦放在那个驴拉磨上,念了咒语,小磨转动,就出了白面。接着给娘做饭,小菜里放上点盐,娘吃得十分香甜。  二贵知道那老嬷嬷是位神仙,送他的磨是盘神磨。村子里的百姓也都忍饥挨饿,二贵便昼夜不停地磨面,分给饥民,又分给大家一些从没吃过的盐,大家都十分感谢二贵娘儿俩。  消息很快传开,大贵两口子听说了,心里难受极了,一心要把神磨占为己有。  大贵两口子从山南赶到山北,见神驴拉神磨正在磨盐,二贵下田干活去了,只有娘在家,便说:“这磨俺摊份的,二贵要独占,甭想!”抢了神磨就走,娘上前阻拦,被一把推倒在地。  二贵回来,问明原因,他知道哥嫂蛮横不讲理,咽下这口气算了。  神磨的事传到知县那里,知县看了十分惊喜,速报皇上,要拿神磨进贡。皇上大喜,并传旨让大贵两口子亲自送去,要封官重赏,还要知县派精干武士护送。这可把大贵两口子喜坏了。  他们走大道怕贼人抢劫,便乘船从海上走水路。一路上,神磨不停地磨着盐,一袋一袋,装满了船。  这天海上刮起了狂风,狂风掀起巨浪,船上人多货重,一个巨浪把船打翻,大贵两U子喂了老鳖,盐浸泡在海水里,海水原来不咸,从此就变咸了。  金丝鸟  杨二郎担山赶太阳,压到山底下九个太阳,只剩下一个在天顶上悬着喽。那华山底下也压着一个太阳啦,那太阳在山底下怪闷得慌,有时就变成一只金丝鸟,打山洞里钻出来玩儿。  从前华山顶上是清一色的大树林子,啥树都有,遮天盖日头的,引来老多老多的小鸟雀儿,来林子里玩儿,啥鸟都有,山上整天鸟声不绝。山南坡上住着一个看林子的穷老汉,叫张老三。张老三最爱鸟啦,要是看见有谁上山打鸟,他能跟人家拼命。因此,小鸟儿也都好跟他玩儿,唧唧喳喳跟他说话,滴滴溜溜跟他唱歌。  有一天张老三上山看林,忽然看见一只老鹰追扑一只金丝鸟,那小鸟扑扑棱棱地跟老鹰斗,眼看着就叫老鹰抓住啦,张老三一个箭步上去,砰,一脚就把老鹰踢跑啦。张老三打地下拾起金丝鸟,揣到怀里,爬到崖头上去找草药,搓碎了给它治伤。山头上野药多喽:七叶一枝花、紫地丁、马蜂菜,都能治伤。金丝鸟伤好了,就成天偎着张老汉不走啦。  岂不知,这只金丝鸟就是山底下那个太阳变的啰。过了一蹦子到了九九重阳,撒开牛羊,日头暖洋洋,清早起来,金丝鸟对着老汉唱开啦:  “滴溜溜,跟我走,滴溜溜,跟我走……”  张老汉心想:鸟哥哥叫我跟它做啥去?且跟着再说。  金丝鸟在前头飞,张老汉在后头跟着。转过九道弯,跨过九道溪,来到一个绿草遮掩的洞U,金丝鸟飞进去了,张老汉也跟进去了。往里走了九十九步,啊嗬!一座金屋子,锃明闪亮!  进了金屋子,一看里头摆着一大一小两只皮箱。金丝鸟站在上头,亮开嗓门又唱:  “吱喳嘹,带走它,吱喳喳,带走它!”  张老汉听清了,是叫“带走它”!就一只手提溜一口箱子跟着金丝鸟出来啦。  来到家,张老汉打开箱子,啊呀,大箱子里是黄亮黄亮的金子,小箱子M是白亮白亮的银子,张老汉留下一块金子一块银子,剩下一股脑都分给华山的穷哥们啦。  再说,华山集上有个青皮叫牛二,外号两头蛇,占着华山集,白吃白喝白拿,欺男霸女,活是拐角头、溜溜头、榆木疙瘩头,谁都不敢得罪他。为啥?牛二光棍一条,家无片瓦,不怕死。力气又大,腰里别着小刀子,三句话不投簧,就跟人拼死的。这一天,他听说金丝鸟的事啦,就喝得跟抒二样,来找张老三。一把揪住脖领子,右手“哧”——从释里抽出牛耳尖刀,瞪起牛蛋眼,咬着牙吓唬:  “老不死的,你给我一箱金、一箱银、一箱珍珠、一箱元宝,咱俩拉倒,要不,老子跟你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金丝鸟打花丛里飞出来啦,叫:  “滴溜溜,跟我走,滴溜溜,跟我走!”  牛二扔下刀子,笑眯眯跟着走了。转过九道弯,跨过九道溪,来到一个葛针封着的黑咕隆咚的洞口。进去走了九十九步,嗨,有一座石屋子,里头摆着一大一小两只黑箱子。牛二一个狗哈腰蹿过去,提溜起箱子就走。  两头蛇牛二来到自家屋里,恣得吃蜜蘸糖瓜:一箱子金银盖上瓦屋楼,买上丫环仆女;一箱子珍珠元宝买个县官当当,嘿嘿,咱牛二吉人自有天相。插上大门,就开箱子啦,一窝马蜂轰地从小箱子里飞出来啦,蜇得牛二眼冒金花,乱抓乱打,“啪哒”!那只大箱子也开了,从里头蹿出几十条长虫来,都张着血盆大口,吐着红舌头,一家伙把牛二缠倒啦。  金丝鸟为华山除了一害,又回到树林里,跟张老汉一块过日子去啦  讲 述:程杰(56岁农民初中)  记 录程连真  采录时间和地点:1987年10月于丰县华山  老猪  六畜,老猪是王。  早年,老猪并不这么丑,长得大大的眼,尖尖的嘴,支棱着两只大耳朵,长腿细腰,能说会道,惟独有两个缺点:一是贪酒,二是贪色。  有一年春天,老猪去西天朝佛,路过枵花村酒店,闻到扑鼻的酒香,便向酒店走去。他进了店门,迎面看见一名美色姑娘,他周身的血好像都不流动了似的,直愣愣看着这位姑娘出神。姑娘说:賴勵“客官,要吃酒吧?”他猛然惊醒:“对,吃酒。”姑娘端来好酒一碗,他一饮而尽,连饮八大碗,说话便有点儿不规矩了:“姑娘,这酒好香!你能陪我吃几杯吗?”  姑娘先是皱了皱眉头,后又格格一笑,娇声娇气地说:“客官,要我陪你吃酒有啥不可!”于是乎,姑娘端了一碗酒饮了一半,然后送到老猪面前,老猪接过碗,一饮而尽,挪了挪身子,凑近姑娘,把长嘴直往姑娘脸上拱。姑娘那粉红的小手轻轻一推,老猪立刻浑身酥软,飘飘然,像成了神仙。慌忙跪下前腿,请姑娘亲一亲。姑娘说:“亲一亲,也行,我嫌你这嘴太长。”老猪说:“长木匠,短铁匠,好办好办。”一边说,一边拿起菜刀,“啪”的一声把嘴砍去半截,鲜血直流。姑娘连忙端来一碗水,给他洗去血污。不料老猪中了酒毒,昏迷倒地,呼噜呼噜地睡着了,姑娘把他拖进院子。等他醒来,再也不想走动,从此变得贪吃懒动,呆头呆脑。姑娘每日三餐给送食,每吃饱就地一躺,让姑娘给他挠痒痒,只求得浑身麻酥酥,就像成飘飘仙了。  老猪慢慢肥胖起来,粗腿大肚,耳朵越长越大,又怕听人家骂他贪吃懒动、贪酒好色,就请土地老爷,把耳根骨敲断,用大耳朵把耳眼盖起来。  直到姑娘送他上西天,他叫了声冤枉,到死没能跟姑娘睡一觉  讲 述:张怀明(已故农民不识字)  记 录:齐运增(5) 岁 文化干部 高中  狗、马换腿  在古时候,有一员大将叫刘春,刘春有爱马的癖好,特别是爱自己坐下的黄骠马。  一次与敌人打仗时,被敌人打败,腰部受伤,要不是黄骠马把他驮回家,他早已丢了性命。不料黄骠马刚到家中,一头栽在地上乱打滚,这时他才发现马的后腿有一条已经断了。刘春看到自己的救命宝马,伤到这步田地,不顾自己的伤情,一下子扑到马身上,哭得死去活来。马医匆忙赶来,经诊断是粉碎性骨折,马医劝慰刘春说:“只有全部官兵吃斋三日,把铁拐李请来,方可救得此马,别无他法。”  刘春泪流满面地下令:所有将士斋戒三日,违者杀!第三日午对果然刮了一阵清风,就见铁拐李背着大药葫芦,一颠一颠跑来,铁拐季一见这马疼得奄奄一息,眉头一皱说:“此伤  不轻,须以腿换腿,别无办法。”刘春爱马如命,哭道:“大仙,若能医好此马,我愿以此腿相换。”说罢拔出宝剑,众兵卒见将军如此讲仁义,纷纷说要把自己的腿献上。铁拐李笑了笑说:“众军士不必献腿,只要一狗腿而已!”于是将士们到处抓狗,足足抓了几百条送上来。铁拐李又笑道:“一狗即可!”于是抓过一条狗,扯脚一拧,一条狗腿丢了下来,狗哼也没哼。铁拐李吹了口仙气,口中念念有词,把狗腿换到马腿上,用手一扯,和真马腿一样,马顿时睁开了双眼。铁拐李又从葫芦中倒出一点白药面,揞在马腿上一搓,马顿时踢蹦撒欢,仰头长嘶。刘春和军士立即拜谢,这时狗汪汪地叫,铁拐李说:“忘不了你!”从地上抓一把土,吹吹仙气,从药葫芦中倒出仙水一和,捻出一条泥腿给狗换上。  从此,马和狗都有了腿,只是马是换的狗腿,不太得力,一到歇着时就把一只后腿抬起来;而狗是换的泥腿,总怕在撒尿时,尿散了泥腿,所以总爱把腿抬起来。  讲 述:孙浩(66岁退休工人初中)  记 录:孙惠民(20岁农民高中)  采录时间和地点:1987年5月于丰县常店西村  镇海小龙告天子  历年来,戏班和艺人几乎都敬老郎神(也有的称老郎爷)。老郎神就是皇帝唐太宗(另有一说是唐明皇)。为什么敬他?因为他是戏曲的创始人,他创始戏曲也与他在天宫里受到的启发有关。话得从镇海小龙说起。  一天清早,东海里的镇海小龙私自到陆地游玩,天旱地干,路上浮土没脚面深,田里的庄稼也都干死了。村头路旁,他见一白发老汉带着几个孩子在点种什么,他感到奇怪,上前问道:“你种的什么?”老汉笑道:“种瓜。”镇海小龙仔细一看,果然不错,见老汉把瓜种放在干土里,再用干土封好墩儿。镇海小龙说:“你疯啦?瓜种埋在干土里,怎么能出?”老汉又笑道:“能出。”镇海小龙讥笑老汉笨得出奇、蠢得可怜,说道:“我什么都见过,就没见过干土里种瓜能出。”  “我是种上等雨。”  “你知道什么时候下雨?”  “今天午时。”  “下在什么地方?”  “就下在这路北,还要下面条细雨儿,正好四指儿。”  “你这老头儿胡砍八拉,响晴的天,尽说鬼话,哪里会下雨?”“你敢打手击掌、签字画押?”  “敢!”  老汉笑道:“今天若不按我说的时间、地点和雨量下雨,我愿双膝跪倒拜你为师。”镇海小龙说:“若按你说的下雨,就割我的头。”他俩当即立约,决定未时在此相见。  镇海小龙是专管行雨的,立约后心里髙兴,自认为赢定了。镇海小龙回到龙宫,接到了玉皇大帝的御旨,要他行雨的时间、地点等,和那老汉说的一点不差。他犯难了,咋办呢?能输给那个老头儿吗?输给他,谁还能瞧得起我?于是私改玉帝旨意,路北偏下个倾盆大雨,把老头种的瓜种都给“拍了”。  镇海小龙按原定时间高高兴兴地来见老头儿。  “你输了吧!”镇海小龙笑着说。  “哼,你摸摸还有头吗?”老汉轻蔑地问。  镇海小龙见老头儿如此反问,就说:“咋啦?”  老汉训斥说:“你胆子不小,竟敢违背天意,错行了雨,死罪难逃!”  镇海小龙一惊,心想,他怎么知道我错行了雨?便问道:“你是何人?”老汉答道:“我是太白金星……”  镇海小龙双膝跪倒:“请你在玉皇大帝面前讲个人情,免我~死,终生难忘。”太白金星说:“这个情我讲不下来,除非天子唐太宗,别无他人,你只有去求他。”  镇海小龙连夜叩见唐太宗,说明来意,跪倒不起。唐太宗答应去见玉帝讲情,并说:“保你无事。”  玉皇大帝得知镇海小龙违了旨,错行了雨,并没见唐太宗来讲情,传旨把他斩了。  镇海小龙鬼魂喊冤,来天宫见玉帝,告了唐太宗一状,说天子朝廷是金口玉言,竟然说话不算数。玉皇听了,传旨带唐太宗来天宫,问明情由,唐太宗承认过错,任受惩罚。玉皇见他能承认过错,不予惩处,对受了委屈的镇海小龙,良言相劝,并叫仙女为他奏仙乐,唱仙曲。唐太宗看了,这种演唱太好了,于是回宫廷后,亲自组织宫中的男女演唱,后来叫文武百官也参加演奏,扮演前朝忠奸人物,他也亲自伴奏和扮演角色,这就是最早的戏曲。  为不影响朝中大事,把戏班安在皇宫附近的梨园里,排戏演出都在梨园。后来梨园就成了戏曲的代名词,如梨园世家、梨园子弟等。  至今老郎爷两旁的对联还是:兴家立业梨园主,金枝玉叶帝王家。横批是:梨园子弟。  讲 述: 邓贞吉(69岁农民高小  记 录: 邓贞兰  采录时间和地点: 1987年11月12日于丰县赵庄镇邓庄村  周仓看家  人们传说关羽死后升天成了神,他很关心黎民百姓的疾苦,整天在民间巡视。哪里有灾难,他总是设法搭救。所以人们都很敬重他,称他为关帝或关二爷,并给他修了庙宇,塑了金身。每逢节日,人们总要到庙里烧香磕头,求他保佑降福。  每逢旱天,人们常把关羽的塑像抬出来,放场中间立起的石磙上暴晒,名曰“晒关二爷”,说来也灵验,不出三天就降雨。  关羽每年农历五月十三磨一次青龙偃月刀,磨刀时所蘸的水掉下来就成了雨,所以人们又说,大旱不过五月十三。  关羽每次出发巡视,总是让周仓跟随,让关平看家。周仓有些不悦,他以为关羽总是向着关平:在家既能享受香火,又能吃到时鲜供果,风吹不着,雨打不着,舒服自在,真是个美差事。而自己跟着出发,到处奔波,风吹头雨打脸,常年辛苦,真不合算。  这天关羽早起,又要出发巡视。周仓就说:“让关平跟着去吧,也观赏观赏外地风光,我留在家里看守,料也不会误事。”关羽说:“看家可不是个容易事,事务不少,你办得了吗?”周仓不以为然地说:“那有什么了不起!”关羽看出了周仓的心事,又知他生性鲁莽,正想勒一勒他的性子,于是说了声“好吧”,带着关平就走了。  关羽刚走,求神的接踵而来。先是一群庄稼汉,他们来到庙里,摆好供品,点燃香烛,焚烧纸马,然后跪倒磕头祷告:“关二爷,眼下田里旱了,庄稼要枯死,请你老人家赶快下几场透雨,救救黎民百姓吧,不然我们要饿死的。”说罢走了。周仓刚要提笔写奏章转求上帝降雨,忽然又进来一群姜农,他们也摆上供品,点燃香烛纸马,跪下祷告:“关二爷,眼下我们正在暴晒鲜姜,请你老人家千万不要下雨,免得鲜姜烂掉。”说罢也走了。周仓听了皱起了眉头,嘴里不住地嘀咕:“有人要下雨,有人不要雨,这怎么办?”正在为难,又进来一群梨农,说是梨子已经成熟,他们求关二爷别刮大风,免得摔坏梨子。周仓听了心想,这倒好办,不刮风就是了。可是那群梨农还没走出庙门,又进来一群纤夫,他们也摆供磕头祷告:“关二爷,怜惜怜惜我们这些穷苦之人吧,我们拉纤,勒肿了肩膀累酸了腰,摔痛了脚板,眼下船上又装了重载,无论如何,请你老人家刮一场大顺风,送我们到达目的地吧!”说罢也走了。周仓听了,双眉紧锁,犯起愁来,心想:我第一次值日,竟碰上这些难办的事儿,处理不好,二爷和关平回来不讥笑我无能吗?他伏在案上唉声叹气。他愁呀,愁呀,愁了整整一天,饭也吃不下,茶也喝不进,既没吃供品,也没心思去享受香火了。  正在周仓没法子的时候,二爷带着关平回来了。二爷听到周仓 唉声叹气,又看到他愁眉苦脸的样子,心里早已明白了,故意问道:“周仓,今日供品吃了没有?家中事务处理得怎么样?”周仓哭丧着脸,将今天发生的事说了一遍,然后带着请求的口吻说道:“关平,你看这事咋办?”关平说:“容易得很。晚上下大雨,白天晒鲜姜,大风顺河走,小风串梨行,百姓的要求不都满足了吗!”周仓听了方知与关平相比真是望尘莫及,于是跪在二爷面前央求道:“二爷,我学浅才疏,实难称职,还是让关平在家值日,我跟二爷出发吧。”  讲 述:刘德士(50岁农民不识字已故)  记 录:李文启(50岁教师中师)  采录时间和地点:1982年3月6日于丰县赵庄镇夏王庄  土地老爷韩文公的来历  相传,土地老爷叫韩文公。  八仙之一的韩湘子上天成神后,常常思念叔叔韩文公和婶子,一心要他们上天步入仙界。于是返回人间故乡,见了叔叔和婶子,表达了一番思念心情。亲人团聚,都很髙兴,拉起家常。韩文公夫妻问起天宫情况,韩湘子告诉他们:“天宫是神仙住的地方,殿堂楼阁,华丽无比,远比人间好,真是极乐世界,特请您一起上天成神。”夫妻俩心领侄子的一片真情实意,但他们谁也不愿去,因为他们爱恋人间,爱恋家乡。韩文公爱种庄稼、爱土地;妻子爱纺纱织布,自己所爱其乐无穷。韩湘子无奈劝道:“您先到天宫看一看,不愿留在那里也行,我再送您回来。”韩文公勉强答应了,但妻子说什么也不离开家。  韩文公随侄子到了天宫,他看得眼花缭乱,生活舒适极了,心中高兴。几日后,他思念家乡,心里念念不忘他亲手种的庄稼、园里的菜,不与土地打交道就像得了心病,日不能食,夜不能眠,对侄子说:“天宫虽好也不如我在家种地好,我爱的就是土地,非走不可。”韩湘子怎么也挽留不住,叹道:“土地、土地,就是离不开土地,你就当土地老爷吧。”韩文公笑道:“那好。”韩湘子是神仙,说话算数,韩文公就成了土地老爷。  讲 述:刘韩氏(女76岁农民高小文化)  记 录:邓贞兰  采录时间和地点:1987年5月14日于丰城  土地奶奶是何人所封  民间传说,土地奶奶是姜子牙所封。  一天,姜子牙在河边钓鱼,见老伴把饭菜送来,便放下钓鱼竿,在河边吃饭。老伴拿起钓鱼竿,无意中发现钓鱼钩是直的,像根钢针,心想:老头子怎么傻了,无钩怎能钓住鱼?于是窝了个钩。因姜子牙吃着饭,钓竿闲着,老伴无事,出于好奇,想试试自窝的钓钩,拿起钓竿,钓起鱼来。不一会儿就钓上来两条大鱼,高兴地喊着,让姜子牙来看。姜子牙走近--看,大吃一惊:“你怎么把龙子龙孙钓上来了?这还了得!”老伴也吓呆了。他乂仔细看看钓钩,不是原来的样子了,问老伴?。“这钓钩是你窝的?”“是的,无钩怎能钓住鱼?”“唉,坏了,我钓鱼,向来是愿者上钩。这下,你惹大祸了。”  再说老龙王,得知其子孙被姜子牙的老伴所钓,暴跳如雷,即令部下将她生劈活抓。姜子牙见狂风大作,乌云翻滚,大雨将至,知道是龙王发怒,祸在眼前,焦急地喊老伴:“快跑,快跑,快往红门庙院里跑……”老伴急急忙忙直奔庙院而去。这时,大雨倾盆,青龙、火龙压着云头吱吱怒叫,她刚跑进庙院小屋就被雷劈龙抓了。  姜子牙成了神上之神,他封神后,想到了老伴,她是无意中惹此大祸,对她产生了几分同情之心,便封她为土地奶奶了。民间至今流传着这样一句歇后语:姜子牙钓鱼——愿者上钩。  讲 述:渠亮(54岁农民初中文化)  记 录:邓贞兰  采录时间和地点:1987年2月6日于丰县凤城剧团宿舍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