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神话  唐尧传说  出世  帝喾当皇帝时已经三十多岁了。他有四个妃子,第一个叫姜源,第二个叫简狄,第三个叫庆都,第四个叫常仪。第三个妃子庆都,人们都说她是天上大帝的女儿。大帝生于斗维之野,常在三阿东南游玩。一日,天上忽然雷电交加,一个霹雳将大帝身上打出了血,那血溅到一块大石头上。后来这血化成了婴儿,就是庆都。就在那一天,一个姓陈锋氏的妇人在旁经过,听到石头里面有婴儿啼叫声,就设法将她取出来。陈锋氏见这女孩儿出生奇怪,相貌又好,就抱回家抚养起来,当做自己的女儿,因此这女孩也就姓了陈锋氏。更为奇怪的是,她不管走到哪里,头上总有一朵黄云随她遮盖,所以如要寻找庆都,只要看见那朵黄云就能找到了。  庆都长到七八岁时,她的养母陈锋氏去世了。庆都无人抚养,衣食无着,可是她即使十几天不吃饭也不饿。后来,一个叫伊长孺的人,看到她很可怜就收养了她,并把她抚养成人。  帝喾的母亲握哀听说庆都神奇的经历,就将她召去,见她文静、大方、漂亮,就纳为帝喾的妃子。  帝喾感念伊长孺对庆都的养育之恩,封其为伊祁侯。伊祁国就在现今顺平、唐县交界的地方。  庆都伴随帝喾一晃就是数年。她贤淑善良,深得帝喾宠爱。她又是一个极富感情的人,非常怀念远方的养父母伊长孺夫妇,于是就向帝喾提出到伊祁国探亲的愿望。帝喾虽然不想让庆都离开,可是又怕她伤心,就答应了她。  那时的伊祁侯夫妇,在伊祁国安居乐业,庆都的到来,使他们非常高兴,就安排盛宴款待自己的女儿。  过了几日,伊祁侯夫妇对庆都说:“这几日天气很好,我们陪你去游玩游玩吧。”庆都听了非常高兴,就问:“到哪儿去呢?”伊祁侯说:“我们这里可玩的地方很多,你是喜欢观水呢,还是喜欢看山呢?”庆都说:“女儿想,还是水好,一则坐船比较安逸,二则风景比山岭也清秀。”  于是,他们议定到大陆泽去。那是连接大海的一个大湖,水面—望无际,风景非常好。  次日,伊祁侯夫妇便陪同庆都奔大陆泽而来。正行间,忽然空中落下一块小石头,正好打在庆都头上,虽然不太痛,可也让她吃了一惊。她抬头望去,只见一群鸟往前飞去,颇觉诧异。伊祁侯说:“这种鸟儿叫精卫鸟,又叫冤禽,也叫志鸟,是炎帝神农氏女儿的魂魄所化的。神农氏有两个女儿,都想慕道求仙。一个女儿跟了赤松子云游四方,成了神仙。还有一个女儿叫女娃,到东海去访求神仙,上船之后遇见风浪,舵翻樯折被海水淹死了。但是她的魂魄不散,就变成了这种鸟儿。它的窝在发鸠山上,每天衔小石头飞到东海丢到水里,发誓要把海填平,以泄被溺死之恨。它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填海不止。”  庆都听后,为精卫鸟的精神感慨不已。来到大陆泽,船早已准备好,大家一齐登船。正要起航,忽然一阵大风,只见东南角卷起一朵红云,那红云之中仿佛有一物蜿蜒翻滚,长约十余丈,张牙舞爪,十分吓人。伊祁侯和从人们四散逃走,庆都尖叫一声昏倒在船上。这时,黑云密布,伸手不见五指。过了一会儿,云消雾散,人们纷纷赶来,将庆都唤醒。  庆都恢恹无力,游兴全无,便向伊祁侯夫妇要求,回到了伊祁国。哪知自此之后,竟然怀了身孕。  过了几个月,时交夏令,伊祁侯夫人对庆都说:“现在已是夏天,此地很热,你是有身孕的人,恐怕受不惯。西南上有一座黑龙山,东高西低,中间凹陷平坦,形似航船,山上森林茂密,山泉涌流,气候非常凉爽,我和你到那里去住些日子吧。”  庆都听了点头同意。  伊祁侯随即命人修房造屋,安排一应用具,一家人就在这里安  居下来。转瞬,暑去凉来,庆都贪恋这里的风景,不愿回家。几个月后,生了一个男孩,这就是大名鼎鼎的唐尧。  看到又白又胖的外孙,伊祁侯夫妇十分高兴,侍女们也纷纷向庆都道贺3庆都却懒懒地一点笑容也没有,她觉得离开帝喾14个月,竟然生下一个男孩,帝喾知道了一定起疑心,自己如何解释?那个孩子落地以后,好几天没哭过。伊祁侯夫人认为庆都不高兴是因为这个缘故,抱起那孩子一看,见他双目炯炯,手足乱动,—点儿疾病也没有,忙安慰庆都说:“你不要担心,孩子这么壮,再过几天会哭的。”  谁知不说犹可,这一说庆都却突然变了脸:“这孩子我不要了,快把他扔了吧!”  伊祁侯夫人大吃一惊:平时庆都脾气非常平和,而且心地善良,怎么现在变得如此暴躁残忍起来?于是她就去找伊祁侯商量,伊祁侯慌忙过去劝说,可庆都执意不听。  伊祁侯和夫人商量:“还是大人的身体要紧,如果她产后郁闷生起病来怎么得了,不如把这孩子扔了吧!”  伊祁侯夫人无奈,只好依从。忙叫人准备好衣服,将孩子裹好扔到北边十多里外的一个山洞里。  到了第二天,有人匆匆赶来报告,说那孩子安然无恙,并说有人看见一只羊钻进山洞正在给他喂奶。伊祁侯夫人听了非常奇怪,忙派人把那孩子抱回来给庆都看,还说这孩子命大,将来一定有出息。庆都以为人们在骗她,非让人们再去扔掉。没办法,伊祁侯夫人又派人把孩子扔到西边十几里远的森林里。第二天又有人来报告,说孩子仍然完好无损,并说有人看见夜间有几只母狼给他喂奶。伊祁侯夫人又叫人把孩子抱来给庆都看,庆都还是不信,并说孩子真的命大就把他扔到冰上去,如果一夜不死,就收留他。黄昏时分,伊祁侯派人把孩子的衣服剥光,扔到南边几里地一个结冻了的大池塘上。时值正月,穿着皮衣还冻得人们发抖,一个刚出生的孩子,在这隆冬季节不一会儿就会被冻死的。为了防备别人再骗她,庆都就和伊祁侯夫人一起亲自去看究竟。  月光下,但见那赤裸的孩子躺在冰上。一会儿飞来一只大鸟,在孩子上边盘旋号叫;后来又飞来无数只鸟,有的用翅膀垫在孩子的身体下边,有的用身体盖在孩子身上。那孩子在鸟儿的呵护下竟渐渐睡着了。  庆都在远处看后才真的相信了,忙飞跑过去。群鸟纷纷飞走,那孩子突然“哇”地哭出声来。庆都把孩子抱在怀里,乂疼又爱,又愧又恨,泪流如注。  庆都一边精心地抚养孩子,一边派人把这些情况禀告远在西海穷桑的帝喾。帝喾听说后非常髙兴,因为孩子出生在遥远的唐地,便给孩子取了个名字叫尧。后来,人们把庆都生尧的黑龙山改名为庆都山。  讲述:王贵全78岁农民  刘福生80岁农民  记录:王立子59岁唐县旅游局原副局长  采录时间地点:2008年夏采录于唐尧文化研究会  得图  唐尧的名字叫放勋,小时候喜欢玩水,七八岁时游泳的本领已经很高了。他会侧泳、仰泳、蛙泳各种游法,一个猛子扎下去,能潜出半里地远。  一年盛夏,天降大雨,河水暴涨。庆都怕放勋游水有危险,已有十多天不让他下河了。放勋感到浑身不自在,就对母亲说:“儿子爱玩水,近处的苏水、放水都游遍了,听说南边的唐水是条大河,是从祖先住过的地方流过来的,到那里玩玩一定很有趣。”庆都听后吓了一跳,说:“这可不行!一是这里离唐河远,二是唐河水急浪髙,你一个小孩子怎么能去那里呢?”放勋是个孝顺孩子,见母亲执意不让去,也不犟嘴,一声不响地出去了。  可那以后放勋像有什么心事,整天闷闷不乐,吃饭也很少。庆  都心里着急,就跟伊祁侯夫人说了这件事。伊祁侯夫人疼爱外孙,对伊祁侯说:“那就让孩子去吧!到外边见见世面,多派些人保护就行了,不会有多大妨碍的!”伊祁侯说:“我亲自陪着孩子走一趟,会平安回来的。”庆都见父母这样说,也就不再阻拦了。  这天到了唐河岸边,只见水面宽阔,浊浪滔滔,不等伊祁侯吩咐,放勋三下两下脱去衣服,一个雏鹰展翅,“扑通”一声到了水里。伊祁侯和随从们屏住呼吸,盯着水面,看他从哪个地方冒出来。一个时辰,两个时辰,不见放勋出来,伊祁侯不由得淌下汗来。三个时辰、四个时辰过去了,还不见放勋的影子。伊祁侯急忙吩咐随从们赶快下水寻找。听到吩咐,随从们一个个跳下水,扎着猛子来冋摸,可哪里有放勋的影子!  伊祁侯急得老泪纵横:“放勋出了事可怎么办呀!不但要了自己的老命,女儿庆都也不会活下去的!”于是,他又命令随从们:“快到河下游寻找。”  可是三天过去了,还是没有找到放勋。  到了第四天,伊祁侯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水面,脑子里幻想着孩子会突然从水里冒出来。眼酸了,腿累了,唐河上依然是水流滚滚,浑黄一片。突然一个随从喊道:“有东西出来了广只见唐河水面上现出一个黑点,那黑点疾如流星飞箭,向岸上人群处奔来。黑点越来越近,人们看清楚了,那黑点是一条龙。龙头上长着两只鹿角,马一样的身躯,绿毛赤纹,鳞光闪闪,背上长有双翅,翅下伏着一个孩子。突然,那龙挺身一抖,背上的小孩儿一下子被抛起来,伊祁侯还没有反应过来,那孩子已经到了怀里。那龙朝人群点点头,沉到水中,一下子不见了。  人们看那孩子,不是放勋是谁!人们一下子围了上来,伊祁侯情不自禁地放声大哭,叫道:“想死我了!吓死我了!”放勋却瞪着圆圆的眼睛说:“怎么了!怎么了!我不过玩了多半天,姥爷就急得这样吗?”  人们平静下来后,问放勋到哪里去了。放勋说:“我一到水里,就骑到一条大龙身上,大龙带着我到一所大房子里。那房子又  高又大,比咱们侯府还宽敞呢!房子里有个老公公,他说是我的老爷爷,给了我许多好吃好玩的东西,还叫一个花花绿绿的大姐陪我玩了半天。后来老爷爷给了我一件东西,让我放在口袋里,说千万不能弄丟了,长大后有大用处。以后又叫大龙送我回来了。”放勋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件东西递给姥爷。伊祁侯打开一看,见是一张薄薄的兽皮,有一尺见方,又白又光滑,上写“江山社稷图”五个大字,图上绘着山川河流,写着密密麻麻的文字,标有冀、兖、青、徐、扬、荆、豫、梁、雍字样。伊祁侯心中一亮,这不是传说中的黄帝九州图吗?人们传说这张图由黄帝绘制,是战蚩尤时的军用地图,也是治理天下的情势图,这张图已经失落多年了,据说谁能得到这张图,谁就是天下之主!龙王把这张图交给放勋,这孩子将来会有天子之份啊!伊祁侯想到这里,把图折叠起来装进衣袋,对放勋说:“这东西姥爷先替你收藏保存,等你长大了再给你,到时你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于是命令随从收拾大船,高高兴兴地打道回府。  直到今天,唐县老百姓过年还贴这样一幅年画:画面上一个戴着红兜兜的小孩儿骑着一条绿毛赤纹的飞舞巨龙,巨龙口衔一卷图。那正是放勋“唐河得图”呀!  采录:韩增寿56岁唐县峪山庄村人机关干部  采录时间地点:2008年6月于唐县峪山庄  学艺  放勋十二岁了,长得身板结实。一天,庆都把放勋叫到身边,说:“儿啊,你也不小了,该学点儿本领,长些见识啦!日后你若能像你父亲那样君临天下,没有本领,不知道民众疾苦怎么行呢?”放勋说:“孩儿我愿意学,但不知霁学些什么?”庆都说:“人要生存,就得打猎、种庄稼,还要有手艺。你先去学打猎,当个猎人吧!”  一  放勋拜有名的猎人伯益老人为师,学习打猎。  唐河两岸到处都是森林,野兽经常出没。伯益老人告诉放勋,打猎要学会爬树、登山、钻洞。打黄羊、打麋鹿要跑得比羊、鹿还快,打虎、打豹要比虎、豹还猛,捉松鼠、猴子要比松鼠、猴子还灵活。要练眼力、臂力、脚力。放勋恭恭敬敬、专心致志地向老人学本领。  一天,放勋看到空中飞过一群大鸟,就问师傅:“这鸟肉不是也可以吃嘛,为什么不打鸟呢?”师傅说:“谁都知道走兽不如飞禽,地上跑的不如天上飞的。鸟机警得很,不等靠近就飞了,怎么能打得住鸟呢?”放勋听了没吱声,整天琢磨打鸟的办法。他捡起一颗小石子朝一棵树扔去,石子不偏不倚打在树干上。他想,如果这棵树是只鸟,不就被打中了吗?于是他天天练习掷石子,练了一段时间能打中落在树上的鸟了。他拿给师傅看,师傅夸奖几句,放勋的劲头更足了,后来连飞起的鸟也能够用石头打下来了。  放勋在两条绳子中间缀一小块布,把石子装在布片上,用手抡起绳子,突然松开一条绳子,石子就会嗡嗡作响飞到很远的地方。人们管它叫石流星,也称“嗡包”。放勋用它打鸟打小野兽,比手抛得远多了。  一次,放勋跟其他人一块儿打猎。空中有一群大雁,成人字形飞来,嘎嘎直叫。有个同伴说:“放勋,你整日练石子,能把大雁打下来吗?”放勋瞅瞅师傅,伯益老人说:“试一试,打不下来也不要紧!”放勋见师傅发了话,就取出石流星,装上石子,抡了两轮,喝一声“着”,只见一颗石子疾速向大雁射去,一只大雁“扑拉拉”掉了下来。放勋跑过去把大雁拾来,人们看到大雁头上汩汩流血,无不惊叹:“真是块神石头!”  伯益老人找到一群狼的踪迹,就带放勋和其他猎人设法把这群狼引到一条三面是悬崖的葫芦形山谷里。老人命人们堵上谷口,然后在山谷里放起火来。放勋和大伙儿在悬崖上朝下观看,只见山谷内的荒草和树木熊熊燃烧,那群狼东奔西突,凄叫连天。一天后火熄灭了,山谷内草没了,树都烧焦了,地上躺满了黑糊糊的死狼。人们高兴地拾取猎物,放勋心里却很难过,对师傅说:“树林烧了,动物怎么滋生繁殖呢?狼烧死了皮也不能用,肉也不好吃,多可惜呀!”老人说:“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打大的野兽实在难啊!”  放勋一个人在大茂山的森林里寻找猎物,不小心一下子跌进了泥坑,挣扎了半天才从坑里爬出来。他坐在坑边休息,忽然眼睛一亮:挖陷阱不是打猎的好办法吗?回去后他把想法告诉师傅,师傅很赞成。于是放勋和伙伴们在野兽出没的道路上挖了很多陷阱,上面盖上树枝,做好伪装。  放勋的办法成功了,陷阱里常常掉进大野兽。这天,放勋挖的陷阱里掉进了一头大野猪,放勋和师傅及几个猎人朝野猪身上扔石头,费了很大劲才把野猪砸死,又费了很大劲儿才把野猪抬回村里。当天晚上,一村人聚在打谷场上,点起火把,兴高采烈地吃着野猪肉。村里的长老把最宝贵的猪心拿给伯益老人师徒吃。放勋成了打猎英雄!  二  春天到了,放勋又跟王亥老人学种地。  王亥老人带放勋去挖地。挖地的工具是木耒,木耒像现在吃饭用的刀叉,放勋第一天干活,就弄得满手血泡。他对师傅说:“挖地又慢又费劲儿,种地太难了,咱们养着马,养着牛,为什么不用马和牛呢?”王亥老人笑了,说:“种地就是苦,脸朝黄土背朝天,一天到晚不得闲。养牛养马是准备杀肉吃的,自古以来谁见过用牲畜种地的?”放勋说:“牛的力气大,不伤人,我们试试看怎么样?”老人说:“年轻人敢想敢干,试一试怎么不可以呢?”  放勋找来几个伙伴帮助驯牛。他从牛棚里牵出一头半大的黄牛,用绳索的一头拴住牛脖子,把绳索的另一头拴在一根圆木上,让牛练习走路。牛是野牛,哪愿意套着绳索,拖着重木好好走呢?  它不是疯跑就是卧下,疯跑时几个年轻人拉都拉不住,卧下了几个人抬都抬不起来。人们用鞭子抽、棍子打,牛就是不动弹。一帮人累得满头大汗,那牛也呼呼喘气。放勋急得直跺脚,嚷嚷道:“犟牛,犟牛,怎么样你才听话呢!”自此,牛落了个“犟牛”的称号。  牛没有驯成,放勋又拉出一匹马来驯。这匹马又踢又咬,不让人靠近。同伴们一起把马拉住,让放勋骑上去。马疯狂地奔跑起来,一会儿尥蹶子,一会儿前腿直立,把放勋甩出去老远,跌得鼻青脸肿。驯马也失败了。  王亥老人看到这情景,对放勋说:“孩子,牛马是不会轻易听人使唤的,驯牛驯马是件大事。别灰心,我听说西边很远的地方有座牛马山,山上住着牛王爷和马王爷,你去找他们问个办法吧!”放勋说:“师傅说得对,光靠蛮干,没有人指点不行,我这就去找牛王爷、马王爷。”放勋于是拜别了老人和乡亲们,带着干粮,一边走一边打听,走了好几天到了牛马山。牛马山白云缭绕,陡如刀削,一条路都没有,放勋又爬了一天一夜才到了山顶。  山顶上有一间房屋,屋前有一株大树,两个老人正在树下石桌上下棋。一个老人头上长角,穿一身黄衣;另一个老人长着三只眼睛,穿一身红衣。两人下得全神贯注,一点儿也没有注意到有人来。放勋想这可能就是牛王马王了,不好惊动,就在旁边等候。一会儿听到一位老人轻轻咳嗽,摸起桌上茶盅喝水,想是茶盅干了,老人没有喝到水,仍把茶盅放在桌上,只顾下棋。放勋见状提起茶壶给两个老人斟上水,老人一边喝水一边下棋。这盘棋直下到红日西沉才分出输贏。  放勋给老人施礼跪拜,求问驯牛驯马的办法。长角的老人说:“小伙子福缘不浅,你给我俩倒了五盅水,我们要给你们服役五千年哪!”放勋不明白老人指的是什么,老人说:“日后自知。驯牛方法很简单,不用棍,不用鞭,一根麻绳鼻中穿。”三眼老人说:“驯马也简单,不用棍,不用鞭,一根麻绳嘴上拴。”放勋还想再问,两个老人已经站起身来,摇摇摆摆走出几步,化成一道清风,  倏忽不见了。  放勋回到村子里,跟王亥老人说了牛王马王的话。王亥老人说:“牛王马王是神仙,他们的话肯定灵验。”二人拉出牛来,把一条麻绳穿进牛的鼻子里。鼻子是牛身上最敏感最脆弱的部位,拉动麻绳牛头就随着麻绳转。牛老实了,你说向东它就向东,你说向西它就向西,硕大的牛被一条麻绳弄得服服帖帖,这叫“牵牛鼻子”。王亥老人做了一架木犁,放勋牵头牛,老人扶着犁,牛不紧不慢地拉犁向前走,不大工夫耕了一大片土地。乡亲们都来观看,奔走相告:“牛会犁田了!犟牛不犟了!”  放勋和师傅把一条麻绳拴在马嘴a的牙龈上,马不老实就使劲地拉麻绳,勒得马龇牙咧嘴。马也慢慢地变老实了。马是有灵性的动物,适于乘坐和拉车。放勋和师傅做了一辆车,套上马送肥料、拉庄稼,成为种地人的好帮手。  牛耕地,马拉车,牛马为人类服役了几千年。  三  庆都的娘家——陈锋氏族是制陶世家,于是庆都就把放勋送到陈锋氏族学制陶。制陶师傅虞老人收下放勋做徒弟。  制陶有一系列的工艺流程,淋土一和泥一制还一整形一装窑_烧火_出窑。放勋初来乍到,什么都干,什么都学,不怕苦。师傅愿意教他,同伴们愿意帮他,放勋很快掌握了制陶的技术。  当时人们的生活用品都是陶器,需求很大,每天陶场上都聚满买陶的人群,有的几天都得不到需要的货。放勋问师傅:“咱们为什么不多烧点儿,满足他们的要求呢?”虞老人看了看徒弟,摇摇头说:“不成,一次只烧这么多,着急也没有用!”当时烧陶是把干陶坯垛起来,外面抹上泥,堆上土,烧到一定火候熄火,把外面泥土剥去,晾上几天,陶坯就成了陶器。一次也只能烧几十件,最多百十来件。  放勋日思夜想,怎样做出更多的陶器来。他白天干活,夜间睡在山洞里。一天,放勋突然灵感爆发:这洞不是可以装陶坯吗!洞  大装坯多,洞深密封好,只要留出火道、烟道不就可以了?第二天,他把想法告诉师傅,师傅琢磨琢磨觉得有道理。于是选了一块梯状田地挖了一个竖洞,在竖洞的底端挖开一个横洞,竖洞装陶还,横洞作通道烧火。这样,一个新式的烧陶装置就诞生了。  在师傅的指导下,放勋等人在新装置里装了三四百件陶坯,留好烟道,用土封顶,而后点火试验。几天之后,人们掀开顶,哈!件件都是青魆魆、响当当的优质陶器,只有边缘靠壁的地方稍带红色,人们欢呼起来。师傅说:“这是放勋想出来的办法,放勋给新装置起个名字吧!”放勋想了想,说:“这家伙是缶(陶器名)住的屋子,就叫‘窑’吧。”师傅说:“对,这个名字好!”由于窑是放勋发明的,人们把放勋叫成“窑”,死后谥号“尧”。  采录:韩增寿  采录时间地点:2008年7月于唐县峪山庄受封  尧帝放勋的幼年时代,跟着母亲在庆都山一带生活。这一年,放勋15岁了,兄帝挚要把弟弟出生的唐地封给他。母亲庆都听后非常高兴,把儿子叫到身旁,说:“我那宝贝儿子呀,你的翅膀硬了,该出飞儿?了!咱们得好好庆祝一下。你说在哪儿举办庆典仪式好呀?”放勋回答:“我听母亲安排。”  庆都想:挑选举办庆典的地方,最好也是以后能做侯国王城的地方。王城应在唐地的中心地带。既然孩子已经长大去干大业,不能让他离我忒近了。唐地的百姓主要在西部,那就翻过西边的大山去挑个地方儿吧。  第二天,庆都带上放勋和一帮眷属,从庆都山出发,过九龙山,来到丹凤山下。这里的景色一下子把庆都和放勋吸引住了。这  出飞儿:幼鸟能自己飞出鸟窝了。是一块平展展的高台平原,东西长大概有10里,南北宽也有七八里。平川中间有一个圆乎乎的小山包。北侧,几座山头排列有序,像展翅欲飞的丹凤,正中那最高的山头就像凤头n山上有茂密的原始森林。东侧、南侧是大山沟,沟底有绿绿的水。一条小河从中间小山包下流向西侧的大山深处。  庆都高兴得跳起来,对众人说:“快把老乡叫来,再问问他们详细情况!”  这里的百姓早就听说庆都是仙女下凡,长得特漂亮,知道她来了,“呼隆隆”地一会儿挤了一大片人。一位中年男人上前向庆都施礼,恭恭敬敬地介绍说:“这北边的大山叫‘丹凤山’,平川中间这小山包叫‘粟山’,往西流去的小河叫漕河……’’不等那男人说完,庆都拍着巴掌说:“好一个丹凤山!上天相助!”放勋不解地问母亲:“怎么叫上天相助?”母亲接着对儿子说:“咱们常住的山,当地百姓原来叫它黑龙山。我儿从黑龙山来到丹凤山下落脚,正和‘龙凤呈祥’!你在这里建王城,真是天意呀!我儿为龙子,这里有深水可游;我儿为丹凤,这里有粟山供粮,有漕河可饮。以后,我儿的唐侯国一定兴旺昌盛!”听完庆都的一番话,人们欢呼着蹦得老高。  人越高兴,好事越朝着你奔。在回庆都山的道儿上,在丹凤山的东南山脚下,庆都又发现一个汩汩冒水的泉眼,大伙儿都蹲下去用手捧着泉水喝,水甜得另一样。亲眷们趁庆都的兴奋劲儿,就恭维着对庆都说:“这泉水是你发现的,放勋为龙子,你为龙母,就给它起个名字叫‘龙母泉’吧!”庆都笑得抿不上嘴儿。  八月初八,丹凤山下一片金黄,好一派丰收景象!开阔的平地上用土堆起一座高高的典礼台,坐北朝南,背对丹凤山,面向粟山。台中央放着木头捆绑在一起的条案,上面铺着长条大石板;台后有树枝兽皮连成的大屏帐。太阳刚升到东侧的山头上,唐地各部落酋长们就领着自己的百姓,打着各种图腾的族旗,抬着糜鹿、野猪、野羊,挑着野鸡、野兔、唐河鲤鱼,提溜着红枣、核桃、柿子拥向会场,献给放勋表示祝贺。其中嘉禾山上的多穗粟和陶钵装着的果泡酒,最让放勋感到新鲜。过了一会儿,帝挚带着众朝臣和附近各侯国的诸侯赶来。这时,会场上已是人山人海。  帝王封侯的时辰到了。帝挚推让诸母庆都端坐台中央,自己坐右侧,弟坐左侧。各位朝臣和诸侯分坐两侧,唐地的各部落酋长站在后头。首先,帝挚把侯国执政信物-----一条放牛鞭、一件葛衣递给放勋,放勋躬身接过信物,高高地挂在身后的屏账上。接着,各部落酋长依次把族旗交给唐侯尧王,插到信物两旁的下方。这时,全场万人欢呼,螺号吹得呜呜响……随后,身穿黑衣、头上束着红条带的女丑及众巫师点燃干柴,唐侯尧王站起身来,转身走到信物前,匍匐在地,合十念诵:“苍天在上,唐侯尧叩拜!”走到帝挚前跪拜:“帝王,臣子谢恩!”又向母亲、众朝臣一一跪拜,向各位诸侯一一拜谢。然后,双臂高高举起,拱手向台下百姓致意。  这时候,庆典活动出现高潮——各部落头人带头跳起舞来3头人们在前面起舞,本族人在后边随着头人的脚步,踩着前边人的脚印舞动,既有节奏,又步伐整齐。而且,边舞边歌,还有木棒敲打空木头的节拍和树枝打击绷紧的弓弦发出的美妙音乐作为伴奏。开始是本族人一起跳,后来兴奋起来,就打破了族群界限,人们自由结合,形成了大联欢……  最后,在帝挚和母亲陪伴下,唐侯端着礼泉部落献来的果酒,到各部族聚餐地敬酒,向各头人和众百姓再表感谢。众头人和百姓跪拜在地,连呼:“尧王福寿安康!”  讲述:贾泉河 86岁唐县北店头村人 河北大学原副校长  记录:韩海山 65岁唐县南高和村人 唐县人大原副主任  采录时间地点:2009年5月于唐县丹凤山下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