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孤山和留山  三河市西北有两座山,南边的那座叫“留山”,北边的那座叫“孤山”。很久很久以前,三河西北没有山,北边东面也没有燕山和长白山。那时,天上有十个太阳,没白天黑夜,太阳老那么毒,晒得大地跟锅底一样。人任嘛不穿都热得难受,这还是三九,要是到了夏天,遭的罪更大,就像在蒸笼里一样,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要熬过这样的夏天比过鬼门关还难。有钱的好说,天热不出屋,手巾一搭,小扇子一摇就过去了。穷人就难了,不种庄稼没饭吃。因此,不管多热,都得下地干活。可是,就是这么拼命,也打不了多少粮食。人们缺吃少穿,又冒着火热的太阳干活,晒得死的死,病的病。  二郎爷看了心如刀绞:世上的人太惨了,说什么也得把太阳整死,救他们!他走出天宫,来到大山底下。一念咒,山“刷拉”一下变成石块,叽里咕噜滚到脚下。他砍倒大树,变成两个大筐,把石块捡到筐里。把大戟变成一条扁担,挑起大筐就找太阳算账去了。  太阳吓得心惊肉跳。有个太阳抱怨说:“招您,没惹您,为啥对我们这样呀?”二郎爷一听就恼了:“把人晒得死的死,病的病,罪过还小哇?”有个太阳说:“们是晒死晒病了很多人,可是,这也碍不着您呀!吹胡子瞪眼,这是何必呀?”其他几个太阳随声附和,也埋怨二郎爷多管闲事。二郎爷大发雷霆:“们晒死晒病了人,我看了心疼,瞧了难受,这还不够吗?告诉你们,我是堂堂的天神,不允许你们这样祸害世上的人!”  有个太阳一看不好,扭头就跑。二郎爷从筐里拿出一块石头,大吼一声,砸了过去。石头忽悠一下变成一座大山,把那个太阳压死了。剩下的太阳急忙说好话,请求饶命,并且答应,要什么给什么,让干什么干什么。二郎爷十分生气,饶了你们,肯定接茬害人,就说:“们害了那么多人还想求饶,想得多美呀!告诉你们,我想要你们的命,让你们去死!”  太阳一看二郎爷软硬不吃,急忙跑了。二郎爷迈开大步,追了过去,追上一个压死一个。这些石头立刻变成一溜大山,这溜山就是现在的长白山。  二郎爷左压一个右压一个,时间不长,就剩一个太阳了。天不热了,凉风也刮起来了。花草树木展开叶片,庄稼伸开腰身,飞禽走兽也抬起了脑袋。剩下的太阳一看,它到哪二郎爷追到哪,登时傻了。马莲菜一看,二郎爷又奔这个太阳来了,急忙提醒它躲藏。太阳如梦方醒,急忙钻到马莲菜底下藏起来了。为啥多旱马莲菜都死不了呢,就是因为当年救过太阳,太阳总是偏护它。  可是,马莲菜没有挡住二郎爷的神眼。二郎爷一跺脚,追了过去。现在,三河小石庄北边的山坳里还有一个大脚印哪,那就是二郎爷那时候踩的。太阳一看,二郎爷非要弄死它,慌忙求饶。二郎爷也觉得不能把它们全害死,要是一个太阳都没有,人怎么过日子呀?再说花草树木也需要太阳,飞禽走兽没它也不能活呀!太阳看出他的心思,忙说:“二郎爷,饶了我吧,我保证不做恶事了。”  二郎爷说:“饶你行,得答应我几件事。”太阳说:“只要饶我,别说几件,几百件我都答应!”二郎爷告诉它,每天早上出来,晚上回去,从东往西一天走一趟。太阳答应一定照办。二郎爷又说:“从现在开始,头三个月你要离地不高不低走,下三个月离地低一点走,再下三个月,还要离地不髙不低走,再再下三个月,离地高一点走。”太阳发誓,样样照办。二郎爷十分高兴,马上放它走了。从那时起,就有了白天黑夜,春夏秋冬。  太阳走后,二郎爷把石头往地上一倒,筐往上一扔,就回天宫了。石头立刻变成一溜大山,大筐登时变成一片绿树。这溜山就是现在的燕山。  二郎爷走到三河高楼西北,觉得脚硌得挺难受。低头一看,敢情土和沙子把鞋壳都灌满了。他坐在地上脱下鞋,一手拿一只,往地上“啪啪”一磕,“哗啦”一下,倒出两堆土来。两堆土因为有仙气,二郎爷走后就长起来了。也就做顿饭的工夫,两堆土变成两座大山,就是现在的孤山和留山。  采录:李宝才57岁大专毕业卫生局千部采录时间地点:1979年采录于三河市小石庄村  喉结的由来  相传,人是女娲用泥捏的。可是,没分男女。为了让人繁衍下去,女娲把两个人带到蟠桃园说,一会儿我请你们吃桃,谁先吃完当男人,谁后吃完当女人。俩人很乐意。女娲嘱咐俩人,下凡后,要做恩爱夫妻,让子孙万代绵延不绝。俩人发誓,一定照办。  女娲很高兴,摘下两个又红又大的蟠桃,递给他们。其中一个张开大嘴,三口两口就把桃子吃完了。可是,因为嘴急,一不留神把桃核卡在嗓子眼了。憋得直眉瞪眼,脸都紫了。女娲怕他憋死,慌忙在他脖颈子点了一下。桃核往前一顶,嗓子通气了,人舒坦了。可是,喉咙却出现一个鼓包,再也下不去了。说话粗声粗气,跟原来也不一样了。  女娲看看想想,哈哈大笑,指着那个人说:“我说了,先吃完桃子的当男人,你就当男人吧!”然后,对没吃完桃子的人说:“你就当女人吧。”两个人急忙跪下,磕头谢恩,到凡间去了。从那以后,喉结就成了男性的特征。  采录:王世民59岁文化站站长  为什么只有人会说话  最早的时候,动物和人一样,都会说话。现在为啥只有人会说话呢?这还得从头说起。  那时,世上的动物多极了,不分白天黑夜,总是吵吵嚷嚷,搅得玉帝和王母娘娘连饭都吃不香。玉皇大帝十分烦恼,登时下了一道圣旨,让动物和人到井台喝水。井台上放着两盆水,一盆水喝了能讲话,一盆水喝了不能讲话。喝哪盆自己挑,但是,不论哪盆,都得喝一口。  玉帝的旨意,谁敢不听啊!人和动物赶紧去了。青蛙一蹦一歇,走得慢极了。鹿“嗖”地一下,由后边赶上来了。青蛙说:“鹿大哥,我走得慢,求您帮帮忙,背我走行吗?”鹿说:“我还得及早去呢,背你哪行啊!”说完跑了。  过了一会儿,其他动物赶来了。青蛙忙向虎、豹、山羊求情,让它们背自己赶路。可是,好话说了无数,结果谁也不肯帮忙。青蛙愁得”哇哇”哭起来。人见青蛙十分可怜,忙问它哭啥。青蛙一说,人发了慈悲,把青蛙放到背筐里,朝井台走去。  来到井边一看,动物围着两盆水你瞅我看,谁也不喝,都怕喝错了不能讲话。两盆水,一盆水清澈见底,一盆水连泥带水特别浑。青蛙聪明,一琢磨就明白了。心想,我要先喝哪盆,它们准跟着喝哪盆。可是,这些动物谁都不帮我,我帮它们干啥?于是,悄悄对人说:“你去喝浑水,喝完能说话。我要让那些没好心的随我喝清水,让它们从今往后谁也不会说话。”青蛙说完,跳到清水盆旁喝了一口水。动物见了,都随它喝起来。不一会儿,动物不会说话了,都怪声怪调地叫起来。人喝完浑水,便能说话了。  讲述:李森79岁农民  记录:李凌晨女47岁教师  采录时间地点:1986年4月采录于三河市高楼镇  历史人物传说  孔子和如来佛打赌  听说,孔子和如来佛净在一块聊天下棋。一天,俩人下棋下得挺腻。如来佛对孔子说:“哎,甭下棋了,怪没劲的,玩个别的吧。”孔子十分赞成,心说,如来佛佛法无边,跟他斗法,我准不是个。干脆,我跟他比猜字。孔子是圣人,书底子最深,猜字玩似的,有一个算一个,谁都比不了。  如来佛一听比猜字就愣了,“啥,猜字?”孔子说:“对呀,我写个字你认,你写个字我认。错了受罚,在脑门儿上弹一下。咋的,你不敢?”如来佛一听笑了,”你把不字去了,谁不敢呀?”说完,忙让他写字。  孔子微微一笑,在手心写了一个”矮”字,叫如来佛认。如来佛哈哈一笑,说:“这是个高矮的矮字,谁不认得呀。”说完,就要弹孔子。孔子慌忙拦住他说:“错了。”如来佛”哎呀”一?声呆住了,”啥,我错了?不会吧!”孔子不慌不忙地说:“你瞅这个字,一边是个矢,矢就是箭那边是个委,委是啥?就是一个人半蹲着。一个人半蹲着,手里拿着箭干啥?当然是射箭了。所以,这个字是射箭的射字,不是髙矮的矮字。”如来佛眨巴眨巴眼睛,没词了,只好把脑袋伸过来叫人家弹。孔子”嘣”一家伙,在他脑门狠狠弹了一下,如来佛的脑门登时起了一个大红包。据说,如来佛脑门上的红点,就是孔子那时候弹的。  如来佛满心里不乐意,好你个孔老二,我非好好治治你不行!就说:“哎,这回该我了吧?”孔子点点头。如来佛拿起笔,”刷刷”在手心写了个字,叫孔子认。孔子一看是个”射”字,登时打起鼓来。如来佛瞅他老不言声,就催。孔子说:“这也是个射箭  的射字。”如来佛说:“不对。”孔子忙问为啥不对。如来佛说:“这个字一边是身体的身,一边是一寸两寸的寸。一寸长的身材,这样的人是高还是矮哪?”孔子不由地说:“当然是矮啦!”如来佛一笑说:“对!这个字应该念矮,不能念射。”孔子傻眼了。如来佛笑着说:“把脑袋伸过来让我弹吧。”孔子吓得心里直扑腾,就冲他那手指头,弹一下还不要命?不成,我得想法跑。就说:“哎,先等等,我出去一趟,方便方便。”管天管地,还管拉屎放屁?如来佛一挥手让他去了。然后,右手中指朝大拇指下一顶,就把弹人的架势摆好了。  如来佛等了一会儿,见孔子还没回来,就眯上眼睛养神。可是,弹人的样式没走。直到现在,如来佛右手中指还那么较着劲哪。  采录:李宝才梁玉兰  采录时间地点:1986年5月采录于廊坊  崇祯测字  明朝末年,李自成率领起义大军风卷残云,很快打到北京城外。崇祯坐卧不安,忙问大臣有何良策。大臣你瞅瞅我,我瞧瞧你,沉默不语。崇祯发愁地说:“李贼攻城日紧,我等总不能坐以待毙呀!”有个大臣说:“天桥有个测字先生,颇有才能,可以向他问问大明前途如何。”  崇桢点点头,装扮成商人,朝天桥走去。测字的人称张谋士。张谋士见崇祯朝他走来,赶忙上前搭话,问他测什么字。崇祯提笔写下一个”有”字。张谋士忙问:“测什么事?”崇祯说:“问大明江山。”张谋士说:“用有字问大明江山不好。”崇祯叫他细说。张谋士说:“有字拆开为大字缺捺,明字缺日。缺捺不大,缺日不明,乃是大不大、明不明呀!”崇祯一听,心里浮起一层愁云:难道大明几百年的基业要葬送在我手中了?  崇祯半信半疑,又测了一个”酉”字。张谋士舒了口气说:“用这个字问大明江山更不吉利。”崇桢忙问:“为何?”张谋士说:“酉乃天将人夜之时,还谈什么明啊。大明江山已经到了日暮途穷的地步了,还问什么?”崇祯听完,头上好像浇了一瓢凉水,难道我大明江山真的完了?  崇祯不认头,还想测。张谋士忙请他写。崇祯用发颤的手提笔写了个朋友的”友”。张谋士为难地说:“用这字问大明江山我可不敢讲了。”崇祯故作镇静地说:“但说无妨!”张谋士苦笑两声,说:“友字有反字之相。过不了两天,大明江山就会被人彻底反掉。”崇祯脑袋”嗡”地一下大了三圈。  第二天,起义军一举攻进紫禁城。崇祯知道大势已去,独自跑到煤山上吊了。  讲 述:周予金  记 录:周旭光47岁大学教授  采录时间地点:1986年采录于三河市城南  乾隆爹出家  大淸雍正皇上净玩邪的,自个儿不会养活儿子还不认头,偷偷把陈御史的儿子换来了。陈御史小庙着火,一下慌了。家走吧,官不能做了,再做雍正准得找茬要他老命。辞了官职,抱着换来的小公主,丧气丟魂地回南省老家了。  雍正一瞅,陈御史挺知趣,也没死气白赖的。可是,陈御史不敢马虎,一天到晚提拉着心,生怕说走嘴,招一身狗蝇。您想,要是从他嘴里露出乾隆是他的儿子,有好吗?雍正不弄他个抄家问斩,灭门九族,也得把他打人十八层地狱。可是,日子一长,加上公主爹长妈短,成天跟他亲昵,陈御史悬着的心渐渐地落在肚子里。  说实在话,公主确实招人喜爱,人不仅长得好,事也懂得早,懂得多。小嘴甜得跟抹了四两蜜似的,见人该叫啥叫啥。坐站说话,规规矩矩,人见人爱,人见人夸。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说媒的你来我往,把门槛都踢破了。可是,陈御史哪个都不敢应承。皇上的闺女,能瞎应成吗?应承错了,雍正准得算账。  这天,公主一看山坡花红柳绿,就打算和丫环春香出去玩玩。春香听了,不由得打了一个冷战,姑奶奶!老爷知道?还不打断我的腿?府上规矩特别严,没事根本不许小姐出门。公主”扑哧”一下笑了,我跟老爷请个示下,不就结了吗。春香登时笑了。其实,她看着山上的桃花野草,早就惦着疯去了。  没想,公主一说,陈御史脑袋摇得拨浪鼓似的,说什么也不答应。公主眼圈一红,就要哭。陈御史心一下软了,一甩手,让她去了。公主万分髙兴,拉着春香就走。陈御史说:“慢!”两人一下愣了,难道老爷变卦了?陈御史说:“我没变卦,我是怕你们走远,头吃饭回不来。”俩人急忙答应,吃饭前冋来。陈御史还是不放心,可是,想了半天又想不起还有什么要嘱咐的。等想起来,俩人小燕似的,早跑远了。  说来也怪,俩人还真险些出了人命。俩人刚进树林,就碰见一只狼。那只狼瞪着两眼直奔公主去了。春香恐柏它伤害小姐,忙喊救命。有个卖油的小伙子正好打这经过,扔下挑子,拿着扁担跑了过去。这时,狼已经把公主扑倒了。卖油的大喝一声,一扁担打在狼身上。狼扔下公主就朝他身上扑,小伙子用扁担一阵乱打,将狼打跑了。  公主虽然受到惊吓,却毫发无伤,谢过小伙子,公主问起他姓甚名谁,家住哪里。小伙子说:“甭问了,这点小事不算什么。”公主执意要问,小伙子没法,只好告诉了她。小伙子叫周山,家在小王庄。公主心里不由得一动:这人可不赖,赶明儿要是能寻这么个夫君,这辈子就算没有白来!周山见她不错眼地瞧自个儿,也愣了:莫非她对我有那份意思?可是,马上就笑了。人家是有钱的阔小姐,自个儿是穷卖油的,这事根本别想!  说着话,仨人就往油挑子那儿走。到跟前一看,坏了,香油全洒了。周山心疼得啥似的。春香忙给公主使眼色,让她给钱赔不是。公主身上连一个大子儿都没带,一狠心,把镯子摘下来给周山说:“为了救我,你洒了两大桶油,我本该给你俩钱。可是,来时走得急,没顾得带,你把这拿去过日子吧!”周山不要,公主不依,非叫他收下不可。  这时,春香突然叫道:“老爷来了。”公主一看,可不,老爷带人正往这走哪。赶紧把镯子塞进周山怀里,嘱咐说:“往后,你要是有了难处,就上俺家找我。”说完,把名姓住址告唤了他。周山知道她对自个儿有了那种意思,慌忙点头。临走,公主又把手絹塞给了他。春香心里登时打起鼓来,老爷要是知道,饶得了小姐吗?忙催小姐快走。周山听了,挑起挑子紧忙走了。  陈御史看见登时起了疑心,这小伙子别在跟公主拉呱上!于是,紧忙过去问小伙子是谁,说的是啥公主本想不说,可是,一瞅陈御史动了肝火,便把事说了。陈‘御史眼一下直了,得亏是碰上了周山,要不,这急咋着哇?忙问谢诚人家没有。公主想说给镯子的事,忽一想,不成。陈御史见她吭吭嘛哧,半天都没说出一句整齐的话来,很不高兴。春香忙过来打圆场,说:“老爷,小姐已经谢过他了。”陈御史点了一下头,可是,心里还是不踏实。直到公主发誓,往后再也不到山上来了,陈御史这才松了口气。  自打那天起,公主和春香还真没出门。俩人在屋里待腻了,就到花园里散心。可是,公主心里老放不下周山。春香知道她的心思,—个劲嘬牙花子。这不是白想吗,老爷能把你嫁给他吗?刚想劝她,周山在门外吃喝起来。春香心里不由得一颤,真是想捨来哈,怕哈来啥,这不是添乱吗!公主忙让春香把他叫进来。春香愣了,觉得去不是,不去也不是。公主见她犹豫不决,登时烦了。春香一狠心,去了。  春香把周山领小姐跟前,刚要嘱咐二人小心,有个使唤人就来叫她。春香吓了」跳,莫非老爷知道小姐和周山的事了?使唤人瞧她愣愣瞌瞌,以为有啥背人的事,一踅摸,瞧见了公主和周山。春香忙拉她走了。  走到门口,正好碰见老爷送媒婆回来。春香暗暗叫苦,小姐和周山正好,要是老爷另给她许亲,小姐知道准得碰死!小姐耿直,气性特别大。陈御史见她脸色挺不好看,忙问她咋啦。春香扯了个谎说,昨个着了点凉,有点不舒服,完了便问有何示下。陈御史说:“刚才,我给小姐定了门亲。小伙子能文能武,刚中举人。他爹是前朝老臣,跟咱门当户对。我寻思,你跟小姐挺投心气,想让你好好劝劝她。”春香&登时乱了,俩人正在热火头上,抽不冷子来这么一下,这不是要命吗!于是紧忙说:“我看这门亲打灯笼都找不着。不过,我觉得还是不做好。”陈御史忙问为啥。春香说:“小姐心里装的不是书便是画,对这事一点心都没有,劝她八成不听。”陈御史说:“这事已经跟人家说死了,反悔哪成啊,好好劝她吧。”  你猜陈御史对这门亲事为啥这么心盛?原来,那家敢情是雍正的宠臣。起初提亲,陈御史恐怕私下应承了雍正怪罪,便拐弯抹角地叫他奏请皇上。没想,皇上连奔儿都没打,马上应了。陈御史这才做了这门亲。  春香走进花园一看,公主和周山在假山后头一边亲热一边说话,愁得一劲地叹气。周山一看春香来了,散开手,赶紧走了。公主忙问:“老爷叫我啥事?”春香说:“我要说了您可别生气。”公主说:“说吧,不碍的!”春香就把许亲的事原原本本地告诉了她。公主”哎哟”一声直眼了。春香劝她,千万别着急。公主沉静地说:‘‘急管啥用,反正事也这样了,不成我就跟周山跑。”  话音刚落,就听陈御史说:“你敢,这门亲你应也得应,不应也得应。”两人吓了一跳。春香十分纳闷,老爷怎么抽不冷子来了?脑袋”嗡”地一响,明白了,准是那个使唤人说的。春香猜得一点不假,事真是那个使唤人说的。陈御史听了,立刻找来了。公主的眼泪”刷”地一下流下来,说:“爹,我跟周山挺好,您开开恩,成全我们吧。”陈御史咬牙切齿地说:“不行,死也不能答应你跟周山在一起。”公主一听心如刀绞,一下子晕在地上。春香抱着公主,哇哇大哭。  过了一会儿,公主醒了。春香见她两眼直勾勾的,便说:“小姐!您千万想开点。其实,老爷也是为您好。”公主苦笑一声,没有言语。春香说:“要不,待会儿我再跟老爷好好说说。”公主知道说也没用,就说:“甭费心了,你的好心我领了。”春香听了,掉下眼泪。公主说:“别哭,让人瞧了笑话。”春香以为她想开了,收住泪,点点头。  两人说了会儿话,公主问她,从外省买来的鲜货是否还有。春香说,有,立刻给她拿去了。刚出门,公主又叫住她说:“我这儿有几颗珠子,回头你就手打发个人给周山送去。”春香接过珠子,紧忙去了。  春香把事打点好了,急忙回来了。进屋~看,公主已经上吊死了,吓得连哭带喊。陈御史闻听身上“呼”地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赶明儿,雍正要是跟我要人,咋办呀?陈御史左思右想,一狠心,撇下一片家财,跑进深山,出家当了和尚。  采录:李宝才  采录时间地点:1981年1月采录于三河市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