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夏日的炎热,使密不透风的城市陷入一种毫无激情的疲软之中,每一张面孔都呈现出难耐的疲惫,于是疲惫像一种病,很快蔓延开来,首先从人们疲惫的眼神,疲惫的面孔,疲惫的音调,流露出一种真假难辨的虚恍情态,真话听起来像假话,假话听起来像真话,真真假假的现象成了夏天这个城市的特征。于是责难、歪曲、仇视像苍蝇一样在人群中飞来穿去。刘果下班之后急急忙忙穿过热浪逼人的大街,回到自己家里,冲了一个澡,从冰箱里拿出一瓶“贝克”啤酒,一口气喝了下去,一阵透心的凉之后,他无比惬意地躺在沙发上,打开电扇,徐徐的风吹着自己,抽一支烟后,就有了甜蜜而松软的睡意。刘果就在昏然的睡意中,做了一个有关爱情内容的梦。这种梦一般大体都是意义不明、含混不清的,人物、场景往往是在一种似是而非的意境中展现,梦中的主人公一般都按自己的臆想支配着这种梦的进程和深度,梦正要进入爱情的高潮时,却无端地被楼下的阿英的叫卖声给搅断了,一下使一个完整而温馨的梦变得不尽如人意地七零八碎无头无绪了。阿英的叫卖声藕断丝连地在灯火辉煌的夜市的嘈杂声中迂回,显得缠绵而无奈。刘果被吵醒之后,不知所措地呆坐一阵,记忆中残存的些许梦的温馨,仍在错乱的情绪中轻轻地荡漾着余痛。电扇一丝不苟地呲溜溜地响着。刘果点燃一支烟,回想刚才的梦,却什么也想不起来,被夭折的梦境像河边的一堆破泡沫,漂泊得无影无踪。刘果有点沮丧,走到阳台上,俯望着楼下马路对面的夜市,他的第一个感觉是,这个城市因为黑夜的深入开始降温了,风不知从什么缝隙里钻出来,吹拂着昏然欲睡的城市,于是一些隐蔽的地方,或者树荫丛中和目光不能直达的场所就有男人女人的拥抱和亲吻,公开和半公开的拥抱和亲吻使这个古老的城市变得不可思议地开放起来。夜市上许多的人在灯下走来走去地选择摊位,各种各样的香味在夏日的气候中蔓延,各种各样的食物发出一阵阵诱惑,仿佛都在说,“……到这里来,这里有最最正宗的烤鸡、烤鸭、烤鹅、烤鹌鹑、烤大饼,有地道的饺子、馄钝、涮羊肉、凉面、凉粉、凉玉米粥……真是太好太美太香啦,快来品尝品尝啊!”五彩缤纷,眼花缭乱的食物争先恐后地想去填满人们的欲望。刘果对眼前的情景略有些吃惊,心想,这条平时荒荒落落的大街,什么时候被渲染得如此生机勃勃眼花缭乱的呢?刘果的眼睛被满街的灯光映照得炯炯闪光。他浏览夜市的全景之后,目光就落在了阿英那卖馄饨的小摊上,因为阿英的小摊正对着刘果的阳台。这种方位和时间的顺序,就形成了后来刘果始料莫及的结局。阿英用悠长的声调喊着:“……哎,馄饨哎……鲜鲜的,美美的馄饨哎……”像游丝一样拖着很长的余音,在这条拥挤的街上穿梭着。刘果觉得这种声音有一种不可思议的韵味,它既荒诞又正儿八经,让人模棱两可,不好去否定也不好去肯定,像一片杂音中的奇特音符。刘果觉得阿英的喊声很特别,怎么特别,刘果说不出来,听久了总隐隐感到心灵的某一个地方被牵动了一下,慢慢生出一丝儿的伤感来。刘果听了一阵,就下楼去。刘果住的是老式的六层筒子楼,像旧时碉堡一样,鸟瞰着外面的世界。由于这突然热闹起来的夜市,就引来了不少的人,来来往往的人中什么样的人都有,就使城市夜生活的本质变得复杂而诡秘起来,一些只在夜间行动的男人女人,目光如同信号灯似地在人群中扫荡来扫荡去,让人觉得事情挺纷纭复杂不那么单纯,唯有阿英的叫卖声,始终如一地贯穿着夜生活的主流,便使这里的夜生活简明扼要起来。阿英天女散花似地朝锅里撒着肥嘟哪的馄饨,香气热气一起从锅里冒出来,连同她的声音湿漉漉地在人们的食欲中滚动,人们就不由自主地到她的摊位前,用充满欲望的目光注视着她和热气腾腾的煮锅。阿英自然是不失时机地将呆头呆脑朝锅里看的人请过来。阿英的举止自然是不矫不作分寸得当的,会使人没什么犹豫地坐下,慢条斯理地吃一碗,对逛夜市的意义就有了初步的把握。阿英爱干净,桌子板凳一尘不染,仅两张小圆桌,五六条板凳,小模小样的规模,加上阿英悠悠如唱的嗓音和她那恰到好处的热情,就足以让人感到一种意想不到的舒服。刘果在人群中观看阿英忙碌的身影,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这种滋味完全来自阿英的声音的诱惑。刘果觉得这世界对人的诱惑太多了,它让人应接不暇,甚至迷途其中,人们被欲望折磨着,迷醉着,沉湎其中从不抬头看一看欲望之外是些什么,这个世界除了欲望还有什么,支撑欲望的又是什么,人们只顾在欲望的一个个对象之间疲于奔命,只看重欲望的数目和数量,而从不关心欲望的质量。阿英也让自己微不足道的声音加入这浩浩荡荡的诱惑的洪流之中,也去溅起些许涟漪。刘果站在阿英小摊前时心绪已经很乱了,他觉得阿英是那种身段很好的女人。阿英很和善地看了刘果一眼,她觉得刘果不是种呆头呆脑朝里看了半天的人,似乎早有打算的样子,阿英就亲切地将刘果请进来。阿英说:大哥您坐。便顺势弯腰利索地用白抹布擦把凳子,其实凳子早擦干净了。阿英转过身,取碗盛汤,说道,这馄饨新鲜,味道好,您吃了不会后悔。阿英边说边用一双充满哀伤和凄楚的目光看一眼刘果,阿英的目光使刘果大吃一惊,他觉得一个拥有那样一种声音的女人,目光应该是神采飞扬的,眉目传情的,可是阿英的目光于这繁华而热闹的夜市毫不相干,它好象在一个冰冷的世界里睡觉,刘果真是有点模棱两可的感觉。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