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扎齐卫三的难民  李可翰把手放在了控制台上,心情沉重地锁紧了眉头, 自从遭到了塞尔格人的进攻,他们从扎齐恒星的第三颗卫星逃出来已经三天了,依旧没有发现任何一颗可以生存的行星。他们出逃时因为塞尔格人进攻得紧,形势险恶,联合国移民飞船9号没能带上足够的武器,更没能带上足够的食品。现在的食品只够船上的人吃一个月的,做为船长的李可翰不可能不担忧。联合国移民飞船9号是唯一从扎齐恒星的第三颗卫星上逃逸的飞船,船上共有三万五千零一个人。留在扎齐卫三上的人,不知道究竟有多少能逃出塞尔格人的魔掌,而逃出来的人,也不知道是否可以找到生存的空间。  这是地球历5051年。由于地下资源的过度开发,地球上可以利用的能源越来越少,联合国天天都在考虑向外星移民的可能性,他们发射了九艘移民飞船,效果似乎看好。地球人从二十世纪就开始有向外星移民的梦想了,现在在远离太阳系的另一星系,地球的9艘移民飞船都安全地降落到了科学家预先选定的星球上。  可是联合国九艘移民飞船移民得并不顺利。开始,他们找到了扎齐恒星,并且发现了扎齐恒星第三颗卫星适合人类居住。但当他们定居下来之后,却发生了很蹊跷的事:他们收到了一种似乎是生物的警告的一种生化电波。对于这并不确定的事,他们没有理会。可是,在这十几万人定居在扎齐恒星第三颗卫星的二十多年后,他们遭到了来自外星人的疯狂进攻。由于没有足够有效的武器抵御成千上万蜂拥而来的塞尔格人,移民扎齐卫三的十几万人几乎一夜迨尽。船长李可翰被迫带领三万五千零一人乘坐联合国移民飞船9号,逃离了被称为小地球的扎齐恒星的第三颗卫星。  他们以超光速飞行了三天了,可是依然没有发现任何与地球环境类似的小行星,作为船长的李可翰十分着急。船上的食物只够支持一个月的,每一天过去,这三万五千零一人的生命就缩短一天,如果不在剩余的27天内找到一颗适合人类居住的星球,那么这个浩瀚无垠的太空,就将是这三万五千零一人的葬身之处了。可在这个浩瀚的太空内,他们这些扎齐卫三的难民们,究竟还能不能找到可以生存的地方呢?看来,人类移民外太空的计划实在是太艰难了。  地球人类移民外太空的计划是从二十二世纪开始的,在这之前,人类曾梦想在太阳系内找到可以适合移民的地方。可经过了无数次的太空探测,证明了太阳系内除了地球再也没有适合人类居住的地方了。随着地球上的自然资源的日见匮乏,人类面临着生死存亡的危机。为了人类能够继续生存下去,科学家们把目光投向了外太空。地球上的人们和解了,终于停息了无休止的战争,各国的科学家联起手来,为了实现到另一个星球生存的梦想而努力。  经过一代又一代的顶尖科学家们不懈的努力,经过一批又一批勇于献身太空的探险者们的奋斗,终于在三十三世纪有了结果:在银河系外的遥远的另一个星系上发现了人类可以居住的星球。  这一消息震撼了全球的人类,人们无不欣喜若狂。为了实现这个大计划,由联合国出面统筹,由世界各国共同出资,经过了多少代科学家们的努力,终于设计建造了九艘性能齐备的太空移民飞船,各国根据自愿的原则选拔了自己国家的首批移民。在九艘太空移民飞船飞向太空的那一天,全世界都在狂欢,庆祝人类伟大时刻的来临。  这些移民外太空的人们经过三年多的漫长的遨游之后,在到达了新的星球的时候是何等的兴奋。可当他们走出太空船的时候,才知道有多么艰难的事情在等待着他们。这个被科学家们定名为扎齐卫三的星球上一切都是那样荒漠寂静,虽然也有绿色,但都是高大茂密的丛生蕨类。蕨类丛中虽然也有生灵,但都是一些奇形怪状的叫不出名字的东西。为了安全,孩子们只好留在金属的太空船里。好在这儿有风有雨还有水,如果种下谷物,可以收获,人类可以生存。  移民来的人们只能背水一战,创建自己新的家园,他们现在就是想回地球也回不去了。漫长的太空遨游,消耗掉了飞船携带的大量能源,飞船即使掉转头去,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再到达地球了。为了给自己,也为了给以后到来的地球同胞创建一个美好的家园,他们开始了艰难的创业。尽管联合国移民飞船巨大,但是在带足了人们的生活用品、日常所需和驱动飞船所需的巨大能量,甚至一些必要的原材料之后,船上已经没有多少空间来摆放更多的东西了。因此,人们到达扎齐卫三之后,仍然像古人一样劳作。他们耕种土地,收获谷物;他们用泥土烧转,搭建房屋。他们在二十多年的时间里,在九艘巨大的飞船周围,建起了自己心中的城市。这儿和地球一样,也有夜晚的光明,也有悦耳的音乐,也有孩子们的笑声,也有沁鼻的花香。沉浸在收获后的喜悦中的人们,怎么也想不到在这个星球上生活的塞尔格人,正在酝酿着一场屠杀地球人的战争。  塞尔格人是这个星球上唯一的土著,尽管他们个子矮小,面目怪异,灰色的皮肤布满全身,像鱼一样的眼睛仿佛不会眨动,但他们狂热的图腾崇拜是一剂很强的粘合剂,他们有自己最高的统治者,服从同一个集权的统治。他们身上无法驾驭的野性和残忍的茹毛饮血的习性,是地球人致命的敌人。他们视地球人为邪恶,是他们种族的克星。他们不能容忍夜晚的光明,厌恶音乐和孩子们的笑声。他们觉得脚下的一切都是他们的,他们绝不允许还有别的可以直立的东西存在。从地球人到来的那天起,这些塞尔格人就想消灭他们。他们要杀地球人的信息差不多传遍了整个星球,联合了差不多所有的族人。他们准备了足够的可以杀死任何野兽的武器,悄悄地聚集在了地球人城市的周围。  移民来的地球人太善良了,地球上的教训使他们珍惜这里的生灵,他们从不伤害这个星球上的任何生物,不想破坏了这里的生态平衡,这当然更包括任何一个塞尔格人。但他们万万想不到这些塞尔格人,会向他们发起进攻。这突如其来的袭击,使地球人措手不及,为了保卫自己的家园,自己的母亲,自己的妻子儿女,所有能战斗的男人都拿起了武器,奋不顾身地冲到了战斗的最前线。但他们带来的激光枪虽然先进,却抵御不了一片又一片的蜂拥而来的塞尔格人,无数的地球人倒在了血泊里,整个城市危在旦夕。  面对严峻的形势,前方的地球人首脑和参战的人们一致发出了吼声:“地球人类不能灭亡!保卫我们的孩子!启动移民9号飞船!”移民9号飞船比别的飞船建造的时间晚了许多,它的性能比另外八艘更先进。  得到命令,后方的人们立即行动,把其他飞船上的能源都集中到了移民9号飞船上,近三万的孩子们被送上了飞船。这些孩子们都是在扎齐卫三上出生的,他们中最大的十五岁,最小的才刚刚出生几天。哺乳中的婴儿由母亲照管,其余的孩子由于飞船的容量有限,他们的母亲不能跟随,只能按年龄大小,集中由工作人员照管。飞船一切准备就绪,工作人员各就各位,就在塞尔格人的身影已经来到移民9号飞船的旁边时,船长李可翰发出指令:“点火!”在眩目的火光中,九号飞船腾空而起,眨眼间就成了空中的一个小黑点。  联合国移民9号飞船船长李可翰,是地球联合政府派出的飞船研制专家,由于父亲的缘故,李可翰从小就勤奋好学,现在,头发花白的他,已经是五十多岁了。他圆圆的脸庞上一双眼睛很是炯炯有神,一看就是那种果敢决断的人。他学识渊博,是个颇有造诣的科学家。二十多年前,卓有成就的他,放弃了优越的生活和工作条件,自愿为人类寻找可以生活的家园,来到了扎齐卫三。此刻,他想起了那些母亲们的泪水,决定去看看那些孩子们。  这时,在联合国移民飞船9号的一个太空舱内,有一男一女两个小孩子正在对话。他们的年龄并不大,都是十几岁的样子,小男孩长得很健壮,黑黑的大眼睛显得很机灵,他叫汗穆尔。小女孩过肩的头发被束在一起,高高地翘在脑后,她红润的脸颊上有一对深深的笑窝,使她笑起来的样子很可爱,她叫张静。  “你说,咱们能找到一个让我们居住的星球吗?”汗穆尔皱着眉头问。  “当然能的,这几天大人们谈的不就是这个问题吗?我想呀,船长伯伯一定能找到让咱们居住的星球的。”张静瞪着圆圆的眼睛,毫不犹豫地歪着头回答。  “可是,万一我们找不到任何能让我们生存的星球呢?”汗穆尔连连眨着眼睛接着又问。  “我们一定能够的。”张静自信地回答。  汗穆尔高兴了,他跳起来大声地说:“哇,那可太好了,这下我就不用担心了。”说着,他一把拉起张静的手,兴高采烈地说:“走,咱们去玩太空模拟战争游戏吧。”  张静笑着点头说:“好吧。”两个小孩子跳起来,离开了太空舱。  联合国移民飞船9号有专供孩子们游戏用的游戏室。在这个十分宽敞的游戏大厅里,现在已经有了上百个孩子在里面。电脑里储存的游戏经典品种数不胜数,从二十世纪到现在的都有,张静和汗穆尔最喜欢的还是太空模拟战争游戏。电脑显示的是全息图像模拟,集实时游戏与第一角色扮演游戏于一身,可以操作一大批飞船进行作战,也可以进入单一的飞船单独探险。  张静和汗穆尔找到了座位,很快就进入了状况。他们聚精会神,十分认真,屏幕上飞船、战舰穿梭而过,火光闪闪,战斗进行的很激烈。  忽然,他们身旁的一个孩子的头顶,突然冒出了一串火光,把看见这一情景的小孩子们都吓了一跳,瞪大了眼睛往这边看。原来这个小女孩子在玩念力球的游戏时,由于操纵错误,电压失控。还好,有惊无险,因为为了孩子们的安全,这儿的电压已经变压了,所以,不会造成任何损害。  念力球是一个叫加文的家伙发明的给孩子们玩的游戏。用念力可以去控制万事万物,一直是祖先们的信仰,早在公元前五千多年,据说就有的人有这种能力了。可是随着时间的流逝,这种古老的能力已渐渐失传了。但在公元二十三世纪,据说加文就重新拥有了这种能力。可就在当时,也只是极少数的人相信他有这种能力,大多数人并不相信,因为根本没人见过他施展这种能力。但他发明了一个很有趣的游戏,却很受人们的欢迎,一直流传了下来。这个游戏的名字叫作念力球。  念力球是一个用银铂制造的十分轻巧的中空球体,里面用微技术制造了一个旋转磁场,人可以用念力使它旋转。这是因为人类的思考方式就是利用一个接近恒定的电磁场,大脑发射的电磁波微弱地改变这个电磁场,人类就可以利用自身的电磁场进行信息交流了。在远古年代的生物界里,不但人类用心灵感应方式进行思考交流,其他的很多种类也都是利用控制电磁场与外界进行联系交流的。到了公元以后,由于人类的快速进化,人类拥有了语言,不再依赖心灵感应进行交流,人们已经不记得自己有这种能力了。可是,到了二十三世纪,由于人类发明了这种叫念力球的游戏,又重新开始开发了这种能力。不过,这种能力在各种生化仪器盛行的四十世纪以后,就没有丝毫价值了。它现在的价值,只是孩子们喜欢的游戏而已。  那个让念力球失控的小女孩皮肤白净得很,小巧的嘴巴,微微翘起来的小鼻子,使她看起来比张静更可爱一些,她叫佳佳,是现在和张静住在一起的好朋友。佳佳看见张静很高兴,她让张静坐过来,和自己一起玩一种新的玩法,那就是凭念力让小球停在空中并向对方移动。  两个小女孩子玩的很认真,汗穆尔站在一旁惊奇地看着,他的眼睛追随着那个移动的小球,仿佛都忘记了眨动。啊,小球停在空中不动了,汗穆尔的脖子都伸长了,不知不觉地凑过去。小球又动了,它缓缓地像拔河一般向这边或那边移动。不知过了多久,小球终于在张静那边掉了下来。张静输掉了,她笑了笑,好像并不在意,可汗穆尔却很失望,因为他很在意,他心里一直希望张静能赢。他看了看落在地上的小球,又看了看张静,见她并没有走的意思,只好耸了耸肩,自己到别处玩去了。  “佳佳,你太厉害了,你说,我什么时候才能赢了你?”张静不由得去问佳佳。  “这有什么了不起,只是因为我比你玩的时间长。只要你认真练,总会赢了我的。”佳佳回答。  “反正不管怎么说,我最佩服你了。在咱们的船上,有这种能力的人并不多,算来算去,至多也就十多个而已,你是最棒的。”张静笑迷迷地说。  “不,我不是最棒的,我的老师穆先生才是最棒的。可最棒又有什么用呢?”佳佳不觉皱起了眉头,她想了想,摇着头又说:“没有人瞧得起这种能力的,对大人们的事,这种能力是一点用也没有的。”刚刚还是笑迷迷的张静,听了佳佳的话,脸上立刻没了笑容,她像泄了气的皮球,沮丧地皱起了眉头。  佳佳忽然想起了什么,一脸神秘地告诉张静说:“好奇怪呀,几天前,我听到了一种声音,隐隐约约的,好像是在呼唤什么,因为我并不能确定,所以就没对你说。可今天早晨,我又听到了,而且比前几天听到的更清楚,你听到了吗?我刚刚问过斡腾,他说根本就没听到什么声音,他还说根本就不会有这种事!”她注视着张静的眼睛,希望能得到自己期望的答案。  张静点头了,她吃惊地瞪大眼睛说:“你也听到了?我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那个声音模模糊糊,断断续续的,我刚刚能感觉到,你知道说的是什么吗?”张静疑惑地问。  佳佳皱着眉头,想了想说:“我试着破译了一下,也不知道对不对,好像是一种生物发出的求救信号,好像在说,他快死了,他们的种族灭亡了,这都是他的错、他的错、他的错……”  “你能确信他说的是这些意思吗?他说的是什么语言?他为什么要这么说?他们怎么了?为什么灭亡了?他还说了什么?你确信他在求救吗?”张静好奇地抛出一连串的问号。  佳佳倒也满像个大人,她点着头说:“是的,我确信,这是穆先生教我的。我可以跟好些生物对话,知道它们的意图、思维。任何生物都有它们自己的语言、它们自己的交流方式,这是千真万确的,只是我们不明白不懂罢了。”佳佳的神情,是满认真的。  “哦,”张静连连眨着眼睛,高兴地说:“如果你确信是真的,那为什么不立刻告诉船长伯伯呢?如果真是从某个星球上发出的信息,说不定我们就有救了。尽管发出信息的生物快灭亡了,但只要那个星球曾存在过生物,说不定就适合我们居住呢!”  佳佳的眼睛一下子瞪大了,她高兴地大声说:“是呀,我怎么就没想到,走,我们马上写报告给船长。”说着,拉起张静的手,两个小女孩子一起跑着出了游戏厅。  她们回到自己的房间,佳佳立刻坐在电脑前打开了电源。佳佳熟练地在触摸键盘上打着字,张静则静静地在一旁翻看佳佳的影集。她看到一个身材高大、相貌英俊的男孩,好奇地问道:“佳佳,这是谁呀?我怎么没见过?”  佳佳扭头看了一眼,神情间现出一丝忧伤,轻叹着说:“是我的哥哥,他已经不在了。”  张静关切地问:“为什么?出了什么事?”  佳佳一边打着字,一边回答:“在扎齐卫三上,他和爸爸一起去和塞尔格人战斗,出去以后就再也没回来。”  张静同情地说:“原来是这样。”听佳佳说到扎齐卫三,她的心里很难过,她忘不了留在那里的的爸爸妈妈,不知道他们能不能逃出塞尔格人的魔手。她叹了口气,合上了影集,想着自己的心事。  佳佳写完了报告,张静和她又看了一遍,就把报告发给了李可翰船长。  佳佳皱着眉头对张静说:“不知道船长伯伯,会不会相信我们的话?他要是不相信该怎么办?”  张静一脸严肃地说:“他不相信,我们也要想办法让他相信,因为这是我们听到的,是真的。你想呀,要真是找到了可以生存的星球,我们地球人就有救了。”  佳佳眨了眨眼睛,点着头说:“对,我们一定要让船长伯伯,相信我们说的话。”她们正说着,太空舱内的绿色的灯就亮了,这是船长李可翰让小姑娘们去的信号。  哇,两个小女孩高兴了,船长伯伯这么快就让她们去,是重视她们的话了。她们跳着跑着,拉着手,乘电梯到了船长室。  李可翰让她们坐下,看着佳佳问:“这个报告是你写的吗?”  佳佳回答:“是的,船长伯伯,是我写的。张静也听到了这些生物信号,我试着破译了,是张静鼓励我报告给您的。”  李可翰问佳佳:“你肯定吗?”  佳佳点点头,郑重地说:“我肯定。”  李可翰又问张静:“那你呢?”  张静也点着头说:“我虽然不知道说的是什么,但我真的听到了声音。”  李可翰说:“好吧,如果是这样,这个信息就太珍贵了。我必须找几个人研究一下。你们可以玩去了,有事我会再找你们。”  佳佳和张静走后不久,船长室里就传来了争吵声。一个坐在门边的男人站起来,激动地大声说:“荒诞,太荒诞了!我们怎么能相信小孩子的话呢?这不等于把全船人的性命都交到了俩个小女孩子的手里吗?这也太荒诞了,只因为她有什么所谓的灵异感! 我们应当更相信科学,相信生物探测器,而不是相信什么所谓的灵异感!再说,就是她有灵异感,可也不会超过她的老师吧,穆先生都没听见,她怎么会听见呢?”  “穆先生,你听见了这种声音了吗?”李可翰船长问旁边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  穆先生声音朗朗地说:“佳佳虽然是我的学生,但因为年龄的关系,她心无杂念,扑捉这种信息的能力更要优越于我。”  激动着的男人,声音平和了许多,但还是一字一句地说:“可她究竟还是个孩子,这关系到全船三万多条性命的事,还是慎重些的好。”  李可翰说:“这话很有道理,我也想过。但是,我们已经没有其他的选择。你们应该知道, 按配给量,船上的食物也只够我们吃27天了,而我们的生物探测器显示,数千光年内并没有其他生物了。大家要想活下去,只有孤注一掷地拼一下,除非,我们再回去面对塞尔格人!”那个男人没有再说话,随手关上了船长室的门,室内的其他声音渐渐的弱了下来。过了并不太久,李可翰向全船广播:全船向相邻的另一个星系挺进。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