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满族的来历  在很久很久以前,太初世界,漫古洪荒,世上少有人迹,只有少数几个种族在大河的岸畔,靠采集野果和狩猎来繁衍生息。而天上的境界却不同于尘世,早已有仙人在虚渺的幻境中住着琼楼玉阁,吃着仙丹甘露,过着快乐的生活。  话说天宫中有姐妹七人,堪称绝佳之美,人称七仙女。特别是七小妹,聪明过人,才华出众。她唱起歌来如空谷泉声,清脆可人,舞起仙姿如霓纱临风,似梦非梦,让人神游魂荡。这一天,姐妹七人在天上游玩儿,说说笑笑,好不热闹。六个姐姐都披着翠绿的轻纱,独七小妹衣着鲜红,仿佛雨后万绿丛中一朵初绽的红莲,鲜嫩欲滴。说笑之间,姐妹七人飘然游出了天宫。在上苍俯瞰人世,一片荒凉,不觉使多情的仙女们暗自忧伤。大姐姐说:  “世上的人烟太稀少了,我们做些个小人儿吧,别让世间太寂寞了。”  “那可太好了,那我们用什么做呢?”二姐姐很同意地说。  “是呀,用什么材料做呢?”  “摘下一两颗星星,捏成小人儿不就行了?”  “不行,玉皇知道,会责怪的。”  “掰下一小块月牙儿,不行么?”  “呀!那样嫦娥姐姐会流泪的。”  “那怎么办呢?”  “是呀,怎么办呢?”  “有办法了!”大家一听,都把目光集中在七小妹身上。  “有什么办法,快说出来,让我们听听。”姐姐们高兴得跳起来。  七小妹小声地对姐姐们说:”在太阳里住着的三足神乌,经常偷下凡间,曝晒土地,助长旱魃作怪,使土地干旱,河流枯涸。自从后羿射落九颗太阳以后,它就躲在那惟一的太阳里不敢出来了。我们何不捉住它,捏成小人儿,既为民除了害,又造福人类,岂不是两全其美?”七小妹到底聪明,姐姐们连连叫好,自是笑闹—番。  可是,没在意,说这话的时候,刚好太阳从七仙女的身边经过,前言后语,全被三足神乌听去了。  七仙女正在说笑之间,不想天空忽然飘来一片乌云,浓黑如墨,直奔七个仙女而来。随之狂风大作,天昏地暗,对面不见人,刮得仙女们支持不住,你牵我的衣襟,我拽你的飘带,飘摇而去。仙女们好不容易才逃出了阴云魔阵,却发现七小妹不见了。  却说七小妹惹怒了三足神乌,便召来了这场灾难。她在风中飘啊飘啊,一直飘了七七四十九天,才摆脱了那片黑云,但身上那鲜红的霓裳已经不知被风刮到哪儿去了。她飘落到一片古老的森林里,想重返天宫,可是没有了霓裳,赤身裸体,怎么好见天宫的仙人呢?于是她走啊走啊,很多天后,她来到一片草地上。她又饥又渴,脚步有些蹒跚,但她并未因饥渴而憔悴,而是越来越美了。她的一头黑发散落如丝,仿佛瀑布流泻在玉雕般的颈项上,随风轻轻飘拂;一对光洁的奶子如两轮盈盈的满月,嵌在光滑的酥胸上,随着步态微微颤跳;两腿虽被荆棘刺痛,仍然白嫩圆润,散发着非凡的妙龄风韵。她款款地走着,觉得累了,便在一片浅草上歇息。她举目四望,远处,河流像一缕绵细的炊烟,飘向天际。岸畔绿野茵茵,在风中拂动着细碎的波浪。野羊和群牛在悠闲地吃着青草,偶尔一两声鹿鸣引来猛兽的狂哮,倏然撕破千古的沉寂。不远处,一湖清水在太阳下闪着银子般的亮光。湖边,一点耀眼的红异常鲜明。她出于一种对美好事物的向往,向湖边走去。近了,更近了,呀!那一点鲜红不是一件轻纱么!对,正是七小妹的霓裳。她惊喜跑上前去,拾起它贴在胸前,激动地流出了眼泪。她刚想穿上它,咕噜一声,从霓裳中掉落出一个红得几乎透明的果子,水灵灵、圆滚滚的,忒是让人喜爱。七小妹又饥又渴,没想那么多,就吃下了,这个果子,觉得酸甜可口。  事情就出在了这里。刚吃完果子,从七小妹身边的草丛中就飞起一注青烟,在小妹的头上盘旋一阵,发出一种难听的声音,仿佛魔怪在狂笑,然后向太阳飞去。望着这注神秘的青烟,七小妹的心中感到一丝难以言说的不安。  话说一晃三年过去了,七小妹却没有回天宫。为什么呢?原来她吃下的那颗果子,正是三足神乌的精气所炼成的丹果,七小妹自此便有了孕,便再也无颜回天宫见姐姐们了,她决定在凡间生活下去。怀胎三年后,她一胎生下了一男一女两个婴儿。由于七小妹不愿说出孩子的父亲是对她施行报复的三足神乌,并表示自己的清白贞洁,便给两个孩子取名女贞,即贞女所生的意思。后来,靠着勤劳、勇敢和智慧,女贞人繁衍壮大,年深日久,便叫成了女真族,即满族的前身。  后来,三足神乌静心思过,改邪归正,辅佐太阳普照四方,并为人间献出了自己所有的光芒,自身却变得乌黑了。它决定赎回自己的过错,下凡寻找七小妹。它飞啊飞啊,从日出到日落,它飞了好多地方,树枝刮断了它一条腿仍不停地飞;它喊啊喊啊,嗓子都哑了,仍在喊。为了寻找七小妹,它决定不回太阳里去了。于是它就留在了世间,变成了一只乌鸦,在日落和日出的时候,常常悲哀地呼唤。  所以满族人尊崇乌鸦。满族姑娘特别美丽。满族人是太阳和仙女的子孙。  讲述:王玉民(35岁,土门子乡蒿村人。  文化馆美术干部,中专毕业)  记录:解文阁  采录时间:1985年7月采录地点:文化馆美术室  耪地的由来  相传上古时候,农民不用耕种锄镑,神农氏采集三谷,留下了种子。春天把种子种到地里,庄稼就能自由地生长。杂草如果从地里生长出来,神农氏就顺着庄田一边走,一边念叨:“草死苗活地发松。”这么一念诵,草就渐渐死去,禾苗渐渐旺盛,土地渐渐松软。到了秋天,就可以收获粮食。  神农氏传给儿子,儿子又传给孙子,就这样一代一代地往下传。也不知传到哪一代子孙,他在地里一边走一边念叨着“草死苗活地发松”。他走累了,心想:我坐在地头上念诵,不是省着顺地走腿疼吗!因此他就坐在地头上念诵,地里的杂草照样死去,禾苗照样旺盛,土地照样松软。后来,他连地头都不来了,干脆坐在炕头上念诵,结果,神仙怪罪下来,就不灵验了。这时,他又去顺着垄走着念诵也不灵验。没有办法,田园实在荒芜了,他只好做了一个铲型的工具顺着垄铲草,所以古时候叫“铲地”。不知什么时候,铲子的把子弄弯了,就把柄背了过来,形成了现在的锄形,往后耪,比往前铲还好使。从那时起一直延续到现在,耪地一直是庄稼人的主要耕种方式之一。  讲述:夏凤翔(已故,朱丈子人,文盲)  记录:张国忠  采录时间:1964年5月  彭祖之死  传说,古时候活得寿数最大的是彭祖,他活了八百八十岁。阎王爷早就听说阳间有个彭祖,活了好几百岁了,但是,阴间的“生死簿”子上却找不到彭祖的名字。阎王就派小鬼到阳间到处察访彭祖的下落,可是派了几次小鬼都找不到彭祖的下落,这些小鬼都被阎王杀了。后来,阎王又派了两个精明强干的鬼头到阳间来,他俩察访到彭祖居住的地方,但又不认识彭祖,便想了一个主意。他们弄来一筐炭拿到河边用水刷,村里人看见了觉得很奇怪,谁问他们他们也不告诉,大家谁也不懂刷炭是啥意思。有人说:“咱们去找彭祖问一问,他活的岁数最大,经得多,见得广,也许知道这是干什么。”彭祖来到河边一看,也不知道刷炭是咋回事,他信口说道:“我彭祖寿活八百八,没见过黑炭往白刷!”这时,两个鬼头立刻站起来说:“原来你就是彭祖,我们找得好苦哇!”说着,两个鬼头把锁链子往彭祖身上一套,说了声:“跟我们走吧!”两个小鬼不见了,彭祖当时气绝身亡。  讲述:夏凤翔(已故,朱丈子人,文盲)  记录:张国忠  采录时间:1964年5月  月亮和太阳  传说,很早很早以前,人间没有白天和黑夜之分,像个黑洞一样,永远是漆黑一片。上帝为降福人间,就派出姐妹二人普照人间,给人间以光明。  姐妹俩领到上帝的御旨后,姐姐说:“妹妹,上帝旨意要咱姐妹俩普照人间,一个用银灯,一个用金灯,银灯青光,为夜,金灯红光,为昼。看你是夜出还是昼出呢?”  妹妹说:“夜出我害怕。”  姐姐说:“那你就白天去吧。”  妹妹又说:“我脚大,白天怕人看见。”  姐姐又说:“不怕,我给你一包金针,谁看你你就用针刺谁的眼睛。”  姐姐很美,也很柔。她有些怕羞,脸儿不常露出来,有时就戴上面纱,遮住半面脸。当她露出脸时,就把青光洒向大地。她的脸像银盘,也像玉盘,光颜玉润,美极了,所以从古至今有许多赞美她的诗篇和很多美丽动人的故事。妹妹性格刚烈、泼辣,每天都出来,谁看她一眼,她就用光芒四射的金针刺得谁睁不开眼睛,谁也无法细细地端详她那神秘的面庞。  讲述:张东升(65岁,退休千部,初中文化)  记录:张保学  采录时间:1985年  土地老爷姓韩  传说,土地老爷姓韩,为什么姓韩呢?  八仙之一的韩湘子位列仙班之后,也想把他的叔叔超度成神,结果他把叔叔接到天庭,天庭固然很美,看的是奇花异草,吃的是奇珍异果,香雾缭绕,变幻无穷,但韩湘子的叔叔却总有不如意之感。有一天,韩湘子问叔叔说:“叔叔,天庭好不好?”  他叔叔说:“好是好,就是想你的婶娘。”  韩湘子一听叔叔这话,觉得叔叔凡心未脱,难以留在天庭,就用袍袖一掸,把他叔叔掸下了凡间,做了土地老爷。所以土地老爷姓韩。  张果老倒骑毛驴  从前,有一个秀才,他精通笔墨,周围村庄的人们逢年过节、办喜事都要请他写对联。当然,写对联有功,别人也就自然要请他吃饭,他也从不推辞。  一天,附近村庄有家办喜事,请他去写对联,他答应了。当他回来走在山间道上时,突然喜从天降,他发现了一颗人参,吃了人参能长生不老,也就是成仙了。所以,秀才捧着人参可就异想天开了。到哪儿去煮呢?回家吧,如果遇到别人还得分去一半,于是他想起村外的那个庙,没有和尚,也无别人居住,那可是个好地方。于是他捧着人参来到庙里,果然空无一人。庙内有一个石灶,一个锅,他到外面找来柴火,点燃,很快就将人参煮好了。但是没有吃的家什呀,他决定回去一趟拿来家什慢慢享受人参的美味。天公不作美,活该他没有吃人参的命。他刚到家,就有人找他来了,原来是办喜事那家请他去吃饭。他这回说什么也不肯去了。可他越不肯去,那个人越是以为他挑理儿,因此拉得更欢了,奈不得左拉右扯,终于被那个人拉去了。  也就在这个时候,庙里来了一个赶路的老人,骑着一头毛驴,他又饿又累,就决定在庙内休息一会儿。忽然间一股香气扑来,老人不由得咽了一口唾沫。“这里难道住着人?”他边想边走进里面,看见那个石灶上从锅内正在往外冒气,香气是从那里发出来的。他看看四周没有人,饥饿已使他无法忍受,他决定先吃点儿,等主人来了再告诉一声。于是他走过去拿起人参吃了,他越吃越香,再不能控制自己了,就全吃掉了。因为没有筷子,他用的是两根树枝,吃完后随手扔在墙根。他觉得自己饱了但驴还没有吃呢,他就把煮人参的汤喂给了驴。等了一会儿不见主人回来,他又急着赶路,于是骑上毛驴。但他还想看看主人来了没有,就倒骑在毛驴上。当他一看,庙里在他扔下两根树枝的地方长出了两棵参天大树,他愣愣地盯着,忽觉身子飘浮起来,原来毛驴已驮着他上天了。他呀,再想掉过身子已经不能了。这就是张果老倒骑驴的故事,当然那个秀才是空喜一场了。  讲述:王青和(69岁,双山子三合店村人,农民,小学文化)  记录:王冰采录时间:1983年9月采录地点:双山子村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