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鲫鱼报恩(朝鲜族)  很久很久以前,朝鲜有个姓金的书生,从小父母双亡,孤苦伶仃的。有一天大雨过后,金郎在放学回家的路上,见几个孩子从河汊子里捉了一条金翅金鳞的大鲫鱼摆弄着玩儿。他见那鲫鱼怪可怜的,就花钱把它买了下來,放进自家水缸里养活着。第二天金郎放学回家,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只见桌上摆满了可口的饭菜热腾腾、香喷喷的。他高兴极了,心想:这是哪个好心的邻居给我做的呢?他肚子饿了,也顾不得多想,就大口大口地吃了个饱。第三天放学后,还是这个样子。他心里纳闷儿,就去邻居家打听,邻居们听了都摇头。金郎更加奇怪了,就想弄个明白。第四天,他没有去上学,躲在窗户根儿下偷看。等呀、等呀,到了做饭的时候,只听水缸里“拨刺”一声响,金光闪处,那条鲫鱼跳出缸外,就地一滚,变成了一个美丽俊俏的大闺女,脸蛋儿比金达莱花还要好看。那闺女看看四下无人,就麻利地动手做饭炒菜,屋里飘满了香味儿。金郎见了又惊又喜,跳进屋里抱住了大闺女。从此二人就做了夫妻,小日子过得别提多美了。  再说金郎家有个邻居,是个奇坏无比的财主。他见金郎娶了这么俊俏的媳妇,就起了坏心。—天,他把金郎请到家里说:“金郎,咱们邻里多年,你还没端过我的饭碗呢,这回你成了家,我备下酒饭为你贺喜,你可不要推辞。”金郎是个厚道人,也没多想,二人就你一盅我一盅地喝了起来。那财主见金郎有了几分醉意,就把一忠毒酒给他灌了下去。等书生回到家里,就七窍流血死去了。媳妇见了这个情景,一切都明白了。她忍着悲痛,揩干丈夫身上的血迹,把尸首放在床上,又盖了一条被子,然后点着一袋旱烟,放在丈夫嘴里。她刚刚安排好,那个财主就打发人来看动静。来人见金郎正躺在床上吸烟,就回禀了主人。财主很奇怪,以为毒酒失灵了,就亲自倒了一盅尝尝,结果把自己毒死了。媳妇给丈夫报了仇,就女扮男装,打扮成一个书生模样,反锁了家门进京赶考去了。  她来到京城,冒充丈夫的名字进了考场。三场过后,得了头名状元。宰相见她文才出众,相貌堂堂,就招了女婿。这下可愁坏了假金郎。洞房花烛夜,她在地上走来走去,就是不肯上床睡觉。宰相家的小姐见“丈夫”紧锁眉头,一副不高兴的样子,以为丈夫嫌弃她,就伤心地哭了起来。假金郎赶忙上前好言好语安慰,说自己父亲刚刚去世,尸骨还未安葬,所以不敢同床,等日后安葬了父亲,再与小姐共枕,请小姐原谅。小姐是个深明大义的女子,听了信以为真,也就高兴起来。二人成亲后,夫妻十分恩爱。小姐怕金郎闷坏了,就带丈夫去赏花。二人来到后花园,假金郎被一红、一蓝、一黄三朵奇花吸引住了,就想动手去摘。小姐赶忙上前拦住说:“这是我家的三朵宝花,不许外人乱动!”假金郞说:“我是你的丈夫,难道也算是外人吗?”“这个……”小姐作难了,对丈夫说:“夫君有所不知,这三朵花非比寻常,乃是起死回生的稀世珍宝。人的尸:骨腐烂后,用红花在他鼻子前一放,骨肉就长好了;用蓝花在他心窝一放,心脏就跳动了;然后再把黄花放在死人的枕边,死人就活了。所以请夫君不要折它。”假金郎听了一一记在心里,那个高兴劲儿就别提了。第二天,假金郎偷了红、蓝、黄三朵宝花,就请假回家埋葬“父亲”。临走前,她对小姐说咱夫妻俩刚刚成亲就分手,我此去不知何日才能回来,咱得留个信物,省得日后见了没有凭证。”说罢把自己的鱼鳞宝镜一折两半,一半送给小姐,一半带在身上;小姐也脱下一只金手送给了丈夫。二人交换了信物,这才依依不舍地分了手。  假金郎一回到家里,见丈夫金郎的尸骨已烂,心里很难过。她急忙取出红花,放在丈夫鼻子前,金郎的骨肉马上长好了;她又把蓝花放在丈夫的心窝上,金郎的心脏马上会跳了。聛真是又惊又喜,双手捧着黄花,颤巍巍地放在丈夫的枕边,金郞马上就活了。他伸了个懒腰,揉揉眼睛说:“好困好乏啊!”媳妇见他醒来,就把前前后后的事情给他学说一遍,然后把两件信物交给金郎,让他前去成亲。金郎一把抓住媳妇的手,舍不得离开她。媳妇说:“我和你成亲,是为了感谢你的救命之恩,现在咱们的缘分已满,从此就要分手了。我教你的话你要记住,快快赶去成亲吧!”说完掉下泪来,化一道金光不见了。  金郎带着半片鱼鳞宝镜,一只金镯子,按照媳妇的堉点,来到宰相家里。小姐见他模样变了不像从前的样子,很奇怪。金郎就按照媳妇教他的话说:“我此去一百天回家安葬父亲,由于心里过分悲痛,所以长相变了请看这两件信物,不是好好地在我身边吗?”小姐这才放下心来,和金郎同床共枕了。  从此金郎在朝中做了官。  讲述:李钟泽(抚宁县留守营镇朝鲜族村农民,已故)  采录:张义纯袁秉成  采录时间、地点:1986年7月采录于抚宁县留守营镇朝鲜族村  沈清传(朝鲜族)  从前,有个叫沈学奎的盲人,妻子刚生下小女儿沈清七天,就撇下这爷儿俩死去了。为了把苦命的小女儿养活大,他白天强忍悲痛,抱着孩子沿门乞奶,夜里思念妻子〉守着孩子流泪。沈学奎不吃了多少苦,总算屎一把尿一把地把孩子拉扯大了。好在女儿懂事早,很爱自己的父亲,又勤忙肯做。父女俩相依为命,守着二亩薄田,日子倒也过得去。  一天,有个寡妇找上门来,对沈学奎说:“唉,咱们都是苦命人,你死了妻子,我没了丈夫,咱们都有难处。我看你们爷儿俩过日子怪可怜的,就让我来帮你这个没眼睛的人照料这个家吧。”沈学奎听了很感动,对寡妇说:“你的心真好,如果不嫌我家穷,就请住在这里吧。”好心的沈学奎收留了这个寡妇。谁知道她龛是个又馋又懒没安好心的女人。自从她上门儿后,整天装病倒在床上,让沈清给她锨好吃的,一不遂心就大发脾气。可是她不能总装病啊!她眼珠儿一转,计上心来。一天,她对老头子说:“我怀孕啦,给你生个小子顶门户,你们可要好好服侍我。”老头子一听很高兴,天天让她躺在炕上,想吃什么就买什么。眼看一年过去了,家里的钱花得一干二净,就是不见她生孩子。寡妇看这个穷家再也没有油水可捞了,就把家里的东西划拉一空溜走了。  自从这个女人走后,天天有债主上门逼债。父女俩一打听,都是寡妇拉的饥荒。这可苦了瞎老头子了。他万般无奈,卖了二亩薄田还了债。等还完债,家里穷得连饭都吃不上了。老头子真是又气又悔又恨,从此一病不起。沈清白天沿街乞讨,把讨来的好菜给父亲吃,晚上守在父亲床前端药送水,安慰父亲。街坊邻里都夸沈清贤孝,同情她家的不幸遭遇。  这天老人病情稍稍见好,想到女儿整日操劳很辛苦,就带病出门去讨饭。他一脚高一脚低地乞讨着,一不小心,摔倒在山门外的水沟里,被老和尚看见扶了起来。老和尚对他说:“你双目失明是前世做的孽,你不想睁开眼睛看看世界吗?”老人说:“我怎么不想呢?可是没有办法呀!”老和尚说:“办法倒有,只要你肯施舍庙里三百石供养米,我为你念经,你的双眼就会,重见光明!”老人听了很高兴,当下一口答应了&可是等他回家一想,父女二人连饭都吃不上,哪有三百石米呢?愁得他直打唉声。沈清讨饭回来,见父亲不高兴,就问父亲怎么了。父亲把事情学说完,打了个唉声说:“我在庙里已经许了愿,如果许愿不还,欺骗了神仙,不是要罪上加罪吗?”沈清听了虽然很着急,但是一点儿办法也没有。正在这时,海上来了一伙商人,要买漂亮的姑娘扔到任唐水里祭海,求海神保佑商船平安。沈清听了这个消息很髙兴,为了使父亲能重见光明,她决心牺牲自己,换取三百石供养米。她不顾父亲阻拦,找到商人,商人只肯出二百石粮食。沈清苦苦哀求,商人被她的孝心感动了,答应了她的要求。沈清高高兴兴地把三W石供养米施舍到庙上,拜别父亲,随商人来到海上。当商船行到任唐水时,沈清不等商人动手,自己就高喊一声:“求神仙保佑我父亲重见光明!”纵身跳下了大海。在场的商人都感动得落下泪来。  话说这一天,一队商船回来行到任唐水处,往日汹涌的波涛不见了,平静的水面上开出一朵世间从没有见过的鲜花。商人们感到很奇怪,为了感谢浩荡皇恩,就把这朵稀世奇花献给了皇上。皇上爱如至宝,把这朵鲜花养在御案上的镶金玉石花瓶中。第二天,皇上大宴群臣,请满朝文武赏花。谁料鲜花“扑喇喇”一动,竟变成一个十八九岁的比鲜花还美的少女。皇上和群臣见了大吃一惊,问少女是海妖还是神仙?少女含泪,悲悲切切地说:“我非妖非仙,本是民间苦命的女子沈清……”她把自己的身世从头到尾说了一遍,满朝文武被她的孝心感动了。一位朝廷重臣跪倒奏道:“请皇上把这个贤孝的民女赐给微臣儿子为妻!”皇上答应了他。沈清结婚后,很受大臣一家宠爱,可是因为思念父亲,她终日闷闷不乐。为了讨沈清欢喜,大臣派人去沈清家乡接老人。家乡人说,自从沈清被卖后,老人已经离开家乡到外乡讨饭去了。沈清听了大哭一场。  这一日,沈清给大臣跪下,苦苦哀求说:“感谢公爹的大恩大德,为了寻找父亲,贱媳请公爹开恩,在我家设宴一百天,宴请天下盲人,木知公爹能否应允?”大臣成全她的孝道,就贴出告示传谕朝鲜八道,大宴天下盲人。日子一天夫过去了,全国盲人都涌到这里来赴宴,临走时还赏赐给路费。盲人都祢颂大臣和沈清的恩德。可是九十九天过去虽然沈清望眼欲穿,却仍然没见到夂亲的影子。到了一百天的傍晚,远处来了一位老盲人,笃笃笃的戳竿声敲得沈清心中狂喜起来。老盲人越走越近了,沈清从走路的姿势上认出了来人正是自己思念多年的父亲。她不顾一切地跑下楼去,一把抱住了老盲人,声泪俱下地喊了一声:“爸——”老人听了女儿这熟悉的声音,心头一震,摸摸索索地抚着沈清的头问:你可是我女儿沈清?”说着眼前一亮,双目竟重见了光明。父女相见,悲喜交集。历尽了人间苦难,央散多年的父女终于团圆了。大臣赶忙把老亲家请到家里摆酒接凤,喜宴一直摆了七七四十九天。  讲述:金元三  采录:唐家君  采录时间、地点:1986年7月采录于抚宁县留守营镇朝鲜族村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