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近二十年来,报告文学在我们的文坛叱咤风云,在我们的社会生活中屡屡引起人们的高度关注和产生重要影响。这是一项文学的盛事,也是我们国家文化建设与发展中的喜人景象。  报告文学以它成功而又辉煌的成就丰富了我们的文学宝库。报告文学正在以一个文学家族里的新成员的身份开辟着文学的新天地。在过去的日子里,许多优秀报告文学作家作品的涌现和受到的广泛关注与好评,似乎在说明,我国不仅是一个有古老文化传统的诗的国度、散文的国度,今天,中国也正在或是已经成为了一个报告文学的大国。  一、报告文学的现实景观  比起诗歌、小说和散文戏剧这些古老的文学艺术体裁来,报告文学不过是个年轻的小弟弟。可是,也许因为年轻,她才英姿勃发,有所作为。在人们称之为新时期(1978年以后)以来的文学创作运动中,文学创作在各个领域和门类中都取得了很大的成就,这是一个人们普遍认同的事实。  但是,人们也许不难看到,在所有的文学创作活动中,报告文学的崛起与迅速发展,是一个最为引人瞩目的现象。在短短的十多年的时间内,报告文学就一下子使自己成熟独立起来,这确实是一个神奇的现象。  今天,当我们提到报告文学的时候,我相信人们大都不会陌生的。这是因为,今天,已经有许多的优秀作家聚集在报告文学的旗帜之下,有大量的报告文学作品被人们阅读、流传。报告文学的存在和表现已经是一个人们无法回避与否认的事实和现象了。如今,几乎所有的文学文化报刊,都在关注和刊发报告文学作品。报告文学作品每年都在以数百上千的数量增长着。不断有新人加人到报告文学的队伍中来。报告文学有了各式各样的评奖活动,还有了自己的学术组织。报告文学创作及其活动,已经是我国文坛上的一处不断翻新变化的风景。  然而,就在不久的以前,在我们权威的文学基本原理、文学教程和文学史著作中,报告文学还是一个依附在散文文体中的小小文学品种。《现代汉语词典》是这样解释的:“报告文学:散文的一种,介乎新闻报道和小说之间。”有的人甚至不承认它的文学地位,只把它看成存在于新闻和文学之间的一种“边缘文体”。有的人虽然承认了报告文学的文学地位,可又视其为“二流文学”、“亚文学”。在报告文学已经萌生一百多年的时候,报告文学在我国竟然有如此的不幸境遇。这不是一个简单的历史误会,也不是有人有意要和报告文学过不去。我以为,最为重要的原因,恐怕是因为我们的报告文学还没有充分地把自己的个性和可能的有效作为很好地呈现在人们的面前。尽管我们曾经有过一直被大家普遍认同的报告文学,如夏衍的《包身工》、宋之的的《一九三六年春在太原》等等作家作品。但是,像这样优秀的作品毕竟较少。在不少标着报告文学的作品中,除过在真实性这一点上把自己和小说、散文等文体的区别表现得较为清楚外,在其它的表现中是看不出有多少独特的个性的。有不少今天认定的报告文学作品,在其初发表的时候,就是明文标着“散文”或是“通讯”、“速写”的。例如,魏巍的《谁是最可爱的人》,作者自己就认为是一种“通讯”的形式。但长期仍被人们看成散文、报告文学欣赏着,示范着。1963年初,《文艺报》在北京召开的报告文学座谈会上,有人发言认为,“报告文学的创作,近年来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有人说这是因为它在整个文学中的地位没有被确定下来的缘故。”“什么是报告文学?许多人说,历来著名的报告文学作家,都有着不尽相同的解释,直到现在,也没有一个公认的科学的定义。”报告文学长时间地在新闻和文学之间游荡,被新闻和文学既接纳又排斥,始终没有一个准确的落脚之地。有的人勉强承认了报告文学的文学性,可是,却把报告文学视为“二等文学”。1963年的3月中旬,《人民日报》编辑部和中国作家协会邀请了三十多位作家、记者,座谈了报告文学问题。有的同志谈道:“这次会议,扫除了把报告文学列为二等文学的错误观念。提高了报告文学的‘级别’,使它和小说平起平坐。报告文学的地位,得到了应有的重视,这是会议一个不小的收获。”(注1)从这些与会者的欣喜和满足,我们似乎可以感受到报告文学当时在文学界的地位了。在文学界尚且如此,在社会和读者中的情形就可想而知了。报告文学的稚嫩,使得它名不正,言不顺。总是飘忽不定。  任何一种文体的建立,都不可能是在一夜之间成熟的。报告文学在我们的社会生活中长时间经受曲折,是并不奇怪的事情。在我国,即使像小说这样的体裁,走向成熟和独立的道路也是十分漫长的。我们读了文学史以后,就会明白,小说也是在经过了神话传说、六朝志怪、到了唐代,才有了一种大的变化。鲁迅在他的《中国小说的历史的变迁》里说:“小说到了唐时,却起了一个大变迁。我前次说过,六朝时之志怪与志人底文章,都很简短,而且当作记事实;及到唐时,则为有意识的作小说,这在小说史上可算是一大进步。而且文章很长,并能描写得曲折,和前之简古的文体,大不相同了,这在文体上也算是一大进步。”此后,再经宋、元的几番衍进后,到了明清之时,就是另一番景象了。“四部古典文学名著”的出现,小说走到了一个辉煌的时期。报告文学,作为新的文学体裁和品种,同样是有一个生成和发展的过程的(后文将会专门探讨论述)。  我国的报告文学,在经过了半个世纪的探索和实践之后,到本世纪八十年代的时候,发生了质的变化,在不长的时间里就迅速地成熟起来了。1978年1月,徐迟的《哥德巴赫猜想》的发表,是我国报告文学新里程的开始,也是我国的报告文学步人成熟的开始。这部作品的发表及在文学领域和整个中国社会生活中产生的强烈影响,清楚地使人们看到了报告文学的创作特点和表现形态,以及它的分明而突出的社会作用和力量。这之后,迅速有一批作家调整了自己的创作方向,完全自觉而有意识地投身到报告文学的创作中来了。例如,理由。理由是以写小说而走向文学创作的。在从事报告文学的生成演进及收获事报告文学创作之前,他已经有不少的小说作品发表。可是,在他1978年写作发表了报告文学《扬眉剑出鞘》并获得成功之后,他就是十分自觉和热衷于报告文学的创作了。还有一些人,则完全是受了《哥德巴赫猜想》的影响和感染,一开始自己的文学创作之路,就选择了报告文学。报告文学作家作品的迅速增多和全社会对报告文学的重视,都是和《哥德巴赫猜想》有一定关系的。我们必须要承认,在此之前,真正把报告文学创作作为目的的作家是极少的。大多数人写报告文学,是一种“业余”行为。但是,在《哥德巴赫猜想》发表之后,不少人从事报告文学创作,就完全是一种有意为之的行为了。这种现象的出现,在报告文学创作的历史上是一个新的重要的现象。许多的作家热衷于报告文学的创作,使报告文学创作的局势迅速改变,新的优秀的作品大量出现。在这个过程中,人们不断地认识和总结报告文学在文体上的自身特点,体会和寻找报告文学在创作中的特殊规律,渐渐的,报告文学的独特性和创作现律,在其不断的发展和作家们大量实践活动中较为清晰地显露出来了。所以,现在的报告文学,已经是一种在其文体和创作实践上完全区别于小说、散文的独立文体了。  报告文学的突出表现,使人们无论在内容和形式上都无法对其忽视。人们在充分地认识和感觉了报告文学的社会作用之外:文学界的有关人士,还及时地对报告文学在其形式上的独立现象进行了总结和肯定。人们也许记得,早在1982年的时候,著名诗人、文学批评家,当时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张光年在谈到报告文学的创作时就说:“报告文学的兴起,确实很值得祝贺。粉碎‘四人帮’以后的几年来,报告文学一直是打先锋的。在拨乱反正的斗争中,在向人民报告时代的佳音,描绘社会主义新人,反映群众的喜悦、疾苦、愿望和要求这些方面,报告文学有时起着直接推动生活前进的作用。”“人民需要报告文学,报告文学开始适应了这种需要。于是在文学领域中,报告文学兴旺发达起来,由附庸蔚为大国。”(注2)1983年3月24日,在全国四项文学评奖授奖大会上,他在讲到报告文学创作的时候,再次说道:“我热烈祝贺我们的报告文学近两年又获得丰硕的成果!不久以前,我曾经兴高采烈地宣称,由于我国报告文学作家的共同努力,近几年来,报告文学这一生动活泼的文学品种,已经由附庸蔚为大国。”现在,在报告文学又经过了许多的发展和演变之后,报告文学的“大国”气象和“大国”“风范”表现得更加充分和突出了。有心的人也许不难感到,报告文学独立的背后,是有着人的思想认识独立作为支撑的。而人的思想认识的独立之所以能够实现,又是同社会历史环境和政治生活的改变密不可分的。因此,报告文学的独立,不纯粹是个文学的现象,它同时是一个政治和思想文化现象。  报告文学是新时期隆起的文学大山。  报告文学是中国文学现今发展阶段的一颗明亮的新星。  现在,如果还有人把报告文学视为一种“边缘文体”,那他实在是对于报告文学的情况缺乏了解,是对其业已建立的独立个性和品格的忽视。如果还有人只把报告文学看成是文艺的“轻骑兵”的话,那就只能说他对报告文学的认识了解是片面的。报告文学的现实景观,要用一个军旅词语比喻的话,那它就应该是一支拥有各种新式武器的现代化的集团军了。报告文学创作既是今天我国文艺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我国人民现实生活的一个重要的内容。报告文学正伴随着我们的现实生活走向一个新的时代。  报告文学是一种新的年轻的文学形式。这是人们普遍认同的與点。但是,关于报告文学的萌生时间,还是存在着不少分歧的。今天,弄清报告文学的起源问题,尽管对现实的报告文学创作并不是最为重要的问题,但是,对这个问题的探讨,无疑对于认识报告文学的特性和创作规律是有益的。  关于报告文学的起源,有两种意见:  起源于近代说  持有这种意见的人认为,报告文学的起源是伴随着近代的新闻报纸业的发展而出现的。日本作家川口浩的看法,有一定代表性。在《报告文学论》一文中,川口浩认为,报告文学“这种文学形式,当然不是从前就有。这,始终是近代的工业社会的产物。印刷发达之后,一切文书都用活版印刷的形态而传播,在此,才产生了近代的散文一即一般叫做Feuilleton(通俗文艺,小品文一一引者注)的形式,取Reportage(报告文学一一引者注)就是这种形式的兄弟”。川口浩接着说:“因为机械工业的急剧发达,和阶级斗争的尖锐的进展,在文学的领域,也和在政治的领域一样地驱逐了Romantic(罗曼蒂克——引者注)的成分。在熔矿炉喷着火焰,兵工厂生产着最精巧的杀人机器的现在,什么星啦紫罗兰啦的故事,已经变成了时代落伍的作品,要靠文字吃饭的人们,无论如何也非应顺新闻杂志的势力不可。这,就是近代的集纳主义(Journalism)和Feuilleton产生的社会的根源。”(注3)  塞尔维亚人,著名的新闻记者巴克认为“报告文学的物质基础就是报纸。它的存在是为了给读者以新闻,读者在他进早餐的时候需要有一个世界动态的日志,他要知道发生了些什么事,为何发生和如何发生等。”(注4)  在我国,1931年7月,袁殊在《文艺新闻》18期上发表了《报告文学论》一文,袁殊认为,“‘报告文学’,这一名词在中国还是很新的。”“报告文学是纯然的文学:这名词,有时也称为‘通讯文学’,是从Reportage的译语;而这‘Reportage’是从‘Report’(报告)这字变化出来的新名。这文学的形式,自然不会是自古已有的,它是一种近代工业社会的产物。”茅盾1937年2月20日在《中流》第11期发表了《关于“报告文学”》的文章,这是有关报告文学创作的一篇十分重要的论文。在这篇文章中,茅盾认为:“每一时代产生了它的特性的文学。‘报告’是我们这个匆忙而多变的时代所产生的特性的文学式样。”周立波说:“报告是近代文学的一种新形式。”因为有人坚持报告文学古已有之的观点,冯牧在1988年8月27日发表在《文艺报》的《报告文学漫议》一文中强调说:“报告文学,作为文学中的一个门类,不但在中国,就是在世界上也是一种新的文学样式。我不能同意这样的看法,认为现代报告文学是一种古已有之的文学品种。”  报告文学是近代社会伴随着新闻报纸业的发展而出现的一种新的文学形式。这是大多数人的研究结果和看法。可是,具体到哪位作家的哪一篇作品是第一篇报告文学,意见就是五花八门了。有人认为,美国作家杰克‘伦敦1903年发表的《深渊中的人们》是最早的报告文学。也有人认为法国作家左拉是“近代报告文学的创始者”。等等。至于近代作家的作品被认定为是报告文学的那就更多了。例如,高尔基就说“屠格涅夫的《猎人笔记》在其形式上也可说是报告文学。”在这个问题上,是难以有个统一的意见的。存在一些不同的看法,都是自然而正常的现象。笔者比较倾向同意这样的看法:即捷克作家基希和他的作品是近代报告文学出现之后的代表。日本人川口浩说:基希的作品“创出了一个新的文学形式”。(注5)周立波说,报告文学的发迹,“有人追溯到各代的散文。德国诗人海涅的《旅行记》,美国杰克‘伦敦描述阿拉斯加和荒原远海的文章,辛格莱‘社会情况’的笔记,都可以说是一种报告。不过,直到德国基希(基希是捷克人,1921年迁居柏林,用德文写作,一引者注)诸人的作品出来,报告才成为一种不能被人轻视的独特的新腔。”(注6)基希不光用他大量的作品丰富了报告文学,而且,还对报告文学有不少的理论研究。他的研究,对于人们认识报告文学的个性特点是非常重要的。  古已有之说  我们似乎还没有发现国外有人持这种观点。在我们国内,著名作家刘白羽是“古已有之说”的代表。刘白羽曾经两次表示了这样的观点:在《论特写》一文中,他说,“只要考察一下我们的文学传统,就可发现,早巳有这样一种体裁流传下来。举一个例吧!比如《史记》,它不但是一部历史学巨著,尤其是一部卓越的文学作品。我们只要举出大家容易了解的《项羽本纪》,我们就可看到司马迁是怎样创造了把高度的艺术描写和深刻的评论结合起来的特写文学。”(注7)一年之后,他在自己的文集《早晨的太阳》的“序”中,又谈到这样的看法,他说:报告文学“自古以来就在中国文学中占有重要位置。它是全部文学宝库中的瑰宝,并不像有些人认为‘特写’是从外国传来的。其实,‘报告文学’,‘特写’,不过是后来加的名称。至于这种文学样式,自古以来就在大量发展着,诸如《左传》、《国语》、《战国策》、《史记》以及后来陶渊明、杜牧、柳宗元、苏东坡,更不知写了多少好的‘报告文学’、‘特写’”。  刘白羽的这一观点,初一提出,就有不少人表示难以接受。因此,多年来,少见有支持的意见。可是,到了1981年,张海珊在《上海师范学院学报》第2期发表《报告文学‘最新输人’说质疑》一文,表示赞成刘白羽的观点,并且论述了自己的看法。他说:“我们中国文学源远流长,散文非常发达,实在不可能设想在它那浩浩荡荡的历史长河里竟会没有报告文学的浪花。只要真正掌握报告文学的性质和基本特征,仔细考察一下三十年代以前的中国文学史,就不难发现,一一报告文学却是古已有之。正如刘白羽同志所说,报告文学‘自古以来就在中国文学中占有重要位置。’”(注8)  另外,还有一些对报告文学起源的理解。不少人在坚持报告文学是近代的产物的同时,认为报告文学的兴起和发展,是和无产阶级革命及人类的进步事业联系在一起的。例如,有人把报告文学看成是一种明显带有阶级性的文学形式。  黄钢是这种观点的代表人物。他说:“报告文学这一近代特有的文学样式,是在什么时代条件下诞生的呢?我的看法是,报告文学是在国际无产阶级革命运动中开始孕育和开始成长的”。无产阶级的报告文学“起源于《一八七一年公社史》,发端于《震撼世界的十天》;但就‘艺术的文告’从理论到实践的自觉地完成,则始于基希诸人”。(注9)胡仲持也著有文章说:“报告文学既然仅仅是信史的资料似的报导性的文学作品,那么,粗粗一想,我国几千年来‘汗牛充栋’的文献中间,总该有着很多的报告文学吧。然而不然,现在任何一个科学的社会史的著述家都可以告诉你,从那么多的旧文献里,找不出一件完整的文献作品,可以不经洗剔,现成的用作信史的史料的。为什么历代的作家们对社会事实的记录,做不到近代标准的严格的信实的程度呢?因为文字这一工具一向操纵在士大夫阶级的手里。士大夫是‘治人’的,跟一般‘治于人’而从事实际生产的人民大众在意识上有着基本的差别,那些依附于压迫阶级的士大夫对于被压迫的人民大众的同情尽管有着程度的深浅,但是由于意识上的阶级性,对于实际社会的任何事象,终究不能观察得透彻,思辨得明晰。因此从人民大众的观点,算得真正信实的报告文学,在中国的旧文献里一向是找不出来的。就是照世界范围来说,报告文学也实在是本世纪刚才出现的新的文献形式。因为只要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思想因苏联大革命的成功而普及于世界的时候,各国进步的知识分子才经过了一番意识的改造,学会了科学的观察方法和思辨方法,写得出从人民大众的观点,十分忠实的报告文学来。”(注10)尹均生在《报告文学无产阶级革命时代新型的独立的文学样式》一文中说:“回顾报告文学兴起的这段历史,可以给我们几点启发。第一,报告文学的产生的确是同无产阶级登上政治舞台,同无产阶级的革命斗争紧密相联的,所以说它是人民的、战斗的新型文学形式之一,是世界无产阶级革命文学的组成部分。第二,报告文学总是处在时代的漩涡之中,哪里有革命激流,哪里就有报告文学。第三,社会的大动荡,反动势力的娼獗,总会带来人民群众的觉醒,促进一部分知识分子世界观的深刻变化,因而一些对时代比较敏感的记者和作家,就拿起报告文学这枝笔,真实地反映人民的心声,写下历史的脚步。优秀的报告文学的社会价值和作用决不局限于新闻性,它是超越时代和国界的,是召唤着无产阶级、被压迫民族和革命人民进行解放斗争的战斗文学。”(注11)冯牧也有近似的观点,在《报告文学漫议》一文中他说:“我始终认为,我们现在所关注、所讨论的报告文学,是一种新的文学现象。这种文学现象的兴起和发展,是和世界新闻事业的兴起和发展,也是同马克思主义和近百年以来的国际无产阶级革命运动和人类解放事业的兴起与发展紧密的联系在一起的。这也就是为什么写进了文学史的报告文学的前驱者和大师,都是如约翰‘里德、基希、斯沫特莱、爱伦堡、柯尔佐夫、艾‘斯诺这样一些革命战土和进步作家的原因。”(注2)  我对报告文学萌生和发展的理解  对于报告文学的起源和发展,人们是可以有自己的认识和理解的。但是,任何一种文学体裁的萌生和发展,自有它的根源和规律的。报告文学的萌生和发展,自然也不例外。  报告文学这个名称的出现,大家基本都同意这样的观点。即:报告文学这个称谓最早出现于第一次世界大战〔1914一1918年)前后的德国。据川口浩的研究考证,德国无产阶级革命作家联盟的刊物《左翼曲线》第2卷第1号卷头语中说:“新的普洛文学的新的样式正在产生,这就是劳动通信和工场壁报。我们的后继者,要从劳动通信员及工场壁报的制作者及编作者的里面产生出来。”川口浩特别说明,“劳动通信和报告文学,普遍被当作同义语一样,其实,两者决不是同一的东西。报告文学,却是一种文学,两者的机能,完全两样,因为前者不是文学,而后者却是纯然的文学。”此后,一些报纸把记者、作家用文学的笔调所写的,报导现实生活中真人真事的文章称之为“报告文学”。(注13)从此,报告文学这样的作品就先是在欧洲,后来又在亚洲和世界各地出现了。  从报告文学这个名称的正式启用过程,我们可以看到,它是和新闻报纸有着非常密切的关系的。由此可见,巴克说,“报告文学的物质基础是报纸”,这个看法是极有道理的。而说到报纸,我们就不能不想到近代科学的进步和工业的发展。因为,正是这种科学的进步和工业的发展,才为新闻报纸业的发展提供了物质的条件和保障。而报纸的大量创办和发行的不断扩大,又给新闻的展开以刺激。因此,可以认为,报告文学的出现是适应着新闻报纸的发展而产生的。没有新闻报纸业的大发展,报告文学这种形式就无从提起。马克思认为:“物质生活的生产方式制约着整个社会生活、政治生活和精神生活。”(注14)在新闻和报纸还不能为报告文学提供一种表现的可能的时候,报告文学只能是一种空想。就像科学和工业未能为电影的出现提供物质的条件的时候,电影就是不能想象一样。尽管报告文学作为一种文学形式和电影有所不同,但道理是相同的。在报告文学这个称谓出现之前,即使有多少类似或接近报告文学的作品,那它毕竟还不是报告文学。带有纪实特点的文章,描述真实见闻的作品,它可以是人物传记、墓志铭,可以是真实的生活札记、记事随笔,可以是旅行纪实等等,可就是不是报告文学。我们不能说它像而就认定它是。人是猴子变的,猴子和人有相像之处,可猴子和人是有根本的区别的。报告文学是有它的个性特点的,它的个性特点除了真实性之外,还有现实性、文学艺术性等。不能只从真实性一个方面去认定作品,把那些具有真实性的文章,都说成是报告文学。在判断一个文学对象的时候,如果没有了个基本的界定,那么许多的事情就没法说得清楚了。我们当然不是否认事情都有个过渡的过程,忽略报告文学的演变情形,非得要用报告文学这个称谓出现的那一天划出是或非来。然而,把报告文学的萌生起源一下子推到几千年前的古代去,我以为是没有道理的。  文学是社会生活在作家头脑中的反映的产物。因此,文学的表现始终是和人类社会的历史阶段相互适应的。马克思在他的《(政治经济学批判)导言》里讲到希腊艺术时曾经指出:“任何神话都是用想象和借助想象以征服自然力,支配自然力,把自然力加以形象化;因而,随着这些自然力之实际上被支配,神话也就消失了”;“从另一方面看:阿基里斯能够同火药和弹丸并存吗?或者,《伊里亚特》能够同活字盘甚至印刷机并存吗?随着印刷机的出现,歌潘、传说和诗神缪斯岂不是必然要绝迹,因而史诗的必要条件岂不是要消失吗?”我们只要仔细地体会马克思的这些话,就不难理解出它的意思。在马克思看来,神话、史诗这两种文学体裁是只能在生产力水平和人们的认识水平都还十分低下的社会阶段产生,随着社会生活的发展,随着自然力的被支配和科学技术的发达,它们就必将逐渐在内容和形式上发生各种演变,产生新的体裁。报告文学是社会的生产力和科学技术发展到近代,有力地促进了新闻报纸业之后出现的一种新的文学体裁,古老的一些文化现象怎么可以与它等同呢?  报告文学的产生,除了要有必要的物质条件以外,还要有一定的社会生活的土壤。由于社会各方面矛盾的加剧,阶级斗争空前的激烈,到了本世纪初终于酿成世界大战。战争无情地破坏了人们正常的生活和工作秩序。人们痛恨战争,又无法躲避战争。在一个非正常的生活时期,人们时时都在为自己的生活环境操着心,为自己的安全操着心。所以,关心时局,关心有关的矛盾冲突和战争的一切消息,就是人们的一种实在的欲望了。新闻记者发出的消息满足不了人们的期望,这时,那些无法找到安定的创作环境的作家,也就难以静下心来写春花秋月,鸿篇巨制。于是,有些作家也就到了矛盾冲突的漩涡,到了战争的前沿,写自己的见闻。正是生活的现实把记者和作家们集聚到了一起,把新闻和文学的距离一下子拉近了。人们写自己眼见的事实,描述真实的事件和各种感动了自己的人物事迹。从此,一种用文学笔法描写真实的人,真实的事的文体一报告文学就被生活和记者、作家共同创造出来了。这种作品既满足了人们了解现实社会生活的需要,又为人们提供了一种全新的审美对象。它比新闻消息充分丰富,它又比通常的文学真实灵活,亲切自然。因为战争,在德国产生了报告文学这个新的文学形式。同样,在我国,1932年的上海“一‘二八”抗战斗争,极大地推动了报告文学的发展。而这些现象,都是近代的生活事件。我们在研究报告文学的起源的时候,不能不给予充分的关注。  报告文学的出现和得以存在与发展,最为重要的是,它填补了新闻和虚构文学之间的空白地带,并且在这个空白地带较为充分地展示了自己的个性和作用。新闻是有自己的独特个性和行为的。真实、客观,及时具体、短小精练等是它基本的表现特点。虚构性的文学创作,有行动自由,生动形象,典型性强,丰富多彩等等的特点。可是,在现实的社会生活中,确实存在着一些既真实生动,又有比较重大的影响力的人物和事件,新闻因为及时短小而无力或是顾不上作充分的报导,而文学又因为可以虚构经常地回避了这些真实的存在。所以,这样一个也许并不算小的社会生活空间内的生活,就无形间被忽略和闲置起来了。报告文学正好在新闻和文学的空白地带建立起自己的基地,以自己特有的个性和手段实现了对这些真实的,有充分社会意义的事件和人物的文学报告。在新闻和虚构的文学之间没有这个空白地带,报告文学就会没有立足之地,也就不会有它的存在和发展了。报告文学最早是新闻和文学结缘的产物。随着新闻、文学和报告文学各自的革新与发展,报告文学现在已经是个独立的个体了。田仲济在《特写报告发展的一个轮廓》一文中表示了这样的看法,他说:“从特写报告发展的历史看,就时间来说,的确是一种新的文学,年轻的文学。就它的产生来说,也可以说是从其它文学形式蜕变成功的:是新闻通讯渗人了形象化的表现方法;是散文渗入了新闻性和战斗性;是小说限制在了真人真事上。”报告文学在找到自己的生存空间之后,又吸收了新闻和文学的有机营养,生长了全新的自.我。经过一个多世纪的奋斗和发展,现在,报告文学已经告别了童稚的年代,步人了成熟的青年时期。  我们充分地注意到,报告文学在表现人类的进步事业和无产阶级的革命斗争时的突出成绩和作用。可是,这一切的存在,或许还不足说明,报告文学是一种有着分明阶级性的文学体裁。它只属于无产阶级自己所拥有。作为一种文学形式,被进步作家和无产阶级战士所运用,这是十分正常的事情。这也就像无产阶级可以用小说、诗歌等文学形式为自己的主张作宣传,表现自己的伟大成就一样。认为报告文学具有分明的无产阶级性质,是在无产阶级的革命和斗争中孕育和生成,并为无产阶级所拥有的观点,是多少带有一些感情的因素的。因为非常的看重某些作品,而忽略了作品体裁的非阶级性存在,这是偏颇的根源。报告文学最根本的归宿不是阶级性,而是事实的真实,谁拥有了真实,谁就拥有了报告文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