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十多年前,陈昕先生主持策划了上海三联版的经济文库。经四五年的努力,陆续推出了经济学术系列、经济学译丛系列近百余种,其不少著述至今仍在经济学界产生着影响。列入文库的作者林毅夫、樊纲、胡汝银、潘振民、史晋川、王新奎等均已成为著名学者或学科带头人。新闻媒体曾以“三联经济学派”的美称表示赞赏。姑且不论“学派”之称是否恰当,这毕竟是出版理念的一种创意。  跨千年之际,笔者又重新回到人文社科的出版岗位,主持上海三联的编务。接盘伊始,便有一个意愿,企求能为繁荣、活跃中国学术文化尽绵薄之力。策划《三联评论》拟可视作上海三联出版理念的延续。自然,学术命题已不局限于经济学,将广伸到文、史、哲及社会人文学科的各个领域,特别是跨学科、跨文化的研究。王元化先生曾对目前知识界、教育界存在的“注重理工科、重实用,而轻文史哲”的倾向表示担忧,后者正是中国学术文化的重要构成。因此,《三联评论》的任务是将学界精英及中青学人的成果推向学界和公众社会。这一理念得到上海三联同仁的一致支持,为此,我感到欣慰,并充满着信心。  策划《三联评论》的初衷是旨在活跃学术文化。学术的本质意义是科学、是知识。作为学术研究,学术思想的探索有其相对独立性的品格。不否认,任何时代的学术文化都渗透着部分或局部的意识形态成分,意识形态也因不断吸取新的、优秀的学术思想而显示其活力,但学术文化毕竟不是泛义的意识形态,它有自身的知识体系和学术传统。《三联评论》丛书所追求的,是学术的原创性和多样化,鼓励有思想的学术,有学术价值的学理知识,充分显示学术研究的科学性和理性,在不违背主流意识形态所规范的秩序下,倡导学术文化的自由。这也是我们确定丛书基调的出发点与归宿。  鼓助有思想的学术,不仅仅是指学术理念、学术伦理价值和学术文化构建,还包括认识论、方法论的创新。我们不准备在词章考据、文字训诂的传统学术方面开拓出版疆域,而是注重提升知识与思想之间的建设性张力,注重对新知识和新文化的建设。因此,收入《三联评论》的著述,可以是前沿性的思想文化研究,也可以是边缘性的学术探索;精英学术文化与大众学术文化并存,国学与西学互补;既欢迎某一领域的学理创新,也欢迎多元文化话语对政治学、经济学、历史学、社会学乃至文学、美学的讨论;学术思维方法不拘泥统一,实证的、微观的、宏观的,兼收并蓄。但有一点是强调的,学术研究的原创性应作为出版价值判断的依据。  学术著作出版的创意,还想在文本及形式上作些尝试。我们将《三联评论》限定在8万到10万字的学术著述。相对煌煌宏论而言,它们只是“微型学术著作”。这是希冀学者将某一命题研究的精华熬成一书,在简约的著述中凸显其学术思想的含金量。这一出版理念也是想矫正90年代以来盛行学界的空疏、矫情之风,重树“理精而义明”的务实学风,以匡正文化消费主义、商业世俗化侵蚀学术而导致的浮夸与焦躁。求短、求精、求新,将是《三联评论》这一品牌的定格。现收入丛书的,既有学界名流的精品,又有新进学人的力作。正是学界朋友的鼎力支持才使策划人的意图得以实施。  编辑《三联评论》将一以贯之三联的出版传统。这就是三联创始人韬奋先生所提倡的文化的继承和时代的创新”。我们将把《三联评论》视作学术新人的一块园地,即使有的著述还不够成熟,但只要有一点建树和突破’我们都表示欢迎。同时,学术研究作为科学知识,有着自身的价值基准和游戏规则,对一家之言,也将持宽容、尊重的态度。有位学界朋友说得好,“中国人的现代化过程,就是中国人文化心理结构世界主义化过程。”对中国学术文化的耕耘和建设,应该是开放性的、前瞻性的,决不能抱残守缺、拘泥传统,自然也不提倡抛弃传统。构建多元的、适应全球化的中国学术文化体系,将世界意识渗入到学术研究中去,应是中国学术文化发展的必然态势。这也是《三联评论》努力的方向和应尽的责任。  王元化先生在接受《新民周刊》记者的采访时,对学界知识分子提出一个希望:“学界不要让世纪末的时尚口号和花哨的旗帜所遮蔽,使相互认同产生障碍”,“要沉潜于自己的专业,为迎接新世纪做一些扎扎实实的工作,拿出真东西来”。我和上海三联的同仁将以先生的希望自勉,执着、努力,为社会多出版一些优秀的学术著述。  吴士余  2000年6月于上海  序言  报告文学,在我这里一直是个挥之不去的存在。它所召唤我的,并不是所谓的文学,而在于它的非虚构性,以及由此生成的主体的思想性穿透。  对报告文学作形式化的研究,并非毫无意义。但这种研究不可能寻得这一特殊文体的终极价值。报告文学的非虚构性,决定了现实关系不仅成为写作的一种背景,而且成为写作的直接对象物。作者对报告对象的选择以及对其意蕴的阐释,无不受到特定的时代境遇的影响。社会特殊的文化生态,从根本上制约着报告文学写作的走向,而报告文学又以一种特殊的方式参与社会文化生态的建构。文化生态与报告文学之间具有某种互动性。基于这样的认识,我择取文化生态作为观照中国报告文学流变的一个优选视角。我试图做的是,将已成为历史的报告文学,置于历史的语境之中。在回到历史、触摸历史的过程中还原出报告文学存在的某种历史的本真面貌。  在这里,我将报告文学界定为知识分子的写作方式。这既是从报告文学史的观察中所获得的一种体认,也表示着我对报告文学写作境界的向往。这是我为报告文学研究设定的一个理论原点。报告文学的写作需要作者禀具知识分子的精神要素。作者选择报告文学文体,也就意味着他将现实关怀视为自己的职志。20世纪中国的知识分子有着种种的遭际,报告文学作为历史之镜,从中可以照见知识分子的生存状况与精神形态。  就本书的体系及其内存而言,大约可以视为报告文学史研究的一种。在研究日益成为一类人生存方式的今天,所谓学术空白已很难发现的了。报告文学史也已出版多种,这些著述为我的研究提供了有益的参照物。但我无意于营构编年体式的史着模式。这是我的短项。面对历史,我总有一种言说的冲动。研究历史,其前提是回到历史,但其旨归又不在历史。  我想起了本雅明在《文学史与文学》中所说的一段话:“不是要把文学作品与它们的时代联系起来看,而是要与它们的产生,即它们被认识的时代——也就是我们的时代——联系起来看。这样,文学才能成为历史的机体。使文学成为历史的机体,而不是史学的素材库,乃是文学史的任务。”对本雅明的观点我并不完全认同,但对文学史“不是史学的素材库”之说,却深以为然。我所提取出的历史,只是历史存在中的极小的一部分。这样自然就存在由于“忽视”而生出的种种片面。我追求的是对文学史叙事中内在特质的发现与解释。尽管这种追求远远未及理想之彼岸,但这却是我所欲取的。  中国文化与小说思维  吴士余着  本书系关于中国小说美学研究的论文集。作者从儒文化、佛文化、戏剧文化、诗学文化、园林文化等不同层面、不同角度阐释了中国传统文化与小说思维的同化同构关系,通过中国小说思维形态及其图式构成的审度,梳理了中国小说的美学传统及其演变和发展脉络,并对中西文化撞击下小说思维的蜕变进行了理性的思考。  本书意在把对中国小说美学及其思维机制的考察纳人中国本土文化场中来分析,勾勒出一个小说思维形态和小说美学体系,为中国小说美学研究开启了一个新视角。  2000年10月出版10.00元  鲁迅六讲  郜元宝着  本书是由六篇鲁迅研究论文结集而成的有机整体。作者通过考量“心学”与鲁迅整个思想、创作的内在关系,梳理并阐释了鲁迅“心学体系”的产生、演变及发展,指出了“心学”在鲁迅的创作和整个思想历程中的作用,尤其是他对西学的态度(特别是对自由主义的认识)、他对国民性的思考中都是以“心学”一以贯之的。  本书对鲁迅“心学体系”的研究,是作者将思想史、语言史和文学史作为一个整体来研究的很好的尝试,是近年来鲁迅研究不可多得的著述。  2000年10月出版12.00元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