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当前位置:书城>青春文学>雨后
  集子编讫,已是一九七八年的十二月了——岁末将至,北京是一派严峻而庆生的隆冬景象。  记得一个月前和几个朋友去西山看红叶时,沿途还是青枝招展的垂柳,如今已不见了绿色。窗外,临街的梧桐树不时有几片叶子落下,风一刮,便在地上“窸窸窣窣”地走。傍晚时分,灰蒙蒙的天空还略带些桔红色,这是在预告:大雪就要来了!明天或者是后天,当纷纷扬扬的雪片铺满了长城内外时,这“山舞壤蛇,原驰蜡象”的壮丽景致又将是何等动人心弦呵!不久冰封雪盖的大地在经历了一场“冻死苍蝇未足奇”的斗争后,雪片渐渐地化了,变成了山山涧涧中第一股清泉,发出了“丁丁咚咚”的第一声春歌……于是,一九七九年的日历在千家万户同时掀开了;于是美丽而芬芳的春天来到了!一九七九年的春天,是抓纲治国第三年的春天;一九七九年的春天,是兴起大建设新高潮的春天;一九七九年的春天呵,将是中国革命史上无比灿烂辉煌的春天!春天里生机勃勃的青枝绿叶,春天里千姿百态的各色花卉,都将装点在我们伟大的社会主义祖目成立三十周年的庆功台上,都将簇拥在毛主席亲手升起的第一面五星红旗下……  祖国呵母亲!我们将以怎样的诗篇和颂歌献给你?  我从头翻阅着集子中的每一篇文章 ,我真正的羞惭地感到:作为献给祖国三十周年的礼物,它实在是太菲薄了!集子中有的作品是我开始学写散文时写下的——如《涛声》。自然,写得浅薄。记得,那是在我大学毕业刚刚回到家乡工作的时候,对故土的热爱,以及故乡人民辛勤的劳动和创造激动着我,长江和东海的涛声也日日夜夜地呼唤着我,就这样在海岛上一个散发着泥土清香的春夜里,开始了《涛声》这篇散文的写作。文中的人物是我身边熟悉的人,文中的事也是确实存在的。按例,这样可以写得更顺当些了。其实不然,开始几稿在写到围垦芦沙荡的故事时,都写成了通讯报道的样子。后来,在一些同志的帮助和指导下,从反复修改的实践中渐渐地懂得了这样的道理;对于生活中存在的人和事,在写作一篇散文时都不能够照抄不误有头有尾的写下来——它必须有一个典型概括的过程,并且要将对生活的描述,以及由此而产生的抒情和议论揉合起来,使之情景交融,疏疏密密,浓淡相宜;以情动人,以理服人。懂得了的,并不是都能做得到的。做到这一些是多么的不容易!可以说集子里没有一篇作品是达到了这些要求的——我只是不断地努力去做,作一些尝试而已。集子中的另外一些作品,如《特快列车》和《雨后》是以震惊中外的天安门事件作为背景写的。前者从文化大革命初期,我亲身经历了的一件事情写起,采用了截取互相关连着的片断,再正面击描述的手法,后者,则更多的是抒情和发挥。历史在曲折中并没有停止前进!十多年来,有多少反对“四人帮”的青年英雄呵!我试着去记下这一些——那怕是几滴水珠——只要它能反映出时代的一角就好。  如果说,昨天是惊心动魄的话;那末,明天呢?毫无疑问,在毛泽东思想的旗帜下,明天将更加辉煌灿烂!因而,摆在眼前的有多少新的课题:怎样去歌颂沸腾的生活?怎样去赞美千千万万大干的劳动英雄?怎样去记述正在迅速变化中的社会主义祖国?时代的崭新画卷已经铺开了,历史的长河大呼着汹涌澎湃了!我决心与我们的人民一道前进,并且努力写出更多的颂歌献给人民——那些叱咤风云的四个现代化的创造者们!  这一些,就是我编完旧作,展望新春之际际的感想,把它记下,算是和亲爱的读者谈心,也算是短短的前言。  徐刚  1978年12月于北京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