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徐迟  一位挚友嘱托我给这本书写个序,不敢推诿,欣然应命。  这本书是中国园圃协会的一个直接地受协会领导的著名园圃里的,一位园圃工人所著写的园圃学栽培科的,多少年经验的一小册回忆录。预告着将来还可能会有大部头的回忆录问世。  我就是有幸得在这个全国首屈一指的名园花圃里,受到了雨露与阳光栽培的一朵,属于报春花《Primula malacoides》品种的现已开败了的小蓓蕾。虽然我已到了萎谢之年了,但想起他和他的同事们怎样为这个园圃操劳,为我的怒放的花期花尽了心血汗水,不能不有点感情激动。  无论中国玫瑰,洛阳牡丹,云南茶花,川藏杜鹃,最红最大最美的花朵也都得要经过花师傅,园圃工人的专家手艺的一番番调养料理,修枝剪叶,才能出落得格外的鲜艳芬芳,显示出仪态万方。  这本书虽然正面让我们看到了尊敬的人,可爱可喜的花朵在不同的场景里的言与行,也让我们看到了这个园圃工人自己的园圃的形象与活跃的为园圃服务的姿态。必须是爱花的园圃工人才能把花养好,但不是所有的园圃工人都爱花的。唯有真正爱花的人,各种有效措施才能跟上去。他的书里让我们看到了爱花者。写到这里,忽又想到那位挚友在嘱托我写序时就嘱咐了我,他说,你可要写得实事求是二些,可不能太赞美。是的,我前面写的,也许太赞美了吧。我想了想,我还是实事求是的,我用的比喻也还不是并不恰当的。谁让他自己也题的《又是一年春草绿》呢!  一九八三年十一月,武汉东湖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