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炼狱的歌声  雨滴  敲击着心灵的厚壁  炼狱之火将整个人生之旅  烘烤得血肉横糊焦头烂额  唯有听着这炼狱的歌声  任何劫难的苦痛  都烟消云散  圣月出现在远空  照在每一片发光的梦羽之上  有一条大河奔流着  血液  奔涌成炼狱的烈火  一齐把阴暗的时光  逼向岁月之外……  这是一种灵魂的催燃剂  在接触那心灵的厚壁时  心才变得易脆而软弱  我是一只远飞之鸟呵  只有在这神妙的歌的氛围下  才能避免一次  精神大逃亡……  四十不惑  不惑之烛  照耀山水照耀来路  照耀所有逝去的日子  照耀人生长途  烛光熄灭时  该是东方破晓彩霞漫舞  烛泪滴落  不是对往日的痛泣  而是排遣夜的孤独  四十支蜡烛一齐燃烧  更能增加生命的亮度  我不惑的烛光熊熊  正是生命之初……  载白帝诗社《芳草集》1992年版4  远方  梦断天涯  人生无处不是归宿  梦幻之旅  一如蓝天游弋的云朵  漂泊无痕  落雪了  雪覆盖了道路上的飞扬尘土  一只鸟在雪地上觅食  飞来飞去  默不作声  始终有梦  梦中的远方  远方的天空下5  有葱笼的青山与绿水  有比梦更真实的  鸟语和花香……  载《九头鸟》杂志2001年第1期6  黄昏意象  蜘蛛织完最后一道网  夜在黄昏的  宁静中  花朵般绽放  是谁用大手  在天空布几朵黑云  似幽灵的游荡  一棵树  在风中静立  不声不响  晚霞谁丢失的红手帕?  被风吹起  旗帜般飘扬……  1997年6月于诗城  摄  谁用沙哑的嗓子  在荒凉的大漠  唱迟到的春天  谁把鸟儿的乐音  嗄然崩断  使世界哑然  谁使心灵的岸  越拉越远朦胧成  一片迷茫的云烟  谁在天黑时  踏破初霜走向  冷漠的荒原  谁是美丽的刽子手  将初绽的花蕾  无声地掐断……  1997年6月于诗城  晨曲  曙色微亮  风将惨淡的月光  吹向远方  听静静的青林  有金子的光芒  辉耀深空  是谁的笛声?  如一条潺缓的溪流  高过曙色和启明星  流入岁月  流进沧桑  黎明的天空  明净而清朗  那些昨夜的梦  在一只鹰的翅膀上  飞高飞远……  载《巴乡村》2001年第1期  阴天  浓雾严严实实遮盖  远山近树田园村舍  鸽子的唿哨缭绕  一种情结应运而生  茶杯在方桌上空着  回味昨夜那杯热茶  经霜已久的叶子  把心还给秋天  天穹裹一匹白绸  在思绪延伸的边缘  山的形状倾斜成  隐约的长龙腾空……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