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当前位置:书城>历史小说>江湖行
  三峰回路转  一个多月过去,苏剑的正字掌已练得大有进境,一行人也渐入辽东一带。虽时令越来越晚,但因人往南走,天气却越来越暖和。连树木还有些许绿意。苏剑眼望这里的景色,心情也格外开朗起来。他看出,这里不似长白山那儿,满眼山岭,而是一马平川,一目千里。这里人烟也稠密多了,长白那边儿有时走上一天半响也见不到一个村子,这里却十里八里就是一处,路上常碰到行人。听李刚他们念叨,再往前走上一千多里,就进关了,那就有人接应了,离仁义会总舵黄土岭也不算远了。而这时,几匹马的蹄伤已愈,要是顺当的话,再有半个多月就能安然到达了。  因此,李刚等人的神情明显松懈下来,只有罗子瑞却显得更为紧张,不时叮咛几人万万不可大意,苍生教绝不会善罢甘休,潘辉他一开始神秘兮兮地跟咱们捣了一通鬼,后来又忽然不见,这里定有重大图谋。越是平安,大伙越要小心!  这话虽起警醒作用,但李刚等人还是未放在心上。蒋豪大咧咧一拍腰中刀道:  让他们来吧,这些口子没打架,我的刀正馋着呢!  罗子瑞正色道万不可逞四夫之勇,苍生教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咱们一定要处处小心!  可是,事情,不是你不想出就不出的。这天,真应了罗子瑞的话,真出了事,而且,是大事。  秋高气爽,艳阳高照。儿人正在路上行着,忽听前面一阵哭声传来,又有几个行路人跌跌撞撞迎面跑来,边跑边大呼小叫:不好了,杀人了,抢人了,快逃啊……  李刚刷的将刀拔了出来就要上前,罗子瑞急忙将俾拦住。不要莽撞!  蒋豪也要冲上,见罗子瑞不允,大急罗北使,咱仁义会还能见死不救吗?  不能乱来,罗子瑞大声道:苏公子的安全要紧,万一出事,追悔莫及。走,退回去!  这……  苏剑在一边也急了。罗叔叔,救人要紧,怎能因为我而见死不救呢?  不!罗子瑞斩钉截铁地说快走,你的安全事大,绝不可莽撞!  苏剑叫了起来:那,咱们还叫什么仁义会……  罗子瑞不听他分辨,掉转马头要走,这时前面却传来更为凄惨的呼救声救人哪……抢人了……还有一个少女的哭叫声。苏剑一听再也忍不住了,叫了一声:你们不管我管……突然一人拍马向前而去,罗子瑞猝不及防,只好拍马尾追,李刚等人更不敢怠慢,随后跟上。那倒地老者一见,呼救更急好汉救命……救人……  行劫的几条汉子实在猖狂以及、,见几人冲来,不但不逃,反而路上一横,笑嘻嘻拉开迎战的架式。  这时。罗子瑞已追上苏剑,将他的马缰一拉,两匹马同时咴的一声,人立而起,苏剑身一飘,落到地上,罗子瑞随之落到他身边。李、赵、蒋、尤也一起翻身下马。苏剑跨前一步,怒声喝道:吗?  一时之间,他忘了自己扮成女子。  对方六人对他的话置若罔闻,只是上上下下打量他们,自顾对话不停:  嘿嘿,一个独眼汉子道一二三四五六,也是六个。六对六六六大顺哪,正好!  是啊,一个半拉耳朵的汉子道瞧下马的身手,还都是练家子呢!  对,一个歪鼻汉子道功夫还相当不赖呢!  不赖才好呢,一个豁嘴道正好陪咱兄弟操练操练!哎呀,一个秃头叫起来还有个雌儿呢,长得还真不赖!正好,一个瘸子道咱们要的就是小妞,一起带走!说着上前一步大声叫起来哎,你们几个,快把小妞送过来!  见儿人未动,那秃头也叫起来哎,说你们儿个呢,听见没有?快把小妞留下,大爷今日开恩,饶你们一条性命!  话说得轻松极,就象对下属发号施令一般,蒋豪气坏了,怒冲冲跨前一步。无知狂徒,瞎了你们的狗眼,老子……罗子瑞忙将他拦住,自己上前一步,抱拳为礼道各位仁兄,各位好汉,请恕冒昧之罪,在下今携女去南方相亲,途经贵地,还望各位好汉高抬贵手,让我等过去,我等感恩不尽!  堂堂仁义五高手之一的罗子瑞竟如此谦恭,让李刚蒋豪等大感羞辱,不想,对方却不理这一套,那秃头嘿嘿一阵坏笑,然后道:  什么?相亲去!那好啊,就相相俺哥儿几个吧,看中哪个就吱上一声,哈哈哈哈……  找死!蒋豪再也忍耐不住,呛啷一声钢刀出鞘。老子刀下不杀无名之鬼,快报狗名受死!  几人无动于衷,毫无惧意。只见那豁嘴汉子上前一步道:问俺弟兄的名号,好,你们站稳了,别吓趴下。他手臂一挥,一副气吞山河的架式道尔等听清,我弟兄六人就是威震辽东,名满天下,艺压江湖,黑白两道人人敬仰的辽东六畜!  辽东六畜?罗子瑞等人闻言面面相窥,闯荡江湖这么多年,还真没听过这个名号,他们也没来过辽东,实不知这六个人物的底细。  又见那豁嘴汉子上前一步,得意地笑了。咋了?吓破胆了吧!好,再一个一个让你们认认。他指了指独眼汉子道:这是俺大哥,人称独眼金牛,牛震天!  那缺耳的汉子也上前一步。俺是半耳神马,马震地!  接着,歪鼻子、豁嘴唇、秃脑袋、瘸腿子一个个挺着胸脯做了自我介绍:  俺叫歪鼻铁驴,吕震山!  俺是豁嘴飞骡,罗震河!  俺是秃头野羊,杨震江!  俺是瘸腿疯狗,苟震海!  这六人,名字都挺豁亮,天地山河江海,还都带个震字,声音又一个比一个高。  可李刚他们听完后忍不住部笑出声来。蒋豪大笑道好,好,牛马骡驴羊狗,真是辽东六畜哇!  六人齐道对,俺就是辽东六畜!  真是江湖之大,无奇不有。罗子瑞他们都是在江湖中打滚多年的,什么名号都听过:侠、义、神、鬼、怪、凶、霸…还真没听说过以畜为名号的,而且,六人的号中也皆有一个畜牲的名字,真是闻所未闻。但,罗子瑞却仍恭恭敬敬道:  久仰久仰,六位大名,如雷贯耳,只是不知今日为何阻我去路。如是缺少盘缠,尽管开口,我等自当奉送。  说得好听,那秃头野羊道你奉送,俺弟兄要五十万两雪花银子,你奉送吧!  罗子瑞强压怒火。好汉开玩笑了,行路之人,哪来如此多的银两带在身上!  没银子也行,把小妞留下!今日我弟兄山就是要抓小妞!你们是照俺弟兄的话办,还是把命留下?  罗子瑞沉下脸来。看来,各位好汉是不放过我等了!  放,谁说不放来着?只要你们把这女娃留下,尽可以走你们的路!  蒋豪再也忍不住了。罗北使,跟这几个畜生罗嗦个啥,他们不懂人语,宰了算了……  他话没说完,那东六畜就火了。只听那领头的独眼金牛瓮声瓮气道奶奶个熊他们是不知咱辽东六畜的厉害呀,弟兄们,上!  嗷的一声,冲上五个人来,只剩下独眼金牛在旁观战,看来,他是想单打独斗,一个对一个。  眨眼之间,金铁交鸣之声在这官道上骤然想起。  苏剑被罗子瑞拦住,未能上前接战,只站在一旁凝神观看,只见这几人不但名号奇物,武功怪异,兵刃也特殊。歪鼻铁驴吕震山舞着一根驴尾似的家什,与李刚战在一起,气势威猛;豁嘴飞骡罗震河使的是两条骡足,神出鬼没直取赵义;秃头野羊用的是两根一尺多长的羊角,专抢近身,攻向蒋豪;瘸腿疯狗则赤手空拳,奔向尤勇。这四人,边战还口中边叫个不停,铁驴是驴嘶,飞骡是骡叫,野羊是羊咩,疯狗是狗吠。一时之间,咴咴、咩咩、汪汪之声不绝于耳,倒也叫人心神不宁,应对不暇。那半耳神马却手执两根马蹄形状的奇形兵刃,笑嘻嘻逼向罗子瑞。老兄,咱俩也比划比划吧!  罗子瑞抱臂不动,沉着脸道马兄,你真要与在下交手吗?可不要后悔呀!  马震地不识好歹。你要害怕,不打也行,快把小妞交出来吧!  罗子瑞冷笑一声。辽东六畜,凶残愚蛮,不知进退,实该严惩!他抱拳对天道苍天在上,子瑞不敢忘我会仁义宗旨,不敢滥杀无辜。但今口之事,实难善了,只得替天行道,惩戒凶顽了!他霍然转向半耳神马。好,你动手吧,罗某让你三招儿!  马震地摸摸自己的半拉耳朵,怪笑起来嘿嘿,闹了半天你们是什么仁义会的,听说你们在中原挺牛皮的,还要和苍生教争霸江湖,真是声名远播呀!他脸突然一沉。可这疙瘩是关外,是辽东,俺弟兄可不惯着你们,拿命来马震地说着,手中两根马蹄对磕一下,竞发出金铁之声,随即恶狠狠奔向罗子瑞的天灵盖,而罗子瑞的双手,此时还抱在胸前,苏剑一见急得叫出声来。  然而,不知为何,也未见罗子瑞躲闪,那马掌就落了空,咚的一声砸在官道上,砂石迸起,现出半尺深个坑。那半耳神马也不识进退,愣了一下。咦,没砸上?咋整的?好,再来一下!说着手中马掌再次抡过来。这回苏剑看清了,罗叔叔只是晃了一下头,马掌又落了空。于是,这马震地就左一掌右一蹄的一连刨了十来下,可罗子瑞竟还是原地未动。这下,马震地怔住了,他住了手,对独眼金牛道大哥,这小子会邪术,打不着!  那独眼金牛虽一只眼,可早在旁边看得清清楚楚,这时慢腾腾蹭过来,手伸进怀中,摸出两根二尺多长,黄溜溜的家什来。苏剑一看,完全是两根大牛角。他也不说话,头向半耳神马一晃,形成夹击之势,要合攻罗子瑞,罗子瑞冷笑道:到底是畜生,不顾江湖道义,以多打少。好,你们还有几个,都上吧,我全接着!  马震地道俺辽东六畜没那些臭规矩一个打不过两个,两个打不过三个,三个打不过四个……要是六个一起上还打不过,俺回头就挠杠子……  就在罗子瑞和对手斗口舌的时候,那吓瘫了的老者缓过神来,趁没人注意,拉着小女孩儿哆哆嗦嗦向苏剑身边靠来。他们显然吓坏了,直往马匹后边挤。苏剑一见,心生豪气,轻声向二人道:别怕,到我跟前来,看谁敢动你们一根毫毛!  是……是……老者哆嗦着和小女孩儿挤到了苏剑身边,口中不停称道少侠救命,少侠救命……。苏剑听得更是豪气勃发,冲他们宽慰地一笑,目光又望向罗叔叔,想万一罗叔叔不敌,自己就上前助一臂之力,露两手功夫。只见牛马二畜已向罗叔叔展开凶猛的攻击,两根牛角头尖把圆,吞吐闪烁,两根马蹄上下翻飞,虎虎生风,町罗叔叔仍不凹手。正在着急,却见十几个回合过去,叔叔一声厉喝不知死活的东西!双手如电闪了一下,就听忽的_一声,牛马二畜的庞大身躯忽然同时飞向空中,向路旁的一棵大树飞去,不偏不倚,正落在树杈上。  苏剑不由脱口呼出:好……  可是,他的好字刚落出一半,忽觉自己肋下穌的一下,身子忽然不能动了,他眼睛一转,见那小女孩儿正笑嘻嘻地看着自己。他情知不妙,刚要叫喊,觉得身上又被手指戳了一下,顿时就喊不出声来。接着,就觉身子忽的被人拎起,搭在马背上。又听那老者一声快跑!那女孩儿早跳上马背,一手按住自己的脊背,一手抖动马缰,驾…马儿如风般向远方跑去。苏剑身子软绵绵地搭在马背上,头面侧后,正好看见那老者已与罗叔叔交上了手。只见二人都未使兵刃,掌如利刃,指如钢勾,身如飞鸟,闪转腾挪,竞战个不分上下。  苏剑身能动,口不能言,心中却明白是中了暗算。他心中暗暗吃惊:这老者是哪里来的,武功如此高强?这小女孩儿又是谁?小小年纪,竟会点穴!她要把自己带往哪里?要将自己如何处之……  苏剑只觉耳旁风声呼呼,听着马蹄疾响不停,还有女孩儿不停的咯咯笑声,而后边的喊杀声却越来越远,渐渐听不见了。又觉马匹忽左忽右,上岗下坡,不知跑了多远,好久好久才停了下来。那女孩儿翻身下马,咯咯笑着将自己从马身上拖下来,极为自得地大声道:  怎么样?你到底没跑出我们的手心吧,到底让我得到了吧,看这回爹爹还说啥!  苏剑被拖到一个大草垛旁坐下,他看见眼前是片大草甸子,堆着几垛不知谁打下的青草。这时,那女孩儿凑到他眼前,于是,他看见一张俏丽的脸腮,脸上还有两个酒窝儿,一双弯弯的明亮的眼睛,两道又细又长的秀眉,和一个微微翘起的鼻子。这张秀脸一入目,苏剑不知为何心砰的一跳,只觉她极其美丽,心不知为何咚的跳了一下。忙垂下眼睛。女孩儿却扶正他的脑袋,眼睛笑眯眯的盯着他道:  原来,你就是苏公子,苏公子就是这个样子啊!  苏剑见这女子虽打扮得象个大姑娘,可认真看去,好象还没有自己大,自己一个大小伙子落到人家手中动弹不得,又羞又气,可一点办法也没有。女孩儿却浑然不觉,蹲在他面前,脸对脸地瞅着他道:怪不得他们让你装成女孩儿,你长得可真好看,比我们女孩儿还美。你几岁了?  这女孩说话无所忌讳,一副娇憨之态,把苏剑说得脸通红,可他哑穴被点,想说话也说不出来。女孩儿想了一下才恍然大悟,用手一拍,苏剑啊的发出卢来。但,他并不回答,只是生气地怒视对方,脸涨得通红。  女孩儿更乐了。哎呀,你害羞了,你脸这样一红更好看了  苏剑气骂道小妖女,不害羞,要杀要剐随你便,休得羞辱苏某!  女孩儿仍然笑道:苏公子你咋不识好歹,我救了你,你不感谢,还骂我?我知道,你叫苏剑,足中原大侠苏浩然的儿子,你爹叫仁义会的人害了,我和刘护教就是来救你的……  胡说!苏剑怒声打断女孩儿的话。我爹爹是苍生教害的,是仁义会罗叔叔他们救的我,我和苍生教誓不两立,早晚要报这血海深仇!  你才胡说八道!少女被苏剑的话激恼了。你咋不识好歹?我们苍生教啥时害的你爹爹,你别拿好心当驴肝肺……  苏剑一听这女孩儿是苍生教的,当时就怒火上涌。不由怒骂道原来你是苍生教的,你们还救我?还是好心?哼,我早领教了你们的蛇蝎之心肠。告诉你,就是你们苍生教害的我爹爹,我亲眼看见,那个姓潘的,还是什么护教,就是他下的毒手,我恨不得把他碎尸万段……  你……你说是……潘护教……害的你爹爹……  少女忽然口吃起来。  就是他,苏剑大骂道这个阴险的贼子,他白天到我家,劝说爹爹入你们苍生教,俺爹不从,他又到林子里,想将我掳走,逼俺爹就范,俺爹救了我,他夜间又带人去了俺村,装扮成李老爹,趁俺爹爹不防,将一把毒剑刺进俺爹胸……苏剑说到这儿忽然哽咽起来,眼泪也不由自主地流出来,他觉得在这个苍生教的女孩儿面前流泪不好看,可手不能动,只能任其流淌。  少女听得脸色阴晴不定,自言自语道这……不对呀,潘护教是奉我爹爹之命去寻访苏大侠,可没让他杀人哪……他为什么……她神色一整。你说,你亲眼看见潘护教害的你爹爹?当然了!苏剑大声道他还冒充仁义会的林中虎,被罗叔叔将他的假脸撕了下来,我看得清清楚楚,就是他!  这……少女气愤起来。潘护教也太不象话了,我爹爹让他劝你爹爹投入我教,还让他当副教主,他竟敢自做主张,害死苏大侠?他也太大胆了,他……咦,他为什么要这么干呢?  为什么?他要嫁祸于人!苏剑叫道他胃充广义会的人,想让江湖英雄都反对仁义会,这不明摆着吗?要不是罗叔叔他们及时赶到,我都被他们骗了……  少女似乎有点相信了,她不再争辩,显出一种不好意思的神情来,掏出一块手帕给苏剑擦去脸上的泪水。苏剑想把头扭开,可办不到,只好脸上热辣辣的让人家擦拂。于是,他闻到一股特别好闻的香味。  两人好一会儿没说话,后来,还是少女开了口,她有些内疚地解释道我们苍生教有时手段是狠了点,可我爹爹也是为了江湖大业,不得不为之。但他也常说,我教无论干什么事,都不能离开江湖大道,靠邪魔歪道,不是长久之计。可有些人就是不听,这次,一定是潘护敎自做主张,我爹爹一定会……责罚他的!苏剑已听出这少女来路不凡,就悻悻问道你爹爹是谁?  连我爹爹足谁你都不知道?少女奇怪地白了苏剑一眼,然后有几分自豪的说我爹爹就是苍生教主艾天明,他武功高强,为人正派,志向远大,立志要一统江湖,造福武林,江湖上哪个不知谁个不晓?  苏剑一听,恨从心生,怒道闹了半天,你是苍生教主的女儿!  是啊,少女又笑了,得意地歪歪脖子。我叫艾小凤,人称……人称……对了,人称夺命银针艾小凤!  苏剑听出,她这名号是临时编的,就冷笑一声道看来,你会使什么夺命银针了!  当然,艾小凤说着掌中忽然现出几枚二寸多长,亮晶晶的银针。看见了吧!本小姐岂是浪得虚名,真要动起手来,方圆三丈之内,指哪儿打哪儿,这是刘护教传给我的!  暗器伤人,算什么英雄?苏剑愤愤道你们刘护教定是个阴险之徒!  艾小凤又咯咯乐了。阴险又怎么了?我爹爹说过,行走江湖,虽不能搞邪魔歪道,可也不能讲什么光明正大,那是傻瓜,只有吃亏。要不是刘护教想出此妙计,我能救出你吗?!  苏剑听明白了。原来,和你一起那个老者就是刘护教!当然了,艾小凤一脸得意之色。我们苍生教有护法、五护教,都是绝顶高手,刘护教绰号铁掌金钩,武功高强,智计百出。自从听到你爹爹被害、你被仁义会掳去的消息后,我爹爹派了好几拨人马到关外来拦截,想不到让我和刘护教碰上了。他这办法果然神妙,你们果然上当,咯咯咯咯……你还真以为我是被他们抢去了呢,还要救我呢,想不到你反过来被我救了……想想你刚才的样子,真……咯咯咯咯……谢谢你了……  艾小凤笑得前仰后合,苏剑却又羞又气,可他着急知道内情,又恨恨问道那么,辽东六畜一定也是你们苍生教的人了!呸,艾小凤吐口吐沫道:一群大傻瓜,我们苍生教能要他们?只是利用他们一下罢了!这些混帐东西,不知从哪儿得到的信儿,说苏大侠的儿子被人给劫持了,还听说是化装成女子,要从辽东经过,就天天下山截道儿,看见女孩儿就拦住盘查。我和刘护教从他们地盘过,他们竟也截件不放,要抢我上山,让我  和刘护教全给点了穴道,然后亮明身份,告诉他们,我们是来救你的,这六人就听从了我和刘护教的调遣。刘护教知道保护你那伙人不好惹,就使了个苦肉计,让我和他装成父女,辽东六畜扮成强盗……咯咯咯咯,你们果然上当了哈哈哈哈……  艾小凤丌怀大笑。苏剑气得七窍生烟,大骂道:苍生狗贼,奸计百出,我总有一天要报仇血恨……  艾小凤笑了一会儿,又改变口气,劝说起苏剑来。苏公子,你别生气,我们也是为你好,你要是被仁义会那帮土豹子掳去,谁知是什么结局?上我们苍生教多好?武林第一大派,谁敢不敬?不比仁义会强多了?  胡说八道,苏剑大声道我就是死了,也不能认贼做父,人你们苍生教,你等着……  不好!没等苏剑话说完,艾小凤突然又点了他哑穴,侧耳一听。坏了,他们找来了!她四下瞧瞧,猫下腰,将草垛掏了个大洞,抱起苏剑,使劲往洞内塞去。苏剑被她一个女孩儿又抱又拖,甚是羞恼,可说不能说,动不能动,只好任其摆布。被塞进草洞后,又听艾小凤打了下马匹。去一一马儿咴咴叫着向远方跑去。接着,又听她忙乎了一会儿,也钻进草洞来,又回身将草洞堵好。草洞太小,苏剑半躺半卧,艾小凤就紧紧地挤在他怀中,他只觉她身躯柔软,暗香入鼻,发丝柔柔划着自己的脸腮,不由一颗心乱跳不止,生出别一种感觉来。艾小凤对他耳朵,吐气如兰道别动,刘护教他们来了!  苏剑听此言甚感奇怪。他本以为是罗叔叔他们找来了,没想到是那刘护教。可既然是刘护教,艾小凤为什么还要躲着他呢?正想着,只听两个人的脚步声急急而来,到了草垛跟前停住。只听一个少年的口音道:  刘护教,你看,这里的青草有人踏过,小凤她肯定来过这甲  刘护教的声音:这孩子,要死要活非跟着我不可,让她跟着,又不听话,竟添乱,回去非告诉教主好好管束她不可!  又是少年人地声音。她带着苏公子一个大活人,能跑到哪儿去呢……嗔,刘护教,瞧,这是马蹄印,她们往东跑了!  快追!  两个人的脚步飞快地往东去了。艾小凤又仔细谛听了一会儿,才咯地又笑了声。好险!又对苏剑耳畔呵气道别急,我先出去,再拉你出去!这才从苏剑身上离开。不知咋回事,这时,苏剑忽然觉得在洞内藏的时间太短了点。艾小风出洞后,又拉着苏剑的双脚将他拖出。苏剑让一个女孩子摆弄来摆弄去,又羞又恼,可又没有办法,再想到刚才与她在草洞中相拥的感觉,心中又涌出一种异样的感情,也就顺其自然,任她摆弄。  出了草洞,二人互相看看,都一身乱草,艾小风的头发也弄个乱蓬蓬,她边咯咯乐着,边整理衣着,又把苏剑身上的乱草打扫干净,再把他的头发细心地摆弄整齐,然后就笑眯眯的端详着他。苏剑从没遇过这种事,他十四五岁了,已知男女有别,脸被瞅得通红,羞得不得了,可又不时偷瞧她俏丽的面庞和动人的眼睛,心里头乱纷纷不知是啥滋味。最后,艾小凤端详他一会儿后,不知为啥脸又红了,叫了声:你坏,你真坏……打了他一拳,头扭一边去了。苏剑莫名其妙,不知这女孩儿心里在想的是什么,也不知自己坏在哪里,哑穴又点着无法申辩。只好任其责打。  好一会儿。艾小凤脸上红晕褪去,她象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四下张望起来,自言自语道他们都在找咱们,咱们可怎么办呢?总不能老藏在草洞中呀……想着说着突然又扑哧笑了,重新将草洞掏开,有点歉意地对苏剑道你别生气啊,还得把你塞里边再藏一会儿,等我回来,就给你解穴,啊!  说着,她又将苏剑抱起,塞入草洞之中,将洞门封好在洞外轻轻叫了声等着我,啊!说完,轻捷的脚步声渐渐远去,听不见了。  苏剑独自躺在洞中,猜不透艾小凤干什么去了。此时,他忽然觉得一个人在草洞之中非常憋闷,远不如刚才二人挤在草洞之时舒适,而且,时间也过得太慢。这么一想,顿时收不住思绪,不由反复想刚才的情景,心还忍不住微微发颤。他不知自己怎么:,只是老想见到她,盼着她快点回来。  但是,足有两个时辰过去,仍未听到艾小凤的脚步声,苏剑不由又担心起来:她怎么了?是不是把自己扔在这里不管了?是不是她不管自己了……一这么想,他心里发慌起来,继而又想:她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哎呀,是不是碰上罗叔叔他们了,他们可别伤了她呀……  就这么思着想着,苏剑忽觉身子一热,他一奇,不由动了下身子,竟真的稍稍动了一下,心中大喜,暗运内力,忽觉经络已经畅通,血流猛然加快。原来,因点穴时间较长,力道已过穴道自行解开。苏剑喜出望外,钻出草洞,拔脚就想远远跑开。  可刚跑出不远,又不由站住了,心中暗想:自己跑了,她回来找不见怎么办?她会多着急呀……他眼前又现出艾小凤的一颦一笑,不知为何,一想到就此跑开后再也见不到她,心中竟生出一种说不清的感情来,好象有点舍不得似的。可转而又想到自己的处境,想到罗叔叔,他不知为自己被人掳走而多着急呢,应该马上去找他……怎么办呢?他原地辗转了好一会儿,也想不出咋办才好。最后,还是一狠心:走吧,她是苍生教主的女儿,自己的爹爹就是苍生教害的,自己怎能跟她在一起呢?还是去找罗叔叔吧!  想到这儿,他使劲一跺脚,拔步就走。刚走不远,又听远处传来急速的脚步声,他以为是小凤回来了,急忙隐到一片茅草丛中,想最后再看她一眼,不想悄悄探头一看,来的却是一一个男的,一个少年男子。比自己大上一两岁的光景,长得虎彪彪的,背上还插着一把长剑。只见他停下脚步,四处寻觅一会儿,自言自语道她能到哪儿去呢……  一听说话的声音,苏剑就辨出是刚才和那个刘护教一起来过的少年。显然,他也是苍生教的。只见他又自语道她一定还在这儿藏着。就一个草垛一个草垛地寻找起来,不一会儿,到自己刚才藏身的草垛跟前,发现了自己钻出却未堵上的草洞,就见他脸上现出笑容,四下洒觅一下,又侧耳听了听突然猫下腰,将身一掉,足内头外,倒钻了进去,又顺手将四周的乱草划拉干净,将洞口堵好。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