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情绪膨胀时幽默是最好的药方  一、为缺乏幽默感而焦虑的中国人  改革开放的发展,使得公共关系的口头交往变得重要了。“公关经理”、“公关小姐”20年前在我国的字典中几乎还不存在,可是现在在许多大学里已经纷纷设立了公关专业;公关口才成为一门很重要的基础课程,而其中的幽默技巧更是引起了教师和学生的浓厚兴趣。不下100本的幽默书在几年之中出版了,大学生、机关干部、业务人员的书架上莫不赫然有多种幽默图书并列。幽默的神妙也时时被电视节目主持人强调,甚至有些合资企业在招收工作人员时,也把谈吐是否具有幽默感当作一个重要条件。而一些受了西方影响的新潮少女,在选择对象时,不再单纯计较对方的身高、风度和学历文凭,有人开始把幽默也当成一个标准。许多人对我谈起,在西方,主要是在美国,没有幽默感的男人很难得到女性的青睐。我和他们开玩笑说,应付太多女性包围的人往往失去了幽默感。在中国,多少人在钻研幽默理论,期望自己能成为和平欢乐的天使,所到之处,一片欢笑;多少人在叹息自己缺乏幽默细胞,语言无味,导致面目可憎。  所有这一切都说明,在中国有一股幽默热,中国人在为幽默而奋斗,而苦恼。这很自然,幽默是一种高层次的心灵欢乐,精神享受,为缺乏幽默感而苦恼,对于缺乏幽默的人来说,是一个历史的进步,这是一种文明的苦恼。这是其他民族所难以想象的。  《演讲与口才》上曾刊登一个消息,说是由于丈夫一句玩笑“这孩子不像我”,引起妻子的痛苦,以为丈夫怀疑她有外遇乃郁郁数年,最后竟得了肝癌,不治而死。这也许有点夸张,但无论如何,也是一个没有幽默感的人的悲剧;而被拿到一个刊物上来公布,却从另一个方面说明,我们这个民族为自身幽默感不够普及而感到何等焦虑。  二、情绪膨胀导致理性失落  幽默热也好,幽默焦虑也好,都没有能从根本上改变生活中幽默匮乏的现状。  在大街上,发生了那么多剧烈的、凶恶的谩骂,在商店里有那么多意气用事的争执,在公共汽车上,又有那么丑恶的推搡,在家庭中,夫妻吵架乃至动武更是屡见不鲜。如果是为了什么原则的大事倒也罢了,但是这种争端往往产生于鸡毛蒜皮的小事,所谓: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一点小小的磨擦,引发出一场仇恨的风波。  遗憾的是,这样的事天天都在发生。  宝贵的精神浪费了,人格降低了,社会空气被污染了,感情被损伤了,而另一方面,幽默在这里被彻底地扼杀了。这才是幽默最大的克星。难道不需要有一本《吵架心理学》来研究这个课题?吵架及其后果,并不是不可避免的,如果在矛盾激化前的一刹那,双方之中有一个人,是有足够的幽默感的话。  根据我对吵架心理的研究,它有一个基本触发点,叫作“情绪膨胀”。吵架的爆发,不取决于事情的大小和后果的严重与否,而取决于情绪膨胀的程度。吵架的动因是情绪刺激,吵架的孕育是膨胀情绪的对抗,吵架的发生是情绪的冲突,吵架的形式是语言、行为的全部失控。  要防止吵架就要防止情绪失控,而防止情绪失控则当从防止情绪膨胀开始。防止情绪膨胀自然有许多方法,如礼貌等等,但最好的方法还是幽默。  前些年,许多人家烧煤炉子。一对夫妻下了班,不料煤炉却灭了,要把煤炉重新点着,让它旺起来,是很费时间的。这时丈夫肚子饿了。人一饿,就特别容易发火,这叫饿火攻心,最容易情绪膨胀了,于是嘴巴就开始闲不住,说话没好声气、找不到理由发脾气,讲话就带刺,这说明情绪开始膨胀。如果是单方面的,那还比较有限度;如果对方也同样情绪膨胀,针锋相对,野性就会以几何级数加速膨胀,用不了几句话,就能达到饱和度,干起仗来,演出全武行。情绪膨胀在双向对抗中最容易转化为野性膨胀。  有一则报道,说是沈醉的女儿碰到丈夫情绪膨胀,她没有赌气、顶牛,她的情绪没有膨胀,而是说了一句话:“你发的火再大,也点不着煤炉子呀!”  这句话很幽默,把丈夫稳住了,把他给提醒了。  从幽默心理学来说,她的话起了情绪缓解和情绪转移的作用。她用了一个“火”字把思路从情绪之“火”转移到煤炉上去,又提示了情绪之火对于煤炉之火毫无实用价值。幽默之所以能成为精神消毒剂,就是因为它有一种功能,即情绪缓解和情绪转移。  在日常生活中,人与人之间发生摩擦,是免不了的。如果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事,一般人是不会看得太严重的。相反,事情真的严重得不得了,比如说,房子倒下来砸死了人,或者说汽车司机弄出了车祸,人们反而能够比较冷静地处理后果,这说明后果的严重性会产生抑制情绪的作用。很少有人因为邻居家失火延烧了自己的房子而一味争吵不休,却不诉诸法律,不通过理性的协商去解决问题。后果的严重和情绪的膨胀是互相矛盾的,只有后果不严重,情绪才有自由膨胀的条件。吵架的特点是情绪在对抗中迅速膨胀、饱和、爆发,立即导致语言和行为失控。一些小事,常常能引起无休无止的争吵,而大事情却推动人们去谈判诉讼。  这里有一个心理秘密,叫作小事情绪化,大事理性化。情绪在后果严重时,处于控制状态,而在后果不严重时,就反而可能处于膨胀状态。  再小的事,一旦被当成情绪发泄的手段,就变成了很可怕的事。  比如在公共汽车上,有人不小心踩了一下你的脚,也许并不疼痛,甚至也并没有弄脏你的鞋,但是如果你用眼神或鼻子里的声音表示不满时,对方不但不买账,反而会不以为然地说:“公共汽车上嗑嗑碰碰都是有的,又没有弄脏你的鞋,就那么娇气。要当娇小姐,去乘出租车!”这时,你就可能火起来,进入情绪膨胀阶段,甚至因为有理遇到歪理无法讲清而更加剧烈地转化为野性爆发,说出平时绝对不好意思说的话,做出平时绝对不愿做的事。  这叫丧失理性。在正常情况下,理性强大到足够控制情绪;在情绪膨胀时,理性就变得软弱,容易被野性压倒了。  三、礼貌控制情绪,幽默宣泄情绪  如果你的情绪正在恶化时,你发现踩你的人是一位美艳动人的女郎,而且又十分有礼貌地连说对不起,还问踩痛了没有,这时,你的情绪就不但因她的礼貌停止了膨胀,而且诱发了你的礼貌意识,你会更加抑制情绪,反复说:“没关系,没有踩痛,没有踩痛。”如果这位小姐仍然真诚地表示不安,这时你甚至会想起西方一则幽默故事:一位女郎踩了一位男士的脚,立即表示歉意。男士为了缓解她的不安,连忙说:“没关系,谢谢你提醒我皮鞋该擦了。”这位女士自然报之以嫣然一笑。在这个故事中,男士的幽默比女士的礼貌更为高超。  礼貌是一种规范性语言和行为,而且往往有它的通行模式。它有很强的外部模仿性,并不特别需要个性化的独创性,也不一定要求与内在素质和修养的同步发展。因而、礼貌是可以用意志来获得的,即使一个粗野的、文化水平不高的商人或者道德堕落的色狼,也可能在特殊情况下,行为举止表现得温文尔雅。正因为这样,礼貌是一种浅层次的文明,协调社会心理的功能因而也就有限。它可以抑制乃至缓解情绪紧张、外露、膨胀性对抗,但是,从根本上来说,它并不能消灭内在的互相矛盾、互相不协调的情绪。  而幽默则不同,它不是种外部的规范模式,而是一种内在心灵的自由和活跃,它不但能阻遏情绪的急剧膨胀,而且能将情绪膨胀聚积起来的危险性能量向非对抗性方向转移,使双方情绪沟通,并通过微笑得以宣泄。  上面说的男士,之所以达到幽默水平,而不纯粹停留在礼貌上,就是因为这位男士在可能引起情绪对抗的情境中不满足于宽容大度的礼让,而是向对方表示感谢。这种感谢显然是虚拟的,表面看来提醒他皮鞋该擦了,有一点不真,有点虚幻;但在实际上,却更智慧,更显示了他情感的沟通的艺术。双方从对抗到沟通是需要在一种更带超脱性的思路中实现的。  四、防止情绪膨胀的基本法门:从现实中超越或解脱  许多人之所以幽默不起来,就是因为他们抑制不住情绪膨胀。并不足他们不想抑制,而是因为他们缺乏具体的切实可行的办法。  不管有多强烈的愿望,没有可操作的办法、程序,也是白搭。  幽默比礼貌高级。礼貌有一套长期以来积累下来的现成的规范,一套比较固定的程序和办法。而幽默却没有固定的程序,它没有现成的规范,它所要求的是某种即兴的瞬时的灵活反应。它的特点是创造的,不落俗套的,一旦创造出来,就是不能重复的;而一旦重复了,就走向幽默的反面而令人讨厌了。  所有有礼貌的言行都以庄重面对现实为特点,而幽默感却以现实的超越或解脱为特点。  情绪膨胀产生于对人际摩擦、生活琐事的过分执着,其能量积累的速度极快,而在抗衡中就更容易超过临界点,进入失控状态。情绪的膨胀必然与理智的萎缩相伴随,因而在紧要关头,不但任何情绪的抗衡只能是火上加油,导致吵架的爆发,而且任何礼貌的忍让或者理性的雄辩也都无济无事,因为膨胀的情绪与理性不相容。任何客观的道理和事实都可能被主观情绪所曲解。  这时唯一的办法就是超越(或者叫解脱),所谓超越也可以说是回避,既回避正面和对方的情绪对抗,又回避用自己的理性去迫使对方就范。这就需要在此外找出第三条道路来。自然,事例多得难以枚举,但是,不管多少事例,共同的法门只有一个,那就是执着的反面——解脱(或者超脱)。当然,解脱的技巧是很讲究的,应该是不落俗套的。  不要那么死心眼,不要那么过分现实,虚幻一点也行嘛。说话带一点超越现实的味道,对方就有一点意外,注意力就被转移了,情绪也就会中止膨胀了。  有一作家去美国访问,住在一家旅馆里。正巧他有一个朋友,也住在这个城市里,于是带着夫人孩子来访。久别重逢,双方淡得很是投机。但是,不久发现,这位作家就发现朋友的孩子穿着鞋子正在雪白的床单上跳舞。  这时,怎么办呢?首先得沉住气,让自己从可能产生的情绪焦虑中解脱出来,只有先解脱了自己的情绪,才有可能解脱对方的情绪。这时不能用雄辩的语言,因为雄辩的语言根本缺乏解脱性质。  用礼貌的语言怎样?例如:对不起,等一等,你们的孩子穿着鞋子上床了,弄脏了床单,旅馆方面会有麻烦的,我们还是想办法把孩子哄下床来吧。  这显然不行,因为任何对孩子的不满都无异于指责孩子的父母,只能让他们感到难为情,其结果是破坏他乡遇故知的热烈气氛。  这不是解脱,而是制造紧张气氛。  这位作家很聪明,他用了超脱法来回避自己和对方可能引起的情绪膨胀。  他突然停止了和朋友夫妇的谈话,说:“对不起,等一等,一个重大的历史使命在等待着我,那就是把你们的小天使从床上搬到地球上来。”  朋友夫妇马上很自然地笑了——也就是解脱了。  他这里用了一个很常用的技巧来解脱自己和对方。本来,他应该使用的正确词语不是“地球”,而是“地板”,如果他是做中学语文作业,那可以肯定,他是必错无疑。但是在这里他恰恰因为故意错用了词语而显得富有可爱的幽默感。他用了一个“大词小用”的技巧。  本来“地球”这个词和“地板”虽仅差一字,但意义相去甚远,地球的面积、体积非地板可比。地球有天文学的意义,一提地球,人们就想起了宇宙空间的广袤,太阳、星星、月亮的伟大,这一切和地板相比就显得怪异了,令人震动了,这种震动越强,通常的世俗的思路就越是容易被阻断。把一个小孩子从床上抱下来放在地球上,在空间的联想上就大大超越出旅馆的房间,在那么大的空间中,床单上的一两个脚印立即就显得微不足道了。把做这样一件小事说成是“重大的历史使命”也显得不伦不类,而这恰恰是让思路转移的方法,可能引起的焦虑情绪被淡化了,情绪也就被解脱出来了。  在中国,许多人在自怨自艾,总觉得自己缺乏“幽默的细胞”;但是他们却没有细致地分析一下自己,究竟什么样的心理机制在阻碍着自己的幽默细胞发达起来。  五、从现实中解脱的方法:反说歪理  幽默不起来的最基本的原因,就在于面临情绪膨胀时缺乏解脱的意识和有效的方法。  人皆有好胜之心,好胜心的特点足在对峙性情境中企图压倒对方,而不被对方压倒。当好胜心受到对方顽强的抵抗时,情绪就紧张起来,膨胀在所难免。这是人类共同的弱点。  富有幽默感的人,不是没有好胜心。(没有好胜心,形同槁木,心如死灰,还能算是人吗?)不过他的好胜心不是采取直接冲突的雄辩形式,也不是采取抑制外部行为、语言的礼貌模式,而是采取了从直接对峙中转移的解脱模式。  幽默家的好胜心表现在通常人不能解脱的地方,他能解脱。  当然,常人即使能解脱,也往往不免带消极色彩;幽默家的解脱,从正面看是消极的,但从侧面看则是积极的、进取的。  我有一个朋友,是大学教授,他告诉我说,他最讨厌学生在课堂上打瞌睡,每逢有人打瞌睡,他都要大发一通雷霆。然而,他并没有因而获得心理平衡,相反,他倒是常常在事后为自己的失控而感到后悔不安。  他并不是没有解脱的意向,而是没有瞬时解脱的能力。他在事情过后,脱离具体现实的刺激性场景时,就能解脱了。  可见,解脱不难,在现场刺激性情景中,采取瞬时的解脱难,因为那也许不是犹豫的解脱,而且是一种果断的摆脱。  他如果真明白了这道理,反复钻研情绪的解脱方法,并不是没有希望提高解脱能力的。  有一种解脱方法,可能有普遍的适应性,那就是从反面着眼,用“反说歪理”的方法解脱自己和对方。我自己也碰到过学生在课堂上打瞌睡,但是没有情绪膨胀,而是这样说:“上课打瞌睡——这是对教师最大的信任和爱护。”一下子学生哄堂大笑,连那打瞌睡的人都给笑醒了。  这自然是最理想的从反面找理由解脱法——把许多人看成是有损尊严的事,说成是很有面子的事。  如果仅仅足这么说,也可能是哗众取宠。我接着说:“因为第一,上课公然打瞌睡,不怕老师怀恨在心,在考卷上扣分,这是对老师人格的最大信任。第二,上课打瞌睡,说明老师讲课不吸引人,有如催眠陆,如果把这意见大声讲出来,对老师面子不利,所以就用无声的身体语言向老师提示,希望他讲得生动些——”我还没有讲完,学生又笑了。我接着说:“我就是领悟丁他的身体语言才来生动一下的。好了,现在这位同学已经醒了,让我言归正传。”  这种方法的特点第一是“反说”,也就是从反面去找理由;第二,所找出来的理由不能是正理,正理不幽默,如果找出来的道理很歪,把歪理讲得像正理一样振振有理,就幽默了。  歪理有幽默的效应,但也不能瞎歪,歪理也要歪得有理。歪得没有一点理由,就成了疯子胡话了。上面我所说的那一套,自然幽默,可是并不深刻,它只使学生兴奋起来,降低学生的对抗情绪。但是,缺乏原则性,学生不守课堂纪律,无论采取什么方式,总以批评诱导为好。  但是,如果接下去说:“你这样上课睡觉不太好,下次不可。”这就煞风景了。我没有这样说,而是换了一种方式:“上课睡觉,这很难避免,我当大学生的时候就睡过。这是生理反应,不可抗拒。与其整整一堂课装作洗耳恭听的样子,其实听不进,折磨自己又欺骗老师,不如小睡片刻再认真听讲。孔夫子有个学生,叫做宰予的,白天睡大觉,孔夫子对他的批评很严厉,说是‘朽木不可雕也’。我不大同意孔夫子这样的粗暴批评,因为他没有仔细调查研究过。学生上课打瞌睡,原因五花八门,可能是昨天他开夜车‘学习雷锋’,帮助一个第一次见面的老乡走后门去了。这应该一分为二,帮老乡,尤其是帮第一次见面的老乡,助人为乐精神亦应予嘉奖;但是走后门,就该委婉地批评了。”(说到这里学生又笑了。)“如果说,不是助人为乐学雷锋,而是去干别的事——如打扑克啦,和女孩子谈心啦,那应该采取更加委婉的照顾面子的方式加以批评和安慰。”  我这一说,全体学生一下子又哄堂大笑起来,而恰恰在这时我的歪理转向了正理。因为我和学生都明白,所谓学雷锋帮老乡,都是反话,都不是事实;而深夜打扑克、谈恋爱却更接近于事实;我对这些明明该更严肃地对待的现象,却用了更为轻描淡写的语言,这在逻辑上造成了一种反差,正是这种反差提示使学生去领悟我这些话中隐含的相当严肃的不以为然的态度。  说反话是从反面寻找歪理的一种方法,立志于幽默谈吐者当努力在这方面不倦地作自我训练。  最简单的方法就是说些违反事实的话,把一些没有直接联系的事,用因果关系联系起来。如果有人走路跌了一跤,但并不太重,这时就可以随便强加一个理由给他,如“干吗这么慌慌张张的,是不是小敏(他的对象)跟你吹了?”或者挖苦一点:“干吗这么兴奋,是不是你外婆要出嫁,让你去打锣?”或者轻松一点:“才当了三天小组长就路也不会走了。”或者更调侃一点:“我看这公路局长该下台了。”人家问:“为什么?”答:“由于他的官僚主义差一点跌死一个未来的诺贝尔奖金获得者。”  这种方法的要义是说出的话越是显而易见的背理越好。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