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广仁寺  广仁寺真是听说太久了,因为我对西安城内的众多小巷很迷糊,所以自己很难独自成行。前些年去青海很多,接触藏传佛教的寺院和那里挚纯的人。在同仁县的广阔雪地中,几次黄昏从山中的寺院下来,到县城的一家饭馆吃热热的羊肉,脑海一直沉浸在沉沉的绚烂的一种光霞中,这光霞是因为寺院中唐卡壁画的颜色和故事,也是因为那些年轻的喇嘛,他们那么俊美,他们如同太阳初升的脸颊,眼睛无邪。我不隐藏我的发呆,我对我碰见的一位十几岁的小喇嘛说,你超过所有的影星,他还是一脸那种清澈的表情,我觉得内心无比柔软和宁静。  同行的人取笑我,以为我怎样,那其实是如同我脑海的光霞一般,美丽迅疾。黄昏中寺院门口送行的影子飘着暗暗的红色,在我生活的城的黄昏,在广仁寺的门口,又见到一个红红的影子,原先那些岁月的那些又突然撞了我的视线,弹回在现实中的今天。  因为陪同老师,老师出了37本青藏题材的书,我想起这个寺院。老师正好有慕名者在寺院旁,就约在一起。  那红红的影子是仁钦上师,戴着眼镜,微笑,很年轻,呈着白色的哈达。他领着我们进去,一点点看,一点点讲。温和深沉  的模样。 泰  作为当年康熙的御赐寺院,和平的使命已经担当,在后来的破坏后仍旧挺着身躯,虽然原先在城墙里的西南角绵延百亩,现在仅剩十余亩,但康熙亲书碑文刻就的御制广仁寺碑非  35  常的鲜亮,它丢失的盘龙碑头也寻回立在碑前。中殿前的汉白玉莲花缸,缸外身的花锦和缸内的铭文留着岁月淡淡的磨痕。这些完整的最初的东西仍旧被我们的手指摩挲,300多年了,物在人非,物的流动性还是硬朗于人的,谁能知道物的记忆力呢,它也许都记得,所有经过和看到的,只是我们无法交流,只有敬畏和不妄言才是最好的态度。  现在的广仁寺是恢复很多了,又隆重地请来佛祖等身像和文成公主塑像,这是盛事。仁钦在做很多事情,他谈着寺院下一步的继续,谈的时候,我一直在看旁边的城墙,上个月,我坐着电瓶车在上面环绕而过,居然都没有看见下面紧依的寺院,也许是目光放得太远,现在目光很近了,再看城墙,高大沉厚,护着曾经瘦弱的院落,看着慢慢而起的荣光。  我还会来。一是明年第一场春雨,仁钦告诉我,那棵柏树会起水泡,然后升起雾气;二是丁香花开的时候,寺里有花树,说是香气蔓延很远。当然,最好有一个下雨的丁香季节。  36  是非之地  星期天下午,长安路因为地铁的建设堵得一塌糊涂。终于冲破壅塞,掉头到南门外的美美百货,一大片空地很空,突然觉得失重。  美美的名字矫情得令人喜欢,西安又多了一块云裳舞霓的地方。我是关注新东西新地方的,并不认为这就代表着真正的时尚,时尚更多的是理念和要求变化进步的思维。我也没有很强的购物欲望,但我有着明显的恋物癖。  喜欢特别的那些大小的东西,享受内心一点点欣喜的波澜,这也许也是一个人休息的方式,散发掉一些郁闷。  因为有三个小时的空闲,刚好临近,就来逛逛。上台阶,先看见大楼南边的哈根达斯,这可恶的昂贵的冰激淋。  若干年前,西安还没有,因为喜欢广告上烘托的情感气#氛,在北京,4个人,花500块钱吃一顿哈根达斯。  过瘾了吗,更多的是心理过了瘾,哦,多美的品牌,我见到了它。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心理呢,归根结底,我不是消费型的人,但我一定需要消费的理由和刺激点。接触,这是重要的,即便再不有瓜葛,也留着淡淡的影子。  美美里面当然是美丽的,不同的环境赋予物品不同的身世,就和人一样,怎么可能生来平等。但重要的接受的品质是安然。  看到很多时尚杂志上的品牌,冷调艳丽。人不多,售货小姐装扮精致,并且有着淡淡的因为品牌昂贵而来的优越感。很  37  好玩。我浏览了一遍,然后仔细研究超市形式的里的小玩意儿。  底层中厅有一个现代艺术展,我觉得很好,虽然在大部分这类的展览中都不难发现做作的痕迹,但也有着很珍贵的沸腾。策展人语说,在南门^美美这样的一个区域,古朴和现代并存,这是一块是非之地。  说得不错。是非之地是什么,是非就是一种评判结果模糊的结果,不要评判,只要展示,只要看着。  这一组作品的主题在于变形。中间提到一个人的一个梦,梦到钟楼,说钟楼变形为汽车,跑了。  问钟楼怎么可能变成汽车呢,说,不是汽车,它待在马路中间干什么。 ^  我看着那些画面及装置,眼前有很多模糊的水光,我就喜欢默默的时刻中,一些内心兴奋的东西。  生活中,对与不对有什么标准呢,没有,那当然,是非就产生了。  购物获取:两双彩色的“棉花共和国”的棉袜,一盒资生堂护手霜,安然平淡的心情。  38  进步  旅行回来有一阵了。  为什么一直没有记点什么的欲望,我想我是进步了。  以往出去比较认真,要先查阅目的地的有关资料,记笔记,心中有数才出门。按理说这是正确的态度。但总是觉得有点不对头,似乎是辛为别人做什么,不是自己想要的。即便回来也从没有写过很\、具体的游记,我所谓的游记都抓不住什么太多有关地方的具体的东西,都是因为此次出门不期的一些情感一些照应一些回来就想说的。  这一次,说是去新疆,专意什么都没有阅读和查阅,只看了路线。我不想在脑海中放那么多提前量的东西,我只是要一次单纯的旅行,让路上的一切慢慢地展开,是什么就是什么,看见什么就是什么,周身松弛,眼睛闪亮。  真是不错的。所走过的和看到的,我因为路上一些获得而作临时改变,因为一些人和景物内心变化,这多好,每个明天都是新的地方,每个明天我都毫不知情。闯入一种不知情的境地也是令人欢悦的,因为那么多的不知情,人才显得充满探索。  回来这些天,直到今天,才坐下来说着旅行的事。是因为在白天,有那么几个时刻开始想它。经过某些遗忘和过滤,觉得在心底有了触感,可以编一些字来纪念。看电视,疯狂的建筑设计师马岩松说:最好的纪念是发展。  说得真好,不是弄一个一模一样就是纪念。  那么我的纪念呢?我开始观察我不同以往的情绪。有不一  39  样的,就是好的。每个旅程都有一个色调,这个色调提醒着你,而不完全是地方的不同。  看朱德庸的访谈,他说:不要引诱我又掉入落后的陷阱^就是人要做得更多。  这和我刚好拍掌。当然这是因为他繁华过了,说这样的话有理。也许我永不会繁华,但我难道不能一眼看过去吗。意义的赋予是有各种因素的,不是什么非不可的,所以。  他又说:我其实是在浪费才华和浪费生命之间来回矛盾。我悄笑。我肯定会在矛盾中老去。  40  某个时刻  觉得某些停顿下来只和自己相处的时刻是多么的清澈,哪怕突然只是五分钟的清澈。很快浮起自己心灵中欢迎的一些意向,模模糊糊中的一种辛酸甜蜜。年龄越大,越觉得自己的心情大部分自己可以操控了,而且不计较有没有谁能够贴心贴肺的理解。拥抱也是因为世俗欢乐中的温暖,而之后的很多时刻其实都只能是自己独有的,独处和独享。觉得不再想如年轻时急于拉人来知道,是多么的安然稳定,真正的过瘾。  晚上买了几只蟹,细细吃掉,又折腾那个久未用的烤箱,烤出几个如同木乃伊的香肠,最后改烤馍片。发现没有热气的东西,又去煮稀饭。一顿饭毫无章法,用去很多时间。在一段时间内,我一直在屋中来回移动。很好笑,脑子空的时候就是这样,大妈似的,热爱劳动。  也许是因为胳膊腿热气腾腾,等我坐下来,喝一口茶,雾气一样的东西慢慢升上来,突然就心里凉凉的亮亮的,在那一瞬,没有听见外界的任何声音,觉得那么美,美得那么短暂和孤寂,似乎是看见一个安静的花园,因为特殊的时光而显现。蝴蝶飞过去都是无声的。  日子过着,太多的追寻慢慢失去光彩,又能如何,一个时刻甚至比某个年度让人更有意义,能够产生照耀的光线,一点悸动,一些给予现实的动力。  42  晾晒  我一再重申我多么的喜爱雨天,这几日,因为秋天的晴日如此完美,我开始计划洗一大堆的织物,床单、沙发罩、I恤和花衣裳,在楼顶的平台上拉一个长绳,在阳光底下撕撕地蒸发水汽。黄昏时,我抱一大堆因为吸饱了阳光而显得慵懒蓬大的布布们,它们芳香好闻,暖和疲沓。我发现我把我对美女的审美取向拿到了这里。是因为秋天的阳光给人好的心情,不再暴烈,阳光是暖的风是凉的。温差让人很忙,白天换裙子,晚上瑟瑟着肩。这多有趣味。  我在楼顶的平台干过多次这样的事情,我用的绳子是专业的登山绳,花纹很漂亮。登山没用过,一直用来晒被子。我没有院子,家家都是封闭的阳台。我讨厌洗衣机甩干、再在阳台上阴干的织物。那似乎是机器般的生活。  我喜欢真正的吸收和呼吸,那是有着生理愉悦的。织物也要呼吸,它贴在身上才是有情意的,才会让身体舒适健康。  对于这段时间的秋天,计划着晾晒的事情,是头等重要。晾完那些要晾的,也找一块地方,四肢舒展,闭上眼睛,体会阳光在眼皮里的红色。等自己也暖和疲沓了,随便闯进脑海的那些,都拿来念念,什么还喜欢什么不喜欢了,什么还能坚持什么不再拘泥了,在这样的阳光底下是一览无余的。  最近看印度哲学家克里希那穆提的书,他说“无为总给人一种不知该如何下手的感觉,似乎太过于轻松了,习惯于有所作为的人类很难体会只是存在的心境,而总想抓住什么,追求些什么,于是能量就在这个过程中逐渐耗损。然而凡是能抓得  43  到、追得着的都不是真理,都只是我们认假成真的幻影罢  了。” 由  也许还不能怎样投入理解,但这样的话对于我是一种苗头的认可。我一直觉得自己心里一些模糊的东西让我不安。随着年龄的增长,开始一点点变得接受起来。谁都有自己天生的模样,也许一辈子都认不清。年龄增长,宿命的感觉就增长。做一个积极的宿命者,这已经是我最好的态度了。  让秋天最长  回家的路上,有人在雨里放烟花,红灯60秒的路口,一直看着炸在高空的花朵。我默默赞叹他们的行为,下雨如何,烟花开放,不会凋零,雨滴反倒会被暖热,就伏在五颜六色上,悬  着隐没。  秋天一下子就来了,看见烟花就像我的庆祝。这是我最喜爱的季节,这个季节和凉意、松懈、深厚、松软、温情、理解等等有关,这些都是我喜欢的东西。所以每年的秋天,像是我的一年之际,我尽量把它过得很长。这个长用很多东西来共同连接,比如早醒,知道被窝的暖意,持续一会;比如鄙夷周围的饭馆,害怕它的重加工,在家里做简单舒适的饭,盘子比饭还要漂亮;比如一字一句看一本书,在这本书里得一场一字一句的强迫症,坚决看完;比如要约一个朋友,想念过去的好,但用很久的心意来等待,等着天时地利人和的一天见面;比如列一个计划,让它到下雪的那天才能完成,那么这个事情和秋天一样长。我就能够细细的过一个秋天,然后在笨重的羽绒服里反刍。  每个人属于的季节都不一样,我属于秋天。上学时代多么钟爱贴身穿着棒针毛衣,在秋风里缩着肩,脸色灰灰的,眼睛很亮,头发洁净蓬松。浑身笼罩的就是秋天的烟雾,有人说,脸上有雾,所以心里有水汽。这些水汽一直湿润到现在,仍旧在秋天里洇开。  在秋天,我的神经时时爱怜,生活的种种很容易变得无声,让我能够分辨最清晰的留下来的声音,那就是我要听的,  45  或者我准备说的。一个季节有这么大的影响力吗,我想大约是因为我还是脆弱的,只有在自己贴切的时候,才能够生出绵劲的心。我能够控制得不多,包括其余的三个季节,我都发现我的波动让人生气。  这是我的季节,烟花放了挺久,后来雨小小的下,我和秋意一起钻进房子,房子里没有声音,一盆吊兰,地下落着几片叶子。  46  墙里千秋  年轻一点的时候,很少一个人待着,剩下一个人的时候,心就慌。挂念朋友,其实有时候是挂念自己的孤单。呼朋唤友的吃饭、游玩,我很惊讶于原先可以在家里接待十几个人的本事。朋友们约自己,一般也很少拒绝,即便有什么障碍,也很难说出“不”字。  后来发现这是个问题。并不是从早到晚处于运动态就是有意义的,并不是跟任何人的交往都是能够留下心意的。  结果是,大部分的东西都遗忘了,几乎没有痕迹。对于很多人来说,忙是一种光荣,不忙是有点耻辱的。当时的我,独自待着,会觉得不安。一点点发现,日子中的热闹只是喧嚣了一瞬,甚至连影子都很难留住。  一点点体会到学会说“不”是多么珍贵,这是对自己的负责,也是对别人的尊重,不健康的一种内疚慢慢变得淡起来,终于可以稳稳地拒绝别人,心无波澜。对于朋友,日渐过滤下来的,都是非常知心和愉快的。新的朋友熟悉起来也减缓了速度,反倒有了认识的空间。开始感觉日子中有了蓝天般的空隙,充满氧气,清晰中稳稳地拿着自己的态度。  慢慢疏远一些人和事,觉得甚至是有快意的,不再在意会不会有人微词,本来人就是有范围的,有些人,永远不可交流,不必要为此负责。  开始珍惜一个人的时间,能够在一个人的时间里过得非常惬意和丰富。不需要有人在旁边才能解决孤单的问题。  这大概就是自身的加强。时间安静地流逝,内心越发安宁  47  愉快。在一个人的时间里,可以做那么多的事,如果没事,不再主动打一大堆电话来约谁吃饭聊天。一个人逛街一个人做饭一个人读书看电影。一个人的时候,自己心里的模样一下子就很清晰,你很清楚自己最近的状态,来得及梳理。  一个人也是重要的生活,会了饱满了,才能够和别人平安相处。只有自己的一个城,墙里面的,要修得足够好。  天真  发小来玩。是个心灵手巧的家伙,给我织了一件毛活,我愣是不知道怎么穿。终于犹犹豫豫按她的指导穿上,发现突然我有了一件漂亮的坎肩,还翻着大毛领!  我在镜子面前尖叫着夸赞,这完全是我不可企及的范围。有的人就是这么能干,她说昨天一天即好。一天过去了,她织了一件时装,我干吗了,酒肉穿肠过。  她是个有情致的人,生活中一'惊一乍。一'凉一乍是一种激动的可能,永远能在一根芹菜上刻出凤凰。中午我吃了她做的汤,听了她叙述的种种自烹美味,日子就是这样,有心情做,有心情给别人做,有心情拉拢更多的人做,不论是做什么,就有味道了。 、  云南的友人打电话,说鼻子做手术,第二天就去踢足球,脚都是木的,最后只好守球。为什么,因为天下雨很久,那天终于晴了,不想耽误。  这都是热情。和金钱权力无关,单纯的烂漫。以为自己天真,更有天真的前辈。天真是一种作为,用来抵制失望的那些,失望也可以生出天真,让失望变成悲悯,一点点清澈。生活其实就是面前,面前的桌子饭碗和人,面前的清晨中午黄昏,视线缩小,内心就靠拢了天真,感觉自己的好周围的好,就愿意越来越好。  49  最好的季节开始了  傍晚,两对人吃饭。我说,一年中最好的季节开始了,从今天起,我要特别高兴。  对于季节,我像一株真正的植物,敏感急促。在立秋那天,我去一个朋友的院子,发现他家一墙的爬山虎一夜间黄掉。我有点惊讶,植物的敏感和接受,真是让人心动。我最爱的是秋季,从开始的凉意出发到深秋的冷瑟,这段时间我最有幸福感。我对人友好,吃饭甜蜜。这里面有这么多词汇帮助我高兴:秋高气爽、秋雨绵绵、春华秋实。深秋,这个词最为感人。这个深字,只给了秋季,暮春、隆冬和炎夏,只有秋用心最深。深秋里有成熟边缘的百味,有深重的凉意、有热闹过后的寂静、有松软的温情。  真正从今天感觉到秋季的来临。坐在城墙下,一个院子,成熟的石榴挂在院落中间的树上,青桌竹椅,一壶女儿红。温酒论英雄,斩菜说美人。裸露的胳膊被凉风裹挟,秋天真正来了。  因为四季分明,才有秋天,因为秋天的货真价实,我欢爱这座城市。我不能容忍四季如春的地方,四季有春便可,一定要有秋季,秋季是一定要认真过的。  我准备,如此如此,来过这个秋天。等到下雪,告诉你们秋天的故事。  50  春天图话  这是我新书的书名。也是我心虚的又一个事端。害怕端回来那么多册,影响我的日常生活,我找了城墙边的一间小房,码在一个床板上面。锁门之前,回头看了看那堆书,它们像阴天的云朵在我的心里飘,湿重缠绵。我害怕雨从我的眼睛里下落,立即锁上门,走掉。  为什么做这件事情?想一想,只有后记里那一个理由:“……在这段时间里写些小段文字成了一种很依赖的游戏,现在看来时间过去,这些留下来的字却成了几乎唯一的清晰的东西,看到后面那些关联的人事和情景,其余,都恍惚掉了。”  所以留一些东西安慰以后记忆力的衰减。印成书了,却见人就怯。总觉得角角落落藏着我的死穴,我还是一个孤独和独立的人,总觉得倾诉是一种很难的事。直到如今,也很少因为什么倾诉,所以我的话越来越少。但是字一个一个黑白分明,站在那,一副倾诉的样子,让我很羞赧。这和我的性情背离。画的那些插图面目狰狞,躲在里面窃笑。  怎么办呢,我只有咬咬牙,书出去了,就不是我的了,有一种情感是以分离为目的。  书皮是粉色的,倒轻盈了一些。完成了一件事,或者一件事到了某个阶段,就会慢慢觉察出一点抽丝般的凉意。  在某些短暂的时刻失去真实的感觉,以为一切没有发生过,还可以有另一种可能。  已经印出来的文字告诉你,不可能再重新来过,它几乎成了警察。  从城墙边回来的路上,太阳出来了,楼群因为久雨罩着一层灰灰的雾气。我看着,我发现,对于生活,我既不多么开心7也几乎是再不伤心的。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