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一)变相的标准化和人文精神的冲突  新课程标准明明已经规定客观化和标准化不能成为评估的主要方法,在全国语文教学的讨论热潮中,高考试卷多少有些改变。最明显就是所谓客观题所占的分量已经大大减少了,由原来的150分占90分,减少到占45分。作文的试题也由原来的封闭型命题、强制性主题规定变为开放型的话题作文。这说明,僵化的高考命题模式已经在节 节 后退。一些本来过分自信的命题人员在全国性的批评浪潮中,不得不在策略上进行调整。这种调整的意义不是不可低估的。虽然从根本指导思想上来说,他们还没有真正理解,语文教学从旧的语文工具论转向工具性与人文性统一的全部深刻性。但是,至少在口头上,或者在具体做法上,他们的努力是应该肯定的。但是应该看到,仅仅这样一些改革,还是比较肤浅的。从近期的语文考卷来看,有一种变相的工具论的力量在顽固地抵抗语文教学改革的历史潮流。一些试题表面上已经由客观题标准化答案改变为主观题了。但是,实际上仍然是变相的客观题,北京一位权威中学老师,一语道破:“主观题客观化。”这在阅读与理解题中表现得特别突出。一些无谓的纠缠和故作玄虚、似是而非的答案仍然占着统治地位,就是在改革最前卫的上海的试卷中,仍然存在着相当普遍的洋教条的模式,而在已经变成“主观题”的全国考卷的诗歌赏析中,表现得尤为明显。  本来2002年高考,把对于古典诗歌的欣赏改为主观题是一个进步。但是,这个进步不大,把诗歌引入命题,目的是为加强人文精神。标准化无疑是扼杀了丰富的人文个性。2002年改成主观题以后,仍然没有多少人文性的想象和独特的个性可以发挥。关键在于,有一种变相的标准答案在作怪。  试题用的是李白的《春夜洛城闻笛》:  谁家玉笛暗飞声,散入春风满洛城。  此夜曲中闻折柳,何人不起故园情。  问题是:为什么“折柳”是此诗的关键?  标准答案是:“折柳这首曲子寓有惜别怀远之意。”  哪来的“惜别”(送别)?“怀远”(怀念远方亲人或者友人)?  这是怀乡——“故园情”,想到当时离别故乡的时候,折柳相送的情景,因而,想回家了。  看来命题集体对于唐人的折柳送别的风气不太摸底,恐怕连李白那首很流行的绝句《劳劳亭》都没有用心去琢磨过:  天下伤心处,劳劳送客亭。  春风知别苦,不遣柳条青。  就是从这个特殊的风俗,写了惜别的情感:连春风都知道朋友之间的别离是很痛苦的,所以就不让柳条发青,柳条不发青,就不能折柳,不能折柳,就不能送别,不能送别,朋友就留下来了。表现了诗人以奇特的想象表达对于友人离去的留恋之情。在唐诗里,折柳是相当平常的典故。还因为早在唐以前就产生了一个曲子叫做《折杨柳》,这里的“折柳”,是双关的,既是一个风俗,又是一个曲调的名称。严格说来,是应该打上引号的。但是,命题者在这方面并不具备足够的文化修养。问题的严重性还在于:虽然从形式上是放弃了客观题和标准化,但是,从根本上没有把握人文精神的主要特点,那就是每一个读者自己去理解,表现出自己的个性。这就怪不得一位中学语文教学的权威总结出了一条“规律”:“主观题客观化”。把丰富多彩感情的体验和理解转化为“知识点”(“惜别”和“怀远”)的猜摸,从根本上来说,还是穿新鞋走老路,换汤不换药。参考答案下面的说明虽然说,如果不符合参考答案,只要能够言之有理,也可以给分。但是,就参考答案而言,仍然不能消除僵化的痕迹。连续几年,不管经过怎么样的包装,高考命题集体在审美情感方面的隔膜和对于诗歌理论的茫然,可以说是欲盖弥彰。这不但暴露在诗歌命题上,而且在散文的阅读题上。2002年试卷散文阅读题的选择,暴露出命题组艺术欣赏水平方面致命的弱点。  一篇很简单的关于沙尘暴的文章 ,却弄出四个纠缠不休的题目,明明是念懂了文章 (比如我),却不会做那种题目。至于散文阅读本来应该选择艺术水平比较高的作品,可是林非的《话说知音》格调并不高,其艺术水准,在当代散文中,应该说是比较平庸的。当然,在立意上,作者竭力求创新,做翻案文章 :俞伯牙因为钟子期故去而不再操琴。故事的主题是知音难得,强调知音只能是唯一的,这从现实生活来说,是感情用事的。但是,情感逻辑是一种非理性的逻辑,也是一种艺术逻辑,它以极端化、片面性为特点,而理性逻辑是以全面性为特点的。不管什么事情一带上感情色彩就不全面了。情感不符合同一律,以朦胧取胜,感情可以自相矛盾,无缘无故,凭直觉决定一切。理由有没有,理由充足不充足无所谓,也不讲究辩证法,全面分析,一分为二,太理性,太客观,与艺术无缘。如果把理性逻辑作准则来衡量,情感都不合逻辑。这在中国古典文论家严羽那里,叫做“非关理也”,在清代诗论家吴乔那里叫做“无理而妙”。逻辑的极端性是抒情类作品的普遍规律,爱之欲其生,恶之欲其死,月是故乡明,情人眼里出西施。都因其片面性、绝对化而显得可爱。讲究客观性,或者全面性,就没有感情了。中西的古典诗歌,中外浪漫主义的抒情经典莫不如此。  如果对这样的原则提出挑战,就意味着对审美情感的背逆,必然导致荒谬,导致逻辑的扭曲,与习惯性的、心照不宣的常理构成“错位”,引发会心的微笑。这就是幽默的效果。但是,林非在这篇散文里,追求的却不是荒诞的效果,幽默效果,而是抒情。一本正经地提出实用理性的、反抒情的问题:为什么知音只能有一个呢?世界上水平高的人,多得很,只要你一直弹奏下去,就会有新的知音。何况你花了那么大的精力才练习到这样高妙的程度,不奏下去就太可惜,太浪费了。从典故的活用来说,不能说,不可以,但是从文章 的逻辑来说,却不是抒情的极端化逻辑,不是诗化的逻辑,或者审美的逻辑,而是一分为二的,具体分析的、全面性的逻辑了。这就没有什么抒情可言了,而是从审美价值下降到实用价值的层次上去了。从艺术创作上来说,这实在是有一点呆气的。  其实,不用讲多少理论,光凭直觉也不难判别:是强调知音唯一,不可重复,富于诗意呢,还是强调知音无穷有诗意呢?如果是知音无限,随处可得,更为动人的话,是不是要把林非自己在文章 中所引用的孟浩然的诗——“知音世所稀”,“恨无知音赏”,改成“知音遍世界”,“喜有知音赏”呢?这里有一个重大的美学原则问题,也就是审美价值和实用价值的界限问题。不懂得这个美学上起码的道理,不懂得审美价值对实用价值的超越性,把审美的情感价值和实用价值混为一谈。把感情的价值看得很轻,死了知音无所谓,就不能不是煞风景的。不管是林非还是命题组的人员,显然都有志于人文精神的张扬,强调审美价值的重要,但是对于情感与科学理性、实用理性的错位,与全面的、具体分析的矛盾是模糊的。“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难道情感可以改变空间的物理距离吗?一见钟情,为什么不多考验考验呢?“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为什么不可以两全其美呢?为什么不竭力把命保住,继续为自由而奋斗呢?命题组人员没有看出,这篇文章 显然是强烈抒情的,应该是把情感放在第一位的,但是由于在逻辑上否定了知音是失而不可复得的,心灵沟通的价值是超越实用世俗功利的,就必然以实用理性的逻辑代替了审美。作者显然对于审美逻辑的破裂茫然无知,却仍然大量堆砌了诗化的意象,内在的逻辑是反审美的,而外部的文字却变成过度审美化的包装,这就把明眼读者置于哭笑不得的境地。  正是因为这样,文章 的标准答案,就不能没有混淆不清的地方:  试题问:俞伯牙为什么激动?标准答案是:因为琴声“变幻无穷,神秘莫测”,钟子期却能够准确地感应他的琴声,领悟他的情思。这就太表面了,完全停留在表层的感觉上,更深刻的阐释应该是,“高山流水”是超脱世俗功利追求的。这种高洁的思想和情感境界,是一种审美的艺术境界,一般世俗之人,是理解不了,想象不出的。而且音乐的曲调又和人类的语言不同,是很含蓄,具有不确定性的,没有高深的音乐修养的人是很难领悟的。而钟子期却能相当轻松地说出来,这样的人,在品格上和才能是上独一无二的。参考答案说什么“变幻无穷,神秘莫测”是不着边际的。  (二)无主题的话题作文和潜在的主题限定  和2001年一样,2002年高考作文是话题作文,这种题目的好处是,让学生有更为广阔的想象和个性展示的空间。本来,从命题作文,变为话题作文,就是要学生用自己的头脑确立自己的主题,在一切问题面前,有自己独立思考的观念。应该说,这正是素质教育的根本精神之一。  2002年的《心灵的选择》,话题是:一个人在风雪中行走,处于生命危殆之际,发现另一人冻僵在雪地。他选择了停下来救人,为此人按摩皮肤。结果自己和他一起得救。这实际上是不用心灵,也别无选择。本来顾名思义:“选择”,必然处于两难,难就难在要付出代价。而今年的选择,则是没有代价的选择;排除了代价,就取消了真正的、深刻意义上的选择。给明眼人一种虚假的感觉。这样的“选择”,不但扼杀个性,而且导致文章 的选择和生活中的选择的背离。现实是严峻的,西方谚语说,没有免费的午餐。不准备付出任何代价就得便宜,就是机会主义的,既救了人,又救了自己,空手套白狼,空口说白话。这样的导向是道德的,还是假道德的呢?据说有研究者得出这样的结论,话题作文这种形式的好处之一,还在于考生在作文时不容易跑题,其实这样的“研究”是十分可笑的。这是因为,人心不同,各如其面,本来应该丰富多彩的论题,变成了全国统一的大路货,千人一面,没有任何独特性,只要把平时积累的套话、现成话组织起来,敷衍成篇,并不是难事。划好了圈子跳舞,怎么可能有不拘一格的才智的拓展呢?话题作文本来的要求是学生确立自己的不同于别人的主题,取消了独立立意的要求,鼓励讲套话,不是事与愿违吗?  这就把前几年的潜在的局限暴露得更加突出了。首先就是话题总停留在常识性水平线上,缺乏思考的冲击力和深度的诱导性。表面上,话题本该是没有答案的,是对多种答案留下宽容度的,但是,这样的话题却是包含着不言而喻的答案的。这是在常识性的肤浅平面上滑行,以抑制思考为特点的。高水平的命题应该是迫使学生不会满足于现成的观念,对于常识和现象重新思考。富于启发性的话题对于考生的分析能力提供明显的区分度。讲了多少年的素质,具体分析就是最为根本的素质。这表现为抓住看不见、摸不着的内在矛盾,勇敢地把它揭示出来,哪怕是向反面转化,也毫不手软。这在心理上就要有一点勇气。现成的、不言而喻的东西,有一种约束力。权力话语学说认为,流行的话语有一种迫使人放弃思考的遮蔽作用。弄得人们连与切身经验相矛盾的事实也视而不见,只满足于讲一些现成的套话。  附录:  2002年语文高考:北京卷作文题  阅读下面材料,根据要求作文。(总分60分)  几个同学看了一场世界杯足球赛,兴致勃勃地聊起规则问题。  同学甲:规则太重要了,运动员不守规则,裁判不公正执法,就不会有精彩的比赛!  同学乙:对!没规则不成。没有校规,没有交通规则,成吗?  同学丙:可有时不守规则的占了便宜,守规则的反倒吃了亏呢。  同学乙:那是另外一回事。  同学丁:不过规则也不是死的,要是不合适,就得改。现在许多“游戏”规则不都修改了吗?  请以“规则”(含“规则与……”)为话题,自行立意,自拟题目,写一篇不少于800字的作文。除诗歌外,文体不限。  上海卷作文题  也许你曾到过海边,也许你在荧屏、银幕上见过大海……请以“面对大海”为题,写一篇1000字左右的文章 。文体不限(不要写成诗歌)。  当然,我们也很理解高考命题组的专家们痛苦的根源:  第一,所谓思想性,尤其是道德理性的指向性,我们往往有一种片面的理解。在我们这个大国家,精神危机的严重,不能不有一点正面的诱导,但是,太明确的指导,不但变成了对思想的束缚,而且可能导向伪道德,说假话,唱高调。  第二,命题者在思想方法上,连辩证法的初级层次上都很欠缺。按照马克思主义的辩证法,一切都是在运动中走向反面的。这个一切包括三个方面:  1.客观世界——自然界;  2.社会,人所创造的社会;  3.人的观念:一切观念都包含着其对立面,都在运动中,必然走向它的反面,诚信、多样、救人都一样。  一说到一些道德意识很强的观念,命题者往往把它看得很绝对,以为是一成不变的。好像在任何情况下,在任何条件下都不会走向反面似的。他们也许对于一些比较感性的事物、观念还能作一些具体分析,但是对于一些比较抽象的命题常常连分析的意向都没有。把一些道德命题看成是天经地义的、永恒不变的,充分暴露出这些专家思想深处实际上还是机械的教条主义的,形而上学还是绝对占着统治地位。这几年来,他们所掌握的权力与他们的思想和学术水平的不相称,暴露无遗。  这种思想方法上的落伍,已经成为高考命题一大顽症的最深的根源。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