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语文教学的严峻挑战和机遇——在国家基础教育课程改革项目核心成员第七次工作会议上的发言  (根据2001年3月12日下午发言稿稍作修改)  能够参加这个大会是很感荣幸的。起初,课程中心的年轻人没有请我,也许是好意,六十多岁了,不好意思来惊动。也许,我也真有点老朽昏庸了。后来找到我的时候,时间已经很紧了。我的第一个感觉是义不容辞,于是我放下了压在手上的教学和学术研究工作,投入了这项在我看来,对于我们国家未来,对于下一代的竞争力,真正是功德无量的大事。  我们的基础教育实在到了不能不改的时候了。  基础教育主要是由三个轮子组成的。第一是语文,第二是英语,第三是数学。这三个轮子决定着我们国家下一代人才的素质。然而现在看来,三个轮子都有相当严重的问题。  就语文课程而言,从国家到家庭,从教师到学生投入的时间和精力,是最大的,但是成效最小。这个问题由来已久,早在80年代,吕叔湘先生就大声疾呼过,远溯到解放前,连蒋介石都对中学生语文水平的低落有过批示。50年代初,语文教学面临着意识形态的巨大变革,教师无所适从,课堂教学水平可想而知。但是,那时课外有相当的自由。我在中学时,是语文课代表,上课基本不听,可是语文成绩永远是第一。因为课外的时间很多,可以乱看乱写。教师非常认真地批改作文的传统在那时还没有遭到破坏,课外也鼓励学生自由阅读。当时高等学校的入学考试也没有今天这样刁难,现在广泛流行的、荒谬绝伦的所谓“客观题”,还没有进口。那时语文课学得好坏最根本的标志无疑就是作文,而作文好的同学,都是因为有兴趣,如痴如醉地阅读和写作完全可以弥补课堂教学的不足。爱因斯坦说,兴趣就是最好的老师。而现在的中学生负担很重,根本没有阅读的自由。读小说,被家长和教师当作“读闲书”。书要被没收的。高等学校入学考试,作文只占2/5的分数。老师平时把精力全放在选择题的应试“技巧”上。而这种歪门邪道的“技巧”恰恰是摧毁兴趣的最有效武器。甚至有些学校,作文连个本子都没有,大都是写在单页的纸张上。教师除了笼统地“讲评”以外,根本就没有批改,没有认真逐篇批改的占绝大多数。在有的学校,作文交上去,就杳无音信,不再发还。  语文教学走入魔道,而且从考试到教学,从课本到教学参考形成了一股相当顽固的保守的习惯势力,其后果是,教学效果之差,引起了全社会最为广泛的义愤。  基础教育的第二个轮子——英语,教学和考试都不得法,学了10年,不会简单交际。词汇量太少。三、四级考试也太刁难,过分纠缠于语法和一些惯用法上,大学生四级大量考不及格,拿不到学士学位证书。在一般学校,一次考下来,常常只有40%的及格率。有时,第一次考下来,还将近及格,再学上一年、两年,成绩反而下降了。有人就写文章 ,像骂中国足球一样骂,狗日的英语。最近在北京出版的《大学生》杂志上,还出现了一位英语教师写的文章 《狗日的四级》。  英语和祖国语文一样是终生教育,水平的提高主要靠兴趣和运用,用考试折磨学生,还有什么学习和运用的兴趣可言呢?  基础教育的第三个轮子是数学,太难,比美国难得多。我们一个普通水平的中学生,到美国中学去,数学可以轻而易举地拿全年级乃至全州第一。美国许多大学数学系研究生,中国人常常占一半。这好像是我们的骄傲,其实是我们在为美国人培养高级尖子人才,白白为美国投资,这已经够亏的了。更大的亏是让我们成亿的中小学生陪着去念那些在美国都还没有达到实用水平的东西。沉重的课业负担弄得我们的孩子童年没有欢笑,一代青少年青春的浪费,对未来知识经济的挑战来说,是竞争力的水土流失。当了几十年的冤大头,有些人还不觉悟,还在那里洋洋得意。  应该对这些人当头棒喝。本来,我们国家自然资源在许多方面是低于世界水平的,只有一点是全世界最为丰富的,那就是人力资源,尤其是我们智力的潜在资源。我们民族对于智力投资的重视,与日本人、犹太人并列,这是连老布什都十分羡慕。这是我国最宝贵的精神资源,最大的本钱,可是我们有些人士却在那里非常可怕地挥霍。  美国一家权威刊物经过慎重研究,提出保证美国新一代的竞争力,一共有五条,其中第一条就是母语的运用和应对能力,第五条是外国语的应用能力。而我们的语文和外语在教学上存在的问题都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程度了。  正因为这样,当我得到邀请,给语文课程标准提意见,便觉得事关重大。听说3月份就要公布,我们觉得光是提出意见,哪怕是上百条,人家也难以消化。就决定和年轻人一起奋战四天,不但提出意见,而且在电脑上用另一种字体,修改出一个新稿样来,供标准组参考。  我设想,基础教育的改革,有三个环节 ,那就是考试(评估体系)、课本和教师(包括组织和领导者)。  首先,我认为,最关键的是高考,这是教学的指挥棒。考试模式、指导思想不变,教学无法改革。这几年,高考虽然有了某些改革,但是力度还不够,明显可以看出指导思想的犹豫,还没有从根本上跳出老一套的条条框框。看来,这不但是有阻力的表现,而且是有关人士水平落伍的表现。其次是课本。最近《语文》课本高中和初中各出了新版第一册,虽然在字面上也有所改革,但是,还是在原有水平线上浮动。现在看来,这不仅是水平问题,而且是体制问题,低水平是由于长期垄断体制造成的。  新的课程标准的草稿给我最大的鼓舞,是它比考试改革更加抓住了改革的关键。这个课程标准取代了教学大纲,它是课程的宪法。  它的课本多样竞争制原则宣告了低水平垄断体制的终结,它的多元对话的教学原则,也宣告了那些毫无理性的客观题寿终正寝。这个标准一定下来,考试、课本、体制不跟着转,就失去了合法性。  语文专家组提供的语文课程标准的这个草稿,理念很新:以人为本,而不是以考试为本,以学生为本,而不是以教师为本。课程的基本纲领是,通过语言文字的驾驭和运用,达到人的全面发展,从思维能力、想象能力、创造性,人文关怀,集中到感知、情感、意志的全面发展上。还把阅读,写作,口语交流,作为统一的有机体,旨在社会竞争力的提高。这个标准最大的好处就是彻底把语文课程从应试教育中解放出来,这真是令人鼓舞。这方面肯定的意见,大家讲了很多,我全同意,就不再重复了。当然还有不少问题,我在修改的时候,特别强调了理论的落伍,作文指导中的机械反映论还相当突出,例如,只讲观察,不讲感受,以为只要找到客观的现象就能写出好文章 ,而不是找到自己独特的感受,发挥自我独特的个性。又如,对口语词汇,语法特点,对于口语的现场交流、即兴性等等都缺乏起码的概念等等。对于当代哲学理论尤其是文学理论的语言学的转化等等,都缺乏在学理上的衔接。因而还要作相当幅度,有些地方可能还是比较大幅度的修改。  这项工作可能并不是太轻松的,矛盾和扯皮在所难免。这在我们语文组可能是比较突出的。  因为,我们文学工作者往往主体性比较强个性又特别鲜明,说到兴致来时,常常任情率性,不是过分火药味,就是一言不合,导致冷场。但是,我对于这些并不十分担心。因为这个语文课程标准特别提出了,教与学之间是平等对话的关系,在多元的探索中,在互相启发的对话中,教学相长。这种新教学观念,也是很鼓舞人的。这不但是新教学观念,而且是新的人生观念。正是因为是新的人生观念,它涉及到人的心理的各个层面。如果我们能够把这一原则贯彻到底,那么我们在标准组专家中的分歧就不难得到解决。  这一切从理论上说说容易,在实践中贯彻落实到每一个环节 中,就不那么轻松了。  任何一种新的理念,都是对旧的理念的一种变革。最为关键的是,不单是我们变革人家,而且是我们自己也要变革,变革那些我们已经驾轻就熟的路子。这对于许多人,包括我们自己,肯定不是没有痛苦的。  现在看来,课本和考试的改革当然不是轻而易举的,但是,还不是最难办的,最令人忧虑的是教师。因为要改革课本和考试所涉及的人员毕竟是比较少的。竞争的淘汰性只威胁到在语文学科中的部分人士。最严峻的后果,不过是淘汰了一茬人马而已。但是教师队伍却是相当庞大的,绝对不可能采取粗暴淘汰的方法。只能采取普遍提高的战略。  变革涉及到利益和权力的再分配。真正要实施这个标准,在来自上层的阻力解决了以后,来自基层教师的阻力,就以其广泛的群众性使得问题变得严峻。十几年的教条主义考试,不但窒息了学生的人文精神,降低了他们的创造力和想象力,而且更为严重的是,恕我直言,广大教师队伍的素质也大大降低了。有些人已经被无理的客观题毒害得失去了思考能力。这就产生了一个悖论:要把学生解放出来,首先要把教师解放出来。事实上是,学生的解放比教师解放要容易得多。年青人的天性本来就有对无理的教条的抵抗力。但是,教师队伍中,相当大的一部分人,抵抗力已经消磨殆尽,他们已经落伍了;然而,他们的职位给予的权力却把这一点掩盖了起来。最大的阻力,不一定来自水平比较一般的教师,也许恰恰是具有了一定权威的教师。他们已经在这十多年中形成了固定的一套,而且变革对他们的利益触动较大。  这就要对教师的系统培训程序十分认真而慎重。问题的严重性还在于它是多层次的。在职位权力和水平的不相符这一点上,不但包括基层第一线的教师,而且包括编写课本,甚至制定课程标准的专家。  解决这个矛盾是一个系统工程,每一个层次的人士都会受到触动,都有一个适应新形势的艰巨的学习任务。  不能有一种误解:一些人是专门变革、教导人家的,而他们自己是不需要学习和变革的。  在中学权威教师中是这样,在课程标准组专家中,当然包括我个人,也是一样。  课程标准规定的教学原则之一,是教师和学生要在对话中交流,而在标准组中恰恰有些难以沟通。无法对话的时候,在我看来,有些……怎么说呢,职位越高的人士,落伍的东西就越舍不得丢。语文课程标准组的工作之所以比较落后,其原因可能就在于此。  在进行全国性系统培训过程中,肯定会有类似的问题。培训者的身份往往是在很短一个时期中获得的,但是其水平却需要在很长一个时期才能提高。职务赋予的权力和实际水平不一致是常见的,在严格的培训过程中,难免有人堂而皇之地胡说八道,一本正经地信口开河,再加上一些优秀的教师想不通,跟不上,造成事实上的阳奉阴违,顽强抵抗。以其昏昏,使人昭昭,是免不了的。这就需要有耐心,改革就是有些反复、走样、变形,也是正常的。  在中国这样大的国家,条件千差万别,对此我们要有充分的思想准备。对于培训者来说,最为关键的是学术研究的智能,缺乏这一点,基本上就丧失了真正的培训的资质。在这里,我提请领导对培训资格进行学术研究能力的考核。要把竞争和淘汰功能引入培训资格的体制,使一部分培训者时时处于下岗的压力之下,尽可能防止培训体制的僵化。  事情无疑是相当复杂而且必然会有反复曲折的,但是不管怎样,我们都要有信心把这件事办好。也只有办好,我们才无愧于前辈的期望,无愧于天下父母和孩子对我们的信任,对于未来,才能问心无愧地有所交代。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