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春天来了,又到移栽紫香槐的季节。  紫香槐这个新宠,原在国外灿烂,前几年才被引进到神州大地上来。它具有抗旱耐碱、生命力顽强的特点,尤其适宜于中国北方的土壤。它的枝上带剌,盛开蝶形花,风姿默然卓立。它每年有两次花期,在五月的夏风和八月的秋雨中情意勃发,那浓艳的芳香如波似流,沁透了远远近近赏花人的心房。  我们这套书叫“紫香槐”散文丛书。  紫香槐是西北大学现代学院的院花,中国散文研究所就设在现代学院,中国散文网就在紫香槐的包围中办公。以花种来命名,是希望我们的散文也像紫香槐一样树形美、叶形美、花形美,气味美,惹人喜爱。  这是散文研究所策划编辑的第二套书。  去年的那套叫“紫香槐”博客散文丛书,今次取掉了“博客”二字,是因为这套书增加了博客之外的更多的长文章、厚重文章、斑驳深远一些的文章。网络也是从国外传来的新兴媒介,它刚普及的时候偏重于技术层面,内容的浮浅在所难免,但随着时间的递进和着意的经营,深化与饱满乃必然趋势。紫香槐在中国的原野上逐渐成熟,互联网也在中国人的案头上愈呈大观。它们都来自国外,但它们都会注入东方人的沉稳与韧静,开出自己的美艳来。  不过这套书,仍然与网络有关,系前者的继续和深入。因为书作者都是互联网的主人或常客,他们打理着“中国散文网”、“白鹿书院网”、“龙凤文化网”等等。他们用计算机敲打出自己的文章,那种键盘方式潜意识地改变着人的思惟和观念,因此,作品就多了一些现代感觉,少了一些保守陈旧。他们又都喜欢着散文,而散文是一种过滤性强、提练性高、较少杂质的艺术品种,怎样在快节奏中净化,怎样在混乱中坚守,怎样荡涤浮沙求真金,是他们苦苦思考的问题。  网络和计算机改变着我们的日常生活,也改变着我们的文学。每一次工具的革命,也是文化的革命。  我们喜悦着紫香槐的引进,也欢呼着互联网的普及。  春天来了,走,去野外观赏紫香槐,它的香气能够提神醒脑,踏青归来后再秉灯夜坐,打开电脑上网、写文章,这是我们的生活秩序。  花与文同在,供大家赏读。  陈长吟  2008年春节于中国散文网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