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当前位置:书城>文学艺术>玫瑰谷
  关于我写诗  诗在历史上是贵重的帛锦,  诗在大街上是一堆破纸片,  在墙角的小花红得寂寞的年代;  诗不比几棵老白菜值钱;  生活先于诗而存在了无数年,  发现这个真理是多么地值得庆幸,  于是,当纷乱的生活无意中,  留在地上一些浅浅的脚印,  我称艺为眼泪,为缝绻,  为呓语约泡沫,为诗;  这是一些比水更平常的东西,  无色无味,在现代与非现代之间,  它映出一个人热的心和冷的影子,  他在生活中下陷,无助地抓住了语言,  生命和商品都同时诱惑着诗;  是逃走还是蜗居,  谁更适于生存,  该朝向哪一边;  假如一切都能重新开始,  也许一切都会重新改变,  然而过去和未来和许多条路,  都只通向一个终点一现实,  于是他呆坐在尘世的微笑里,  签名,并留下生命的碎片;  抚摸旧信  抚摸旧信,  仿佛抚摸秋日暗淡的阳光,  风雨雷暴都已成过去,  收割后的田野里宁静空旷,  只有那堆堆麦垛,  泛黄的,一束束的,  在手中沙沙作响的,  让我疲惫的身体。  去亲近,去躺,  那残留的一点点徽温,  那一点点微温,  是往昔谁的胸膛,  谁的手掌。  抚摸旧信,  仿佛抚摸缓缓千枯的叶片,  那金色的、饱满的籽粒已被入仓,  那些语言和思想已储为我,  成熟的时日,  旧邮戳捧列出生命的轮廓,  那是田野里孤独的拾穗者,  正拾起一些影子,  一些薄尘,一些微笑。  泛黄的,一束束的。  在手中沙沙作响的,  散发着逝去的缅怀的气息,  在记忆的灶中温热,  暖我一生。  云朵  蓬松的云朵,  停留在天空的唯一的一朵。  干爽的,带着太阳和风的香味的,  静若止水,  这是咱们的云朵。  那时你俯身向我微笑,  然后伸过你的手,  就是这片云轻缓地取过,  你的微笑留在了云上,  光芒四射。  无数水滴一样单纯的日夜,  袅袅上升。  干净、真实,一如生命的触摸,  风吹云朵成为各种形状,  四处散去。  但又总会聚拢,  以最初的温馨,  笼罩我,  几枝小黄花静静的开了,  云影下永远有家,  斜斜地停泊。  看着云朵依然蓬松洁白。  看着你依旧的身影,  数数云朵下我们的日子。  一个,两个,  我不禁想流泪,  哦,云朵,永不改变的。  依然是咱们的云朵,  恬淡、深远、辽阔,  我们的屋顶。  我们屋顶下充实的炊烟,  当我们回头看时,  我们己在同一片云下,  走过了一生。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