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鲜红的太阳照在四平街被炮火硝烟洗礼过的城墙上,双庙子的白雪还一窝一窝地残留在山疙瘩里,辽河边的柳枝赤裸裸地在风中摇曳,河水淙淙,梨树镇东一位中学教员的普通书房,东北民主联军统帅的作战室兼卧室,曾经铺展过苏式军用地图和手摇电话机的方桌,已不见了主人,却依然像一座坚固的堡垒,冷峻而又顽强地注视着敌人的又一轮进攻。  这是1946年的初春,大地在冰封雪冻中还没有完全苏醒。黎明时分,敌人的飞机炸弹向四平街倾泄而下,弹坑里的碎石和瓦碾像蝗虫般飞舞,在猛烈的火力袭击之后,一支美械装备的国军士兵,尾随坦克的胴体,鬼祟地攻进了四平城,此时的街道却死一样沉寂,没有了抗击,他们便放大了胆子,端着美式卡宾枪,爬上城头,冲进宅门,不费力气就占领了一个月来鲜血淋漓的四平城,这时候他们才恍然大悟,共军已经撤离,留下了一座空城!  就这样我翻开了爷爷脑海中的记忆……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