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十几年来,我在从事文学研究、文学评论和文学教学活动的同时,也试着写了一些散文随笔,作为紧张的研究与教学工作的一种调节。因此,散文随笔写作纯属我的业余活动,散文随笔作品也就成了我从事文学评论、文学研究活动而产生的一批成果的副产品。而我之喜欢散文随笔的写作,可能同散文随笔这种文体有较大的写作空间,有较强的主观抒情色彩,有较大的弹性等特点有关;写散文随笔,往往有一种宣泄的快感,又可以利用边边角角的时间。于是竟一发而不可收,从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以来的十几年间,且写且发表,竟然有了近二百篇的作品。除了1998年由群众出版社出版的我的第一部散文集《笔墨春秋》中收人的数十篇作品外,这本集子中又收人了六十篇作品。迄今@止,除了关于文坛一些名家的速写,以及“边走边吃”中于美食的篇什,还有若干茶话,准备另外结集出版外,其余可收的大都收人这个集子中了。  我这个人向来胸无大志,随遇而安,因为才量既不高,机遇又不好,哪来的大志!因此,虽然搞了几十年的文学评论和文学研究,也没有较高的目标和周密的计划,往往是碰到什么就写什么;至于作为副业的散文随笔,更是没什么写作计划,想到哪里就写到哪里了。尤其是前些年“下岗”之后,生计成了问题,于是只好卖文为生,搞点零碎的小文章换取稿费养家糊口,这就更深切地领会到古人所说的“著书都为稻粱谋”的滋味了。但是,我的写作也不是一点计划也没有,长篇小说创作的态势仍然是为我所关注的,写了五万字的一部关于长篇小说文体的专著并且想于近年把它写完。  至于说到散文随笔的写作,大体上也有这么几个方面:关于文化以及文学的随笔,记录游踪的游记,侧写名家风采的速写,还有记录各地美味佳肴的“边走边吃”以及谈论茶文化的茶话等等,就是我的散文随笔写作涉猎到的几个方面。  收入这个集子的六十篇文章,按其题材和体裁,我把它分为四个小辑:  第一辑:文化屐痕。这一辑收入的三十四篇文章,都是篇幅较短的随笔。《说“恶补”》等几篇,是就文坛某些现象有感而发的,有点杂文味;《且看体育彩票火遍京城》等一个系列,是就一些文化现象或社会现象发的议论,是比较规范的文化随笔;此外,还收入谈论读书写作和谈论某些刊物个性的几篇文章,最后几篇,是关于文学的短论和艇笔,也一并收人。这一辑,篇目最多,内容也比较杂,但大概可以用“文化”来统领其内容,用“随笔”来总括其体裁。  第二辑:挽歌小辑。这一辑收入的八篇文章,是悼念师辈和先贤的,这是我写的比较动感情的几篇文章,收集于兹,算是对几位已逝的老师和先贤的追思和悼念。  第三辑:浪迹天涯。这一辑收人游记九篇,记述我在国内外留下的游踪。这些文章,描写各地的山川景色,记述我旅游中的经历(有的经历还带有点传奇色彩,诸如2000年7月在纽约世贸大厦107层上巧遇孙广举一家,就有点传奇性),赞美纯朴深厚的友谊,大致也都是从文化角度着眼落笔的,因此也都-收入这个集子。  第四辑:生命驿站。收人此辑中的九篇文章,从我的小学、中学再到大学生活,以及最后定居北京亚运村,对我生命历程中的几个重要的驿站均有较详尽的描述;收入此辑中抒写乡情以及别的几篇带有抒情色彩的文章,也都是我生命的驿站。  此书写成之时,为了书名的选取颇费了些踌躇。在电话中我将此事告知我的老同学、挚友、本丛书的主编王春瑜,他为我指点迷津,要我选取“文化屐痕”作为书名。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我冥思苦想了几天,翻腾了十几个书名,全感到不合适,没想到春瑜兄一语中的、解决了难题。当下,什么都要沾点文化气,从酒文化、茶文化、饮食文化到旅游文化、广场文化,好像离开了文化就不时尚!—股“文化热”,热了近二十年都还没退潮。我也来赶一下这个“文化热”的时髦,可能有点可笑。但是,没办法,谁叫我大小也算是个文化人呢,而且本集中收入的六十篇文章,大都是同文化沾上边的,也可以说是我从事文学事业留下的一点迹痕。  说起屐痕,我想起了童年和少年时代生活在故乡小县城的一种生活场景。上个世纪四十年代末五十年代初,我在家乡的县城上高小和中学,每当夏日的夜幕降临,大街小巷里便响起一阵阵节奏明快的木屐声。这种敲打在老石板路面或水泥路面上的木屐声,传达出一种生活的节奏感,使人感到小镇的浓浓的生活气息。半个世纪的岁月流逝了,这阵阵木屐声犹如在耳边响起,使我回忆起在故乡度过童年和少年时代的流金岁月。惟其如此,我对“屐痕”二字好似有种特别的感情。  这本小书得以顺利编辑出版,首先要感谢兰州大学出版社总编辑张克非先生和社长陶炳海先生的关心和提携,是他们给我这本小册子面世的机会。感谢本书的责任编辑高燕平女士为此书出版付出的辛勤劳动。当然,也要感谢这套丛书的策划者、主编、我的挚友王春瑜先生,他不仅把我的书纳入这套丛书的出版计划,而且为我这本书起了个很好的书名。此外,在《长城润滑油》编辑部工作的几位年轻的朋友:钱志勇、刘凤玲、马平、王笑博等都在这本书的编辑过程中给予了我以支持和帮助,在此一并致谢。  何镇邦  2003年1月23日记于北京亚运村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