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俞律  王喜根是扬州人,我也是扬州人,虽然我们的年龄相差很大,他的少年时代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而我还要早得多,我的少年时代在上世纪的三十年代。  上世纪三十年代和五六十年代的扬州虽然相距三十年,其间又经历了战争与毁灭,但世代相传的民俗文化似乎并没有历经沧桑而彻底改头换面,非物质文化仍在相继。五六十年代,扬州一带小商小贩、私营业主仍然相当活跃,各行各业的活动形式和技能内涵正是非物质文化的世代相传的主要载体。具体说,喜根创作的《扬州古巷风情》百十篇文字,绝大部分介绍的就是这些载体。  我七岁开始进入坐落在扬州牛肉巷的城西小学,开学第一天发课本,除了《国文》、《算术》、《公民》,还有一本《乡土》。这《乡土》的内容自然是扬州的乡土文化,如今相隔七十有三年,其内容自不能详记,而可以肯定的是,书中的所述乃是扬州的历史、地理、景物、风俗等物质和非物质文化,当时我刚刚接触书本,最感兴趣的就是这本《乡土》,而课本以外我所见到的就具体的乡土风俗:随祖父上澡堂、上茶馆、听说书。看祖父捧着烟袋呼呼地吸水烟,家门口时时有补锅、修伞、换铜勺铲子、卖五香烂蚕豆、五香兔肉等等的叫卖;半夜里倒马桶和送水车的叫声,祖母和牌友打纸牌,下儿孙辈玩的“下逍遥”(一种在图纸上掷骰子玩前进后退的传统游戏)……  人老了会滋生怀旧情绪,我读喜根这本《扬州古巷风情》就像当年初读《乡土》一样兴趣盎然。不过,喜根这本书的功能当然不仅是供曾经经历过那段生活的过来人享受怀旧的乐趣,更重要的是让没有经历过那段生活的人们,了解曾经长期存在过的非物质文化在历史上起过的重要作用,就像看历史题材的电影,你必然不会忘记那些在历史上有贡献的人物。历史人物早已逝去,但非物质文化遗产是不会死的,即使暂时消失了,又何尝不可以认真继承其艺术的精华,使其焕发新的生机呢!  随着社会物质生产的先进化,如今人们的生活方式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喜根笔下记述的这些扬州民俗的具体内容已经基本或正在逐渐消失,而这些行将消失的正是扬州非物质文化的重要遗产,它在扬州存在过很长一段时间:何止数十年,至少也该有数百年,甚至上千年。古人编写的历史小说和笔记之中,就有类似这样的古人生活内容。这一段长期传承下来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是中华文化史的一个重要部分,喜根这本书称得上是扬州文化历史的乡土课本。  上世纪末,南京曾编写过《可爱的南京》丛书,我曾为之撰稿。其实,我胸中还有一部《可爱的扬州》,而喜根这本书恰恰是我希望读到的那个《可爱的扬州》。  这本书的语言也是属于扬州的。扬州话是很好听的,不仅音调寓刚于柔,而且词汇丰富,如果你听过王少堂说书,必然会为扬州话的精彩叫绝,喜根书中语言就内涵这种扬州精彩,扬州人读了会倍感亲切。  本书插图也有特色,寓真实于漫画之中,艺术地再现过去的扬州风貌,图文相得益彰。  喜根写老扬州,请我这个老扬州人作序,我非常高兴。他是真爱扬州的扬州人,我也是真爱扬州的扬州人,我义不容辞,欣然命笔。  2007年夏于南京菊味轩  (俞律先生现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南京市作家协会顾问)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