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寻找中国男人最早的脸秦朝留给我们的遗产中,最生动和完美的,莫过于兵马俑的脸。当我们从封闭的墓穴中,取出一张张躲过2200多年岁月磨蚀的陶制面孔时,我们感到一个沉睡的意识正在被唤醒:那是一种源自东方的古老感动,正如当我们面对一位可以称之为“美”的中国男人的时候,我们在灵魂深处所感到的那种轻微跳动。找回中国男人本来的脸在时下流行的杂志封面上,在目光所及的满世界的广告影像中,无不充盈着一张张当代美女的脸。当然,也少不了美男的脸。尽管女脸比男脸占有的份额要高,不等于男脸是放弃关注的。在一个相对男权化的社会生活中,男人的脸,男人的扮相,不管从那个角度讲,这倒是一个十分有趣味的话题。脸长的什么样子,有种族、家族的遗传基因,有杂交繁衍过程中的变异,也包括后天精神气质的陶治。作为类型的划分,尤其作为审美对象,中国男人形象的标准是什么,又是谁最早制定了中国男人形象的标准,它又是如何演化的?在这个时候,一个偶然的意念,我把目光停留在窗台上的一尊秦俑的脸上。又重新去探望和访问与古老大地一起生长的秦始皇兵马俑,甚至钻进历史博物馆的资料库里,企图探索有关中国男人形象的奥秘。于是,一个来自遥远时代的面孔,愈来愈清晰地出现在我们的眼前,这便是秦俑。我们和他们,穿过两千多年的历史风尘,俩俩相对,终是找回了中国男人最早的脸。朴素,宏阔,刚毅,俊朗,使如今一切浮浅、奢靡、卖乖、作秀的面孔相形见绌。尘封得太久太久的面庞,也象兵马俑一起被时代遗忘了。我们常常听到戏言,以名人为对象,说当下的秦人张艺谋是兵马俑,说陈忠实是兵马俑,还可以举出一连串名字来。初听时有点贬意,可越琢磨就越觉得是褒扬,不够展脱化为个性十足,沟壑纵横化为饱含沧桑,中国男人味的脸原来是可以从秦人的遗传基因中找到原始版本的。面对秦俑,究竟是谁在对视于谁呢?秦人的面孔“八字”解读中国有一种面相学和鉴人造型理论,说人的脸形可以汉字形态归为八种:国、用、风、目、田、由、申、甲。元代人称“八格”,清代人称“八字”。所谓“相之大概,不外八格”。在常人看来,这是擅于相面的卜卦知识,是一种古老的游戏,但在今天也有不小的市场。作为卜卦,有封建迷信的欺人之谈,而作为人的生物学解剖学说,它是有丰富的科学内涵的。秦俑的脸形,让我们看到了这种传统的渊源。我读到的文献中,专家王玉清将秦俑的脸面轮廓也列为八类:“目”字形脸,头形狭长;“国”字形脸,方正稍长;“用”字形脸,额部方正,下巴颏宽大;“甲”字形脸,额部和颧骨处宽度接近,面颊肌肉显著内收,下巴颏窄尖;“田”字型脸,面形方正;“申”字形脸,颧骨处宽,额部较窄,下巴颏尖;“蛋”形脸,额处宽,下巴颏尖,脸上肌肉丰满,其轮廓线如同蛋形;“由”字形脸,额部较窄,两颊和下巴处宽。秦俑面部轮廓,以目、甲、国字形脸最多,申、由字形脸最少,说明秦代和现在人们的面部轮廓基本上相同。秦俑的面貌,也有美、丑、胖、瘦、年轻、年老、常见形和罕见形的区别。在中国古代相法或鉴人术中,按人面部的形状和颜色,归纳为金、木、水、火、土,所谓五行。也有用字形来区分人像类型的。这便被民间雕塑艺人所沿用,颜面的基本造型除上述的八种之外,也有十个字的说法,多了“自”和“日”字形。不同的脸形,构成各个形象的特征。秦俑形象是华夏族与少数民族血缘的融合秦俑学的研究成果表明,宽额、厚唇、阔腮,纯朴憨厚,多是出身于关中的秦卒。圆脸、尖下巴,神情机敏,似出身于巴蜀。高颧骨、宽厚耳轮,眼睛不大,薄眼皮,结实,强悍,象是陇东人。秦军的主要成分,是来源于关中地区的秦人,杂有其它地区的成分。秦兵主要是从农民中抽拔的,今天我们看到的是两千年前秦代耕战之民的真实原貌。秦俑面部彼此间有不少显著区别,这是我国各民族在生理上的特征。但要完全分清其特征一定属于某一个地区的民族,几乎是不可能的。汉族人口众多,也是长时期内许多民族混血形成的。秦俑的脸型、胖瘦、表情和年龄有差异。这与俑群的制造出自多人之手有关,更与秦军来自全国不同地区有关,比如陕甘、两湖、四川、齐鲁、三晋、江浙等,各地区人的身高、脸型、风度都有差异,尤其在世代居住在一个地区的农民身上更为明显。秦国兵源来自全国各地,是其体格和面孔的差异的主要原因。我们说秦武士俑官兵形象的塑造出之有据,一是指立有战功的将军,二是指秦国各地的少数民族。在秦国,除汉族的前身华夏族外,还有戎、狄、羌、胡、巴、蜀、冉、白马氏、夜郎、蛮等好些少数民族。按秦的兵役制度,男子十七岁就到了服兵役的年龄,少数民族也不例外。但从秦俑的貌相看,绝大多数不是秀骨清象的南方人,更多的是阔面、高颧、大耳、方口厚唇、体魄高大的西北人。工匠们用写实的艺术手法,把它们表现得十分逼真,惟妙惟肖。在这个庞大的秦俑群体中,包容着许多显然不同的个性,使整个群体更加活跃、真实、富有生气。但秦俑的许多形象,也是很难用什么字形来说明的,有与“八格”不一致的地方。秦俑形象的真实性与和谐之美当年的每一个俑,都用一个活人做模特儿。千人千面,完全的现实手法。高者身长约2米,矮者1.75米,一般在1.8米左右,在秦人中为彪形大汉。由此可以说,秦俑可以说是秦代真人的再现。整个军阵在有限的静态中,给人以静中寓动的印象。尤其是秦俑细部的制法是采用多种技法完成的,其中包括我国雕塑传统技法中的塑、堆、捏、贴、刻、画等,以及表现对象的体、量、形、神、色、质都得到了有机的运用。它甚至不放过武士俑黑眼珠和白眼珠之间的微小突起,既写实又洗炼,显得深沉雄大。秦将军俑在面部刻画上,有的面型修长,一把长须,眉宇凝聚,显得稳健风雅;有的三滴水式的髭须飞卷,目光炯炯,眉如山脊,双唇半启,含有笑意,显得威猛豁达。而战士的神态,有的嘴呶起,胡角翻卷,一脸怒气;有的立眉圆眼,眉间肌肉拧成疙瘩,似有超人的大勇;有的浓眉大眼,阔口厚唇,性格憨厚纯朴;有的舒眉秀眼,头微低垂,神情文雅。在现实生活中,每个人五官的各部位之间,是内在的有机联系,是特定的对立统一体。若圆面者配以尖鼻,则不调和。秦俑脸形的调和,大体有浑厚、柔润、单薄三类。浑厚者的特征是方圆脸、大颧骨、浓眉、阔鼻、厚唇;柔润者则是圆润的脸、弯弯的眉、流畅的鼻轮廓线,颇带韵味的嘴角;而单薄者一定是长脸、尖下巴、薄眉弓、窄鼻梁、薄嘴唇。还有头部和全身的和谐,秦俑既没有大头、矮身、手长、腿短,也没有细脖、大肚、长颈、矮腰。秦俑的面部轮廓相同的,但由于眼、眉、耳、口、鼻五官等不同,其面形和性情也不相同。同一名称的器官,形状也是大同小异。比如眼裂有长、有短;上下眼睑有大、有小、有适中的;内上眼角有的在同一水平线上、有的外眼角高于内眼角;眼睑有的厚、有的薄;有的上眼睑有重眼皮;有的下眼睑为一条线、上眼睑中一点收缩很高、眼眶成三角状;有的眼球小,眼眶像菱形;有的眼球圆突,有的偏平。眉有粗、细、长、短、平、弯、斜、竖之分;有“人”字形等不同形状;有弯而较短像新月形;有弯而长如半圆形;眉与眼之间的距离有的长,有的短。耳有大、小、薄、厚之分;有的位置尚偏后。口、唇,口裂有的宽阔,有的窄小;唇有薄、厚之分,有的厚唇向外翻。鼻梁有高、低之分;鼻背形状有长、短、凹、直之分;鼻翼有宽、窄之分;有的鼻头大,呈蒜头形;有的鼻前面很齐,横断面呈三角形。有的额低且直;有的额高,向后倾斜;有的额部向前突出,下颌前翘,脸面呈凹形;有的上颌高,面形突出。中国男人最早的脸,秦俑的大多脸上是有胡须的,少数无胡须。一般的胡须形状有下垂形、八字形、平直形、下弯形、上翘形等五种。而大多数都在下嘴唇留有一撮小须,有舌形、毛笔尖形、豆粒形。有的上嘴唇胡须末稍上翘,两腮有络腮胡须;有的上嘴唇留八字形胡须,在下巴颏上留并列的三撮小须,可能代表少数兄弟民族。年轻的多留短八字形、平直形,年龄较大的多留下垂形。面貌强悍的多留上翘形,胡须丝有稀、疏、茂密、粗硬等类型,是与不同年龄和面部表情相一致的。秦俑的眉骨眉毛本来是平和圆润的,夸张提炼后,把眉头骨塑得有棱有角,加上了眉毛的厚度,远看则面目明快。其胡子多是飞起来、立起来、卷起来的,发饰也波浪起伏,有蓬松的质感。秦俑发形有螺旋纹式、篦纹式、波浪式,发辫盘结法有三股、六股发辫,有十字形、丁字形、卜字形等。从解剖学分析,秦俑形体比例基本适宜,与民间画师所说的“行七坐五盘三半”、“一肩挑三头,怀揣两个脸”、“横五眼,竖三庭”、“一个巴掌半个脸”、“三拳一肘”、“头脚一样大”的比例基本相符。眼角内低外高,上眼皮掩下眼皮,眼珠包在眼皮中间。又如眼角的上挑、下搭、集中、开展,就能成为杏眼、猴眼、醉眼、丹凤眼等。眉的粗细走向的不同,也会构成柳叶、卧蚕、剑眉、八字眉等不同的类型。至于鼻、嘴、唇、耳,也同样如此。在个别俑的局部造型上,也有因过分夸张而雕塑失实的地方。比如,有的俑外眼角比内眼角高1厘米左右,眼眶几乎要竖起来;又如,有的俑眼眉弯成人字形,这种相貌在现实生活中是极少见的。秦俑的标准化与面目表情的不同美感秦代,是我国古代标准化发展史上的开创阶段。创立皇帝尊号,自称始皇帝。废除分封制,代为郡县制,郡、县、乡、亭、里、什、伍,一个金字塔式的封建统治网,就这样形成了。统一文字,“书同文”,用小篆做为标准文字,隶书为日用文字。统一法律,以秦律为基础,制定通行法律。统一货币,以黄金为上币,圆形方孔铜钱为下币,以半两为单位。统一度量衡,以维护统治的经济措施。统一水陆交通,“车同轨”,修建秦直道,开凿灵渠。统一国土,在将凶奴抗击至阴山以北后,修筑万里长城,并征服百越,疆土扩展到南海。从这一点上说,秦俑,也同样为中国男子形象的标准化提供了传承后世的依据。秦俑的设计当是遵照始皇的旨意,由李斯等大臣主持的。制作者是一批富有实践经验的陶工,有的来源于中央官署制陶作坊,有的来源于地方。秦俑是数百人乃至千人的集体创作,水平参差,有的作品技艺较高,有的则较幼稚。在整体上是成熟的,尤其是俑头和陶马的雕塑最精,则出于高手。陶俑的制作,均为泥质灰陶,火候高,质地硬。整体陶俑没有模制迹象,当为一个个地雕塑而成。头部在两耳之间有一道粘接缝,开始制作时先捏成两个瓢形,粘接成初胎。头部和躯干的胎壁分内外两层,内胎外有绳纹或手指纹。二次复泥后,再往细泥上雕塑出俑的嘴、鼻、眼、衣纹等细部。耳、胡须、甲钉、联甲线等,是另作粘接的。俑的发髻,是用刀刻成的细细的发丝,几乎与真人的毛发一样逼真。发式大致分三种:一是将额前的长发从中间分开,各拉向两边与两鬓长发相交成两条辫子,将后脑长发分成三股编一条辫子,再将三条辫子在头发相交处用发扣扎住,全束于头顶右侧作成绾髻。二是将长发在脑后分成六股,编成板形发辫上折帖于脑后,头顶压有小冠,细带结于颏下。三是无髻俑,在后脑板形发辫上打一X形绳结。陶俑身上原有颜色鲜艳的彩绘,颜色是矿物质,加有胶汁,有绿、朱红、紫、蓝、中黄、褚、黑白等色。面部均为粉红色,白眼黑珠,眉、发、须为黑色。秦俑中也有面形完全相同的俑,是用一种范模制的。在一号俑坑,有55件俑都分别有面形相同的。但既是相同面形俑,也存在部分差异。有的头上挽髻,有的戴冠;有的脸形稍胖,有的较清瘦;有的留这样的胡须,有的留那样的胡须;有的额上有皱纹,有的无。加上服饰不同,尽管是同一种范模制作出来的相同面形,给人乍看起来好像各不相同。秦俑的面部表情,绝大多数是威武、庄重的,仔细观察也可分出喜、怒、哀、乐等。比如目字形脸,眼裂小,外眼角高于内眼角,鼻梁高,鼻背呈直形,鼻翼中等宽,面颊处稍胖,下颌前突,留胡须,神态庄重,像个年长有智的军官。同样是目字形脸,因头小,眼裂小,下巴颏短,鼻梁高,鼻背直,留胡须,神态自然,面貌穷气。比如甲字形脸,眼裂大小适中,眉形弯长,额部丰满,下巴颏很圆,颧骨向前微突,面颊稍向内收,唇较厚,留胡须,面貌年轻、俊俏,神态自然、生动,实足美男子像。还有蛋形脸,横眉立眼,眼裂大,鼻背长,下巴颏短,面皮细润,留胡须,头稍低,从相貌看,智力高、聪明、英武。用字形脸,眉、眼斜竖,眉细、眼小,鼻梁低,鼻准朝下伸出像鹦嘴形,留胡须,上唇胡稍尖,在嘴角处前翘,面孔滑稽、生动,好象戏剧舞台上的丑角演员。田字脸,内外眼角在同一水平面上,眼球圆突,眼眉头弯成孤形,鼻梁较高,鼻翼宽,上嘴唇厚,留长八字胡,看来性格蛮横,暴躁,为赳赳武夫。还有申字形脸,眼眶似三角形,眼球突圆,额高而后极倾斜,颧骨处宽,鼻子像蒜头形,嘴处凹,上唇厚,下巴颏略下尖,留胡须,从神态看,年老,但意志很坚强。其脸面轮廓、五官特征和表情,显示出不同的美感。秦俑开创的中国俑文化即“模特儿”文化所谓俑,就是偶人。从西方来的“模特儿”一词,有人造物质材料的模特儿,也有相对于死模特儿的活模特儿,那就是T型舞台上的人。一群俊男靓女,帅哥美女。以陶的材料制作的秦俑,是象征生人的。姿态各异的俑,在陪葬品中不同于器具和动物,它们被赋予了极特殊的使命,具有更多的社会性。在奴隶制时代,奴隶是奴隶主的财富的重要部分,奴隶主死后,也要把他们的财富的一部分包括奴隶带入坟墓。到了秦始皇,已经不是奴隶制时代了,便代之以模似人形的俑,这也可以说是人类文明的进步。历史上较早的俑,在春秋战国时代的墓葬中就出现过。中原通常用陶俑,南方的楚墓多用木俑。陶俑的使用已有两千年的历史,用泥水调和,塑制成形,再经火焙烧,制作简单,成本也低,又不易变形而被普遍使用。它是墓主人身份的象征,却为后人留下了丰富的文化遗产。汉承秦制,在俑的制作风格上,也是既继承又有所创新的。汉俑不如秦俑高大,面目特征为细眉细目,形体线条趋于柔和。汉景帝阳陵出土的陶俑,高60厘米左右,均为男性,裸体,有阳物、肝脐、孔窍。从俑身上的铜带钩和麻织物残留看,裸体俑原来是穿有衣服的。到了唐俑,制作之精,品类之众,题材之广,造型之美,都超越前朝,达到了最辉煌的时期。尤其是女俑的形象,比男俑更精美华丽,牵马牵骆驼俑则多是胡人形象。同时,出现了黄、褐、绿三彩俑,不褪色,富有艺术的表现力。但秦俑一直到现在,对于懂得艺术语言的一切人来说,它所制定的中国男人标准化的审美形象,仍然是崭新的。它不是俑文化的童年,而是在一开始,就为汉唐后世提供了可以继承光大的艺术遗产。在中国男人最早的审美形象中,秦俑是有草创的标本价值的。在其最朴素也是最宏阔的构造中,带有生气和动态,具有那个特定时代完美的秩序和迷人、和谐的魄力。从秦人的面相到传统的阳刚性格秦始皇长的什么样子,不知道。也许,和秦俑中最英武的大将军差不多。秦始皇利用战国阴阳家的五德终始说,也就是金、木、水、火、土,为秦朝的专制统治制造神学依据。得水德,水色黑,所以秦规定衣服、旄旌、节旗皆尚黑。水主阴,阴又代表刑杀,于是依此为依据加重严刑酷法的实施。直到现在,在关中农村,黑棉袄、黑布鞋,在衣着上的尚黑风俗,仍旧随处可见。秦孝公之子惠文王长有什么样子,也许象秦始皇。他为太子时,犯了法,商鞅掌刑法,曾黥(在面上刺字)其师以辱之。孝公一死,就将商鞅车裂。但并未废除商鞅之法,不断向外扩张。秦惠文王之子秦悼武王长的什么样子,也许与秦始皇相似。武王尚武好勇,与力士比赛举鼎,力不能胜,鼎坠,砸断胫骨而死,年方二十三岁。由此可见,秦人有质朴、坦诚、豁达、耿直的性格,也有生蹭冷倔,所谓的关中冷娃,所谓的狠透铁,所谓的二杆子,历经汉唐雄风的沐浴,儒雅之气不盛,恐怕与远祖的脾气有关。孟姜女的丈夫也一定是一个英俊强悍的男子,也许可以在众秦俑中寻到酷似他的面孔。孟姜女祠,在今天的铜川老城。更亲近的是,孟姜女的出生地孟家原村,与我祖辈世居的黄堡镇南凹里仅一道沟之隔。我姓和,和姓虽不算众,轩辕黄帝时就有和氏的记载,史册中也不乏文武之才。今陕、晋、冀、鲁诸省分布有和姓,云南丽江纳西族也多为和姓。秦汉时,和氏为渭北羌族,俗话说的放羊的人。周族的先母姓姜,是羌族,生了后稷。元代有过一次移民,老家人都说先人是从山西洪桐大槐树下迁来的,这话也只能信一半。作为传说中的孟姜女故里的邻居,总是有一些亲近感的。我甚至于可以想像,孟姜女也许是我的或远或近的亲戚,我若是生活于秦朝,我或者叫她姑叫她姨,她或者叫我表叔表哥呢!陕西的传统戏曲叫秦腔。秦人之腔,男人的吼声。其特点是高亢轩昂,激烈悲壮,羊肉泡一样结实可口,在陕西以至甘肃及西北地区爱好者甚众。在渭北老家的乡野里,你会突然被一两声秦腔所震撼:“老了老了实老了,十八年老了王宝钏”。这句戏词出处《寒窑》,说的是王宝钏的爱情故事,几乎家喻户晓。秦腔,除戏曲名称外,还有一层意思,也就是方言,自地话。老陕的普通话很难说得标准,谁说普通话,就说你说的是醋溜京腔。秦人会说,在秦朝那阵,陕西话是国语,到了汉唐,长安是首都,陕西话当然是普通话了。有这种意识,是说不好普通话的。如此的倚老卖老,比如城墙底下的老户人后代的男人们,成天卖排自个儿的前朝古代的先人,是如何地阔绰,可自个儿只能蹲在自家破旧房门前,端一个耀州大老碗,喋一碗面,再能就一碟花生米,再呷两口烧酒,就算神仙过的日子了。仰头看看满城的摩天大厦,又常是生出许多活得不如人的凄惶来。有一首当代民谣说道:“八百里秦川尘土飞扬,三千万老陕齐吼秦腔,喋一碗燃面喜气洋洋,吃饭没辣子哔哔嚷嚷。”这简直是对秦人秦风的生动画像。从秦俑演绎过来的当代秦人,中国男人的形象、品格和精神,又该是什么样子呢?有人说,中国人没有上帝,只有祖宗。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天人合一,陕西人,秦人,是热爱家乡的人,是守候家园的人。陕西省的地图,怎么就化为一个秦跪射俑的图腾,让人记住秦人漫长漫长的历史的源头。秦人,过了两千年,还是雄性十足,本性难移。秦俑的血,仍在生命中流淌。回归秦俑,当今中国男人形象的基点秦俑产生的时代,是新兴地主阶级刚刚登上历史舞台不久。“它们是生气勃勃的,是革命者,是先进者,是真老虎。”秦俑恢宏的气势和勇猛的气质,正是这种时代精神的反映。秦俑艺术继承和发展了前代艺术的写实手法和明快朴素之风,排斥了奴隶主统治者礼器所采用的刻板僵化形式,以及奴隶主贵族的琐屑浮华、繁文缛饰的艺术趣味,超越了战国进步艺术的成就。从而,也影响了之后的汉唐雕塑。比如汉武帝茂陵的石刻圆雕,那恢宏的魄力,是在秦俑的经验中开创了新境界。从西汉开始,外来经济文化不断输入中国。“灵帝好胡服、胡帐、胡床、胡坐、胡板、胡空候、胡笛、胡舞,京都贵戚皆竞为之。”到了唐代,“长安胡化极盛一时”,洛阳也是“家家学胡乐”。面部化妆,从汉唐时就傅粉画眉,当时不仅女子,男子也有傅粉的。但“华风”并没有被化掉,而是把外来东西吸收消化了。中国的雕塑艺术,在秦代就确立了中国的民族气派。所以在汉以后,佛教艺术等外来文化进入中国时,才能有选择地吸收某些雕塑艺术技巧,并把它溶化在中国雕塑艺术之中。而中国男人审美形象的根基,也早在秦俑中奠定了。在现代科学技术的发展中,许多女性对爹妈给自己的这张脸不大满意了,便借助手术刀,在眼、眉、额、鼻、嘴、唇、下巴颏等部位大动干戈,修饰颜面。眉要秀,眼要大,要有双眼皮,鼻梁要挺,唇线要明显,下巴颏要圆润。一些男性,也打破中国文化传统,受外来时尚的影响,在脸上开始进行大做文章。所谓的整容术,无非也是改善五官之间的结构,科学地分析并修改本来的面目,让它更符合人们对于漂亮、英俊的习惯性审美标准,或者说距这种审美标准更接近一点。在现代人的审美意识中,崇拜英雄是对阳刚之美的向往。由于时代的变化,又产生审美的反动,或者叫颠覆,出现了弱化阳刚之气的趋向,阴柔之风兴起。加上男女的社会平等化的进程,女性地位的逐渐提升,一些人对所谓中性化的审美给予关注。在一个仍然是男权社会的环境里,男人更多的是对女人的欣赏,女人为得到男人的欣赏,一般则是投其所好,男人眼中的标准便渐成真理。而个别男人反过来欣赏女人所拥有的被欣赏的性别,逐渐与女性化接近。不是英雄的时代过去了,奶油小生的时代来到了,在永远有一个男女有别的世界里,对于在审美标准上男与女之间的空间游移,是可以自圆其说的。在一般的概念中,男人是有胡须的。胡须象头发一样,它是人的面孔的一部分。它本来就有不同形状的根,自然地生长出来,只是在剃与不剃、留与不留,蓄怎样的胡须样式上,装饰并改变着人脸的形态。现在,中国大多数人男人的胡须是愈来愈少了起来,一般是很少蓄留的,总是长了就剃,所以剃须刀和剃须泡沫业的生意大为兴旺。而在现代城市里,留胡须的男人大多是一些追求个性的人,他们大多是一些艺术、娱乐、文化消费圈等的从业者和爱好者。有的是职业的需要,有的是不情愿淹没在大众化的潮水之中。城市之外,尤其是乡野之风遗存的地方,传统的胡须还经久地保留在男人的脸上。它是长者的标志,是一利尊严的象征。中国男人的脸的类型是多样的,那么它的美也是丰富多彩的。如今,我们所读到的中国男模的脸,传媒广告中俊男的脸,流行风中对男孩形象的欣赏标准,在外来海风的拂摸下,已经悄悄地发生了突变。一个显著的倾向,是已经少有东方民族文化审美的魅力了。在日常生活里,什么样的男孩美貌,什么样子是帅,什么样子是俊,什么样子是所谓酷毙,也多是随波逐流,邯郸学步。于是,男人少了阳刚,多了阴柔,慢慢地雌化或中性化,男不男女不女的,便可以确认为一种先锋、时尚、前卫于目下中国男人的审美标准。中国男人形象之美,在人们的时尚和审美意识中,是一种追求过程中的求新求变,也同时是处在一种盲目、犹豫、徘徊的状态。回归秦俑,当今中国男人形象的基点,或者说是驿站。我们从这里找到了最早的规范和标准的源头,然后向前走,去发展,去创新,去英俊,去美。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