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地气与文脉恐怕连秦始皇也未曾料到,他辖下的一个小小的长安乡,到汉高祖手里易为都城并成了流芳百世的名字。一说当是自取美名,所以名为长安,是因为它美好。王莽政权短命,把长安改成了常安,现在看起来是有点无趣也无聊。好大喜功的隋文帝嫌长安城狭小,惧怕妖异偏又梦见洪水淹没了都城,事实上旧城已近八百年光景,污水沉淀,连饮一瓢清水也成了问题,也就只好在龙首原以南另建新都大兴城。唐高祖复为长安,但唐长安已非汉长安,是在隋大兴城的基础上扩建而成,最后达到了同代世界城市宏大辉煌之峰巅。唐长安,就这样成了类似某一个丰美、灿烂之秋的记忆符号,镌刻在了恒久的时空之间。氏族晚期,出现了都邑即城市。摩尔根所说的都城是“用土坯和石头盖造的群宅院,有似于一个碉堡”,中国原始都邑的城垣则是由夯土板筑,就是说只是一座土城。从炎帝的姜城堡到黄帝“邑于涿鹿之阿”,到周都于邰、秦定都咸阳,华夏文明的足迹转了一大圈,又回归黄河流域的最大支流渭河之滨。到了唐朝,是第十个朝代在这里建都,前后历时一千零六十二年,创造了千古的光荣与梦想。关中自古帝王都,咸阳原上埋皇上,说的是一种地气,一种文脉。完美的“京样”《诗经》说“询美且都”,都,闲雅也。一个国家的政治中心,宫殿壮丽,人才荟萃,物品丰备,极尽富丽堂皇。一说“都就是头”,头是人的中枢神经。“城,盛也,盛受国都也”。大,是一种理想和象征。论面积,唐长安城相当现在明建西安城的七倍左右,比同时期的拜占庭都城大七倍,较巴格达城大六点二倍,居当时世界名城之冠。唐长安城之大,已经大到了超乎需要的地步,城西北部成为外围地,可以耕田。中国都城的传统规划思想,源自周礼:“匠人营国,方九里,旁三门,中九经九纬,经涂九轨,左祖右社,面朝后市。”以王宫为中心,将一个城市的行政、宗教、经济中心分开,足见以功能区分的原则。王宫的核心位置体现出君主的权威性,而前朝后市的规划则代表儒家先义后利的理想。从风水角度来看,唐长安宫城、皇城、外郭平行排列,以宫城象征北极星为天中,以皇城百官衙署象征环绕北辰的紫微垣,外郭城象征向北环拱的群星。长安城中东西、南北交错的二十五条大街,将全城分为一百零八坊,其象征寓意是恰好对应一百零八颗星曜。南北排列十三坊象征着一年有闰,皇城以南的东西各四坊象征着一年四季。太极宫是长安第一处大的宫殿群,三四十座宫殿,构成一组富丽堂皇的建筑景象。其中一座称“镜堂”,用铜镜三千片,黄白金薄十万番,世称其丽。位于丹凤门正北的含元殿是大明宫第一大殿,也是当时整个长安城中最宏伟的宫殿,殿基高四丈多,龙尾道的修筑更映衬出它的高大雄伟。但也因这条道坡长阶高,成为年迈大臣朝见之畏途。大中十二年正月,宣宗在含元殿卜尊号为“圣敬文思和武光孝皇帝”,当时太子少师柳公权年已八十,从坡下步行至殿前,力已委顿,误听封号为“光武和孝”,结果被御史弹劾,罚了一季的薪水。据说,这是如履薄冰的几朝元老的柳先生一生所犯的唯一的错,真的不容易。兴庆宫曾是唐玄宗作太子时的宫殿,登基后改建为皇宫。占地两千亩,为北京故宫的一倍。玄宗与杨贵妃常年在宫内享乐,诗人李白、梨园长李龟年曾分别应邀入宫作寿演戏,日本遣唐使藤原清河及留学生阿倍仲麻吕也来过这里。在离宫园林建筑中,华清宫皇帝莲花汤是用莹彻如玉的范阳白石所砌建的,并以石梁为顶横亘汤上,与古罗马沐浴石构建筑相似。中国城市,由氏族聚落的城堡开始,在隋唐达到了高峰。论规模与设计,格局和气派,称得上中国建都理想的完美“京样”。东市与西市唐长安城的东市、西市,是最大的商业设施与机构。二市各占两坊之地,分别在轴心朱雀大街之东、西第三街,形制为方形,面积约一平方公里。市周围筑墙,每面各开一门,内设井字形街道,将市内分为九区,每区四面临街,各种行业的店铺临街而设。市是商业区,所居主要是商户,有邸、店、肆、铺、行等。肆店名称一般是卖啥称啥,如酒肆、茶肆、肉肆、卜肆、书肆,也有如鱼店、油靛店、法烛店、珠宝店、瓷器店,绢行、帛行、衣行、药行、铁行,波斯人做买卖的地方就叫波斯邸,也有以店主姓氏为名的。有旅馆、钱柜,有木头市,有买卖驴、马、家禽的,有兽医,有出卖劳动力、买卖奴婢的,也有殡葬凶市。西市还有手工业作坊,烧炭曝布商、善射人、杂戏艺人等。仅东市内货财有二百二十行之多,四方珍奇,皆所集积。两市四周各坊和城门附近及大明宫前各坊,也是“一街辐辏,遂倾两市”。坊内有巷,巷内有曲,店铺遍布市外坊曲,流动小贩推车串坊,煞是热闹。市从都城伸延到周边州县,以至天下州县,处处有市。每天明时,街鼓擂三百声,夜禁已解,坊市开启。市吏主掌财货交易、度量器物,辨其真伪轻重,抬高物价要受到处罚。街市商业空间经常举行宣示活动,有贞观的迎经像和咸通的迎佛骨,有天门街的祈雨,有贵族官僚和民间的迎亲、送葬车队“徒以炫耀路人”,有奢靡之风的侈丽眩目。还有公众性的徇刑,先在皇城内左献庙、右告社,然后游行至东、西市示众,再押到城西南隅独柳树问斩。万国来朝唐长安城是最大的商业都会,多元文化交相辉映。长安是丝绸之路的起点,西去可通西域、中亚、波斯和欧洲,不少地方置商馆并设互市监,如广州设有市舶司掌管对外贸易。全国设官驿一千六百三十九所,形成了长安城与全国和世界各地多元经济文化繁荣的局面。《旧约圣经》有“用丝绸为衣披在你身上”,有丝绸就会知道中国,知道长安。作为东方大帝国的都城,唐长安站在丝绸之路的这一端,吸纳了一个更辽阔更新奇的世界的营养。以亚历山大里亚命名的新城七十多座,从地中海滨一直延伸到阿富汗和印度边境。如今天的赫拉特、撒马尔罕、马里等,原先都是丝绸之路的重镇与要道。于是,东起日本、西到罗马或拜占庭、南到印度、北至流鬼的各国使臣纷纷来朝,唐长安成为文明世界的中心。许多国家都前来进行贸易和文化交流,万国来朝,城中置鸿胪寺接待外国使者。唐朝威及西陲,中亚即以“唐家子”称呼中国人。长安有国学六馆,太学诸生三千人,新罗、日本皆遣使入朝受学。诃陵国的贡品为饮之亦醉的椰树花酒,赤土国则以甘蔗作酒,杂以瓜根。交趾进贡的龙脑如蝉蚕形,皇上唯独赐给贵妃一枚,香气彻十步远。朝鲜用马、布、纸、墨、笔和折扇,换取中国茶叶、瓷器、药材、丝绸和书籍。日本孝廉天皇向鉴真和尚表示:“江山异域,日月同光,以唐为范。”鉴真说:“中华文化,两国共享。”然而唐长安的制度文化不输入只输出,如日本大化改革后,仿效或原样照搬了唐朝制度。有一句俗话说,条条大路通罗马。最早也许是从唐长安人说出来的,是站在长安的角度环望周围时说的,从外围说也就是条条大路通长安了。当时罗马的纺织业很发达,有一位外国学者风趣地说:“中国人从大秦买回来的正是这种经罗马加工的丝绫,他们的完全没想到竟买回了自己的丝绸”。长安、洛阳显然是交付了高昂的加工费。海纳百川唐长安兴盛时,世界上只有阿拉伯帝国与之并存,印度的佛教文化是由唐朝扩大了影响,文化统一并兼容,儒、佛、道并行。长安寺观林立,著名佛寺有大兴善寺、大慈恩寺等。玄奘自贞观元年从唐长安城出发,至十九年西行取经归来,唐太宗令宰相率朝臣远出迎接,并在洛阳接见玄奘,进行了中国佛教史上著名的一次译经活动,并建造大雁塔收藏经典。长安在天文学、算学、医药学、地理学、史学等方面有着辉煌的成就外,在文学艺术上更是光芒万丈。流传至今的两千多人将近五万首唐诗,是唐代社会人生的见证。诗仙李白从年轻时漫游天下,足迹遍历金陵、扬州、长安、洛阳等城市,被唐玄宗召见并任翰林供奉,因性格高傲,尽管在长安只住了三年就离开了,但却成就了他伟大的诗名。诗圣杜甫在洛阳参加进士考试时没有及弟,为实现致君尧舜的理想,于天宝五年来到长安城待了十个年头,曾受到玄宗注目,只是获得一个掌管兵甲器仗及门禁锁钥的小官职,却写下了不朽的壮丽诗篇。宫殿门堂莫不有画,明堂、兵书莫不有图,书法融合南北,书体繁茂。吴道子有画圣之称,在长安、洛阳的寺院里画了三百多间壁画。玄宗任命吴道子为内教博士,叫他去写生,回到长安后只用一天工夫,就把嘉陵江三百多里的风光全部画完了。反映在吃、穿、用、行、娱乐等日常生活消费方面,则是高质量高品位,极度奢华。饮食烹调品类增加,新的蔬菜和海产品进入,南方稻米在主食中占重要地位,豆沙和红曲初见长安。高足桌椅,不再举案齐眉。饮食方式上实行的是一种分餐制,这从韦氏宗族墓壁画饮宴图可以得知。曲江游宴,尤以开元天宝年间最盛,杜甫《丽人行》中,“长安水边多丽人”,“水晶之盘行素鳞”,正是帝王奢华筵席的情景。唐长安专设的礼席“举铛釜而取之”,三五百人的酒席可立即搞定。唐玄奘西行取经,也带回印度诸国的饮食习尚,如散步、淋浴、刷牙、刮舌、食前洗手,引进了胡椒、蚕豆、茄子、菠菜、酢菜、浑提葱。四夷宾馆荟萃,殊方异物聚合,长安胡化极盛一时,洛阳也是“家家学胡乐”。白居易在《时世妆》中很看不惯,但在“胡风”影响下,产生了新“华风”新的生活方式。周边城市群诺大的唐长安城依靠什么来支撑、维系?这与周边城市群的陆续兴起是密不可分的。陪都洛阳城始于周公的洛邑,后朝多所踵行,而唐代陪都最为繁华。武则天的周武政权独立行事,多在洛阳处理政务,想摆脱李唐王朝的国都长安。但主要是经济原因,洛阳地理环境优越。唐长安为解决都城中的军糈民食,除了在都城附近兴修水利,发展农业外,并开凿运河,使通往关东的漕粮运道不受阻隔。于是,咸阳和洛阳、开封分别成为水陆两种向外辐射的交通网的中心。唐初每年从南路运到长安的粮食也不过二十万石,后来达到四百万石。黄河有砥柱之险,而渭河又水浅沙多,船只运行困难,漕粮的不易到唐代灭亡都没有彻底解决。由于人口剧增,经由洛阳水路转运的粮食难于为继。而洛阳的漕粮运输,较长安就方便多了。关中若遇天灾,农产品不足以供给长安帝王宫卫及百官俸食之需时,则帝王往往幸洛阳,俟关中农产丰收,然后复还长安。西路上,从撒马尔干到长安,则是一个充满诗意的传奇。粟特人,史藉中称昭武九姓,以撒马尔干为中心的康国最大。从人种上属于伊朗系统的中亚古族,是控制陆上丝绸之路的一个骁勇的商业民族。粟特聚落也称胡人聚落,人数多于波斯人、印度人、吐火罗人,沿西域北道的据史德、龟兹、高昌、于阗经敦煌、武威、原州入长安、洛阳,或北上幽州。这便构成了一个由长安延伸到西域的丝路城市带,作为驿镇和贸易集散地得以繁荣。咸阳,是丝绸之路从长安出发后的第一站,大批商队要在这里打点长途跋涉的行李和牲畜,西去的官员们也在这里设宴送行。咸阳及沿丝路西行的回中道之醴泉、奉天、安定至凉州,南线之武功、秦州、金城等,因此成为重镇驿站和主要城市。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由长安穿越秦岭栈道的褒斜道、嘉陵道抵达汉江之滨的鱼米之乡汉中,经大巴山到成都,在汉唐称蜀道或山南驿道、陕川驿道,使黄河、长江流域两大文明得以交汇,中原与大西南得以沟通。唐长安对西域的用兵,与突厥、吐谷浑、回纥、吐蕃、西夏的战事,都与敦煌有着密切联系。莫高窟的佛教文化艺术圣地,在这一时期达到了顶峰。蚕不是用小米喂的公元二世纪的希腊地志学家写道丝绸,说是丝从蚕而出,却又误传说“养育它四年,用小米喂它,到第五年,知道它已活不了,就给它吃新鲜的芦草”,有意思,甚至有点荒唐。中国人最早对于来自罗马信息的反应是直觉的,友好地把罗马类比神州,“其人民皆长大平正,有类中国,故谓之大秦”。这是古长安对罗马的亲切呼应,东西方都市文明的呼应。这是同起自长安抵达罗马的丝绸之路相联系的,同路而至的还有印度、中亚、安息、阿拉伯,还有经汉唐长安联系更远的朝鲜、日本及南洋诸国。这是人类历史总格局中独一无二的文化之桥,是欧亚大陆间象征文明和友谊的丝带。张骞曾派副使到了安息国,尚不知罗马,班超却对丝路极西的庞大帝国寄予希望,派副使前去联络,为建交作准备。《后汉书》说罗马“宫室皆以水精为柱”,是指用玻璃与大理石镶嵌工艺。唐长安胡人移民众多,尽管具有东方建筑风格的独立体系,也吸纳了中亚、西亚和南亚建筑文化的因素。同时,唐长安的都城规划作为典范,也被周边政权和邻近国家所模拟仿效。如七世纪后日本兴建的藤原、难波、平城、长冈、平安城,渤海国龙泉府、显德府、龙原府城,以及中亚碎叶城、怛逻斯城。朝鲜高句丽、新罗时期的佛寺建筑结构、装饰艺术、园林景观,是唐朝的典型翻版。“唐样”,以至扩大到各国地方城市的建造。鉴真在扬州大云寺出家,巡游至长安、洛阳,决心到日本传教。五次东渡未成,双目失明,年逾六旬,后随遣唐史到达奈良,建立唐招提寺。吐蕃国都城逻些建筑汉式宫殿,文成公主“自唐召来木工及塑匠甚多”,其大昭寺、小昭寺保存至今。文化渗透与流播开放的唐朝,以追求新奇为时尚,关注异类文化,模仿改造和创新西方的优美器物,如角形杯白瓷狮首杯、胡瓶等。粟特商人是丝路上的贸易担当者和垄断者,许多舶来品,大到皇家猎豹、当炉的胡姬,小到宫廷贵妇人玩耍的波斯犬、绘制壁画的胡粉香料,都是从西方转运来的。粟特人安禄山尽管臃肿肥胖,却能“乃疾如风”地在小地毯上跳胡腾舞。粟特人能歌善舞,翻领窄袖的衣着影响了唐朝的风尚。安史之乱后,由于安禄山、史思明都是粟特人,在中原受到排斥而被分散汉化。文成公文出嫁吐蕃时,随嫁的礼物有小麦、青稞、蔬菜种子及药物、手工艺和耕作生产技术书籍。后又送去蚕种,派工匠传授酿酒和造纸墨技术。藏语中,至今称萝卜为唐萝卜。今柬埔寨“寻常人家盛饭用中国瓦盘,或用铜盘,往往皆唐人制作也”。中国酒曲的制作方法,也是经由朝鲜传入日本的。鉴真东渡带去的食物有脂红绿米、胡饼及豆腐制作技术,日本使团有专攻饮食的“味僧”。空海和尚在长安青龙寺学法,把面条引进到了他的家乡赞岐,带回茶籽种植茶树,日本饮茶之风由此形成。文化的渗透,物品的流播,使唐长安城与周围的世界融为一体。长相思,在长安“长相思,在长安”,“美人如花隔云端”,在浩如烟海的唐诗中,这样催人心肝的优美诗句不胜枚举。这千年的相思,会越过“青冥之高天”、“绿水之波澜”大梦长安。这是中国的也是世界的长安,是古代也是现代的长安。一座城市的生命,是在人类文明史的长河中兴衰沉浮的。长安的盛名源自历史的荣耀,那一去不复返的唐都城大景象,如今浓缩成了残存的古董和尘封的史册。同样的这块土地上的城市,现在叫西安,在传统与创新中生长。而时不时地梦回大唐长安,则是人们心头无法抹去的一个痛,一个永远的情结,一个令人怵心的春梦。对于以农业文明著称的国度来说,城市文化的力量,在不经意的一镐头下去就可以刨到的秦砖汉瓦和唐三彩上闪耀,于是,当下的每一缕阳光和空气,每一滴水,都有了令人动心的唐长安气息。据史念海先生考证,古都城历时之久首推西安为1077年,北京903年,洛阳885年,南京450年,开封366年,安阳351年,成都249年,银川226年,江陵224年,杭州210年。唐长安城与意大利罗马、希腊雅典、埃及开罗称为世界四大古城,但相对西方古典建筑学而言,唐代乃至中国古代建筑的完整理论体系还有待整合。现代中国城市如何吸收优秀传统,从而具有中国特色,走向世界,是一个美好的期许。“名花倾国两相欢,常得君王带笑看,解释春风无限恨,沉香亭北倚栏杆。”至今,唐长安兴庆宫遗址上的牡丹依然一年一度花开,是旧梦的挽歌,亦是当下春风舒心的歌唱?大凡识文断字的人,没有一个不知道柳公权的。一千多年了,是我们一直沿用的汉字的原因,使柳公权的名字始终伴随着我们的生活。汉字书写形式在不断演化,书家层出不穷,屡经大浪淘沙,柳公权却一直是后学们难以逾越的峰巅,只能谦恭地努力地接近他,写出植根于柳书的自己的字来。我作为古耀州人,对我们文化人的前辈柳公权,自幼年就有一种仰慕之情。文化乡土,在方言、饮食、风俗习惯诸多方面,像空气、阳光、水一样,给了自己最初的也是终生的物质和精神的滋养。“用笔在心,心正则笔正”,说的是写字,也是在说文章,在说为人处世,安身立命。这个道理,在传统文化的熏陶中,在宗法观念的传世家训中,在一代一代祖辈的叮咛中,影响了一个人的一生。所以说,柳书不仅是书体的意义,更是一种文化的力量。柳氏家族,在唐代人才辈出,显赫于世。处于长安城郊的京兆华原,也就是古耀州的地面上,也因此地灵人杰。柳公权、孙思邈、范宽、傅玄等文化名人,在古耀州的历史天空中如明星闪烁。在游牧文化部落与农耕文化部落接壤的黄土台原一带,经过几辈人入朝做官,进入主流或上流阶层的诸多方面的积累,才产生了像柳公权这样的一代大书家。天时,地利,人和,缺一样都不行。三十一岁进士及弟,到八十八岁去世,历仕七朝,官至太子少师,如此仕途通达的不倒翁似的元老,在历史上是少见的。他一生基本上是在皇帝身边度过的,大部分生活内容是为人书碑,少有仕途纠葛,潜心书艺,大器晚成,终是造就了独树一帜的书体,为后世之楷模。他的生命情调是静的,如同默默无言的土原,寂然守望的青山,少有喧哗的林中流泉。而他的灵魂,至今仍撞动着一代汉字书写喜好者的笔墨,像永远也开不败的花朵。柳公权不是一个写字匠,他的书才,还有他的诗才、学才,是非凡的。他研习儒学和庄子,对佛、道体悟颇深,一边是挥写,一边是神会,做了实在的事情,也慰藉了自己的心灵。他超脱世俗,甚至对钱财不屑一顾。这种德行和人品,都化在了柳书的风骨之中。柳公权二十四岁就开始书碑,五十岁前的作品多有仿王羲之等名家的书体,取其神而离其形。半百之后的《李晟碑》,开始有斩钉截铁的楷书面目。其遒劲丰润,秀中有雄,多是得之于颜真卿。六十岁后的《玄秘塔碑》,便一扫肥腴之气,突显骨力,快键爽利,以瘦硬清劲之线条,成就了柳骨书风。何为柳骨,是相对于颜筋而言的。善力者多骨,不善力者多肉,多骨微肉者谓之筋书,多肉微骨者谓之墨猪。点如坠石,是既有力,又秀气,而并非剑拔驽张。骨力如锥画沙,骨体如手足健朗,骨气是清而不俗。七十岁后,柳体书法再辟新境,敛才就范,以淡拙、平易、古雅见长,终归淡雅。如《高元裕》一碑,有龙跳虎卧之气,尤为完美。最后,柳书由怒张转入内蕴,达到了一种气韵的自然造化。柳书的行草书艺绝妙,如《蒙诏贴》,也称《翰林贴》,则意态雄豪,破空杀纸,别开生面。由于柳书有着作则立法的标准化价值,形成了同多异少的面目,也是理所当然的。因为柳书在中国书法中定型示法的价值,它早已从馆阁进入大众文化阶层。尤其是柳体曾经在科举中的应用,后来也成为人们最通用的习字法贴。柳书的现代意义,首先是它的认识价值,它是如何写好汉字的最基础的楷模。连最基本的一点一横一竖也写不好的半文盲,也敢凭着自个儿的性子胡乱画来,以书法家自居,并以此谋食,只能是欺世盗名。不会走,就敢跑,只能摔跟头。什么也干不好,想着书法好哄弄人,就凭着胆大,投机取巧,成了书法名人。只要是中国人,只要是认识汉字的,大多都能提起毛笔,在白纸上画出些墨道道来。问题是皇帝的新衣,说道书法的一些人,明明知道皇帝是光着身子的,却硬说皇帝的衣服漂亮,群体的无意识也就跟着说漂亮了。如果我们忘记了柳书,也就没有了汉字的标准,我们的书法艺坛和市场,也就成了无本之木,无根之花,更谈不上审美意义,也谈不上艺术商品流通关系中的真诚与信任。没有母本和血缘的遗传,你是谁,你的书法是什么,一个智力健康的人,没有谁会确认你的存在。柳书的现代意义,还在于它的应用价值。因为它的作则立法的书风,经过千年的实践积累,所谓的千锤百炼,柳书在汉字楷书上的范模性,已经在运用者中得到了信任。它是一个老字号,是一个金字招牌,是一个知名传统品牌,像一个恒久不衰的生命体,在应用中仍保持着它青春的活力。如今留给我们的似乎多是一些碑刻,但柳书的种子早已在中华文化的辽阔沃土上,开放着绚丽的花朵。随着文字印刷业的发展,从活字印刷到铅字排版,到今天的电脑汉字的应用,柳书始终是滋养、支撑、引领汉字成长演变的主要血脉、骨骼和灵魂。如今,电脑的汉字在不断孵化出各种各样的字体,呈现出形神各异的面孔和风格,但它并没有从书写结体上走出多远。正派,是柳书的品质,它以不变应万变,使多少时尚的变体花招都如同过眼烟云。柳书风格的汉字,依然占有众多的市场份额。说到柳书的审美价值,是它的现代意义的关键词。它是一种正美,不是邪美。是一种华美,不是丑陋之美。它是硬朗的美,不是柔软之美。它是雄媚兼得之美,不是有阳无阴或有阴无阳的美。它是站在前辈巨人的肩上显示个性的大美,不是无源之水的盲目张扬个性一味孤芳自赏的私美。专事书法的修行人,也许没有大的名气,没有借写字发财的好事,但他们的墨迹是有审美资格的。名气不是书艺的审美,在仕途或其它学科领域显赫的名人,有极少的具有天份的书法家,大多只是胡乱写来,借以唬人的。书法的审美价值,一是秉赋,二是技巧,三是机遇,一不小心就成了书法家。按说,在中国文人使用毛笔的漫长时期,因为其应用的要求,天长日久,有灵性的书写者便成了书法家。换句话说,没灵性的专事写字的人也只能是小匠人。书写工具的更换,有了硬笔书法,有了电脑码字快手,被遗弃的毛笔到如今渐渐成了文物古董。只要能够或者敢于提起毛笔的人,似乎就是书法家了。消费时代的返朴归真,或者欲望心理,书法的小道上突然洪流汹涌。是抢救传统文化,还是商品手段,鱼龙混杂,泥沙俱下,正是眼下的书法市场之奇观。其中有大美的书法家在,喧哗之象,古来如此。这样看来,柳书愈是显示出它恒久而崭新的审美力量。我为故地的柳公而自豪,为千载不朽的柳书而欣慰。一代书圣的故乡,正在复兴其物质环境,生生不息的土地,于精神上从来就没有消失过。有着6000年历史的半坡,该是西安这一地域文化遗存的长者了。他似乎白发苍苍,蹲在半坡上的晨光里,览尽一代又一代子民们生死交替的人间风景。半坡,是一个地形的称呼,由于它在文化遗址上的意义,稍有常识的人们一说到半坡,就自然会联想到人类新石器时代,联想到充满诗意的仰韶文化,思维便进入悠远时间里的那个让智慧萌芽的世界。除非他是一个粗人,提到半坡时会不知所云。如今,说到西安的历史名胜,会说兵马俑、大雁塔、古城墙、碑林,会说历史博物馆,还有这几年走红的大唐芙蓉园,而半坡在人们印象中,却有点像老亲戚一样疏远而不无干系。但半坡是根,而后才有了周秦汉唐的树干,有了今天的树冠和枝枝叶叶。我记得在读大学时头一回去半坡,一个在历史知识方面启蒙的学子与智慧启蒙的人类先祖晤面,我的崇敬之情,我的求知渴望,是可想而知的。如果在早先,只是一个种地的年轻劳力,对眼前的沟沟坡坡、窑穴土洞、陶片石块,是不会有多少兴趣的。在我大略知道了时间是什么、空间是什么,人是什么、自然是什么的时候,突然对眼前这些看似简陋无奇的东西产生了莫大的兴味,能亲手摸一摸这里的泥土,也似乎触到了6000年先民的体温,而有一种幸福和亲近的感受。当我们的心灵进入一个深邃的境界,那种精神上的阔大和丰盈,是比通常的物质占有更让人感觉美妙的。后来,我大概间隔十年八载地陪客路经半坡,又去会晤那些捕鱼、制陶、驯养动物的先民,就温习了一回学生时代的功课,会重新审视和判断自己当下所处的境况和生活中的疑惑。在半坡,我们明白了什么?从蛮荒走向文明的路,原来是从这里开拓并延伸的,原始文化的篇章,是先民们用勤劳和智慧书写而成的。从居住区、制陶区和墓葬区的规划设计看,先民们在早期的群聚中,已经对生活、生产以及生与死的事情想明白了,并且安排得有条有理。房屋的布局,壕沟的设置,明显是后来城池和都市的雏形。那些陶钵作为生活用品,生发出后来在工艺、形貌上不断改良的种种器皿。在生产用具上的石、骨、角、陶、蚌、牙等物什,开启了人类发展生产力的先河。陶片上刻划的符号,是最早的中国文字。能吹出乐曲的陶埙,至今在西安书院门的黄昏仍然听得到。爱美的装饰物,在半坡人那里已经是一些形状各异、功用齐全、材质不同的人工制品。与动物的相处,或家畜,或野生,是一种循环、和谐的状态,尽管遗留给我们的只是一些零碎的骨骼,却是一种化石般的纯粹的叮嘱。半坡,这个仰韶遗址的地名,兴许是天意,它居于半坡,人类原始文化的半坡。过了6000年,我们是否已经抵达人类文明接近坡顶的位置,乐观中不无悲叹。螺旋式攀升,还是大起大落,起点与终点的置换,有多少人类的子孙争论不休。人仍在半坡,人类仍在半坡。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