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你在复曰的晴空下署,靖挺是如此地完美。如果你的赞叹变成了对巳经过去的亿万斯年的时光的追溯,你还会发出这样的感概:这是一种近乎永恒的美,它属于另外一个世界,它飞翔在我们的面前是我们的幸运。  经过亿万年的漫长演化,不少古代昆虫已经绝迹了,更有不少昆虫与古代毘虫相比较已面目全非。但昆虫学家又经常以靖蜓为例:今天的靖蜓与古代留下的古靖蜓化石几乎一模一样,身体构造与体态均保留着原先的相貌。  因此,在当今世界上你我都曾因它萌发过好奇而有趣并伴随着童年,迄今仍然会不期而遇的靖艇-是这个地球上最古老的一种有翅类昆虫。这类昆虫曾经目睹了山脉抬升、海陆更替、恐龙出现后的不可一世和灭绝时的无可奈何,也目睹了人类的诞生。  所见太多了,靖蜓就不说话了。  人完全有理由说,绝大多数动物是在进化过程的变化中生存下来的,但是靖蜓的基本构造却在3亿多年中没有发生任何根本性的变化。  如果出现靖蜓的3亿多年前蜻蜓就是这样的,确实又何必进化?你进化什么呢?  神奇是初始给定的,不是进彳匕而来的。  那么又是谁在初始给定的呢?  教科书上说,哪里有沼泽,哪里就有蜻蜓,此言不假,地球上的沼泽湿地是靖蜓的摇篮,也是它们最喜欢的生存游历之地。它们钟情潮湿但也酷爱阳光,如果不是潮湿和阳光,靖蜓翅膀漫长的飞行历史早就结束了。恰恰又是潮湿与阳光为蓬勃生长的万类生物不可或缺其一,因此,靖蜓又是大自然生态完整的飞行着的美昉的标志。夏日中午的太阳下,哪里靖蜓成群结队地飞翔起落,哪里便是林草繁盛、流水充盈之地。  婧蜓的一般状态所给人的至深的印象,是它在骄阳下的飞行姿态,它所选择的是连甲虫也到树叶下遮阳的时刻。不过蜻蜓在空中展现优雅与美的姿态时间是短促的,仅仅是这一只蜻蜓2?3年的生命中的几周的中午而已。当然,靖蜓非常珍惜这可以展现自己生命之美的一点点时间,即以飞行技巧论,它在飞行过程中便表现得淋漓尽致了:它在空中急停,突然掉头向后飞,紧急地垂直起落、飞行,又突然加速猛冲。你看蜻蜓们在空中飞舞、追逐、嬉戏,无不身怀绝技。论速度,靖蜓每小时40公里的速度和每秒40米的冲刺速度在整个动物界来说都是不错的成绩。不要以为靖蜓的飞行能力如午后的阳光一样匆忙短暂,有些蜻蜓能够数小时或者一整天以每秒30~40次的频率扇动翅膀飞行,甚至能长途跋涉,飞越几千万公里。当然它们得具备一定的物质基础每小时必须捕捉40只苍蝇或上百只蚊子,这样才能有足够的能量保证飞行。  很难说蜻蜓是最好的飞行器还是最好的飞行师,甚至不能说最好而只能谓之神奇。所有的神奇只是因为:每一只蜻蜓都有一个发达的气囊,两对翅膀都由各自独立的、强韧而发达的肌肉群控制。前者贮有空气,可以调节体温、增加浮力,因而它能自如地停留在空中,后者使翅能快速扇动。蜻蜓那两对膜质的翅膀上布满了纵横交错的翅脉,使它的翅轻巧又结实。翅的前缘有角质加厚形成的翅痣,可别轻看了这小小的翅痣。蜻蜓只有0.005克重的翅膀每秒要承受次的振动,要不是翅痣的减振功能,那么它的飞行就像风中乱抖树叶,全然失去了从容优雅的姿态。婧蜓的头部永远保持着水平飞行姿态,头部后面的纤毛则像感受器一样监控着翅膀与身体的位置,并且在飞行过程中及时地予以校正。  对了,有人说靖蜓的眼睛也许是昆虫世界里最美的眼睛。那眼睛覆盖了蜻蜓头部的极大部分,而且可以转动,使它的视野所及达到左右180度、向上70度、向下40度的空间范围。科学家告诉我们:靖蜓的每只复眼里约有1万~18万只小眼睛,是其他昆虫的10倍。不管它飞行多快,那怕是瞬息间即过的小虫,都能在它的复眼中形成清晰的图像。  靖蜓繁衍后代的方式很浪漫,也很壮观。它们或在空中交配,或在水上交配。水上交配是从雄婧蜓寻找雌蜻蜓开始的,这是这一对蜻蜓生命的重要阶段。雄蜻蜓紧紧抓住雌靖蜓的头部,雌蜻蜓则把自己的身体弯曲成一个漂亮的交配环。它们拥抱在一起,忽而停落在一叶水草之上,忽而又腾空而起自由自在地飞翔这是阳光下最奔放、最动人心魄的一场生命之舞它们的激情之后的几个星期,便是生命的终结。生命之舞也许这都是人的感慨,与靖蜓无关,对于它们来说活着和死去都是美丽的尤其在飞行和繁殖阶段。一旦精液传输到卵上,雌蜻蜓便不再缠绵而当即离开雄靖蜓,并开始向水里甩卵。蜻蜓点水是极富崇高使命感的,即每一次点水时便产出卵来。每一种靖蜓的布卵方式都不一样,但雄蜻蜓却都会不离左右保护雌靖蜓的产卵作业。  这时候,新的生命故事又开始在泽地水洼中演绎蜻蜓一生中的90呢的时间都在水中作为幼虫度过。单看水中的那些蜻蜓幼虫,你丝毫看不出它们是靖蜓的孩子弱小、赤裸,只能用丑陋来形容。丑陋和生存能力似乎没有什么必然联系蜻蜓的幼虫在水中一天天成长。  蜻蜓幼虫的嘴有一个很特殊的装置脸盖或称假面,是由下唇特化形成的捕食器官,非常灵活,能迅速伸展,捕获猎物,其末端装备着一对能活动的钩子,异常锋利。当接近猎物时,这对钩子迅速钳住猎物,脸盏缩回,钩子将猎物送进口中--年中大约3000多只蚊子的幼虫就是这样被消灭的。  幼虫还得想方设法保护自己当危险来临时,它平时用来呼吸的直肠鳃便将进入体内的水迅速挤压出来,利用反作用力将自己弹射出去。这种逃逸办法用来对付斑蝥、水边蚂蚁、龙虱、蝎蝽等可能会偶尔奏效,对于鱼和鸭之类的庞大天敌,它们只能凭侥幸逃脱。蜻蜓大概在几亿年前就料想到了这一点,所以它们产下足够多的卵,以保证即使是残留、数量也足够可观的蛹能够迎来展翅飞行的那一刻。  飞蛾与蝴蝶等其他昆虫也要经过从幼虫到成虫的转变过程,但蜻蜓的独特之处在于:它的蛹没有休眠阶段,当它作好了蜕去最后一层皮并成为可以飞行的空中生物的准备之后,它必须在极为精确的时刻离幵水面通常是在清晨这也是一个特别挑选的时间鸟类等捕食者尚未醒来之际。  那不起眼的原先一直在泽边沟旁的泥土中的蛹,所包含的是折鲞着的精巧的翅膀。当蜻蜓的其他部分已脱出时,翅膀还包在保护性外壳中。蜕变的最后,3亿多年前就设计好的四只娇嫩的翅膀开始舒展。美丽的翅膀首先是有力童的翅膀,依稀可见的翅膀富有弹性和伸缩性,一只打出去之后收缩不回来的拳头是没有力量的拳头,靖蜓的翅膀不是这样的。刚刚展幵翅膀的靖蜓还需耐心等待,等到翅膀更加成熟,等待的日子它们裸露在阳光下,那是阳光的洗礼。  新一代的靖蜓就要飞上蓝天了。  你在夏日的晴空下看,靖蜓是如此地完美。如果你的赞叹变成了对已经过去的亿万斯年的时光的追溯,你还会发出这样的感慨:这是一种近乎永恒的美,它属于另外一个世界,它飞翔在我们的面前是我们的幸运。  靖蜓给人类的何止是美的享受?  认真地思索婧蜓的每一个人都不能不想到大地的现实,因为城市化及耕地的紧缺,这个世界上的沼泽湿地正在迅速消失中,另外一些至今还在的河滩浅水地带也已经被污染了。靖蜓离不幵水洁净的水,沼泽湿地的浅水。倘若地球上再也没有靖蜓的寄身之地,这个星球上最古老最美丽的翅膀从此折断,对人类而言又意味着什么呢?  靖蜓从远古飞来。  从远古飞来的婧蜓啊,你听见它带给我们的启示了吗?你们要爱护任何一处荒野或沼泽,那是大地的一部分,所有的神圣都不在高楼大厦中。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