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孤独告别  每一次当我从森林出来,告别那些蚯蚓、甲虫、啄木鸟和蓝鸟以及愈来愈难得一见的熊或者野猪时,我都会轻声地说:再见,朋友们!没有一条蚯蚓会从它们耕耘的松土中探出身来,没有一只昆虫回头瞧我一眼,没有一只小鸟祝我一路平安,我能感觉到的是巨大的森林中的孤寂。  中国西南边境莽莽苍苍的原始森林中:1995年11月11日,国家禁猎的大新县弄梅山中,一个靠近深涧的溶洞外面有一堆红黄色的排泄物,偷猎者面对这堆排泄物欣喜若狂。他伸手触摸之后感到了湿润且尚有余温,于是便一声长长的唿哨招来两个同伙。他们凭着多年出没山林偷猎的经验断定:连日追踪的黑叶猴就住在这溶洞里,而且很可能不是一只而是一个种群。天黑之前,外出觅食的黑叶猴便会回来,那是它们的家。  3个偷猎者隐蔽在巨石后面。  当冬日的最后的阳光在峭壁顶部继续西沉,但还在峭壁的背面迸发出光芒时,猴群劳碌一天平安愉快地回家了。它们走在它们熟知的这条小路上,它们已经看见那个溶洞了,吱吱呀呀地说到家了时,枪声响了!3个偷猎者扛4只黑叶猴趁着夜色往山下疾速而去。  黑叶猴又叫乌猿,在我国仅分布于桂西南的大新、宁明、龙州等县。此猴通体乌黑发亮,为猴中珍稀。到20世纪80年代末,黑叶猴庞大的种群和数量已经锐减至濒临灭绝,并且彻底从山下农民的视野中消失了。几十年的滥捕偷猎和生存环境的日趋恶劣使剩下的猴子匿居深山老林,在节节退守中惶惶不安。它们并不知道自己已是名列国家一级保护的珍稀野生动物,它们只知道枪口仍在瞄准自己。  1995年5月22日傍晚,从边城凭祥幵往南宁的一辆长途班车在宁明县被拦截,由陇瑞、弄岗两个自然保护区派出所的检查组登车检查。车顶的帆布下除了巨蜥之外全是被宰杀的禁猎野生动物,计有:巨蜥22只,穿山甲17只,大杂龟84公斤,給阶212.5公斤。巨蜥是国家一级保护、世界濒危禁猎的野生动物,在中国却独独禁不了,时有捕杀,甚至在边埦集市上奇货可居待价而沽。它形状怪异可怖,却肉质鲜嫩、斑纹美丽、皮张坚韧,因为其价值不亚于黑叶猴,暴利之下的暴徒便铤而走险了。  更让人心悸的是1995年10月,一支由60多条汉子组成的讨伐军从广东顺德、怀集等地出发,浩浩荡荡开进广西横县的附城、校椅、云表三镇,开始对南来郁江平原越冬候鸟的剿杀,以铁砂枪、网具,先是铁壁合围继而野蛮捕杀南来不久正待休生养息的山林珍禽。这大群的候鸟对郁江的山山水水并不陌生,每年的越冬生活也温暖平静,哪知道连续3天的血腥屠杀突然降临到了它们的面前。惊慌失措而又逃生无路,1万多只黄朐鸦、池鹭等珍稀的和不珍稀的鸟类,惨死在人的淫威之下。  一个鸟类学家说:这完全是一场战争。而且是绝对由人发动的不义的战争。中国西南边境被称为野生动物的王国。这个王国在偷猎者的闯入、捕杀之后,已经摇摇欲坠。与滥伐森林,污染河流、大气一样,人类在毁灭别的生物并破坏了赖以生存的环境之后,正走在日益艰难的孤独之路上。人类对大自然征伐的每一次成功,都只是达到了人的一己私利的目的而已,其结果远不是胜利而是从失败到毁灭。  对这个在中国无可替代的动物王国的围剿,自20世纪80年代以后直到今天,大有不把它摧毁决不罢休的态势。广西南宁地区的不完全统计说,仅1995年上半年,宁明等5县市收缴国家一级野生动物188只,二级保护的1150只。仅弄尧一个边贸点,一年中走私野生动物13.2万只!哪一种动物最值钱,哪一种动物就最该死。一般来说最值钱的又都是濒危物种。人类中的一部分下定决心在金钱的驱动下,要让黑叶猴、巨蜥们灭绝,看来是无疑的了。  这个世界上的人也正在为野生动物而争吵不休。  一北一南,一边是富人,一边是穷人,把地球村吵得热火朝天。发达国家说,地球上的物种正在迅速减少,它们要求发展中的、贫穷的邻居立即停止捕杀野生动物,并实行封闭式保护。发展中国家对那些富国说,他们最迫切的问题是人要吃饭,儿童没有起码的营养,以野生动物换取外汇实乃不得已而为之。阿根廷的一位省长说:对我们来说最迫切的问题是吃饭穿衣,而不是饿着肚子看护一个世界动物园。印度孟买克劳福德市场,你可以买到地球上生存的任何飞禽走兽,不论它们如何处于濒危灭绝的境地。在克劳福德,金钱把所有的国际公法和人类良知公然践踏在光天化日之下了。恒河啊圣河,该怎样去洗涤这样的人群的灵魂呢?  在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的市场上,部分野生动物标价如下:  火烈鸟,550美元1对。  美国蓝猴,400美元1只。  多卡斯羚羊,1300美元1只。  幼豹,4600美元1只。  美国是非法野生动物最大的销售市场。每年仅从墨西哥非法进入美国的野生鸟类达10万只以上,其中大部分是鹦鹉,还有北美红雀、鹰、绿樫鸟、金翅雀和鸽子。在波哥大市场上10美元一只的黄鹋鹁,在美国标价1.5万美元。  我们并不知道,而非此道中人也很难想像的是:从台北到里约热内卢,从波哥大到布拉格,―张巨大的充满着高科技含量的野生动物走私贸易网络,繁荣而缜密。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正是这一张金钱编织的网络,实际上笼罩着地球上所有野生动物,并且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它们的命运。在这网络里每年成千上万的野生动物被捕捉或处死后剥皮,然后由无所不在的中间商转手到国际动物贩子手里,再通过现代化的空港、海港运往沙特阿菝伯、、德国、法国、美国和日本,进入宠物商店或别的市瑤。最后便是讨价还价、拍肩膀、开支票了。  与此同时,新一轮的捕杀已经开始。  这是一张怎样的网啊!也许我们只能这样解释:它十分典型而具体地标志着工业社会中人类的意识趋向和生存处境,金钱之网正在取代生命之网。在更宽泛的层面上,即便不去谋杀野生动物的人,也只是在为金钱而活着不再是为生命而活着。所有网向动物的网,最终都以网杀我们自己的灵魂而宣告结束。  我知道了,我真不想说却又不能不说:人类已把大地之上的森林变成了绿色集中营。无疑,人类也在走向最后的孤独中毁灭自己。  回首,挥手,我将与谁告别呢?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