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都说,这是一片寸草不生的土地,仿佛空旷和苍凉,就是它的写照。唐人王之涣便吟道:“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  春风不度玉门关啊……  那个也曾将脚步送到过这片土地上的王翰更绝,竟说:“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葡萄美酒都有了,居然又醉卧沙场君莫笑。  大约正是因为他们的缘故,这一片土地,就显得格外苍凉,也格外悲壮。血和泪,便成了这片土地世世代代的主题。  然而,这一片土地,又是那么的富饶,那么的多情,仿佛每一块石头,都含着一个动人的传说。于是富饶与贫瘠,粗犷与多情,就成了关于这片土地永远的争执。  这片土地叫凉州。  古书上说,西出长安,千二百唐里,黄河远上白云间,有好大的城池,便是凉州。司马光也写文章说,从安远门以西,西尽唐境,一路上桑树遍野,胡麻翳垄,每隔不远,就有惹客吃酒的青旗幌子;天下最精悍的河西节度兵马,用日行五百里的骆驼传送军报……  史书记载,公元前121年,汉武帝开辟了河西四郡,即武威、酒泉、张掖、敦煌四郡。武威,即武功军威之意,因此而得名。当时武威郡领姑臧、张掖、武威、休屠、揟次、鸾鸟、扑擐、媪围、苍松、宣围等10县,治所在姑臧。元封五年(公元前106年),分天下为13州,各置一刺史,史称“十三部刺史”。武威郡属凉州刺史部,凉州之名自此始,意为“地处西方,常寒凉也”。三国魏黄初元年(公元220年),魏文帝置凉州,一直到西晋,姑臧均为凉州治所。东晋、十六国时期的前凉、后凉、南凉、北凉及唐初的大凉,都曾建都于此。  地处西方,常寒凉也。原来它寒凉啊——  不只是寒凉,狼烟,烽火,战乱,地震,老天爷把所有的灾难,都降临到了它头上。这片土地,还有这片土地上的人,竟然就给存活了下来。  到了这一年,这片土地居然又奇奇怪怪富饶了起来,居然就成了聚宝盆。一种种稀奇古怪的草,生长在了这片土地上。然而,灾难也随之而来……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