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俞陛云俞陛云(867—95浙江德清人。著有《唐五代两宋词选释》、《诗境线说》等。  西湖雅言节选西湖山脉,自天目山来,旧传谶记有云:“天目山乘两乳长,龙飞凤舞到钱塘;海门一点巽峰起,艽百年间出帝王。”钱武肃王有国时不欲其语闻之中原更其末句为异姓。苏东坡作表忠观碑特表其事,首曰天目之山苕水出焉龙飞凤舞萃于临安。”即用谶语也。  宋绍兴淳熙之间颇称康裕,君臣耽乐湖山,无复新亭之泪;故林升有“暖风熏得游人醉却把杭州作汴州”句,论者遂以西湖比西施之沼吴。张志道诗云:“莫向中原夸绝景,西湖遗恨是西施。”为南京慨也。  西湖游船大小皆黑色犹是南宋遗制,望之点点,如黑鸬鹚。见明王稚登《客越志》。  元至正间,西湖冰合人在冰上行走,故老云六十年前曾有此异。见《委巷丛谈》。  楼攻媿《观西湖竞渡》诗二分烟水八分人。”想见当时竞渡之盛。  西湖雪景最佳凌云翰有雪湖咏曰灵鹫雪峰、冷泉雪涧、巢居雪阁、南屏雪钟、西泠雪樵、断桥雪棹、苏堤雪柳、孤山雪梅见明田汝成《熙朝乐事》。  西湖竞渡宋时最盛自二月八日为始而端午尤盛是日画妨齐开游人如蚁,龙舟六只俱装十太尉七圣二郎神杂剧饰以采旗锱伞花筋、闹竿鼓吹之类。守在一清堂弹压立标竿于湖中,挂锦采银碗、官楮,以赏捷者。有一小节级披黄衫青帽,插孔雀尾,乘小舟横节杖取指挥,以彩旗招诸舟,金鼓齐鸣分为两翼远近排列成行。再挥以旗,诸舟竞发,先至标所者取赏声喏而退,余舟皆犒以钱。  南渡以后,都城自收灯节后贵游巨室争先出郊谓之探春,至禁烟节为最盛等于端午。龙舟皆彩旗金鼓,交午曼衍,粲如织锦。内有经御前宣唤者,锦衣花帽,自别于众。京兆为立赏格,内挡贵客赏犒无算士女两堤骈集几无置足地。水面画楫比栉,亦无行舟之路欢歌箫吹之卢振动远近。至午则诸只皆至里湖,傍晚泊断桥,千舫骈聚,粉黛罗列,桥上少年,放纸鸢以相钩牵,线绝者为负。爆仗起轮走线之戏,多设于此。至月上渐散,绛纱笼烛,车马争门而,日以为常。张武诗云都城半掩人争路,犹有胡琴落后船。”盖纪实也。  西湖搜名虽盛于唐然题咏自白舍人、张处士外不多见惟杜荀鹤、方玄英、温卿诸诗称赏之。杜诗云两岸雨收莺语柳一楼风满角吹香。”方诗云云藏吴相庙,树引越山禽。”温诗云钱唐湖上春如织渺渺寒湖带晴色。”皆言其风物之胜也。  于忠肃公祠墓在南山易代后过者咸深敬仰其断简残篇,流传人,如“谢客只容风人户卷帘时放燕归梁。”“萧涩行囊君莫笑,独留长剑倚青天广“风穿疏牖银灯暗月转高城玉漏迟。”“岸帧耻为寒士语调羹不用腐儒酸。”“渭水西风吹鹤发严滩孤月照羊裘。”“一团清气难随俗,数瓮黄齑足养廉。”其孤介之操闳雅之才,咯见于诗,不仅诗以人重也。  西湖游船之命名,有以姓者有以形者,有以色者有形色杂者。朱竹坨有《说舟一篇历樊榭增益数十事为《湖船录》。  杨铁崖首倡西湖竹枝词和者数百家颇有佳句;惟崑山郭义仲以吴中柳枝词答之,因賦诗云说与钱塘苏小小,柳枝愁是竹枝愁。  宋时新年灯火最盛,鳌山灯品,以苏灯为最,其圈片大者径三四尺皆以五色琉璃造成山水人物花鸟福州之白玉灯晃耀射目,新安所进,圈骨皆琉璃号无骨灯。西湖诸寺皆张灯,明星万点,照權湖山,以三天竺灯为尤盛。宫禁所賜贵挡所施,备极新奇,都人群往观之,妇女盛妆出游衣皆尚白因灯月所宜也。  西湖才女之著名:曹妙清,字比玉号雪斋。能鼓琴,行草书皆有法度。事母至孝三十不嫁风操可尚。张妙净,字惠莲号自然道人。初居西湖晚居姑苏之春梦楼。皆一时名媛。与杨廉夫为文字友曹尝和其竹枝词云“美人绝似董娇烧家住南山第一桥;不肯随人过湖去,月明夜夜自吹箫。?张诗云?忆把明珠买妾时,妾起梳头郎画眉;郎今何处妾独在怕见花间双蝶飞。”二人之风致可想。廉夫答妙淸绝句云红牙管蒂紫狸奄雪水初融玉带袍;写得薛涛萱草帖西湖纸价顿能高。”玉带袍者曹氏佳砚之名,去萱草帖者状其孝也。  宋时西湖之“苏堤春晓”等十景已盛传于时,帅参王洧有西湖十最七言绝句章,颇工。后之作者,以千百计。  恽南田题《西湖夜泛图云:“湖中半是芙蕖人在绿云红香中来往,月光与水相涵若一片碧玉琉璃世界,拍洪崖游汗漫未足方其快也。”见南田画跋》。  钱竹汀有游湖上诸刹怀古德诗;如虎跑寺之寰中法相寺之行修,灵隐寺之慧理凤林寺之道林皆高僧也。见潜研堂集》。  贾似道葛岭园林有在山椒者,题曰“风月无边”。见《齐东野语。西湖诂经精舍之第一楼,有额题“风月无边”为彭刚直公所书光绪间毁于火今知者鲜矣。  宋时西湖亭榭寺观所画山水多萧照、李唐二人之事。萧在太行山为盗一日掠行客遇李唐囊皆画具,叩其名乃夙慕之。萧照遂弃盗从,李尽以所学授之。  高彦敬字房山。尝游西湖,见素屏雅洁乘兴画奇石古松后数日,赵文敏见之为补丛竹。后虞文靖題诗其上云广不见湖州三百年,高公尚书生古燕,西湖醉归写古木,吴兴为补幽篁妍。”  天竺寺僧若芬,善山水,求者日众。若芬曰世闸宜真不宜假,如钱塘八月潮,西湖雪后诸峰,极天下伟观二三子当面蹉过,却求玩老僧数点残墨何耶”其时净慈寺僧惠崇善山水,六通寺僧梦窗善龙虎猿鹤芦雁长庆寺僧怠舟善小竹,虽千百成林而不见冗杂。上天竺僧仁济字学东坡竹学俞子清,梅学杨补之,自云用心四十年作花圈稍圆耳3胜地名蓝高僧辈出不易得也3  游宴最盛者为涌金门北之丰乐楼以其舟车均便也建于淳祐九年瑰丽峥嵘俯瞰平湖千连环,一碧万顷柳汀花坞历历栏槛间。游桡冶骑,菱歌渔唱往往会合于楼前。至元末始毁。踞湖山之胜极士女之娱者垂二百年。  唐长庆初,禅师圆修居于定业院,栖息松上有鹊巢其旁人鸟相忘人遂呼为鸟巢禅师。白乐天守杭往参之,曰:“大师所居甚险。”师曰广太守险。“白曰弟子何险之有”师曰心火相构识浪不停得非险”乐天深服之。旧名来鹊寺,明宣德间改建凤林寺圆修骨塔存焉。  湖群山其岩穴幽深者如金鼓洞,以伐石者闻其下有金鼓声得名。黄龙洞以松上有婉蜓物其气勃然而黄故名黄龙。他若紫云、烟霞诸洞,皆天然石穴莫洋其始自何年。惟北山之栖霞洞在妙智庵左地多怪石,隐翳榛莽中宋贾似道见而异之命施畚插剔幽而,见益奇邃其中穹然如夏屋双石相倚为门,风从雒掰而出寒栗不可久留。仰视左穴有四五通明大者圆径丈许,山中诸洞惟此洞以人力搜剔而出也。  西湖莲花有红白二种,白者香而结黐;红者艳而结莲。翟宗吉诗云画阁东头纳晚凉红莲不及白莲香。”者是也。  西湖所产菱芡之类两角者为芰,四角者为菱。红者皮薄而鲜美东坡诗云乌菱白芡不论钱。”但乌菱老而沈泥者頗不佳,不若改乌菱为红菱,于西湖更切。  金鱼宋初甚少,至南渡始盛。西湖南屏万工池有金鱼,东坡诗“我识南屏金鲫鱼重来抚槛散又余。”其后惟玉泉最盛大者长二尺。吴山大井中有金鱼数十头父老云已一二百年从无施食,兼以寒泉阴窦仰蔽天目,而久久犹存,殆神物也。  孤山梅花以林和靖著名然唐时孤山有梅花,白乐天忆西湖梅花齐萧协律》诗云广三年闷闷在余杭曾与梅花醉几场。伍相庙边繁似雪,孤山园里丽如妆。”则唐代已见赏于名公矣。  丙湖白梅外,更有红梅、腊梅皆见东坡诗。腊梅色黄白酷似蜜脾,檀心为上磬次之,花小而香幽淡。东坡诗云“万松岭上黄千叶玉蕊檀心两奇绝。”但花时已叶落不知何以云千叶也。  世所奉观音,多作白衣大士像惟西湖有黑观音堂,在集庆寺之东。弘治间太监张庆游山至此,见黑衣女子行人此庵,索之不见,见座中有黑漆观音礼拜而去。自此香火遂盛。  杭州内外及湖山之间,唐以前为三百六十寺钱氏立国宋代南渡增为四百八十寺,海内都会寺院未有加于此者。僧之派有三曰禅、曰教、曰律,今之讲寺,即宋之教寺也。中天竺寺为禅院十刹之一上天竺下天竺寺为五山教院之二。杭州西湖之昭庆寺、六通寺、法相寺皆律院,不在五山十刹之列,大抵僧家以禅刑为宗旨;而教所以致禅。苏子由云:禅虽诃教终以教致禅禅若不敢教是杜所人门。教而不知禅是不识家也,律则慎摄其威仪涵养其智定禅与教所兼资焉。  唐时天竺寺、孤山寺,榴花皆极盛,本名安石榴亦名海榴。白乐天天竺寺诗宿因月桂落,醉为海榴开。”孤山寺诗山榴花似结红巾,容艳新妍占断春。”钱武肃名镠当时讳石榴为金櫻。  杜鹃花湖上诸山皆病之宋时惟菩提寺南漪堂最盛。今南山一带春时吐萼笼崖被涧灿如霞绮,俗称映山红。  西湖图作者甚多,难得佳者辜景则滞,离景则虚,惟戴文进所绘最为超脱。元时有玉涧僧作西湖阁但写意而已。刘伯温以长歌題之。其后洪静夫藏有西湖图四幅款云李嵩作寺观峰坞,皆有标题工巧绝伦盖进御物也。  西湖有酒馆而无茶坊富家燕会至湖上,有专供茶事者曰茶博士王希范有赠西湖茶博士诗。嘉靖二十六年有李氏者忽开茶坊于湖滨,饮客云集远近仿之,旬间开茶坊者五十余所徵逐酣歌无殊酒馆特以茶为名耳。  童御史巨乡行乐湖山,手构一室,栋宇略具护以箔幕小可卷舒出则携之,或柳堤花坞,赏心处便席地布屋,吟酌其中题曰“云水行亭又编巨竹为桴,放湖中随波流止,风清月皎之夕,吹洞箫芦苇泠然有出尘之想。题曰“烟波钓液”,渺然若莲叶仙人也。  南湖净慈寺,有高阁凭虚而出,可瞰全湖,学士钱溥陚诗,有桥字韵,和者百余人皆未稳帖;惟僧法聚和云天空水月三千顷,春老莺花十二桥。”盖西湖水面凡三千八百亩而里六桥外六桥于湖录最切云。  冷泉亭建于唐时至宋时郡守毛友忽拆去之,其自叙云“昔人加亭于冷泉如明镜加以绘画,山翠水光为遮去者过半,今拂拭蒙敢顿还旧观。”作诗云:“面山取势俯山中亭外安亭自蔽蒙;眼界已通无障碍,胸中陡觉有真空。试寻橹响惊时变却听猿声与旧同;万事须臾成怀里,我来阅世一初终。”夫湖上之胜,冷泉亭最为幽秀白乐天苏东坡极称赏之独毛君以拆去为佳好恶之不同如此。其诗有橹声句冷泉乃润水,不容舟格不知其橹声何来也?  宋时两宫夜游湖上,道经万松岭,索火炬三千,临安府尹赵从善仓卒无以应,乃取瓦舍妓馆各处芦帘实以脂油卷而束之系于夹道松上照耀如同白日。  沈石田以画山水榷名,尝寓西湖宝石峰僧舍,为求画者所窘,刘邦彦嘲以诗云“送纸敲门索画频,僧楼无处避红尘。”  二月十五日为花朝节俗以二八两月为春秋之中故以二月半为花朝城内及西湖寺院启涅槃会讲孔雀经,拈香者群集。二月十九日下天竺寺建观音会,倾城十女皆往,其时马塍园丁竞以名花荷担叫卖。  宋孝宗游天竺灵隐,问僧净辉曰:“飞来峰既是飞来何不飞去”答日:“一动不如一静。”又见观音手持数珠问曰何用”曰:“念观音菩萨。”问自念作甚”曰求人不如求己。”孝宗大喜。  贾似道见一蜀僧徘徊湖上,因问曰:“汝为何”僧答曰:“某诗僧也。”似道适见湖中渔翁,遂命陚之憎请韵,贾以天字为韵僧应吟曰:“篮里无鱼欠酒钱,酒家门外系渔船;儿回欲脱蓑衣当,又恐明朝是雨天贾喜厚赠之。  宋理宗时尝制一舟,悉用香楠木抢金为之至景定间,賜汉国公主。驸马杨镇,乘之泛湖倾城聚规为之罢市。是时先朝龙舟多沈没惟小鸟龙舟賜杨郡王者尚在,相传此舟一出必有风雨之异他若大绿、间绿、十样锦、胜金羁等舟,皆民间物也。  宋以后湖船之制较宋时差小而槛窗敞豁便于眺窄;如烟水浮居、湖山浪迹等舟。其尤胜者,以关轮脚踏之舟。贾似道后,无仿为之者。  明正德间,日本国使臣经西湖题诗云:“昔年曾见此湖图,不信人间有此湖;今日却从湖上过画工还是欠工夫。”西湖盛名,于海外久矣故游湖者挹山水清辉,雅宜诗酒怡情,歌童舞女,已本色更以豪贵猩鄙杂之所谓花上晒棍松下喝道者也。宋范景文诗云“尽逐春风看歌舞,几人着眼到青山。”可针砭游湖之病矣。  西湖夏夜观荷,风露送凉,清香徐引,傍花浅酌如对美人浅笑款语。秋夜赏月,则烟波镜净上下一色,渔灯依岸城角传风,万籁阒寂惟有清奇之兴者尝之。高青邱有夏夜湖上观荷诗叶梦得有夜泛西湖看月诗皆能写其清景。  南北山幽谷,竹林中产兰惠,一干一花,而香足者为兰,一干数花;而香不足者为蕙,春时取置盆中,宿根移植腻土多不服盆供一时清玩。其茎叶肥大乃自闽广来非西湖山中所产也。  牡丹花唐长庆间开元寺僧自都下携来,谓之洛花宋时渐盛。东坡吉祥寺观牡丹诗,其后西湖寺观园林皆有牡丹,虽备各色而粉红色独多。其一株百余朵者,出自昌化富阳,湖上无此种也。  莼菜自越中湘湖来,四月初生者嫩而无叶名雉尾莼,叶舒长,名丝莼。西湖昔日无莼宋沈文通送人守钱唐有“从公醉紫莼”句或自越中来者。田叔禾云,闻渔人言,西湖第三桥近出莼菜不下湘湖今则三潭印月及长桥一带所产日多矣。  西湖诸山皆有杨梅,而烟霞坞、十八涧、东墓岭产者,肉松核小味尤甜美。宋时梵天寺月廊数百间,其旁多植杨梅东坡以西凉葡萄、闽广荔枝拟之。  西湖当大雪时登南北两峰,俯瞰平湖城市远眺江上则大地山河,银融玉琢,3风迥立,欲羽化登仙矣。或放舟湖中,周览群山若银涛耸涌,玉树琪花,晃然夺目,凌云翰雪,曲尽其妙。  选自《越风》增刊集2卷4期1937年一(1881942,俗名李叔同,原籍浙江平湖。著有《弘一诗文选》、《华严集联三西》等。  我在西湖出家的经过杭州这个地方实堪称为佛地;因为那边寺庙之多,约有两千余所可想见杭州佛法之盛了。  最近越风社要出关于“西湖”的增刊,由黄居士来函要我做一篇西湖与佛教之因缘我觉得这个题的范围太广泛了而且又无参考书在手,于短期间内是不能做成的。  所以现在就将我从前在西湖居住时把那些值得追味的几件零碎的事情来说一说也算是纪念我出家的经过。  我第一次到杭州是光绪二十八年,七月。(本篇所记的年月,皆依旧历。在杭州住了约莫一个月光景,但是并没有到寺院里去过。只记得有一次到涌金门外去吃过一回茶而已,而同时也就把西湖的风景稍微看了一下子。  第二次到杭州时那是民国元年的七月里这回到杭州倒住得很久一直住近十年可以说是很久的了。  我的住处在钱塘门内,离西湖很近只两里路光景。在钱塘门外靠西湖边有一所小茶馆名景春园我常常一个人出门,独自到景春园的楼七去吃茶。当民国初年的时候,西湖那边的情形完全与现在两样;那时候还有城墙及很多柳树都是很好看的。除了春秋两季的香会之外西湖边的人总是很少,而钱塘门外更是冷静了。  在景春园的楼下,有许多的茶客都是那些摇船抬轿的劳动者居多。而在楼上吃茶的就只有我一个人了,所以我常常一个人在上面吃茶同时还凭栏看看西湖的风景。  在茶馆的附近就是那有名的大寺院一昭庆寺了。我吃茶之后,也常常顺便地到那里去看一看。  当民国二年夏天的时候我曾在西湖的广化寺里面住了好几天,但是住的地方,却不是在出家人的范围之内,那是在该寺的旁边有一所叫做痘神祠楼的。  痘神祠是广化寺专门为着要给那些在家的客人住的,当时我住在里面的时候,有时也曾到出家人所住的地方去看看,心里却感觉得很有意思呢!  记得那时我亦常常坐船到湖心亭去吃茶。  曾有一次学校里有一位名人来演讲那时我和夏号尊居士两人却出门躲避而到湖心亭上去吃茶呢!  当时夏丐尊曾对我说:  “像我们这种人,出家作和尚倒是很好的”  那时候我听到这句话就觉得很有意思这可以说是我荩来出家的一个远因了。  到了民国五年的夏天我因为看到日本杂志中有说及于断食方法的,谓断食可以治疗各种疾病。当时我就起了一种好奇心,想来断食一下,因为我那个时候,患有神经衰弱症若实行断食后,或者可以痊愈亦未可知。要行断食时,须于寒冷的季候方宜所以我便预定十一月来作断食的时间。  至于断食的地方呢?总须先想一想及考虑一下似觉总要有个很幽静的地方才好。当时我就和西泠印社的叶品三君来商量,结果他说在西湖附近的地方,有一所虎跑寺,可作为断食的地点。  那么我就问他既要到虎跑寺去,总要有人来介绍才对究竟要请谁呢?他说有一位丁辅之是虎跑的大护法可以请他去说一说。于是他便写信请丁辅之代为介绍了。  因为从前那个时候的虎跑,不是像现在这样热闹的;而是游客很少且十分冷静的地方啊!若用来作为我断食的地点,可以说是最相宜的了。  到了十一月的时候我还不曾亲自到过于是我便托人到虎跑年那边去走趟,春看在哪间房里住好。  回来后他说在方丈楼下的地方倒很幽静的;因为那边的房子很多,且平常的时候都是关起来,客人是不能走进去的,而在方丈楼则只有一位出家人住着而已此外并没有什么人居住。等到十一月底,我到了虎跑寺就住在方丈楼下的那间屋子里了。  我住进去以后,常常看见一位出家人在我的窗前经过,即是住在楼上的那一位我看到他却十分的欢喜呢!因此就时常和他来谈话同时他也拿佛经来给我看。  我以前虽然从五岁时,即时常和出家人见面时常看见出家人到我的家里念经及拜忏,而于十二三岁时也曾学了放焰,可是并没有和有道德的出家人住在一起,同时也不知道寺院中的内容是怎样,以及出家人的生活又是如何。  这回到虎跑去住看到他们那种生活却很欢喜而且羡慕起来了!  我虽然在那边只住了半个多月,但心里头却十分地愉快而且对于他们所吃的菜蔬更是欢喜吃及回到了学校以后我就请用人依照他们那种样的菜煮来吃。  这一次我之到虎跑寺去断食可以说是我出家的近因了。及到了民国六年的下半年我就发心吃素了。  在冬天的时候,即请了许多的经如普贤行愿品、楞严经及大乘起信论等很多的佛经,而于自己的房里,也供起佛像来,如地藏菩萨、观世音菩萨??…的像于是亦天天烧香了。  到了这一年放年假的时候我并没有回家去,而到虎跑寺里面去过年。  我仍旧住在方丈楼下,那个时候,则更感觉得有兴味了。于是就发心出家,同时就想拜那位住在方丈楼上的出家人作师父。他的名字是弘详师可是他不疴我去拜他而介绍我拜他的师父。  他的师父是在松木场,护国寺里面居住的,于是他就请他的师父到虎跑寺来而我也就于民国七年正月十五日受三皈依了。  我打算于此年的暑假来山,而预先在寺里面住了一年后,然后再实行出家的。  当这个时候,我就做了一件海青及学习两堂功课。  在二月初五日那天是我的母亲的忌日,于是我就先于两天以前到虎跑去在那边背诵了三天的地藏经为我的母亲回向。  到了五月底的时候,我就提前先考试,而于考虑之后即到虎跑寺山了。  到了寺中一日以后,即穿出家人的衣裳而预备转年再剃度的。  及至七月初的时候夏丐尊居士来,他看到我穿出家人的衣裳但还未出家,他就对我说既住在寺里面并且穿了出家人的衣裳,而不即出家那是没有什么意思的,所以还是赶紧剃度好。  我本来是想转年再出家的,但是承他的劝于是就赶紧出家了。 于七月十二日那一天,相传是大势至菩萨的圣诞所以就在那天落发。  落发以后仍须受戒的。于是由林同庄君的介绍,而到灵隐寺去受戒了。  灵隐寺是杭州规模最大的寺院我一向是对着它很欢喜的,我出家了以后曾到各处的大寺院看过但是总没有像灵隐寺那么的好!  八月底我就到灵隐寺去寺中的方丈和尚却很客气,叫我住在客堂后面芸香阁的楼上。  当时是由慧明法师作大师父的,有一天我在客堂里遇到这位法师了。他看到我时就说起既系来受戒的为什么不进戒堂呢?虽然你在家的时候是读书人,但是读书人就能这样地随便吗?就是在家时是一个皇帝我也是一样看待的。那时方丈和尚仍是要我住在客堂楼上,而于戒堂里面有了紧要的佛事时方去参加一两回的。  那时候我虽然能和慧明法师时常见面,但是看到他那种的忠厚、笃实却是令我佩服不已的。  受戒以后我就住在虎跑寺内到了十二月,即搬到玉泉寺去住此后即常常到别处去没有久住在西湖了。  曾记得在民国十二年夏天的时候我曾到杭州去过一回。那时正是恝明法师在灵隐寺讲愣严经的时候。  开讲的那一天我去听他说法,因为好几年没有看到他,觉得他已苍老了不少,头发且已斑白,牙齿也大半脱落。我当时大为感动于拜他的时候不由泪落不止!  听说以后没有经过几年工夫慧明法师就圆寂了。  关于慧明法师一生的事迹,出家人中晓得的很多,现在我且举几样事情来说一说。  慧明法师是福建的汀州人。他穿的衣服却不考究,看起来很不像法师的样子,但他待人是很平等的。无论你是大好佬或是苦恼子他都是一样地看待!  所以凡是出家在家的上中下各色各样的人物,对于慧明法师是没有一个不佩服的。  他老人家一生所做的事情固然很多但是最奇特的就是能教化“马溜子”马溜子是出家流氓的称呼了。  寺院里是不准这班马溜子居住的。他们总是住在凉亭里的时候为多听到各处的寺院有人打斋的时候,他们就会集了赶斋去吃白饭。  在杭州这一带地方,马溜子是特别来得多。一般人总不把他们当人看待,而他们亦自暴自弃无所不为的。  何是意明法师却能够教化马溜子呢!  那些马溜子常到灵隐寺去看慧明法师,而他老人家却待他们很客气并且布施他们种种好饮食,好衣服等。他们要什么就什么,而蕙明法师也有时对他们说几句佛法。  慧明法师的腿是有毛病的。出来人去的时候总是坐轿子居有一次他从外面坐轿回灵隐时下了轿后旁人看到慧明法师是没有穿裤子的他们都觉得很奇怪于是就问他道法师为什么不穿裤子呢”他说他在外面碰到溜子,因为向他要裤子所以他连忙把裤子脱给他了。  关于慧明法师教化马溜子的事外边的传说很多很多,我不过略举了这几样而已。  不单那些马溜子对于慧明法师有很深的钦佩和信仰,即其他一般出家人,亦无不佩服的。  因为多年没有到杭州去了。西湖边上的马路、洋房也渐渐修筑得很多而汽车也?天比一大地增加想到我以前在西湖边上居住时那种闲静幽雅的生活,真是如同隔世,现在只能托之于梦想了。  选自《越风增刊1集,1937年陈独秀陈独秀(1882原名乾生,字仲甫,别号陈由己,笔名爱,安徽怀宁人现代革命家、学者。有《独秀文存行世。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写评论 | | 返回书页